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60 再次背叛

雷納德在蘇格蘭愛丁堡度完蜜月后送妻子阿曼達回了紐約。阿曼達是美國名模,婚后依然會繼續工作。p雷納德于5月初和好友艾德蒙-阿伯特返回英國倫敦,他需要關注正在進行的股票收購大戰。具體的事務自然有他公司的金融團隊執行。
  5月7日中午,雷納德位于貝爾塔萊維亞區的別墅里迎來一位客人:安迪-摩根。
  在歐美的社交禮節中,上門拜訪需要先預約。安迪-摩根在中午時分來到雷納德的別墅,自然是和雷納德預約過。
  將帶來的禮物交給雷納德的管家之后,安迪-摩根和雷納德握握手,寒暄著一起往客廳里走去。
  雷納德對安迪-摩根的到訪心里有點犯嘀咕。他還搞不明白安迪-摩根來訪的意圖。以現在倫敦交易所上的基本情況來看,和華財團和他目前處在下風中。
  客廳是藍白色的歐式風格,簡潔奢華。客廳正中擺放著一套米白色的組合沙發,與白色的地板、華麗的水晶燈交輝相應。
  雷納德和安迪-摩根在沙發上落座。漂亮的侍女穿著長裙婷婷裊裊的送上兩杯朗姆酒。
  雷納德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微笑著道:“安迪,你來拜訪我有什么事嗎?”他和安迪-摩根私下里也有些齷蹉。他沒打算留安迪-摩根吃午飯。
  安迪-摩根笑了笑,“雷納德,我們倆有很久沒有坐下來好好的聊聊了吧?我這次來是想和你聊聊目前市場上沃倫金融公司收購戰的事情。”
  雷納德臉色微微一動,看著安迪-摩根。
  “目前,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還在繼續上升,回到35英鎊之上只是時間問題。雷納德,我希望你能夠退出這場收購。你看看這個復印件。”
  安迪-摩根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A4紙的復印件遞給雷納德。
  “哦,什么文件?”雷納德只看了十秒不到,臉色就頓時一變。這竟然是一份剛剛出臺的沃倫金融公司的“毒丸”計劃:當有人惡意收購沃倫金融公司的股份達到10%之后,沃倫金融公司于股權確認日當日記錄在案的股東將會有權以每股0.01英鎊的價格購買新增的股份。
  看到雷納德的臉色變化。安迪-摩根微微一笑,“雷納德,沃倫金融公司不接受在市場上被收購。”
  雷納德思考了一會,道:“安迪。我們的賬戶都會分開在不同的公司賬戶中,不會觸碰到10%這條線。”
  安迪-摩根從容的笑道:“那假如是我主動達到10%的持股份額呢?”
  雷納德頓時啞然無語。那就意味著即便和華與GH信托擁有購買股份的資格,但是沃倫金融公司的總股本將會擴大幾成。收購難度成倍增加。
  沉默了一會,雷納德就意識到不對。他和陸景要聯手收購沃倫金融公司,沃倫金融公司是否擁有毒丸計劃作為反收購的手段。事先調查過。答案是:沒有。
  而為了避免沃倫金融公司的警覺,陸景安排馬文-克朗在暗中收購股份。沃倫金融公司怎么會在這時候出臺毒丸計劃呢?
  畢竟,從市場表明的情況來看,他和陸景只是在做空沃倫公司的股票而已,并沒有入主沃倫金融公司的意圖。
  收購、吞噬一家世界級財團的想法是很瘋狂的,外界對和華財團和他聯動最多的猜測只會是扶植丹尼爾-沃倫在沃倫財團成為他們的代言人。
  安迪-摩根笑了笑,“雷納德,是不是覺得很奇怪?”喝了一口微甜的朗姆酒,“馬文-克朗在暗中的賬戶我們都有掌握。山姆-麥考密特和克朗家族關系密切,很多年前就暗中埋著有釘子。”
  “…”雷納德將文件丟在茶幾上。靠在沙發中,頹然的嘆了一口氣。收購很難成功,他現在得想辦法保全他的資金了。
  安迪-摩根見時機差不多,再拋出一枚重磅炸彈,“雷納德,我拿出這份文件來,而兩天的時間,丹尼爾-沃倫卻都沒有通知你,你不覺得奇怪?”
  “安迪,你是說丹尼爾有問題?”雷納德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此刻糟糕的心情。
  “丹尼爾早就和大衛-沃倫達成協議。協議的具體內容我們不大清楚。在和丹尼爾競價阿賽洛-米塔爾的股權時。我還只是覺得丹尼爾能力有問題。而最近根據查爾斯的情報,他秘密的見了大衛-沃倫好幾次。現在來看,只怕他是故意將陸景的資金送給大衛-沃倫這個老狐貍。”
  “法-克…”雷納德再也忍不住,失態的大罵丹尼爾-沃倫。王八蛋。賣得一手好隊友!他和陸景都這小子給坑了。
  這小子也不想想,丹尼爾汽車公司在美國的發展,他幫了多少忙?那價值12億美元的15%的股份他是不打算要了?
