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4 助理和秘書

進來的是杜衛成,“咦,笑笑回來了。”他才來公司,還不知道陳笑已經回京城。
  “杜總。”陳笑笑著打招呼,臉上還有殘留的紅霞,很不自然。心里暗罵陸景:“色狼、流氓、混球、壞蛋…”
  陸景打個手勢,笑著道:“看你滿面春風的樣子,有什么好消息告訴我?”杜衛成笑道:“我剛談妥一筆1000萬的物流單子,打算放在京城聯運名下。我已經在準備分割京城聯運和京城快遞的資產,老周正在帶人做這方面的準備工作。我想問下股權方面景少打算怎么處置。”
  “按原有的比例不變。”陸景坐到椅子上,想了想,“我在這兩家公司的股份過兩天我會換人來持股。”
  他打算趁著這次調整的機會把他在京城聯運和京城快遞的股權轉移到張漓的名下。
  “老杜,你說我把笑笑調過來做助理的話景華通信那邊誰能接手?”
  杜衛成說道:“那要看劉一平能不能接手景和電子大部分的業務。如果可以的話調楊顯出來負責。他本身人就在江州。”
  “再看吧。”陸景搖了搖頭,他不想動楊顯的位置。景和電子現在是人員儲備基地又是一個穩定的贏利點。在景華通信走入正軌之前,景和電子必須要保持穩定。
  門口響起敲門聲,隔壁景華通信的王臣澤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景少。杜總,陳總,我過來請領導們去我們那兒視察工作。”
  陸景笑著丟了一支煙給他。這話說的有意思。他顯然是打聽到陳笑來海嘉大廈的消息,特意過來請她的。否則的話,昨天自己和杜衛成就在海嘉大廈露過面為什么沒見他來請呢。分寸把握得很好。
  倒是不枉陳笑把他提起來。這樣的下屬只要有能力肯定能走得更遠。
  “笑笑,你先去吧,我一會找你和我一起辦點事。”
  陳笑微笑點點頭,對王臣澤說道:“我就看一看,不用安排其它的。”說著和他一起走出去。一派女高管的形象,和方才嬌柔的模樣大不相同。
  又和杜衛成約了一起去蘇江的時間。他這邊的事情安排得差不多后需要去浙東打個轉再回京城。有些業務他的助理何克林做不了主。
  周羅奔已經和他的朋友說好。等陸景去建業后打他的電話就可以約他出來聊聊。
  春天下午的陽光和熙,走在四中外湖東路濃密的梧桐樹蔭下,有美麗的女孩陪伴著,這樣的步行實在算不上難受。車子停在湖東路的十字路口。
  陸景指著不遠處的薇薇奶茶店說道:“我以前經常在那兒喝奶茶。不過來得少了。”
  陳笑不滿的說道:“你帶我來四中也不怕碰到你的相好啊。”她剛才的視察工作不到半小時就結束。畢竟研發團隊的位置就只有那么大。
  陸景扭頭去看,見她嬌嗔薄怒的樣子很有些味道,笑著道:“碰到了我就說你是我小秘。”
  “你想得美!”
  一路走到四中里,進了陸景租住的房間。陸景是帶她來認路的。他準備讓陳笑幫他買一套音響設備放在這里。
  打量著靜謐又微暗的客廳,午后的陽光照在窗戶外的爬山虎上,只反射了部分光芒進來。屋子里的空氣清新。完全不像幾個月沒有住人的樣子。
  “每周有人來打掃。”陸景打開燈解釋了一句,“坐吧。”到了兩杯水。兩個人隔著茶幾做到沙發上。陳笑拿著水杯說道:“陸景,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挺聰明的啊。”陸景笑著點了一支煙,“笑笑,你心里是不是覺得我挺流氓的。”
  陳笑臉上騰起紅霞,知道陸景準備挑破兩人之間的關系,心里有些難言的滋味,不知道是期待還是拒絕。兩個人再這樣發展下去肯定是會走到一起。
  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鼓起勇氣拒絕他的要求。昨晚在春|夢里身上的衣服都差點被脫光愣是沒有喊出“非禮”這句話來。
  “恩。”陳笑點了點頭,又補充了一句,“你還是色狼、花心大少。”
  陸景把煙丟在煙灰缸里。走過去,雙手扶著她柔軟的香肩,去看她美麗的眸子認真的說道:“其實我挺喜歡你的,但是我不知道我們倆走到最后會怎么樣?”
  陳笑愣了一下,黯然的低下頭,輕聲道:“我知道。你身邊的女孩都是很漂亮的,我除了在工作上稍微有些能力外也沒有什么可取的地方。”
  陸景摸了摸鼻子。伸手去挑起小美女尖尖的下巴,兩顆清淚正在她眼眶里打轉。陳笑聲音里有些憂傷,嬌柔的說道:“最后一次讓你占我便宜,下次不許你這樣對我。不然我要報警。”
  陸景的頭慢慢湊過去。笑著道:“我是說雖然不知道我們最后會怎么樣,但是我想和你試試一起走下去。我很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啊--?”聽到一個與心中截然相反的答案,陳笑手上的水杯掉了下去,將她粉色的通勤連衣裙子打濕,好在陸景倒的是溫水,也沒有別的感覺,腦子只剩下一個問題,“你愿不愿意?”
