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955 眾人的反應

“哼…”安迪-摩根冷著臉拂袖而去。上次阻止彩虹基金繼續在美國投資后,他就已經知道陸景和杰西卡的關系會更進一步。但此時心中的暴怒依舊沸騰。
  老管家韋斯特跟在主人身后。
  “呃…”肯尼-波特看看遠去的陸景,再看看離開的安迪-摩根,一臉的懵逼。他其實預料到了這次說和的難度,但是沒想到兩人反應這么激烈。
  唉,要是能讓陸景和安迪-摩根和解的話,那他在頂級富豪的圈中的地位可就會變高。但現在這個想法只能深埋在心里了。
  …
  …
  遠處。
  山姆-麥考密特問正在指揮人擺弄高清攝像機的斯圖亞特-高爾德,“都拍下來了嗎?”
  “當然,我馬上讓唇語專家還原對話內容。”
  “然后?”
  “當然是發布到face
  ook上去。”斯圖亞特-高爾德胖乎乎的臉上笑得擠成一團。美國那邊的頂級富豪們在face
  ook上有一個不對外的群。這個群相當于是網絡世界的頂級會所。他將會將這段對話以圖解的形勢發布到群中,供大家討論。
  用以推波助瀾,搞臭陸景的名聲,在道德層面孤立他。
  …
  …
  其實,不用試圖亞特上傳圖片,婚禮現場的所有人都大致猜到怎么回事。
  因為,陸景正牽著杰西卡的手往外走。杰西卡一臉的嬌媚、幸福,白皙的臉蛋上掛著淚珠,而陸景則是臉色平靜。
  “噢,親愛的,這是怎么回事?”雷納德的新婚嬌妻阿曼達穿著白色的婚紗驚訝的問道。
  陸景、安迪-摩根可是她婚禮上的重量級嘉賓。兩人竟然鬧翻了,且都在離開婚禮現場。
  雷納德心情有點復雜。畢竟,他也曾愛慕過杰西卡很多年。卻是在他的婚禮現場給陸景帶走,這讓他心中的情緒有些復雜。
  “沒事,阿曼達。陸景和安迪兩人因為杰西卡有些矛盾。讓他們各自冷靜一下吧。我們繼續婚禮。”
  阿曼達咯咯輕笑,“雷納德,原來是騎士們在爭風吃醋啊!”
  雷納德笑了笑。
  事情,沒那么簡單的。安迪的嫉妒情緒只是一個助推。并非決定因數。和華作為一家新崛起的財團,已經觸碰到一些美國財團的利益了。
  …
  …
  距離雷納德不遠處的艾德蒙-阿伯特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其實,他很早就和雷納德談過這件事。在婚禮上同時邀請陸景、杰西卡、安迪-摩根。想必會有驚喜。
  和華財團的崛起,讓雷納德在面對陸景時要少了幾分氣勢,這是雷納德的一塊心病。
  而陸景和安迪-摩根當眾翻臉。關系徹底的惡化。讓安迪-摩根打壓陸景符合雷納德的利益啊!
  …
  …
  必和必拓和力合必拓的兩位在鉆石方面的負責人漢克-卡爾、瑞利-雪萊對視著笑著搖頭。
  以前陸景和杰西卡的各種消息流傳,沒想到今天卻是現場公布。這件事要鬧大了。不知道會怎么收場。
  …
  …
  布魯斯-卡地亞搖搖頭。他在兩年前東家時拜訪過陸景。在鉆石聯盟的內部,卡地亞家族是支持和華的。
  但現在這個場面讓他禁不住有些憂心。
  陸先生這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節奏啊!
  和杰西卡的關系怎么能當眾公開呢?這勢必會引起與安迪-摩根交好的大批人物的不滿。
  …
  …
  遠遠關注著事態發展的馬文-克朗輕輕的嘆了口氣。看向左側一臉得意的查爾斯-沃倫。這次收購沃倫財團只怕要橫生枝節。
  …
  …
  丹尼爾-沃倫本來正在和好友布魯斯-富林明說一些和杰西卡相關的傳言。突然見到陸景牽著杰西卡的手離開,頓時沉默不語,心里有些不好的預感。
  老富林明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是杰西卡的父親。可不管是安迪-摩根還是陸景都沒將他放在眼里。這要是按照中國的習俗簡直是不可思議。
  即便在美國,兒女的婚姻最好也要能得到父母的祝福。
  另外,他原本決定聽從丹尼爾的勸告,跟在陸景身后混點“湯湯水水”的利益。但現在他得仔細的思考下這個決定是否正確了。
  安迪-摩根的實力,他有相當的了解。很強大。
  …
  …
  見陸景和安迪-摩根當眾鬧翻,哈利-伯納德恨不得拍著大腿哈哈大笑。只是可惜現在是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婚禮。他不能縱聲大笑。但臉上的笑容克制不住的浮起來。此時,他正在冷餐區,距離安迪-摩根和陸景剛才談判的桌子不過3米遠。
  尼古拉斯-賈爾斯滿意的笑起來,肯尼-波特就是被他鼓動的,拿著酒杯和哈利-伯納德碰了碰,一聲悅耳的清脆的響聲,“哈利,成了。”
  哈利-伯納德點頭,笑道:“尼古拉斯,我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啊!哈哈!”
