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63 其實我是來打臉的

會議的議程一項項的走過:表決通過中止執行毒丸計劃,選舉新的董事會。p陸景在座位上看著眼前的一幕幕人生百態。p查爾斯-沃倫志得意滿,不出意外,他將是新的沃倫財團董事會主席。丹尼爾-沃倫茫然無措,大衛-沃倫突然住院,生死未卜,承諾根本無法兌現。他即將一無所有。
  安迪-摩根微笑著鼓掌,傲慢從骨子里流露出來。哈利-伯納德和身邊的尼古拉斯-賈爾斯高談闊論,大笑不斷。山姆-麥考密特譏誚的看著馬文-克朗。雷納德-洛克菲勒劫后余生的感慨,臉上帶著微笑。
  其余的各人如韋斯特、斯圖亞特-高爾德、愛德華、莎拉表情不一,談笑風生,喜氣洋洋。
  而和華的眾人就是這一幅幅“美妙”畫面的最佳的陪襯。沒有人上前來對和華眾人用言語挑釁、侮辱。那實在太低級。無視,才是貴族范兒的冷暴力。
  余樂緊緊的握住拳頭。
  陳旭江縱橫商海大半輩子,還沒有經歷比今天更難堪的場面。幾乎忍不住想要拂袖而去。但想到接下來,或許需要“和談”只得再等等,再忍耐。
  馬文-克朗長長的嘆了口氣。形勢比人強啊!他想起這幾天陳旭江念叨的話: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陸景靜靜的吸著煙。
  當負面的情緒如潮水般涌來時,像海嘯一般包圍整個人,之后就是平靜。那種孤寂的感覺讓他情不自禁的會想起很多往事。想起那悲哀、失色、痛苦、憤懣的前世。
  想起他在飲下毒酒時的不甘心。自殺不是懦弱,而是驕傲。他是陸家的人,父親生前地位堪比古時王侯,他絕不能讓人給他羅織罪名給父親抹黑。
  “嗚嗚…”墨靜雯忍不住悲從心來,低聲哭泣。
  陸景輕輕的拍拍墨靜雯的肩膀,“靜雯,沒事。”
  墨靜雯淚眼婆娑的抬起頭,“陸景。我,我是不是不夠堅強…”
  陸景笑了笑,溫聲道:“靜雯,你很堅強。”當彈簧給外力壓縮到極致的時候。要么就是崩壞成為廢鐵,要么是極致的反彈。他選擇后者。他心中情緒的火山在爆發的邊緣。然而,不是現在。
  胸有驚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為上將軍!
  …
  …
  臨時股東代表大會投票結束。選出了一個7人的董事會:查爾斯-沃倫、莎拉、湯姆、安迪-摩根、哈利-伯納德、斯圖亞特-高爾德、馬文-克朗。
  馬文-克朗的入選多少有些意外,又有些理所當然。查爾斯、摩根等人需要一個人來見證他們輝煌的勝利。
  大會的代表陸續的離開。接下來是選舉董事會主席。這和臨時股東大會沒有關系。
  陸景平靜的對眾人道:“我們走吧!”
  馬文-克朗也不想留下來看山姆-麥考密特、安迪-摩根的臉色,但偵查敵情的事情還是要做,主動道:“陸先生,要不要我留下來聽聽他們說什么?”
  “不用了。我在這兒待了一個小時,已經弄明白了。”
  陸景等人紛紛站起來的動作吸引了主席臺上幾人的注意。查爾斯-沃倫幾人交頭接耳的說了幾句。
  片刻后,穿著米色鑲珠連衣裙的金發美女莎拉走到陸景面前,笑吟吟的道:“陸先生,請留步。你不想和查爾斯談談嗎?”
  陸景微笑著道:“我不想。沒什么好談的。”
  莎拉笑著搖頭,“NO,NO!陸先生。有很多話題可以聊。比如,你愿意向查爾斯當面道歉的話,他或許可以考慮讓WF公司的股價跌幾個點。”
  墨靜雯踏前半步,憤怒的道:“你欺人太甚!”
  莎拉一副無辜的表情,攤開雙手,“我有嗎?能屈能伸不是你們中國人提倡的文化嗎?”
  陸景笑了笑,“莎拉女士是吧?你把我的道歉想得太廉價了。而且,如果我要你道歉的話:我會希望你跪在地上說‘對不起’。”
  莎拉臉上的笑容終于收斂,冷冷的看著陸景,“你這輩子都看不到那么一天。留下來。陸景!不然,我們會讓你后悔。”
  陸景不屑的笑了一聲,轉身帶頭向會客廳門口走去。和華眾人依次沉默的跟上。
  莎拉氣得胸口起伏,恨恨的看著陸景的背影。“不知死活的東西!”
  …
  …
  陸景一行出了倫敦洲際大酒店。加長的藍色賓利車已經等在酒店門口。
  坐到車中,陳旭江擔憂的道:“陸景,真的不和查爾斯,安迪-摩根這些人談談?”
  陸景搖搖頭,“陳叔叔,不用!其實。我今天是來打臉的。可惜他們沒給我這個機會啊!一個莎拉份量太輕。”
  陳旭江無語的干笑幾聲。這牛皮吹得有點大,超越了阿Q精神勝利法的范疇了。他都不好說陸景什么。
  墨靜雯俏臉上淚痕未干,說:“陸景,都這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說笑話!”
