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51 籌備會議

和華財團旗下主要的金融機構包括:EK公司、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和華銀行,建業銀行、彩虹風險投資基金。p外圍的金融資本則包括:現代財團的現代金融集團、香港、新加坡、東南沿海一帶的一批以富躍產業基金為首的私募基金(開悅基金、墨靜雯家的恒新集團等等),以和華銀行為脈絡的香港銀行,中東納賽爾等人的喬登國際集團,日本的亞太財團、六大世家在黃海、江浙商圈中的一批資金,京城以新月投資、華橙投資為首的一批資金。
  丹尼爾-沃倫這次要出面收購阿賽洛-米塔爾公司24.3%的股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這部分的股權本身價值就值約325億美元。
  陸景在香港與莫心藍、盛高格、趙清芷、許雪、陳旭江、丁靈、楊星長、葉靜雨等人在和華總部大樓世運大廈開了兩天的會。確定和華調出800億美元的富裕資金用于此次吞并沃倫財團的操作。
  以和華財團的金融機構,外加一大批聲威赫赫的金融企業,調動近千億美元的閑置資金輕而易舉。
  而這只是基礎資金。這筆資金還可以通過銀行、證券市場、期貨市場利用金融手段加杠桿。至少可以加20倍的杠桿。
  這是足以令沃倫財團感到顫抖的資本力量。
  2月23日,丹尼爾-沃倫得到和華銀行的資金保證之后,拿著授權協議啟程前往英國倫敦。開始與沃倫財團、阿賽洛-米塔爾公司洽談股份轉讓的事宜。
  微風徐徐,夕陽在維多利亞港上空照耀,仿佛億萬金幣鋪陳在海水中。
  愉景花園28樓的公寓中歡聲笑語。陸景應約來拜訪莫培英。今年68歲的莫培英須發皆白,他早些年身-體有暗疾,因而顯得有些蒼老。
  陸景和莫心藍坐在沙發上,手握著手,看著莫培英佝僂著背,饒有興趣的逗弄一歲大的莫無憂。
  不出意外的話,莫無憂將會成為莫氏集團的繼承人。
  “好咯。好咯,我和你爸爸媽媽談會事情,你自己玩啊。”莫培英將手中咯咯笑著的莫無憂遞給一旁的保姆。
  莫無憂經常來外公家玩,和莫培英很親近。在保姆懷里不斷的“啊。啊”的叫著,要莫培英再抱他。
  莫培英老懷大慰,哈哈笑著。
  莫心藍淺笑著捏捏兒子的小臉蛋,道:“好啦,無憂。讓外公休息會。”安撫了兒子兩句,讓保姆哄著兒子去隔壁的房間玩耍。
  莫培英喝著養生茶,問道:“陸景,心藍,你們這次收購沃倫財團有把握嗎?”
  陸景道:“把握不好說,只能說見機行事。”他心里其實有六成的把握。
  一個是和華財團雄厚的實力。一個是因為09年歐債危機要爆發。和華財團可以趁虛而入。但這種事情不好提前說。美國08年的金融海嘯余波正在全球蔓延。歐洲的福利國家冰島已經出現危機,但是歐洲央行正在努力救市。目前,市場情緒略偏向于悲觀。
  莫培英就嘆口氣,“我老咯。現在世界就看你們年輕人的。”他其實不愿意和華財團去向沃倫財團開戰。風險太大。和華財團即便不收購沃倫財團也是世界一流的財團。一生的榮華富貴,功名利祿都是有保障的。但陸景在和華財團威望極高。他反對也沒什么用。干脆便沒說。
  陸景笑笑,“莫叔叔,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準備在幾年后退休。專心的陪陪心藍和孩子們。在此之前,我希望和華財團能成為超級財團。和華財團還需要莫叔叔貢獻力量、智慧。”
  莫培英微微一笑,這話聽得舒服,說:“你放心的去歐洲,香港這地方,我和心藍還能看得住。”
  陸景笑著點頭。
  …
  …
  2月底,陸景離開香港。和董坤城、丁靈一起前往京城參加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第三次籌備會議。
  董坤城現在依舊是擔任著和華公司的董事長。這種正式的場合他需要露面。
  中國在全球迫切的需要資金的情況下,有意牽頭成立亞投行對外投資的消息,仿佛一枚重磅炸彈投入到國際社會中。
  外媒一致認為這是北-京在試探著改變全球金融金融秩序,在全球金融領域中獲得更大的話語權。
  亞洲國家積極響應。但美國、日本、歐洲、以及美國的盟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反應冷淡。
  會后,陸景和董坤城、丁靈去京城大酒店吃晚飯。京城大酒店是京城中年代最久遠的五星級酒店。富麗堂皇又不失歷史厚重的沉淀感。富麗堂皇的包廂中,菜肴精致、可口。
  董坤城和陸景喝了一杯茅臺,笑道:“原來國家還有金磚國家銀行的考慮。”
