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961 餐前的曲目

墨靜雯在書房中看著倫敦深沉的夜色。仿佛鉛塊重一般的墨色浸染在天空中。陸景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她感受到壓力,大家都感受到壓力。最近仿佛空氣都有些凝滯,帶著阻力。倫敦時而飄起的小雨很令人生厭。
  書房里靜悄悄的。大家都已經各自會房間休息。她今晚和2名助理值班。全球各地的時間并不一樣。倫敦、法蘭克福、蘇黎世、香港、東京、漢城、新加坡、黃海這些地方都有和華財團的團隊。她這里是大腦一,將各個神經末梢聯系起來。
  墨靜雯不知道和華財團打出和華銀行這張牌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從資金的角度來說和華財團并不占據優勢。優勢在于陸景在和華財團可以一言而決,將他強大的意志延伸在和華身上。而對手方的安迪-摩根、哈利-伯納德、查爾斯-沃倫、雷納德-洛克菲勒、大衛-沃倫是聯盟軍。決策需要協調。
  和華手里還有底牌,但是還要再等等。再等等。要等到黎明前的黑暗來臨時,最險峻的時刻。
  “墨組長,你的咖啡!”一名助理給墨靜雯端來一杯熱氣騰騰的濃咖啡。
  墨靜雯點點頭,“放桌子上吧。謝謝。”這時,手機響起來。
  墨靜雯看看手機號碼,接了電話,“媽…”心里浮起一絲苦澀,感覺肩頭有一副擔子。她媽媽房玉負責恒新集團也跟風參與這次“做空”,現在有些坐不住了。
  …
  …
  200億歐元的資金入市,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再次應聲下跌。但只跌到了40英鎊附近又開始緩慢的上升。
  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異常波動已經引起歐洲的財經媒體關注,多方報紙的記者們開始紛紛撰稿分析此次情況。一些公司的名字和人物被曝光在公眾面前。比如:和華財團,一家總部在香港有著中國血液的財團。比如:正在試圖收購渣打銀行的和華銀行。
  “垂死掙扎!”安迪-摩根在倫敦肯辛頓宮花園街的豪華別墅中,品嘗著紅酒,看著別墅花園里姹紫嫣紅的鮮花,冷笑一聲說道。在這樣的優勢之下,他要是還不能贏得和陸景之間的“戰爭”,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不管陸景之間贏了他幾次。在這一次,至少500億美元的虧損將使得和華財團在3到5年無力發起大規模的收購。
  戰爭,不求百戰百勝,只求一擊致命。笑到最后。
  華盛頓就是很少打勝仗,但卻取得了美國獨-立戰爭的勝利。
  “韋斯特,給查爾斯說說,將毒丸計劃公布給媒體。”安迪-摩根回頭吩咐道。
  老管家韋斯特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來,站在奢華舒適的歐陸風格客廳中。“好的,安迪。”
  看著老管家離開的身影,安迪-摩根嘴角浮出一抹笑意。查爾斯是他們這幾方的協調人。總部設在英國查爾斯投資集團(Uk-CIG)的會議室中。而他自然不會天天守候在辦公室中。
  當然,和陸景交手,他會保持200%的注意力、精神,絕不輕敵。而不是像雷納德那樣呆在別墅中和兩個粟發美女搞來搞去,事情都丟給艾德蒙-阿伯特。
  …
  …
  “負隅頑抗。”這是哈利-伯納德對當前形勢的評價。觀點和安迪-摩根一模一樣。說這話時,哈利-伯納德英俊得堪比好萊塢影星小李20歲時的臉上充滿了不屑和嘲諷。
  他的聽眾是愛爾蘭的華商豪門慕家、歐洲大陸的華商豪門董家的眾人。
  5月19日,德國柏林,五星級酒店慕斯酒店45層的觀光餐廳。一場暴雨將柏林籠罩。煙雨凄迷。豆大的雨滴敲打在巨大的蔚藍色落地玻璃窗上。仿佛暴風雨醞釀在各人心中。
  慕修、汪莜、慕安、慕潔、慕家的三名高管、董坤凡、董浩歌、董京、史密斯。
  秘書和保鏢們都等在了餐廳外。偌大的餐廳中,哈利-伯納德一人的聲音高亢的響起,很興奮、愉快。
  “各位都是明白人,我也直言相告。沃倫金融公司最近的股價從45英鎊跌至40英鎊左右是因為和華銀行約180億歐元的資金入場。而之前陸景準備的資金基本耗光。他的追隨者的資金在市場中也消耗殆盡。
  注意,這不是什么意志力的比拼,而是實打實、赤-裸-裸的實力較量、差距。市場已經做出選擇。股價正在緩慢的上升。我在股市中投了40億歐元。我出現在這里是因為我想要吃掉和華銀行的這部分資金…….”
  哈利-伯納德是來借錢的。他的首選當然是找他未來的岳父慕修借資。
  而讓董家的眾人來旁聽,讓他演講更加的興奮和有激情。還有什么比說服敵人的盟友更有快-感呢?
  慕潔微笑著喝著溫水,看著父親、阿姨、各位叔伯們聚精會神的停著哈利-伯納德的演講。白色打底衫和垂墜的長款百褶裙,時尚大氣,盡顯她明麗的美人氣質。19歲的慕潔已經就讀都柏林圣三一學院大學一年級。那細腰小臀、雪白纖盈的手臂令她渾身透著嬌嫩的學生韻味。青春嬌美。
  她在想:“能把借錢都說的這么冠冕堂皇、富有感染力的大概也就只有厚臉皮的哈利-伯納德吧!”
