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58 人生如戲

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古堡雷納德堡位于距離蘇格蘭首府愛丁堡北面100公里的小鎮沃爾夫鎮上。依山環水。p陸景在幾年前剛加入鉆石聯盟時受雷納德的邀請來過這里度假。
  深夜里,古堡里的燈光依次亮起,就像是一道燈火組成的長龍,盡顯奢華富貴之氣。
  陸景、小季、丹尼爾、霍華德等人在仆人的帶領下前往古堡的典雅華貴的會客廳。
  約5分鐘后,雷納德穿著灰色的睡衣出現,身后跟著2名身姿曼妙的粟色長發西方美人,用托盤拿著紅酒和酒杯。薄薄的青衫長裙貼身,上面真空,豐滿的雙-**若隱若現,令人遐想。
  “陸景,真是抱歉,讓你這么晚來一趟愛丁堡!”雷納德笑得有點假,和陸景寒暄著。隨即,做個手勢。兩名漂亮的侍女柔媚的給幾人倒酒。
  在雷納德-洛克菲勒看來,陸景現在面臨著安迪-摩根等一大批人的打壓,“討好”他是必然選擇。因而在心理上有了幾分優勢。
  陸景淡淡的擺擺手,道:“沒事。我們的計劃需要一些調整。越早談一談越好。”
  雷納德臉上的假笑僵硬了一下。
  丹尼爾-沃倫一臉的苦笑。他心里很清楚,584.46億美元勞而無功勢必會觸怒這位強勢的和華財團掌門人。
  陸景沒管雷納德的臉色,說道:“因為丹尼爾的嚴重失誤,我們現在的處境非常的危險。約600億美元的資金沒有起到預期的效果,甚至這部分資金還會被沃倫財團拿來做反收購。現在我們收購沃倫財團的希望寄托在收購沃倫金融公司身上。我們三方有多少資金都需要調動起來。”
  雷納德大略知道丹尼爾從盧森堡無功而返的事情,皺著眉頭道:“陸景,這樣一來,我們的資金足夠嗎?”
  陸景冷著臉道:“當然不夠。所以我們要改變之前的策略,我們需要首先賣空,打壓沃倫金融公司的股價,然后再收購。為了避免搶籌。我會安排馬文-克朗在暗中吸納沃倫金融公司的股份。”
  雷納德點點頭,“這個方案可以。賣空有金融杠桿的支持,可以彌補資金上的不足。當然,我們也需要保密我們的計劃。避免被安迪-摩根、哈利-伯納德、查爾斯-沃倫知曉。陸景,完成收購之后,我們怎么分配利益?”
  這是他今晚最關心的問題。
  陸景直白的道:“之前我們達成的協議,收購成功之后瓜分沃倫財團資產的比例是2.5:4.5:3。現在,我認為這個比例需要調整一下。”
  丹尼爾和心腹霍華德對視一眼。嘴角浮起苦笑。他們果然被讓出利益。只是,對陸景這個決定,他們不敢說什么。
  雷納德頓時不滿的道:“陸景,在收購黑石集團的時候,我對你的幫助價值1成半的收益。你承諾過的。我要4.5成的利益。”
  陸景嘴角浮起一抹譏諷的笑容,針鋒相對的道:“那你把彩虹基金送到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上要扣除你多少收益?”
  雷納德老臉微紅,這件事他還沒有與陸景和解,現在給陸景抖了出來。辯解道:“陸景,這是兩碼事。我的本意只是讓彩虹基金順利的通過審查。你知道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既然已經提出要審查彩虹基金,我們是無法阻止的。結果。這件事被安迪利用了。”
  陸景譏諷道:“雷納德,如果我沒有讓我國的央行幫忙說情,結果恐怕就不是這樣吧?”
  “那么,陸景,你認為怎么樣的利益分成是合適的?”
  丹尼爾見雷納德帶頭分辨著,小聲道:“陸先生,我盡力了…”
  陸景擺擺手,很粗暴的打斷了丹尼爾的話,道:“先生們,我沒有時間和你們打嘴仗。最終能拿到沃倫財團多少的份額要看你們自己的本事。”
  這番話就是要推翻之前的約定。
  丹尼爾臉色一暗。他手中根本就沒有資金。那最后豈不是一點好處都落不下?
  雷納德臉色陰下來,道:“陸景,我需要提醒你,你的商業信譽比瓜分沃倫財團的資產更重要。”
  陸景哂笑道:“這我知道!雷納德。我對盟友遵守信諾,但是對暗中損害我的利益的盟友再信守承諾,你是覺得我的智商需要充值嗎?”
  雷納德一時無語。確實是他先對陸景使陰招在先。但是要他放棄收購沃倫財團的利益,又十分的不甘。
  陸景看了雷納德和丹尼爾一眼,緩和語氣道:“我們現在面臨的敵人非常強大,我還是希望我們三方能夠聯手合作。這樣吧。收購籌碼的階段我們的資金一起做空。不管我們各自收購多少籌碼,最終的分成比例,我們按照4.5:4.5:1的分成。”
  雷納德見陸景并沒有縮減他的份額,就笑著舉起酒杯,“好,為我們合作成功干杯。”至于丹尼爾的利益,他才懶得管。
  丹尼爾苦澀的舉起酒杯。
  …
  …
  陸景喝了酒就立即告辭,帶著季婉彤一起前往愛丁堡的機場飛回倫敦。
  回城的路上,車內,小季溫聲道:“陸哥,你現在就對丹尼爾算賬,會不會把他逼急了?”
