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 晚上的電話

陳笑穿著件粉色的長袖中款通勤連衣裙,花邊圓領的設計露出白膩的脖子,脖子上掛著一串水晶的飾物。耳垂上掛著大大的銀色耳墜,顯得優雅有大氣。胸前三個圓扣裝飾順著酥胸的曲線高低不齊,連衣裙收腰的設計風格,愈發顯得小美女胸高腰細。
  黑色的絲襪裹在她圓潤纖細的腿上與黑色的高跟皮鞋相配,時尚中透著性感。
  坐在車內被陸景用欣賞的眼光打量著,陳笑尖尖的小臉上宛如染上幾抹紅霞。陸景笑著道:“笑笑,你臉紅干什么?待會吃飯的時候你爸還以為我欺負你了。我可是趕早來接你的。”
  “沒什么。”陳笑避過他的眼神,從文件包里拿出文件,開始給陸景匯報景華通信數字手機產業園建設的工作,還有白沙改造的造勢事項。
  這樣能讓她不適的感覺稍去。
  數字手機產業園的建設資金是從瑞豐公司那邊轉過來的,目前各項建設的工程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陳國波的能力還是不錯,在有工程的情況下,麾下迅速的聚集了一大批工程隊。
  他名下的宏建公司同時承擔了在常新縣北面清動鎮的安|置房的工程。這批安|置房主要用來安|置新月湖建川鄉的村|民,以及新月湖北面三家市屬企業的職|工。這三家市屬企業已經確定遷到常新縣的開發區內。
  而徐建林在江州日報上連續五篇文章談論白沙民居的保護和修繕問題已經徹底的在江州掀起了一股討論的熱潮。當然,僅僅是熱潮,,如果不順勢推動的話。這熱潮會慢慢的消退。
  楊玉立的白沙改造方案書已經以電子郵件的方式提交給陸景。陸景還在和他做最后的討論。笑笑這次從京城返回江州時將會帶著最終的定稿。定稿的方案由楊玉立呈交給顧日輝。
  路上先匯合了唐悅。下車的時候唐悅才到陸景身邊跟著一個職場裝扮的女郎,抱著藍色的文件夾。五官精致。小臉尖尖的,渾身透著精明干練的氣質。打扮得優雅時尚,是個令人眼前一亮的美女。
  “這是陳律師的女兒陳笑,同時也是景華通信的副總經理。”
  “哦。”唐悅翻個白眼,算是明白陸景和陳樂義的淵源,趁著陳笑打電話的機會,在凱賓斯基飯店的電梯口叼著煙問道:“你怎么找到這樣既能干又漂亮的女孩?”
  “發廣告招聘招來的。”
  “得了吧。”唐悅搖頭,顯然不信陸景的話。陸景笑了笑也不和他爭辯,問道:“你的公司籌備得怎么樣?”
  唐悅在怡家超市的股份自然是要等衛東陽的資產評估完成再轉讓。這是題中應有之意。他在怡家超市里面一共有75%的股份。陸景那天給衛東陽報價是0%的股份賣2千萬。唐悅手上這部分股份按著這個報價計算價值250萬。出讓一部分湊夠一家娛樂公司的錢是夠的。別忘了還要拉謝晉文入伙。
  “馬馬虎虎。過幾天謝晉文回來再說。我在圈子里問了一圈,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做事真tm難。你說你招聘就能招聘個美女人才讓我怎么能信。”
  陸景不理他的話茬。想一件事來,笑著道:“現在那個什么京城四公子換人了吧?”白家的信達地產終究是因為資金鏈斷裂轟然倒塌。沒有銀行愿意借錢給一家注定要死亡的公司。據傳京城有不少人南下撿白家的便宜去了。
  白家這個詞自此可以從京城的政壇、商圈中消失。
  “那當然,白昆早就沒實力了。新上位的是蘇威。西山那邊的地下賽車你知道吧?他不知道從哪兒找了一個牛叉的車手,幫他贏了一大筆錢,有幾千萬吧。最近聲望水漲船高。”
  陳笑打完電話走過來,從陸景手中接過藍色的文件夾,按了電梯按鍵,“我爸還沒來,還要一會。”
  “沒事。是我們來得早了些。我們先進去坐著。這文件我還要。”陸景笑著道。在包間里坐下后,陸景繼續剛才的話題,問唐悅,“蘇威贏了那么多錢。地下賽車的莊家不找他麻煩?”
  唐悅歪坐在椅子上,“那也要有那個膽量才行啊。蘇威他老頭子上升勢頭明顯,名號報出來。誰敢動他。不過聽說前幾天那個車手被廢了。蘇威正好收手。”
  陸景點了點頭。他上次是聽蔣鴻哲在夏思雨面前賣弄知道有這么回事,“后臺的莊家是誰?這么大的金額不可能沒有人遮著。”
  唐悅喝著菊花茶。丟了一支煙給陸景,“不知道啊。地下賽車這玩意的錢臟手。我不碰。所以知道得不清楚。”
  陳樂義帶著助手小謝一起過來。陸景介紹唐悅給他認識,然后一邊吃飯一邊聊著案子。唐悅倒是隱晦的點了點他葉強文不爽,所以葉強文的腿斷了。
  陳樂義眉眼通透,立刻就明白過來。打|官|司最怕就是委托人有隱瞞。只有知道了全盤過程才好謀劃。
  吃過飯,陸景和唐悅站在路邊陰涼處抽煙。陳笑在不遠處和她爸話別。四月中旬的太陽雖然不大,但是能不曬就盡量不曬。陸景的皮膚現在去年要白上許多,快恢復到正常的膚色。
  唐悅嘆了口氣,說道:“外面的人都只到了我們這些公子哥兒的風光,沒到背后的故事。金字塔的頂端永遠只有那幾個人。羅華想進這個圈子,你知不知道?”