  金磚四國這個詞是2001年高盛首席經濟分析師吉姆-奧尼爾提出的一個概念,包括: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這都是新興市場國家。
  陸景微笑道:“一起拋出來,不是怕刺激到歐美那幫人嗎。”其實在前世里。中國就是先推出金磚國家銀行,再推出亞投行。但亞投行作為區域性銀行的影響力明顯大于金磚國家銀行。在2008年金融危機余波尚在的情況下,成立亞投行的阻力要小得多。前世里,亞投行幾乎是被歐美逼出來的。因為歐美緊握著IMF和世界銀行的控制權不放。中國作為第二經濟體,權益根本無法保證。
  董坤城哈哈大笑,“刺激下也好。歐美要正確的認識到他們時代已經快到盡頭。”
  丁靈微笑著喝湯。董總明顯是以前在英國受了不公正待遇,對那幫歐洲人很不爽。
  陸景笑了笑。這話還不好說。
  世界史,簡明的來講,就是三大文明的對撞、交融。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文明。以歐美為代表基-督-教文明。以中東為代表的伊-斯-蘭-教文明。
  目前,歐美主導的基-督-教文明占據了上風。之前中國強盛的漢唐盛世時,是東方文明占據上風。要說歐美國家的路快要走到盡頭那不一定。這取決于中國和美國較量的結果。勝利者將接受全球的歡呼和膜拜。
  但有一定可以肯定,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是美國全球霸權衰落的開始。
  …
  …
  陸景和丁靈在京城大酒店門口與董坤城道別,兩人坐車前往丁靈的家。
  今天的籌備會議,作為國內頂尖的經濟學家之一,丁靈的父親丁向陽也參加了,他早早的就約了陸景散會之后去家里坐一坐。
  丁向陽和丁媽媽住在民大的教師宿舍中。
  陸景和丁靈在宿舍樓門前下車時,夜色深深,寒風呼嘯。樓洞里一盞昏黃的壁燈開著。陸景禁不住想起九六年時和丁靈談戀愛給她爸爸發現的情形。
  丁靈悄悄的握住陸景的手,依偎在他肩膀上。
  陸景溫柔的撫著她干練的短發,“小靈,你也想起來了啊。”
  丁靈甜美的輕笑,點點頭,“是啊。陸景,12年的時間過去了!想起我們倆在四中一起讀高中時就像做夢一樣。我喜歡那時候的時光。”
  陸景也有些感慨,“小靈,還記得我帶你去燕子湖玩水的那個下午嗎?你那時候就像含羞草一樣。清秀甜美的鄰家女孩。”
  “記得。怎么忘得了?還有你帶我去酒吧里跳舞的那一晚。我的初吻。還有很多乖乖女的第一次。”
  陸景慨然的笑一笑,那段青蔥歲月啊,令人懷念、追憶、唏噓、感慨。
  誰又能留得住時間呢?只能是讓時間流走時,盡可能的快樂的活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陸景和丁靈上樓。丁教授和丁媽媽早等在客廳中。熱鬧的聊著。丁媽媽抱怨陸景和丁靈沒帶丁遠回京城,“我可以提前退休,專門帶丁遠。”
  “媽--,小遠還沒到兩歲啊。你這么心急啊。”
  “我孫子我能不急嗎?你們兩個孩子,平常都是各忙各的,那有時間管小孩。”
  丁教授打斷妻子的話,迫不及待的道:“那個,陸景,我們倆去書房里聊。小靈,你陪你媽媽聊天。”
  丁媽媽氣惱的哼幾聲。
  陸景笑一笑,看得出他們夫妻感情很好,起身跟著丁教授去了書房。
  坐下后,丁教授泡了茶,斟酌了兩秒,問道:“陸景,你對于金融危機在全球的影響有什么看法?作為新興的經濟體,我們國家應該怎么避免?”
  陸景禁不住苦笑,他還以為要聊亞投行的事情,竟然是聊經濟話題,這都是大課題,一兩句哪里能說的明白,“丁叔叔,我腦子還沒從今天的會議轉過來啊。”
  丁教授哈哈一笑,“我們隨便聊聊,哦,我聽說你打算在民大讀經濟學博士。有沒有考慮拜我為導師?”
  陸景有點呲牙,“這個…,丁叔叔,我和趙教授約好了。”
  丁教授就有點不高興,板著臉說:“我可是小遠的外公。”這是打親情牌。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又覺得丁教授挺可愛的。為了推廣他的經濟學理念,直接拉攏自己。也是蠻拼的。
  …
  …
  周五下午,陸景和傅婕在匯海大酒店里喝下午茶。
  傅婕作為中投的總經理,在亞投行的事務上也有一定的發言權。陸景和傅婕見面打著工作的幌子,實際是閑聊。有段時間沒坐下來好好聊了。
  傅婕嫻雅的喝著紅茶,笑著問道:“陸景,那你答應丁教授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