  但是愿意又怎么樣?他給不了自己婚姻。可是…
  陸景輕輕的吻住她柔軟的紅唇,芬芳若蘭的吐息撲他的臉上。也沒進一步占她便宜。
  等了一會,也不見她回答,坐到她身邊的沙發上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前世里他除了對唐雨瑤有感情外,沒有任何的感情牽掛。但是現在卻異乎尋常的渴望女孩們的感情。幾個女孩帶給他不同的感受讓他一個都不想放手,關寧。張漓,丁靈,陳笑。
  他是不是低估了自己無恥的程度,還是說心理上矯枉過正?
  剛才要不是在辦公室被杜衛成撞破,他說不定還會逃避一下,繼續和笑笑發展下去,但是現在卻需要給她一個明確的說法。
  這點擔當他還是有的。但是假如陳笑拒絕他,他該怎么做?
  屋子里的氣氛有點沉悶。陳笑的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下來,趴在陸景的大腿上小聲的哭著,“陸景。你害死人了。你這個色狼、流氓、混球、大壞蛋。”
  陸景摸了摸鼻子,撫摸著她柔順的長發,聽著她反復的嗔罵著自己。好一會,陳笑哭聲漸小坐起來靠在陸景的肩膀上,心里惱他剛才說話說半截,撅嘴問道:“昨晚你和那個女孩在一起啊?我都聽到了。”
  “張漓。改天我介紹你們認識。”
  “行啊,你敢介紹,我就敢認識。”陳笑有些賭氣的說道。陸景見她像只哭花臉的小貓,臉上還有些倦容。說道:“在我這兒休息一下吧,晚上我請你吃飯。”
  “今晚不行。我媽還在家里等著我的。也不知道你要買音響設備騙那個小女孩。真是讓人懶得去恨你。”陳笑在他的肩膀上蹭了一下。
  陸景笑了一下,心里大致也明白陳笑對他的態度,笑著指著她的裙子道:“脫了吧,我幫你吹干。保證看不出來。”
  “但是沒有換的衣服啊。我這樣子那能出門。”陳笑發愁的站起來。
  陸景笑著將她打橫抱起,惹得她陣陣尖叫,“啊,你干嗎?”
  脫掉她腳上黑色的高跟鞋,絲襪包裹著的腳趾很滑,手感很好。陸景將她放到自己臥室的床上。關上門窗,打開空調,走到門口說道:“脫光了躲到被子里再喊我進來拿。”說著,帶上門走出去。
  陳笑心跳的厲害,臉上有些發燒,剛才是不是太不矜持了。感覺還是有點不真實,拍了拍自己的臉。自語道:“我真是瘋了,怎么和夢里一樣。”
  脫了衣服喊陸景進來,平躺在干凈清爽的被子里說道:“六點二十喊我。我睡一會,你昨天晚上累我的一晚上沒有睡好啊。”
  說完。臉紅得如火燒云一般,將被子拉起來蒙住頭。
  小美女最吸引他的地方大概是她嬌羞的模樣。陸景笑著點點頭,“放心吧,不會耽擱你回家吃飯的時間。”說完,拿著粉色的連衣裙走了出去。
  陳笑一覺醒來,看到陸景正側坐在書桌邊上沉思,連衣裙和絲襪都放在他左側的凳子上。他消瘦的側臉線條明俊,很耐看,給人一股安靜的感覺,就屋子里此時的氛圍。沉思中的他真的很迷人,見他還沒有注意到自己醒來,忍不住輕聲問道:“你在想什么?”
  陸景側過頭,看著她睡后醒來慵懶的模樣,微笑著道:“在思考未來的走向。民營企業在發展壯大之后一定會碰到一道看不見的墻。現行的體|制下不會允許國內出現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這會引起很多人的不安。景華系想要發展真正的成為財團級的組織,必須把股權復雜化,隱藏起來。更要將總部搬出去。
  但是實際上我們可選的地方不多。現在香港正在和新加坡競爭亞洲金融中心的位置。但是有京城支持的香港必定會勝出,然后香港的地位又會受到快速發展的黃海市的挑戰。
  香港是我們今后的必選之地。海外分部將會依業務情況而定。”
  “要考慮那么遠嗎?”陳笑裸露在被子外的肌膚白膩,給人異常的細膩之感。明亮美麗的眸子有著淡淡的情思和豪不掩飾的敬佩。
  “需要的。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失敗的可能。人生里有很多事要爭,要搶,要斗,決不能失敗。就像明天我們去找周復生爭取訂單,不能失敗。否則景華通信的組裝廠就會處于饑餓的狀態,每一天的虧損對現在弱小的景華通信來說都是極大的損失。”
  陸景說著話,用眼睛打量著小美女,見她頸脖處的肌膚膩白如玉,想起撫摸時的感覺。前世里與這個女孩毫無交集,現在卻能毫無保留的信任她,談著自己對未來的規劃,不得不說人生真的很奇妙。要過什么樣的生活完全取決于你自己的態度。
  如果你對生活無所謂,它也會對你無所謂。
  “你會成功的。我相信你。”小美女用一種極其肯定的語氣說著,仿佛在陳述著一條必然的定律。
  陸景走過去,俯下身吻她粉嫩的柔唇,吮吸著丁香舌尖。陳笑迷失之前總算記得拉住陸景的手不讓他伸進被子里。
  一直到湖東路十字路口的車里,陳笑的身子還有些發軟,她知道內褲那里已經濕潤得一塌糊涂,卻不想讓陸景知道她動情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