  陸景笑笑,拿出手機撥了唐悅的電話,“唐悅,可以動手了。”
  “好。我TM的忍這幫孫子很久了。”電話里傳來唐悅的聲音。
  陳旭江、馬文-克朗、余樂、墨靜雯等人都驚訝的看向陸景,心中忽而有些期待陸景的底牌。頓時,都緊張起來。一時間,車廂里安靜的就只剩下呼吸聲。
  陸景掛了電話,輕聲道:“謎底,很快就會揭開了。”
  …
  …
  倫敦洲際酒店的會議廳內,剩下的6名董事很快將董事會主席選出,查爾斯-沃倫將會擔任沃倫金融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同時,這個職位也是沃倫財團的主席。
  因為,沃倫金融公司是沃倫財團的標的公司,類似于和華財團的和華公司,通過持有股份的方式控制著一大批財團內的企業。
  接著,眾人有選出代表沃倫金融公司擔任沃倫財團的5名執行董事。
  除開查爾斯-沃倫,也就剩下5名董事了。莎拉、湯姆、安迪-摩根、哈利-伯納德、斯圖亞特-高爾德順利成章的擔任沃倫財團的執行董事。
  這也是安迪-摩根、哈利-伯納德、斯圖亞特-高爾德幫助查爾斯-沃倫的條件。沒有誰會為了一點點仇恨就要用幾百億美元去期貨、股市市場上決一死戰,那是傻缺。這是需要利益驅動的。他們將有在沃倫財團擁有投票權。保持對沃倫財團一定的影響力。
  給予莎拉、湯姆執行董事的職位也是查爾斯拉攏大衛-沃倫留下來的勢力的一步棋。
  查爾斯-沃倫能在沃倫財團內部走到今天這個位置,手腕、能力都是一流的。
  兩次表決。十分鐘就走完程序。會議廳中還沒有離開的人用一陣陣熱烈的掌聲來迎接新的權力人物誕生。
  “聽說陸景溜走了。”哈利-伯納德拿著酒杯,笑哈哈的問道。勝利者可以盡情的嘲諷失敗者。
  “他今天能來已經很給面子了。哈哈。但是如果他寄希望于這樣我門可以放他一馬的話,那他肯定要失望了。”
  安迪-摩根聽的微微一笑,“各位。為我們的勝利干杯!”
  “干杯!”
  “干杯!”
  喝完酒后,查爾斯-沃倫笑著道:“安迪,這兩天有空暇吧,我在蘇格蘭有個獵場,邀請各位一起去打獵放松一下。”
  安迪-摩根道:“謝謝你的好意。查爾斯,我想要回美國休息一段時間。有點累了。”安迪-摩根指了指心口。
  眾人都是會心的一笑。杰西卡定居在維也納的消息,早就傳遍。安迪-摩根即便是戰勝了陸景,但恐怕還是難以挽回美人的芳心。回美國治療情傷也是可以理解的。
  哈利-伯納德笑道:“查爾斯,我倒是很想去。可惜我得先去一趟都柏林。”
  眾人又是都笑起來。哈利-伯納德的未婚妻在都柏林讀大學。今年19歲,聽說貌美如花,精雕玉琢,絕色佳人。
  歡慶,在會議廳中繼續。沒有人留意到,夜色逐漸的降臨。
  …
  …
  希臘。雅典。
  一處風景極佳的海濱別墅中。典型的愛琴海風格,藍白色的格調。
  唐悅在客廳中向手下下命令。十二名黑衣保鏢齊齊的敬禮,領取命令離開。
  他是和華財團商業情報部門的主管。
  “高盛的貨幣掉期交易…”唐悅走到窗口邊,輕聲呢喃著,“陸景,希望這能幫助我們渡過難關吧!”
  愛琴海波瀾不驚。
  …
  …
  哈利-伯納德在5月28日抵達愛爾蘭都柏林,住在了慕家的別墅中。一棟很古老的中式園林別墅。
  這在他和慕潔訂婚之后還是第一次。原因自然是因為他幫助慕家在近期沃倫金融公司的收購戰中斬獲頗豐。盈利約有20多億歐元。
  5月28日是中國的端午節。慕家約三十多口人聚在慕家的中式別墅:慕園中歡度佳節。吃粽子,喝雄黃酒。
  哈利-伯納德對這一切都感到新奇。飯后,在慕潔的帶領下,參觀慕園。
  雕梁畫棟的樓閣。院子里的小花園假山、流水,曲水流觴。荷塘上的長廊曲曲折折。微風徐來。
  “凱瑟琳,這里真是美啊!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這里擁有我們倆的房間。”哈利-伯納德伸著懶腰,擁抱著清風。愛爾蘭的夏季很涼爽。
  慕潔嘴角俏皮的翹起來。站在哈利-伯納德身邊,“那你最少還要等三年。哈利,和華的收購事宜都完了嗎?”
  “差不多吧。新的董事會都選出來了。我們都準備一個月內獲利了結離場。只是,最近和華還在拼命的注入資金賣空,大家多少有些舍不得這個賺錢的機會。陸景那個大傻-逼。”
  慕潔扶著欄桿咯咯嬌笑,掩嘴道:“喂。哈利,不許罵人。”
  哈利-伯納德哈哈大笑,回頭看慕潔,頓時心里微動,就想將笑顏如花美到至極的慕潔抱在懷里好好的吻一回。這時,他的手機鈴聲忽而響起來。
  “哈利,大事不好。希臘債務危機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