  同時,女孩還想起在法蘭克福時見到的那位強勢、獨特的和華財團掌門人:陸景。興許,他現在正焦頭爛額。女孩心里有些幸災樂禍。相比于哈利-伯納德對她的恭維、贊美、順從,那位陸先生對她的態度無疑要差很多。而這樣一位強力人物的倒臺。真是令人唏噓。嗯,還有高興。
  如果有選擇,她可不想每次參加宴會都需要去奉承那位陸先生。
  吃過飯出來,董坤凡、董浩歌、董京都是一臉的糾結、沉思。一路到柏林國際機場準備登機返回蘇黎世,他們都交流。在剛才的餐桌上,慕修當場表示會支持哈利-伯納德。
  在候機室內。董浩歌皺著眉頭,“爸,事情就這樣定了?”陸景對他的提攜、幫助很大。他對陸景很有好感:一個溫潤如玉的君子。
  董坤凡有點不耐煩。“那你覺得還能怎么樣?慕修當著我們的面表態就是說明他不怕陸景秋后算賬。哈利-伯納德肯定單獨給他說了什么。”
  董京長嘆了口氣,“三伯,我們撤出來吧。虧損幾億美元就虧損了。”
  董坤凡黑著臉。
  …
  …
  查爾斯-沃倫接到安迪-摩根的老管家韋斯特傳來的消息后,就立即和泰晤士報的一位知名記者聯系。將毒丸計劃透露給他。不出意外,這個消息將會在6個小時內傳遍倫敦金融城。屆時,市場的情緒可想而知。
  和華財團的收購注定會失敗。
  查爾斯-沃倫微笑著伸個懶腰,在辦公室里看著窗外的小雨,心曠神怡。
  當年。陸景曾經在東京當著日本三井財團眾人的面罵他人模狗樣。那種恥辱令他在無數個夜晚感到憤恨。現在,他會將曾經受到的屈辱當面全部還回去。時機正在成熟。
  一想到他能罵得陸景無法還口,執掌沃倫財團,成為新的沃倫侯爵,查爾斯-沃倫便興奮的想要手舞足蹈,哼上幾首歌曲來表達此時愉悅的心情。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紅鼻子的愛德華拿著文件走進來,“查爾斯,按照你的吩咐,渣打銀行已經和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洛希爾金融集團簽訂合同,售價50億英鎊。”
  “很好。愛德華。我覺得我們應該喝一杯。”
  愛德華就笑起來,這筆資金將會用于繼續在市場上推高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要讓和華財團血本無歸。
  這時,一個清亮的女子聲音從門外傳來,“查爾斯,可以給我倒一杯嗎?”
  穿著紅色連體修身短褲的莎拉踩著黑色的高跟鞋從門外走進來。一雙白皙修長的大長腿很是迷人。
  莎拉是那種很標準的歐美金發美女身材。身高馬大,乳****肥。一路走進來,碩大的白乳微顫著,性感值max。
  查爾斯-沃倫就笑,“那是當然。愛德華。麻煩你了。”
  愛德華對查爾斯和莎拉的事情多少知道一點,躬身告退,“好的。我這就去準備紅酒。”
  愛德華離開后,查爾斯-沃倫勾出走近的莎拉的腰。笑道:“莎拉,什么事情讓你親自來跑一趟”
  莎拉嘴角翹起嫵媚的笑容,在查爾斯耳邊輕聲道:“查爾斯,我快要解脫了。”
  查爾斯-沃倫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哈哈,莎拉。這真是值得慶祝的事情啊。”
  “你剛才是和愛德華說什么事情那么高興?”
  “安迪認為可以將毒丸計劃透露給市場,用以影響市場情緒。等我們的資金到位,可以順勢推動。陸景,完了。”
  莎拉咯咯嬌笑,“那我也要恭喜你擊敗你的心腹大患咯。”
  查爾斯-沃倫沒什么威脅。雷納德-洛克菲勒不足為懼。和華財團的陸景才是懸在頭上達克摩斯之劍。
  如今警報要解除。
  …
  …
  敵人們的歡呼聲,就仿佛盛宴開始之前的曲目,點綴著壓抑的氣氛。楓林11街區12號別墅中的氛圍幾乎凝固。
  在和華銀行投入200億英鎊之后沒有將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打壓到30英鎊以下,這種環境達到了極致。就像是一根彈簧被壓縮到了最短。
  下午時分,明亮的客廳里,陳旭江羞愧的道:“陸景,唉,渣打銀行被羅斯柴爾德家族收購,唉,他們不知道會不會支持我們…”
  即便陸景和羅斯柴爾德家族私交還不錯,但現在這樣的情況,他心里沒底。
  陸景沒有接陳旭江的話,吸著煙,輕聲道:“陳叔叔,沃倫金融公司的毒丸計劃被媒體爆出來了。你看。”
  一旁的高婉薇將手中整理出來的文件遞給陳旭江。
  “啊…”陳旭江臉色大變,這又是一個噩耗。
  形勢對和華財團而言已經萬分、萬分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