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59 退場入場

雷納德古堡。
  機場中陸景和丹尼爾互飚演技的事情,雷納德自然是不知情,此時他穿著睡衣獨自在古堡房間的窗口看著窗外濃濃的夜色,皺眉沉思著。
  就在剛才,他雖然同意了陸景的提議,但他心里依舊有點不舒服。
  將陸景叫到愛丁堡來見他,是為了在和陸景的交往中拿到主導權。這是他在意的事情。然而,陸景并不賣他的帳,在古堡里發了一通脾氣,三言兩語就掌握主動。分成的協議,根本不是商量,而是像通知。
  這令他心中尤其的不痛快。
  另外,陸景的收購計劃雖然不錯,但丹尼爾-沃倫辦事不利,甚至還搞得“資敵”,下一步棋怎么走,他還得和好友艾德蒙-阿伯特商量商量。
  “先把蜜月度完吧!”雷納德想了想,轉身走向臥室。
  丹尼爾-沃倫和霍華德在第二天返回倫敦。
  四月中旬,倫敦的天氣不算暖和。陰雨綿綿。整座城市仿佛都彌漫著令人生厭的氣息。
  下午時分,丹尼爾-沃倫秘密的來到倫敦市郊的沃倫莊園面見大衛叔叔。
  金碧輝煌的臥室中靜悄悄的,淺藍色的貼面和金融風格的壁爐以及油畫讓房間里充滿了古樸的韻味。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裹著厚厚的棉被,半倚在床頭微微合著眼。
  帶著丹尼爾-沃倫進來的老者走到老人身邊,輕聲道:“大衛,丹尼爾來了。”他效忠的大衛已經時日無多了,最多還有一年的生命,隨時都會因癌癥惡化而死亡。這讓他心里有些難過。
  大衛-沃倫緩緩的睜開眼睛,說道:“湯姆,代我招待一下丹尼爾。我聽著呢。”
  “好的,大衛。”
  湯姆給丹尼爾-沃倫倒了一小杯威士忌,坐在棕色的長排沙發上,問道:“丹尼爾。情況如何?”
  “陸景在支付約600億美元的收購款之后資金不足,他計劃先做空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暗中令馬文-克朗吸籌。雷納德-洛克菲勒同意他的方案。”
  丹尼爾喝了一小口威士忌,輕聲道。在收購之前。他其實愿意站在陸景一邊。但等他在收購阿賽洛-米塔爾股份時,在談判過程中被大衛叔叔說服。
  簡而言之,丹尼爾-沃倫是給大衛-沃倫“策反”的。
  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陸景這一次要面臨的對手太多,太強大,即便有不敗的戰績。他還是擔心。在雷納德的婚禮上,他就很擔心。第二:他說到底還是沃倫家族的人。如果能夠得到的比在陸景那里更多的利益,他還是希望沃倫財團保持完整,而不是被收購。
  湯姆看向閉目養神的大衛-沃倫。
  大衛-沃倫虛弱的笑了笑,“很好。丹尼爾,你干的不錯。”
  丹尼爾-沃倫臉上就有了些神采。大衛叔叔的褒揚讓他覺得他距離成為沃倫財團中有權勢的執行董事更進一步。
  “大衛叔叔,陸景還委托我協助和華銀行收購渣打銀行。”
  大衛-沃倫中氣不足的道:“讓查爾斯處理吧!”長期生病讓他的身-體很虛弱。他的生命快要走向終點。
  以查爾斯-沃倫與和華敵對的態度,想也知道,他不會將渣打銀行賣給和華銀行。丹尼爾-沃倫在湯姆的陪同下,離開大衛-沃倫的臥室。大衛叔叔的另外一名心腹。莎拉和查爾斯有男女關系。此時并不在這里。他和大衛叔叔之間的協議瞞著查爾斯-沃倫。
  “湯姆,大衛叔叔會采取什么辦法來應對陸景呢?”
