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95 挑明關系

金頂俱樂部的商務會客廳里面,衛東陽背著雙手凝視著窗外的景色。這是位于維景國際大廈48層的會客廳,可以鳥瞰整個京城的風光。
  “凌姐1衛東陽轉過身來,見凌雪月一身白衣帶著一個明俊的年輕人從門外走進來。
  凌雪月給他介紹:“東陽,這是我在江州的合作伙伴蘇遠。他來京城考察家電連鎖的運營模式。我剛才讓胡恒領著他去天藍商場還有新虹商場轉了轉。”
  說著,微笑著邀請道:“坐下來說吧。”
  讓服務生進來上了碧螺春茶,凌雪月微微抿了一口茶,微笑著問道:“你只打算在江州投一千萬?”
  衛東陽笑著點點頭,“是的。我知道凌姐是資本運作的高手,但是我找到了更為合適的長期投資項目。至少五年之內都會高速增長。”
  “哦?”凌雪月有些好奇。她并非一定要衛東陽跟著她進入江州投資。只不過是關照他一下而已。她自有的資本足以將新月投資在江州市舒古鎮劃下的土地運作起來。
  新月投資在舒古鎮建立stn手機屏幕生產線是能夠盈利的項目。她請國外的咨詢公司評估過這一行業的利潤,否則她也不會打著這張牌去江州圈地。
  更重要的是新月投資名下擁有大片的土地。如果能尋找到殼資源,將土地置入殼公司之下,可以迅速拉升股價,一年之內絕對可以獲得極大的收益。
  就算沒有,將之轉讓給房地產開發商開發住宅也能迅速的套現獲利。當初她特意將廠址選在江邊不是沒有原因的。江景房可是一大噱頭。
  衛東陽笑著道:“我好的項目是怡家超市。我這幾天讓專業的團隊去怡家超市評估過。他們的財務狀況。盈利水平,發展前景都很有好。老張私下里給我說‘這絕對是下金蛋的公司’。”
  “怡家超市?我聽說過。是和陸景有關吧?莫心藍可是專門在天藍國際旗下組建了超市部門和怡家打擂臺。”
  衛東陽微笑著喝茶,悠然的說道:“我昨天給心藍打過電話。很坦率的說。天藍國際旗下的超市部門和怡家超市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他們拼不過怡家超市。心藍昨天也說了,截至到昨天二十號,天藍國際旗下超市部門的銷售數據遠遠比不上怡家。她正發愁著呢。”
  凌雪月身體稍微前傾,有了些興趣,問道:“那怡家超市的股東是那些人,你這次投資有沒有可能控股。”
  “第一大股東是余建軍,他原來是做煙酒生意的。我這次接手的是陸景手中0%的股份,控股是沒可能的。”
  凌雪月輕嘆道:“可惜!能讓莫心藍吃癟的公司可不簡單吶。”又問道:“有沒有其他的股東愿意出售手中的股份呢?”
  衛東陽笑著搖頭,“凌姐不用動怡家超市的腦筋了。他們幾個股東熟悉的很。你要真有興趣可以去和陸景談。”說著,從他的公文包里拿出一疊資料,“我今天過來,是想問問凌姐手里有沒有閑錢為這家公司提供借貸。”
  蘇遠心里有些疑惑,按照人行的《貸款通則》是不允許公司與公司之間發生借貸關系的。
  凌雪月只了文件中公司的名字就沒有什么興趣,按著性子了一會,笑著遞給蘇遠,“你。”
  蘇遠拿起來一差點笑出聲來。居然是景華通信公司的材料,翻了翻。果然又是吹噓數字手機產業園計劃的。
  將材料遞換給凌雪月的時候他微微搖了搖頭。陸景還真有心思做數字手機產業園,但是就憑景華通信現在代工廠的定位,怎么能讓人放心的投資呢?