  她前些天聽墨姐說:陸哥對丹尼爾溢價80%花費約600億美元收購阿賽洛-米塔爾公司的股份深感不滿,會在收購結束后與丹尼爾算算帳,肯定是要把和華的虧空補回來。
  今晚陸哥提出的條件壓縮了丹尼爾在成功收購沃倫財團后所得的份額,這就是算賬的意思。
  可和華財團還需要丹尼爾這樣對沃倫財團熟知內情的人來提供信息啊。
  陸景在雷納德古堡里發了一通脾氣,心情好多了,笑著解釋道:“小季,我本來是打算秋后算賬的。但是丹尼爾的表現太讓我失望。所以計劃要調整。而且,我覺得我們可能忽略了一點。這盤收購的棋局上還有一個新玩家啊。”
  小季一臉不解的看著陸景,“陸哥…”
  “我們都忽略了大衛-沃倫這個人啊!他即便得了絕癥,病得快要住院,可是畢竟還是沃倫財團的董事會主席。我們的收購動作他不可能不知道。他難道不會做點什么?”
  小季能擔任陸景的助理,并不僅僅是美貌。她的能力相當強。一雙美麗的杏眼看著陸景,驚訝的道:“陸哥,你是說…”
  陸景點頭,“丹尼爾-沃倫和大衛-沃倫是一伙的。我們內部討論時都將查爾斯-沃倫當做大衛-沃倫的代言人。但查爾斯-沃倫又不是大衛-沃倫的兒子。對大衛-沃倫的財產沒有繼承權,大衛-沃倫就對他放心?”
  小季補充道:“肯定不放心。我們收購沃倫財團,相當于是要剝奪了大衛-沃倫的財產。大衛-沃倫肯定有他自己的考慮,而不是將命運全盤交到查爾斯-沃倫手中。他是一家世界級財團的話事人。”
  陸景道:“丹尼爾-沃倫跟在我身后能收獲3成的利潤。可如果大衛-沃倫給他一定的承諾,擊敗我們的收購。獲得一個完整的沃倫財團,丹尼爾所能掌握的資產可就不知三成。即便競爭不過查爾斯沃倫當不了沃倫財團的主席,當一個在沃倫財團內部有相當影響力執行董事也是不錯的選擇。”
  “所以,丹尼爾-沃倫實際上是具備背叛我們的動機。以大衛-沃倫對他的了解,要說服他應該相當容易。可,陸哥,你現在將他的分成只留下一成,那他不是更要背叛嗎?”
  “小季,實際上他已經背叛了。我們之前判斷是丹尼爾的能力問題,但我仔細的想了想。從他立即就從盧森堡阿賽洛-米塔爾公司的總部返回倫敦來看,他是已經憋足了勁要讓我們在收購沃倫金融公司時遭遇失敗。”
  季婉彤沉思了一會,認可陸景的想法,在涉及數百億乃至數千億美元的資產歸屬時,將人想得壞一點才能確保萬無一失。丹尼爾的表現確實太反常了,僅僅用“能力不足”無法解釋,忽而又想起一件事來,頓時花容失色,“陸哥,你剛才將我們第二階段的收購計劃告訴丹尼爾-沃倫了。”
  陸景笑笑。“所以,我們的計劃要有變動啊!摟草打兔子,打三個是打,打四個也是打!”
  “噢…”小季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輕拍著她自己挺拔的胸口兩團軟玉,“我說呢。陸哥,我剛才都擔心的沒反應過來。”
  “陸哥,那我們是準備和雷納德-洛克菲勒一起平分沃倫財團嗎?”
  陸景神秘的笑了笑,在小季耳邊低聲說著他的想法。
  小季白皙的臉蛋上露出會心的笑容。
  …
  …
  丹尼爾-沃倫和霍華德跟隨著陸景的車隊一起返回愛丁堡市區。一路上,丹尼爾-沃倫一言不發。霍華德在心里嘆氣。
  雷納德在和他的新婚妻子度蜜月。他們不可能在雷納德古堡里留宿。
  陸景等人連夜要飛回倫敦,但是丹尼爾準備在愛丁堡休息一晚再回去。送陸景一行到機場后,在機場大廳中丹尼爾和陸景握手道別,“陸先生,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
  陸景拍了拍丹尼爾-沃倫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丹尼爾,能力問題可以慢慢彌補,我相信你的態度是沒問題的。你這段時間配合陳董收購渣打銀行的談判吧!你那一成份額我會留給你。”
  丹尼爾感激涕零的道:“陸先生,謝謝。”陳董就是和華銀行的董事長陳旭江。渣打銀行也擁有沃倫財團內部的投票權,要盡快拿下來。
  陸景笑了笑,帶著小季和保鏢一起離開。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丹尼爾目送著陸景一行人進入機場的安檢通道,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下來。細看,就有一些譏諷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