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948 感慨(一)

陸景在1月中返回京城。春節臨近,寒風蕭瑟,京城里的年味越來越濃。
  此時,收購世爵和彩虹基金的事情告一段落,陸景在年前也沒什么要緊的事情需要處理。每天上午去景華大廈的辦公室轉一圈,其余的時間都是私人時間。
  要么是在去陪陪父母,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差,年過后就需要住到*******。他私下里在練習書法。主要是模仿老頭子的筆跡。寄托情思。
  要么是周末陪嬌妻衛婉儀、女兒陸瓊華,或是出游,或是一家子溫馨的享受美食。周中的五天時間,陸景陪陪來京城看他的紅顏們,還有孩子們。
  剩下的時間會拿來看看書,充充電。或者,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日子很悠閑。
  這天下午,陸景在家里陪著1歲半的女兒陸瓊華玩耍,卻是接到高婉薇的電話。
  陸瓊華已經開始會叫爸爸媽媽,走路還搖搖擺擺,見陸景接電話,漆黑明亮的眼睛好奇的看著他,“爸爸…”她會的詞語還不多,不知道怎么說。
  陸景笑著道:“瓊華,先和媽媽玩啊。婉儀,我接過個電話。”
  衛婉儀恬靜的輕笑,扶住女兒的手,“沒事,我在這兒。”
  陸景到書房里接了高婉薇的電話。
  “景哥,我要回明州過年咯。我已經和江嫵交接,讓她擔任云圖集團的執行董事,監視羅炎志。”
  “嗯,薇薇,你什么時候走,我開車送你。嗯,再帶點禮物給叔叔阿姨。”
  “明天臘月二十六下午2點的飛機。”高婉薇高興的道。陸景的體貼讓她很開心。
  陸景和高婉薇聊了一會,微笑著掛了電話。
  高家現在的生意都在往高婉薇身上集中,她現在可以說是半個“沒有頭銜”的高家家主。相應的她工作量變得很大。陸景前些時候和小季溝通過,準備重點培養江嫵。讓她幫高婉薇分擔一些和華的事務。
  傍晚時分,陸景和嬌妻、女兒在錦園別墅陪著衛爺爺、岳母、大舅哥衛東陽的妻兒易妍玲、衛璜一起吃飯。晚上九點許回到家時。陸景卻是接到白唯的電話,“陸景,謝謝啊!”
  陸景有點茫然,笑道:“白唯。我們之間還需要這么客氣的話?看來我這個順水人情做的不小。”
  白唯噗嗤嬌笑,說,“哦,陸景,你以前是不是經常送美女順水人情啊?咯咯。我是說小嫵的事情。她現在單獨負責一塊事務,不枉我把她推薦進和華。”
  江嫵是她的表侄女,年紀輕輕就考入華夏大學,如今她輟學進入和華集團陸景辦公室。要是沒有在和華浮出來擔任管理職位,她會很內疚。
  陸景笑呵呵的道:“這和你的關系不大。江嫵的能力很不錯。小季很認可。”
  “哦。”
  陸景壞笑道:“白唯,真想謝我還是假想謝我啊?真的話,我過兩天去你那兒吃飯,你知道我要你怎么謝我啊。”
  白唯嬌嗔的啐陸景一口,“小穎在家里呢。”又柔媚的道:“我前些時候偷偷的那香蕉練習過,你什么來我這兒吃飯?”那些羞人的花樣。她總是會順陸景的意。
  陸景就感覺有點燥熱。腦海里盤算了一下時間,明天送薇薇,后天要應約和倪昭君談談,再后天臘月二十八就忙家里過年的事了,苦笑道:“白唯,我這是調-戲你不成,被你調-戲了。過了年,我去看你和冬穎啊。”
  白唯禁不住嬌笑,笑的彎著腰。她想起她在家里的衛生間中主動的吻陸景和他定情的事情,他對美女的抵抗力是有點低。笑了好一會。道:“那我等你啊。”
  …
  …
  春節前京城里依舊是人流密集。下午時分,陸景坐車徐徐的抵達明華居。
  京城第一美女的競爭者倪昭君住在明華公寓這里。
  慵懶的午后陽光落在古香古色的茶樓上。陸景在保鏢趙姿的陪同下到二樓,要了一壺茶,兩樣點心。取了一份報紙,怡然的翻閱著。
  約五分鐘后,身姿高挑纖細的倪昭君抵達,微笑著坐在陸景對面,“陸少,下午好。”她求見陸景n多次。陸景終于在今天愿意和她談談,她再要擺冷傲的姿態就太無所謂了。她背后的依仗秦成文都差點嚇得自己離開京城。
  “嗯。”陸景放下報紙,笑了笑,“要吃什么自己點。”就見倪昭君一頭利落的短發,清爽的米分色衛衣,牛仔褲,形象煥然一新。
  “哦。”倪昭君在桌子上的餐單上勾了幾下,招手讓服務生過來將餐單給他,然后坐下來等下午茶送過來。
  陸景沒有說話的意思,倪昭君也不敢貿然開口。腦海中不禁想起昨晚秦成文和她的對話。
  “昭君,秦哥對不住你啊!將你忽悠到京城,卻沒法兌現給你的承諾。”
  “秦哥,怎么能說忽悠呢?我是自愿跟著你來京城的。我這些天在京城里有很多收獲呀。”
  “不說了,昭君。陸景愿意見你,你要把握機會,不管他開什么條件,能答應就答應下來。只要他支持你,你就可以拿下京城第一美女這個頭銜。不要顧及我的感受。”
  “秦哥,我還是要聽聽你的意見再做決定。”
  “你有這個心就成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天知道他下一次見你是什么時候。”
  “呃…,好吧!”