  陸景微微皺眉,羅華是大舅的二兒子,在燕大讀書,“他怎么起了這個心思?他今年就要畢業了吧,老老實實的上班不好?”
  唐悅笑道:“老老實實的上班擠公交。像我們兩個,一個開寶馬,一個開賓利。他愿意?我給二哥說了,但是人各有志。有些事情強迫不了。”
  唐悅口中的二哥就是羅華的親哥,羅宏
  陸景想了想。說道,“隨他吧。有些事情不能碰,你和他講清楚。”
  唐悅笑著點點頭,把煙丟到地上碾滅。他到陸景的美女跟班過來了。
  陸景準備明天拜訪周復生,所以景華通信的詳細資料他今天需要了解清楚。
  海嘉大廈八樓明亮的辦公室內,空調微微透著冷氣,調節著辦公室的溫度。
  半磨砂的玻璃不能完全阻隔外面的視線。陳笑站在寬大的辦公桌邊上,一邊說著,一邊將文件夾的資料遞給陸景。
  等把這些事都理清楚已經是下午四點。陸景靠在軟椅上。伸了個懶腰,“笑笑,你現在能力倒是越來越強了,過來給我當助理怎么樣?”
  陳笑俏臉微紅的問道:“那景華通信的事情怎么辦?”
  陸景揉了揉眉頭,“還真沒有合適的人。”他現在事情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必須要有專門的人幫他整理郵件、代為處理一些瑣事。
  上次呂浩進勸他招個助理,他好好考慮過一番。助理必須要找一個信得過的人。想來想去,也就陳笑和杜衛成最合適。
  “那我可以兼職起來吧。”陳笑著陸景微皺的眉頭,心里有些軟軟的。
  陸景坐在椅子上擺擺手。笑著道:“兼職是沒可能的。我希望你跟在我身邊分擔我的事務。”
  陳笑嘟嘴道:“那你是找秘書還是找助理啊?哪有總經理助理跟著總經理到處跑的。”
  陸景笑了一下,用欣賞的眼光上下打量了陳笑一會。陸景所見過的女子中穿職業套裝最出彩的就是她和吳璇。
  但是吳璇就和那晚張漓在燕大教室里宣講時穿職業套裝一樣,靚麗逼人,起來太壓場。
  唯獨陳笑能穿出那股職場女郎的味道。美麗但不奪目,精明干練但不會氣壓全場。
  張漓在陸景心中最佳的衣著裝飾自然不是職業套裝。
  見陸景的眼光發呆,陳笑橫他一眼。笑罵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陸景好奇的道:“這有什么典故?”
  陳笑斜靠在辦公桌上。她站了幾個小時,還真有點累。“劉一平借職務便利的機會和小于談戀愛。你倚重的周志龍也在和吳青梅談戀愛。一個在京城,一個在江州到也能扯到一塊。我現在恍然發現我原來在景和電子的幾個下屬倒是都被公司的人追走了。源頭就是你最不正經。咱們公司所有人加起來都沒你花心。”
  陸景被她說的心里癢癢的,站起來,走到陳笑面前,“笑笑,我要是招秘書,你來不來?”這話有點調戲的味道了。
  助理一般而言是工作上的助手。當前的風氣下,公司老總的秘書除了處理瑣事外,一般還兼職生活秘書。
  陳笑有些緊張,臉上紅得滴血,還沒想好怎么回答,見陸景又伸出手來,知道他想干嘛,認命的閉上眼睛。心里想著昨晚那聲柔媚的嬌吟引起的一場羞人的春|夢,只要不到那個程度就好。
  陸景沒有去撩她的發絲,而是輕輕的撫摸著她裹著黑色絲襪的美腿,滑膩圓潤,觸感極佳。心里有種別樣的刺激。
  他和陳笑的關系有些復雜,介乎上下級之間,介乎朋友之間,又介乎戀人之間。他知道兩人間有些曖昧的因素,但是不確定能到什么程度。
  他每次都被小美女吸引得想要動手動腳,又有些擔心她一耳光甩過來。但是這種一步一步的突破感覺很刺激,有點走鋼絲的刺激感,讓他每次都忍不住想招惹陳笑。
  這或許是男女間不自覺的吸引力。
  陸景欣賞著她精致的小臉,紅染似霞,有著女人的嬌美。一只手輕撫著她的大腿,手指靈活的跳動著,按壓著。
  門外響起敲門聲,將兩人從曖昧的氛圍中驚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