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62 結束了

從市場的角度而言,上市公司增發新股是會拉低股價。p而具體到沃倫金融公司的攻防戰中,早有媒體報道是和華財團在“惡意收購”,毒丸計劃被曝光后,沃倫公司的股價僅僅只是稍微下挫了0.5英鎊。
  泰晤士報的分析認為:市場上的游資情緒淡定,獲利了結立場的人較少,認為后市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還會大漲。
  陳旭江在晚上回到倫敦麗都酒店的房間中時給妻子的郵件中充滿了沮喪。
  “…在聽到這個消息那一瞬間我幾乎都要倒下。丹妮,我想到一句古語: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陸景的神話、傳奇可能就要終結在倫敦。和華現在就像是一頭被束縛的巨龍,越掙扎,鏈鎖就困的越緊,勒得人心里發痛、發寒、難過。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是等待,陪著陸景來等待被對手宣判失敗的一刻。在這一刻我心中充滿了彷徨和憂傷。我甚至想要指責陸景收購沃倫財團的行為。只是,我不能這么做。丹妮,祝我好運…”
  馬文-克朗在第二天從大西洋彼岸的紐約飛到了倫敦見陸景。
  毒丸計劃突兀的出現而丹尼爾-沃倫沒有任何示警,這說明什么已經不言而喻。丹尼爾-沃倫背叛了。馬文-克朗再呆著紐約秘密的吸納沃倫金融公司的股份已經沒有必要,他來見陸景問問接下來的決定。
  馬文-克朗風塵仆仆的抵達楓林11街區12號別墅已經是下午。陸景沒有和馬文-克朗坐下來喝一杯下午茶,而是拉著他在網球場上打了一個小時的網球。
  “很久以前,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當壓力太大時需要適當的運動。這可以保持好心情。”
  干凈整潔的網球場邊,陸景拿著條毛巾擦著汗,坐在休息的木質長椅上,說道。
  馬文-克朗無奈了一聲,氣喘吁吁的從漂亮的侍女手中接過一杯水灌進肚子里。
  他的體力比不上陸景,打完一個小時的網球快要累壞。而且他也沒有覺得心情有所恢復。還是令人絕望的、灰暗的。克朗家族崛起的希望寄托在陸景身上。如果陸景這次失敗,天知道克朗家族要多久才能恢復?
  陸景喝著水。看向遠方草坪和蔚藍色的露天泳池,道:“馬文,現在吸納籌碼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你可以將手里的股票賣了。”
  “?”馬文-克朗愣了下。
  “現在賣出去,你還有盈余。當然。我是建議你將資金繼續投入做空,這樣收獲會更多。”
  馬文-克朗苦笑著沉吟了一會,“陸先生,現在這個情況,我實在沒有信心賣空。”
  陸景笑了笑。聲音有些低沉,“我只是建議。”
  馬文-克朗有些撓頭。這可讓他感覺到兩難。
  …
  …
  從網球場回來,陸景洗過澡換了衣服,和馬文-克朗一起到書房中問問賣空的最新的情況。
  布置成辦公室模樣的書房中,眾人正在忙碌著,氣氛沉默而壓抑。正在負責值班的是小季。
  “陸哥,沃倫金融公司董事會辦公室向我們發來邀請:大衛-沃倫病情惡化下午進入醫院。沃倫金融公司將于下周二下午3點在倫敦洲際酒店的10樓會議廳中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選舉新的董事會,并由新董事會選舉董事會主席。”
  “哦?”陸景接過小季遞來的傳真,看了看就遞給馬文-克朗。思索著。
  馬文-克朗看完傳真,詫異的問道:“大衛-沃倫竟然在這個時候病情惡化?”
  小季介紹道:“克朗先生,大衛-沃倫身患癌癥,醫生早在2005年就言明他最多只有5年的壽命。這個時候突然惡化住院是正常的。”
  陸景道:“馬文,我們手上一共有多少籌碼?”
  “幾個賬戶加起來有12.3%。吸籌的時間不夠。陸先生,那我們是不是可以不賣股票,盡力的去爭取一個沃倫財團執行董事的席位。”
  陸景擺擺手,斷然的道:“不用。”在英國,不能指望有小股東支持和華。
  …
  …
  吃晚飯的時候,大家都在討論臨時股東大會的問題。至于。大衛-沃倫的病情,死活沒有人關注。
  大衛-沃倫即便是棋局上的一方。但目前的情況下,他一方的力量的選擇無法改變和華艱難的處境。和華的眾人也不會為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人身患絕癥而悲傷。
  大家,現在自身難保。
  墨靜雯剛剛睡覺起來。看起來還有些憔悴,問道:“陸景,你打算去參加這個臨時股東大會嗎?我看,還是不去吧!”