  安迪-摩根輕笑著品著朗姆酒,悠然的看著臉色變幻的雷納德。以目前的股價,雷納德少說要虧損50億美元,甚至會更多。
  雷納德和陸景有矛盾歸矛盾。但只是誰壓住誰的小矛盾,沒有大的利益沖突,他還是想跟在陸景身后賺錢的。然而,現在安迪-摩根告訴他,丹尼爾-沃倫將他和陸景都給賣掉了,他現再該怎么辦?再怎么信任、推崇陸景的能力,可給“隊友”狠狠的坑上這么一回,陸景絕對沒有獲勝的希望。
  一杯朗姆酒喝完,安迪-摩根見時機差不多,笑瞇-瞇的勸道:“雷納德,你和陸景想要收購沃倫財團是沒機會的。你現在最好的選擇是拋棄陸景,加入我們的陣營,調轉反向做多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
  雷納德猶豫了幾秒,道:“安迪,我考慮一下吧!”他其實心動了。如果轉向去做多是站在了陸景的對立面。但,他現在想要解套資金,就必須要這么干。期貨市場是零和游戲。有人賺,就得有人虧損。死道友不死貧道。
  安迪笑著點點頭,“嗯,那我先告辭了。”
  雷納德將安迪-摩根送到別墅門口。看著安迪-摩根的汽車消失在馬路盡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只怕得作出選擇了。
  …
  …
  艾德蒙-阿伯特并沒有住在雷納德的別墅中,而是住在市區的一棟公寓里。
  接到雷納德的電話后,艾德蒙-阿伯特很快就趕到了雷納德的住處。
  “艾德蒙。邊吃邊談。”雷納德有點急迫的邀請艾德蒙-阿伯特到餐廳里。
  “雷納德,情況怎么會突然變得這么糟糕?”艾德蒙-阿伯特在電話里聽雷納德大致的說了情況,一邊走一邊說道。丹尼爾-沃倫竟然是背叛。這對收購而言簡直是一場災難。
  雷納德在餐廳邊將情況給艾德蒙-阿伯特詳細的說了一遍,心情沉重的道:“艾德蒙,我現在賬面上的虧損都有72.32億美元。如果收購無法成功。我希望至少能保住成本。”
  艾德蒙-阿伯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雷納德,那只能用陸景的資金來補償。”
  “艾德蒙,你說,我現在去和陸景商量一下,看看有沒有辦法如何?”
  “那如果陸景知道你的打算,割肉離場呢?”
  雷納德就愣了一下,陸景做事是相當果斷的,這個可能很大。
  艾德蒙-阿伯特建議道:“雷納德,等你的虧損填平之后再將毒丸計劃告訴陸景。落一個順水人情。丹尼爾肯定是不會告訴他的。”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首先要維護好自己的利益全身而退,至于陸景的利益只能說一聲對不起了。
  “嗯,那我在多頭頭寸上的投入就得加倍了。”雷納德感慨了一句,下定決心。
  …
  …
  雷納德手中當然不只有200億美元的資金,這實在是小看洛克菲勒家族的財力了。GH信托用于收購沃倫財團的基金中有很多其他洛克菲勒的投資。
  他能調用的資金足有400億美元!
  5月中旬,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開始大漲,一如之前大跌時的走勢,徑直由35英鎊左右上升至45英鎊。而且還在緩慢的上漲。
  追隨著和華的而來的資本叫苦不迭。他們從法蘭克福殺入倫敦交易所,短短的十幾個交易日的時間就將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打壓到25英鎊,當時是何其的風光。
  可惜。好景不長啊。45英鎊的價格將會讓他們虧得連褲子都沒得穿。
  墨靜雯、余樂、小季、高婉薇四大助理的電話都快要給打爆。他們不敢在陸景面前啰嗦,但是詢問下陸景的助理情況如何,還是有可以的。
  “統一答復:再等等,堅持就是勝利。”楓林11街區12號別墅的書房中。陸景抽著煙對墨靜雯說道。
  墨靜雯輕輕的嘆口氣,道:“好的。”陸景的壓力很大。這些天煙不離手,昨天一晚沒睡。
  坐在角落陰影中的唐悅開口道:“陸景,我去一趟希臘。”
  陸景思考了一會,道:“嗯,你先去希臘那邊等著也行。”
  余樂手敲著鍵盤。他的SIT消息界面在狂閃,道:“陸景,華爾街那邊傳來消息,這次暴漲的原因疑似洛克菲勒家族的賬戶參與了做多。”
  小季不屑的道:“意料之中。雷納德就不是個靠得住的人。葉姐要是在,肯定又要嘀咕。”葉靜雨還在蘇黎世。
  陸景慢慢的笑了笑,“我也沒打算指望他。小季,發布命令,讓和華銀行的資金入場。”
  許雪、丁靈在蘇黎世和華銀行歐洲分行總部呆了這么久,除了前期是在制造煙霧彈之外,還偷偷的調集了一批資金約200億歐元進入歐洲。現在要拿出來派上用場了。
  陸景將他的底牌翻開了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