  約七八分鐘的樣子,服務生送來茶點。倪昭君俯身給陸景添了茶,再給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品著。
  就在這時,樓下發生一起糾紛,路人圍著喧鬧起來。陸景和倪昭君的座位在茶樓偏里的位置,陸景拿起茶杯,點心盤,坐到茶樓臨窗的位置上看熱鬧。
  倪昭君無語的嘆口氣。她剛才可是隱約的目睹了全過程。
  明華居樓下的人行道里面,騎著一輛電動車的小伙子載著女友和一個騎自行車的大媽撞上,雙方在爭吵責任。那小伙子長得一副外國人模樣,用中文大罵那位大媽,說得很難聽。
  “你麻痹的。你有病啊,看不到我的電動車啊。”
  “草泥馬,你怎么騎車的,我車上帶著我媳婦兒知道嗎?她傷著了怎么辦?我****大爺。”
  “你個老不死的。是不是要訛我啊?我告訴你,沒門。啊呸。老不修。”
  那大媽有點口拙,氣得那手指著那小伙,半天手不出話。
  旁邊的路人看不下去,紛紛幫腔。“小伙子,不管誰的責任,人家大媽一把年紀,你開口就罵不大好吧?”
  “那我們好心扶起她,她還要我們賠錢?”外國男的女友在電動車上氣咻咻的罵。
  這時有人報了警,一輛在附近巡邏的警車過來。民警剛走過來,那外國男就嘰里咕嚕的飚英語。情緒激動。
  旁邊就有人喝倒彩:你大爺的,罵人的時候用中文挺溜的,這會兒裝上了。
  說英文無非就是要民警偏向他嘛!
  陸景瞇著眼睛在茶樓上看著。他的視力雙眼1.5,當然看得清楚樓下的場景。熟悉他習慣的人就知道他心里很不爽。
  倪昭君試探道:“陸少。我下去處理下?”
  陸景擺擺手,“倪小姐,不用。網絡上,報紙上,很多人都鼓吹歐美人素質高,中國人素質低,活該給人看低一等。我們國家的媒體、網民往往一反擊就招致一片罵聲。
  為什么?因為有的人頭上的辮子減掉了,心里的辮子還沒有減掉。主席都說了: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但有人還是喜歡跪著做洋奴才。一天不做,心里不舒服。
  要我說。素質這個問題,有的外國人素質高,有的人低。中國也一樣。我們承認中國有素質的人口,比例確實比外國低。但是。這就可以肆意的、理直氣壯的用反面例子污蔑中國人這個詞嗎?小小的事情,從我做起。
  在中國的一些外國人是要好好的查查了。是不是遵紀守法了?”
  倪昭君有點尷尬的咬著嫣紅的嘴唇。她沒料到陸景竟然說了一大段惱騷話。
  陸景喝了口茶,“倪小姐,不好意思,我心里有點情緒。”
  倪昭君優雅的笑了笑,“陸少。你這番話流傳出去怕是要引起震動啊。”
  陸景就笑了笑,“我沒那么大的權力!當然,說過的話,還是要兌現。”他回頭會就查外國人護照、居住證的事情和大表哥羅宏溝通下。他是市局的副手。
  倪昭君笑起來,感覺眼前的這個男人看起來順眼不少。
  陸景雙手捧著茶杯,感受上面的溫暖,說:“倪昭君,你笑起來比不笑的時候漂亮。你在京城里走冷傲的路線很難。哦,你是維-族?”
  倪昭君瓜子臉,眼睛很大,五官深邃,很明顯不是漢族。
  倪昭君有點不大適應陸景跳脫的思維,點點頭,道:“陸少,你還是叫我小倪吧!”
  陸景微笑道:“那還是算了。這是我喜歡的一個女孩的稱呼。我喊你昭君吧!”小漓現在和琴姐都在江州定居。偶爾帶著孩子來京城看他,回顧10年在京城奮斗的點點滴滴。
  倪昭君有點無奈,都不知道怎么接話了,想了想,“那她肯定很幸福。”
  陸景感慨的道:“跟著我,感情的冷暖、生活的酸甜苦辣,都是她們自己才體會的到。”陸景想起一個個的紅顏們。總得說,幸福多過苦惱吧!否則,她們早離開了。
  陸景道:“昭君,閔雯懷孕的消息你知道了吧!”
  倪昭君點頭。她就是因為知道這個消息才來見陸景的。閔雯懷孕,肯定要退出京城的各種交際圈子。孕婦不能喝酒的哦。但是,她要上去,需要取得陸景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