  這份材料里面有很多水分。
  凌雪月笑著道:“東陽,我去了江州一趟。很清楚景華通信的現狀。他們是做手機代工的工廠,所謂的數字手機產業園連影子都不到。這份材料水分太多。你不要被陸景給騙了。”
  衛東陽微笑著接過凌雪月遞來材料,收起來。“景華通信的現狀我大體知道一些。這是一個前景規劃。”
  他得出來凌雪月對這個項目興趣缺乏,就不想多說。
  陸景轉讓怡家超市和京城快遞兩家公司股份給他的條件是希望他能提供至少5億元的低息貸款。但是從銀行里面拿2到億的低息貸款對他來說問題不大。但是要貸5億或者更多就有些難度。他想先嘗試下私人間的借貸。
  公司和公司之間當然不能借貸,但是可以通過股權收購來規避。只要再規定好股權回購的條款就行。
  昨天莫心藍倒是答應考慮一下。
  蘇遠聽著衛東陽和凌雪月轉而說起京城里商業圈子的事情。心里默默的想著自己的事情。這次來考察家電連鎖的情況之后,可以很明顯的發現最佳模式還是盛泰電器的運營模式。他們在紫竹大道上的門店生意極為火爆,預計單店月營業額可能有五千萬。這是一個極為夸張的數據。
  他的遠大公司在江州有幾家銷售的店面,要是也能達到這個程度,他何必為一個酒廠收購頭疼的要死呢。只要把這些店面抵押給銀行,貸款根本就不是問題。
  回江州后,要盡快整合資源,組建新公司接受新月投資的注資。這是合作雙贏的事情,但是新公司的控制權要保證在自己手中。
  “蘇遠,你怎么?”凌雪月笑著一句話打斷了蘇遠的沉思。蘇遠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你認為盛泰電器和天藍國際下的電器部門那個更有優勢?”
  蘇遠拿著茶杯喝了一口茶,慢慢的說道:“打個比方,盛泰電器就像是在原野上奔跑的狼,而天藍國際下的電器部門則是躲在獅群庇護下的幼獅,誰優誰劣說不上,但是長此下去,我更好盛泰電器。”
  衛東陽露出個詫異的表情,這個青年還是有點水平的。庇護這個詞用的很有水平。盛泰電器不依賴于新虹百貨的店面,而是獨立擴張,就極大的自主性和獨立性。但是天藍國際下的電器部門卻要依賴于天藍國際的資源才行。
  他伸出手說道:“我叫衛東陽,下次來京城可以打電話找我喝酒。”蘇遠微笑著同他握手。在進這個房間之前凌雪月就給他說過衛東陽的身份。現在衛東陽主動介紹他自己無疑是認可他的能力。
  凌雪月喝著茶微微一笑。蘇遠在商業上的天分比衛東陽強太多,稱得上是青年俊杰。
  當然,也有些不及衛東陽的地方。
  …
  占哥兒的家在南業區的海岸明珠里面。海岸明珠屬于這一片的高檔小區,自帶餐廳,電影院,保齡球館,商務會|所等設施。
  陸景才從建業市返回京城就被占哥兒拉來吃飯。當然是在餐廳里吃飯。兩個人都不是下廚的料子,餐館是一日三餐的首選。
  “你上次給我說的貸款搞定沒有?”吃過飯,兩人在保齡球館里打球。著占哥兒手法嫻熟的將球瓶全部擊倒,陸景笑了笑,懶洋洋的把手中的球投出去,說道:“衛東陽還在幫我弄,應該有希望吧。能貸出多少算多少。”
  占哥兒拍拍手笑道:“那怎么行?多貸一點啊,我這里還等米下鍋呢。”
  “你上次找從匯寶銀行拿的四千萬美金用完了嗎?”陸景有些好奇的問。
  “差不多了。連續在京城,豫北,遼東的重點城市開旗艦店,這點錢哪里夠用。我把正方貿易作價500萬美元買給你。”
  陸景笑著道:“來你現在是缺錢缺瘋了。”兩個人說著話坐到球道邊的休息小圓桌邊。
  占哥兒笑道:“沒辦法,我現在發現家電連鎖這個行業的潛力巨大,是拼了命想去做。正方貿易那邊的事情也顧不上了,我要把管理人員都抽調到盛泰電器里面來集中精力做家電連鎖。
  你在香港不是有家貿易公司嗎?可以合并起來。”
  “行,你轉給我。”正方貿易在電子元器件行業的渠道是他所重視的。瑞豐要是能拿到這些進出口的渠道,能飛速的擴張業務,比起現在慢慢悠悠的跑步前進要好很多。
  雖然正方貿易的主營的方向是電腦里面的元器件,但是手機電子元器件相關的渠道也有。瑞豐要做的是調整業務方向就可以。
  陸景心里盤算了一下,瑞豐公司的三千萬美元在江州的瑞豐科技園花掉一千二百萬,還要預留一千萬給白沙改造,再刨除這5百萬,剩下的三百萬美元也就夠景華通信代工的材料錢。
  十六日那天他和諾基亞的周復生談得很順利,順利的拿下五萬支手機的訂單。
  “我會保留正方貿易的名稱,用瑞豐公司全資收購,將其變更成外資公司。”
  占哥兒拿起飲料吸了一口,笑著道:“名字無所謂了,我又不是抱殘守缺的人。哦,你上次托我問去美國留學申請的事情,我拖我同學打聽了一下,一會回去我用電子郵件把材料傳給你。”
  說著,卻發現陸景的眼睛向左側不遠處的保齡球陪練員,笑著道:“你認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