  湯姆胸有成竹的微笑道:“丹尼爾,和華財團資金不足,肯定會想辦法拉低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根據我們的消息,安迪-摩根大約會投入至少300億美元的資金。哈利-伯納德手中有40億歐元。我們將會和安迪-摩根、哈利-伯納德一起拉升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一舉擊退和華財團。”
  “哦,那我就等著好消息了。”丹尼爾笑了笑,帶上帽子,告辭離開。
  在期貨市場上一旦使用杠桿,就不只是賬面虧損。會虧損的更多。說不定會有數百億美元。和華財團如果收購失敗,絕對會給安迪-摩根和美國東部財團狠狠的咬上一口。
  而他在這次收購中的任務已經完成。徹底的********,當一個看客等待最終勝利的結果吧。
  看著車窗外的小雨,丹尼爾心情愉快。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陸景其實已經對他起了疑心。收購計劃只是明面上的。
  …
  4月16日,在倫敦交易所上市的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出現劇烈的波動。之后的數個交易日內震蕩下行。由56.32英鎊開始下探至45英鎊。
  在美國金融危機逐漸波及到歐洲的情況下,市場上的情緒極為不穩定。
  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加速下跌,在一些財經媒體上被解讀為市場情緒的表現。
  亞洲知名的金融咨詢公司率先發布報告,聲明持有渣打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洲際酒店大量股份的沃倫金融公司在美國投資巨虧80億歐元。盈利前景不明。建議投資者拋售其股票。
  追隨著和華等候在德國法蘭克福的金融資本仿佛聽到了發令槍一般,陸續入場。賣空沃倫金融公司的股票。
  在眾多資金沽空的情況下,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幾乎直線下跌,在短短的數個交易日內跌至30英鎊左右。
  在京城的傅婕、凌雪月、秦緯、韓鴻信;在漢城的鄭夢日;在東京的吉永宏樹等;在黃海的裴吳越等;在香港的莫心藍、鄭夢先、趙清芷、楊星長等都是士氣大振。
  進展順利,陸景、墨靜雯、陳旭江等在倫敦的眾人的心情也比較放松。
  這天中午,眾人在倫敦麗都酒店的餐廳中享受了一頓豐富的中國大餐。氣氛輕松。
  餐后,陸景和高婉薇、葉靜雨一起去機場。陸景和高婉薇準備去法蘭克福找風白露、董晚瑤玩,算是緊張之后休假幾天。
  而葉靜雨在倫敦待得無聊,先飛往蘇黎世去找閨蜜許雪。許雪和丁靈一直在蘇黎世和華銀行歐洲分行的總部處理和華銀行在歐洲的并購事宜。
  陸景從法蘭克福、蘇黎世、維也納轉了一圈返回倫敦已經是4月29日。
  到陸景這個位置,收購的細節,各種操作指令不需要他操心。他只需要關注大方向作出正確的判斷就可以。繁瑣的金融細節和協調問題都由墨靜雯和專業的投資團隊來處理。
  五一節前后,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在跌倒25英鎊之后,多空雙方激烈爭奪。在5月5日,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重新被拉回到30英鎊。
  形勢對和華財團而言,又驟然的變得不利起來。
  …
  倫敦市中心的倫敦城是全球知名的金融區域,類似于紐約的華爾街。韓國漢城的汝矣島,香港的中環,東京的銀座、上-海的陸家嘴、外灘金融街。
  5月7日的下午,倫敦城中的一棟大廈中,英國查爾斯投資集團(uk-cig)的總部。可以容納二十人左右的小會議室中,紅鼻子的愛德華正在投影儀的大屏幕前給會議室中的眾人講解。
  實時連入電腦的屏幕上,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不斷的跳動中,正在沖擊32英鎊的價格。
  “根據我們的分析,30英鎊的價格對和華財團以及其盟友而言是底線的吸籌價格。再高,他們就沒有足夠的資金來獲取沃倫金融公司足夠多的股份。”
  查爾斯-沃倫微笑著喝著茶,環視一眼正在認真聽取的莎拉、韋斯特、斯圖亞特-高爾德、山姆-麥考密特、尼古拉斯-賈爾斯等人。很滿意他的心腹愛德華的講解。
  沃倫金融公司擁有沃倫財團董事會5個席位。根據其公司章程,每20%的投票權可以產生一個席位。
  因而,和華財團只是收購51%的股份控股沃倫金融公司是沒有用的。必須要盡可能多的吸納籌碼,然后再游說或者收購其他在沃倫財團董事會擁有席位的企業。比如。渣打銀行。
  查爾斯-沃倫的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冷笑,心道:“丹尼爾還是太天真,你以為我在大衛叔叔身邊就只有莎拉一個耳目嗎?大衛叔叔只是利用你罷了。他時日無多。”
  愛德華并不知道查爾斯-沃倫在想什么,接著道:“經過這些天在期貨市場的較量,我們發現和華手中還有一些資金,大約200億美元左右。大概是他們的盟友。所以,股價反復的波動,但局勢對我們而言依舊向好。”
  金發美人莎拉一身暗紅色職業制服,笑吟吟的抱著手臂道:“愛德華,那該我們的資金該入場了。一舉打垮和華財團和一致行動人。”她代表著大衛-沃倫。雖然她的情報都是共享給查爾斯-沃倫了。
  安迪-摩根的管家韋斯特彬彬有禮的道:“我會向摩根先生轉達。事實上。摩根先生的資金已經在市場中了。”
  花旗銀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笑道:“我會通知哈利加大火力輸出。”
  “哈哈!”這話說得眾人都笑起來。
  山姆-麥考密特利落的道:“我會盯住馬文-克朗的動向,有新消息我會通報給各位。”
  斯圖亞特-高爾德沉聲道:“各位,我們是不是忽略了雷納德-洛克菲勒先生了?”他在諸人之中最恨陸景。也最想看到眾人聯合在期貨市場上擊敗陸景。
  查爾斯-沃倫笑起來,很像憨豆先生。看向胖胖的高爾德財團繼承人,“斯圖亞特,雷納德的資金入場并不積極,他手中預估只有200億美元左右的資金。當然,最主要的是,安迪正在他聊天。”
  “哦…”不知道內情的幾人都一聲低呼。韋斯特一臉矜持的笑著。收購戰。不僅僅是資金的比拼,還有陣營的選擇。
  查爾斯-沃倫舉起酒杯,“為我們的勝利干杯。”
  “干杯!”
  辦公室中一片歡快、盡在掌握中的氣氛。
  陸景的明牌暗牌都給丹尼爾-沃倫抖出來,而現在眾人的資金量又占據優勢,安迪-摩根又有很大的概率說服陸景的盟友雷納德-洛克菲勒。
  勝利已經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