  和華財團支持丹尼爾-沃倫收購阿賽洛-米塔爾。從而幫助丹尼爾奪取沃倫財團的繼承人位置不是什么隱秘的事情。
  而安迪-摩根肯定會全力支持查爾斯-沃倫阻擊陸景。
  這一次,東部財團內部募集一筆40億歐元的基金入場玩玩。他是操盤手。
  …
  …
  “人不風流枉少年!”草坪上,正在和德國的朋友們在一起聊天的老克洛斯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緩緩的抿著手中的紅酒。
  巴斯蒂安-克洛斯無奈的笑了笑。即便。陸景收購了黑石集團,保住了彩虹基金,他父親還是不看好陸景和安迪-摩根的對抗。
  霍芬索倫家族的伯爵約翰-弗里德里希綠眼睛里閃了閃,說:“有點可惜了。一個天才。”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當代家主大衛-羅斯柴爾德高深莫測的笑了笑。真的如此嗎?
  …
  …
  “喲西!”巖崎照之將手中的拐杖在草坪上用力的戳了戳,一臉滿意的笑容。
  不知道的人會以為他說今天的婚禮辦的不錯。實際上,身邊的日系六大財團的人都知道日系財團之首的三菱財團掌門人在感嘆什么。
  人群一米開外。吉永宏樹一臉的苦澀。已經“瘦身”的亞太財團早跌出了一流財團的圈子。他只能站在這里。
  陸景要是倒下,那他肯定也會被日系財團啃得連渣子都不剩。
  ….
  …
  中東來的納賽爾等人在清真食物區,都是苦笑不止。高爾德發在face
  ook上的圖片已經出來了。
  阿布扎比財團決策人的曼蘇爾已經用阿拉伯語給他們幾個說了說。詢問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陸景面對是兩難的選擇,但是直接選擇宣布杰西卡是他的女人,實在有點剛猛。要是換做他們來選擇,寧可選擇讓杰西卡傷心。事后再多哄嘛。
  戴安娜穿著卡其色露背長裙。白皙的臉蛋與金色的長發讓她顯得美艷無比,阿拉伯美人,有著妖嬈的異域風韻,笑道:“納賽爾,我覺得陸先生的選擇很正確啊。事后安慰哪有當面承認更讓女人動心啊。杰西卡肯定都感動的一塌糊涂。”
  穆罕默德-薩利姆無語的道:“戴安娜。抓主重點啊!”
  現在根本就不是什么爭風吃醋的事情。是在爭取道德的制高點和盟友的問題。
  和華財團正在蓄力準備攻擊沃倫財團啊。
  要是安迪-摩根在今天爭取到一票同情者和盟友,陸景還玩什么?就現在的情況來看,局勢已經糟糕到極點。
  戴安娜不以為然的笑道:“穆罕默德,我是女人嘛!”
  曼蘇爾就笑,“戴安娜,這可不像你哦。”戴安娜在平時可是恨不得自己是男子。好突破阿拉伯世界對女子的限制。
  …
  …
  伊麗莎白一身精美的白裙,蜂腰細細的,極具美感。身姿挺拔筆直,儀態萬方,很有公主的氣質。
  清澈的大眼睛看了和華眾人所在的地方。再看看手機,SIT上面有哈利-伯納德發給她的圖片信息,若有所思的輕吐一口氣,她現在倒是改變了對陸景一些不好的看法。
  杰西卡現在肯定很幸福吧!
  她都沒有料到陸景竟然會這么選擇:直接當著安迪-摩根的面宣布杰西卡是他的女人。要知道,安迪-摩根到荷蘭后,她的父親,荷蘭國王威廉四世親自邀請安迪-摩根到皇宮做客。摩根家族的實力可想而知。
  說起來,她和陸景的矛盾起因是因為她的保鏢嚇到了陸景的一位助理,然后陸景就讓人將她的保鏢給打了一頓。實在令她生氣。太傲慢了。
  之后,在德國有一次交鋒。她給陸景逼得臨時結束行程返回荷蘭。在歐洲王室中丟盡面子。
  要說有多大的矛盾倒也沒有。
  …
  …
  陸景離開后。和華眾人在婚禮現場。就煙詩凝主動離開安排陸景身邊的保護工作。
  陳旭江笑著搖頭,“諸位,現在怎么搞?我們要成為全場的焦點了。”
  唐悅皺著眉頭罵道:“瑪德,這幫孫子借今天的婚禮搞事。我竟然沒有察覺。”
  許雪無語的扶著額頭,“還能怎么樣?得留點時間給那家伙和杰西卡獨處。我們接著參加。”她今天穿著修身的米色露肩包臀裙,露出的肩頭肌膚如雪般嬌嫩,帶著耳墜和項鏈。嬌美俏麗的時尚女郎。
  墨靜雯道:“我們得統一一下對外的口徑。等會肯定會有人在我們面前提起這件事。”
  丁靈嫻靜的挽了下額前的短發,道:“就說我們不知情。不管我們怎么解釋,今天婚禮現場的嘉賓心里對這件事都會有自己的看法。兵來將擋。水來土屯。”
  這話大氣。不愧是在場中跟著陸景時間最長的人。眾人都紛紛點頭。
  余樂心里給陸景點了個贊。我日,這才是人生境界。竟然沒有人吃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