  去了,陸景會面臨各方的嘲笑。
  雖說和華財團在收購沃倫金融公司,但其股份都是在克朗金融集團的賬戶上。臨時股東大會的邀請函直接發到陸景的別墅這里,背后必定是有人指使。
  余樂也勸道:“陸景,你還是別去吧。”陸景是和華財團的象征,如果他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狠狠的諷刺,和華臉面就是被剝了一層下來。
  高婉薇擔憂的道:“景哥,不能去。這是個鴻門宴。”和華還有一張底牌在希臘,但具體是什么,她不清楚,就陸景、莫心藍和唐悅知道。能否有效果暫且不說。是否真的呢?還是說,說陸景給大家的精神安慰。
  陸景沉默不語。
  陳旭江道:“陸景,這樣吧,我代表和華去。馬文跟我一起。”
  馬文-克朗點頭,“嗯,我沒問題。”
  陸景緩緩的喝著紅酒,沉聲道:“我親自去。”這是一個責任問題,他不會逃避。
  …
  …
  “陸景決定去參加5月26日的臨時股東大會?”紐約的夜色中,康恩里-伯納德微笑著問身邊的花期銀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
  尼古拉斯-賈爾斯笑著點頭,“是的,伯恩利先生。”
  康恩里-伯納德拿起紅酒,暢快的喝了一大口。
  …
  …
  德國,柏林。
  “他真的決定去?”約翰-弗里德里希和阿爾貝托-克洛斯閑聊著。路易-弗里德里希和小克洛斯作陪。
  小克洛斯輕嘆一口氣,“是的。”
  阿爾貝托-克洛斯淡淡的道:“勇氣可嘉,實為不智!”和華財團即便這一次敗了。還是世界級的財團。陸景大可不必如此氣餒。
  路易-弗里德里希幸災樂禍的笑道:“我看是他已經做好失敗的準備。對于一名騎士而言,無論面對榮耀還是侮辱都要承受。”
  他是伊麗莎白公主的愛慕者。心里對陸景有些意見。
  小克洛斯搖搖頭。或許,正是因為陸景未嘗一敗的榮耀讓面對挫折時會格外的痛苦吧!
  …
  …
  幾個小時后,得到消息的日系六財團在東京聚會。
  “喲西!”
  “巖崎君。我們可以考慮徹底的干掉亞太財團了。”
  “巖井桑,別忘了還有Tucom公司。”
  “喲西,既然和華財團即將失敗,我們也不必遵守之前的約定。和華財團在日本的利益我們都要拿下。”
  …
  …
  同一時間,吉永宏樹在住宅中愁眉不展。他幾乎可以預見和華財團的實力衰退之后。亞太財團的命運。日系六大財團必定蠢蠢欲動。
  渡邊勇治從門外進來,“會長,我來了。”
  “渡邊君,你代我一趟竹下家族的老宅,給渡邊勇治說一聲,陸先生即將失敗,讓她做好心理準備。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先去中國避難。”
  渡邊勇治目瞪口呆。和華正在倫敦搞大動作,他是知道。而那個無敵的男人竟然會失敗?
  “去吧!”吉永宏樹疲倦的揮揮手。
  …
  …
  洲際酒店是沃倫財團旗下的產業。是全球知名的豪華酒店品牌。沃倫金融公司將臨時股東大會放在這里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下午時分,陽光落在洲際酒店若宮殿般四四方方的大樓上。玻璃泛著寒光。
  陸景、墨靜雯、余樂、陳旭江、馬文-克朗等人從加長的賓利車中下來。眾人簇擁著陸景徑直前往10樓的會議廳。一路上,隨處可見指示牌。
  雖說沃倫金融公司的收購大戰很吸引財經媒體的關注,但當前47英鎊左右的股價已經宣布和華財團收購失敗。英國媒體興致大減。
  再加上這次臨時股東大會的規格很高,并不對外開放。太陽報等小報自然是不敢隨便曝光財團的新聞。因此,陸景等人一路并沒有受到記者的“干擾”。
  金碧輝煌的會議廳中華麗的壁燈全部開啟,沾染著富貴之氣。主席臺上,查爾斯-沃倫、愛德華、莎拉、湯姆等沃倫財團的高層已經就坐。
  安迪-摩根、韋斯特、斯圖亞特-高爾德、山姆-麥考密特、哈利-伯納德、尼古拉斯-賈爾斯、雷納德-洛克菲勒、艾德蒙-阿伯特、丹尼爾-沃倫、霍華德等人陸續入場。
  會議廳中足有三四十人之多。
  在董事會秘書宣布相關的事宜之后,金發碧眼的莎拉通報了大衛-沃倫的病情,“我很遺憾的通知大家,侯爵還處在危險期中。捍衛沃倫財團的利益將是我們對他最好的祝福。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們的股東在近期發生了變化,因而我們將在今天選出新的董事會,董事會主席。”
  莎拉看了陸景等人所在的座位一眼,“下面。請查爾斯-沃倫先生講話。”
  查爾斯-沃倫是沃倫財團的第一順位繼承人,這并不僅僅是他的能力和威望,還有他在沃倫財團內部的權力。
  查爾斯-沃倫走到主席臺右側的發言席上,沉默了幾秒,躊躇滿志的道:“我想說,和華財團的惡意收購已經結束。和華財團的神話結束了。”
  瞬間。會議廳中掌聲如雷,仿佛大海中的浪潮,一波又一波。
  對和華的眾人來說:惡意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