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945 維也納的風景

6景和大衛-羅斯柴爾德聊完之后,在酒會中和德國的貴族們寒暄了一個多小時才告辭離開。
  夜雨陣陣。汽車碾過馬路上濺起的水聲清晰可聞。
  6景依靠在車椅上微微沉思著,手里拿著香煙不時的聞一下。他習慣在思考的時候抽煙。不過,這會兒身邊坐著墨知秋。這點風度他還是有的。
  墨知秋今晚喝得有點微醺。目光落在6景身上,嫵媚的明眸流溢著淺笑。見6景再一次拿著香煙在鼻子邊聞著,好笑的道:“6景,你抽煙吧,我不介意的。”
  6景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笑笑,“還是算了。你們女孩子有幾個喜歡煙味的。我是一思考就需要一點尼古丁來提神。哦,知秋,在酒會里玩的愉快嗎?”
  他在酒會里和德國那些貴族、富豪們寒暄時,墨知秋并不在他身邊。他身邊都是老年人俱樂部的成員。
  “嗯。6景,我今晚沾你的光哦。別人都對我很尊敬。哈,那種感覺……”墨知秋有點陶醉的感慨道。
  6景就笑,“還行,沒給虛榮沖昏頭腦,知道沾我的光!”
  “看你得意的。有幾個女孩子年輕時不愛慕虛榮啊?我可是懂得控制的那一類人。”墨知秋翻個白眼,嘀咕一句,從6景手中將香煙奪過來。又側身扶著6景的腿在6景另一側的外套口袋里去摸火機。
  6景只感覺墨知秋側趴在他身上。墨知秋穿著淡粉色類似于無袖連衣裙的款式禮服,就這么抱著他,清幽的香氣滿懷,綿軟的女孩子嬌-軀的感覺清晰的傳來,知秋胸-口酥軟的兩團軟玉隔著文-胸摩擦了幾下他的肚子,令他心臟跳了幾下。
  墨知秋在6景右側口袋里摸了了兩下,這才起身,從6景左手邊的口袋中拿出打火機,得意洋洋的晃了下。
  “6景,我試一下。”
  “煙有什么好試的。問白抽煙的時候。你是不是偷偷的試過?”聶問白原來抽女士香煙,不過在他的干預下戒掉了。其實,大多數女人抽煙是因為壓力大。墨知秋一貫是小魔女一樣的性格,叛逆刁蠻。沒準還真試過。
  “我才沒有。抽煙對女人的皮膚不好啊。小瞧人不是?”墨知秋不滿的瞪6景一眼,拿著手中打火機點了煙輕吸一口,笑嘻嘻的將香煙放在6景嘴唇邊,蔥白的手指肚軟軟的觸著6景的嘴唇,“喏。給你。”
  6景接過煙,緩緩的吸著。
  墨知秋精致的瓜子臉上浮起一抹羞紅。除了剛才6景接煙時和她手指的接觸外,還因為煙頭上有她濕潤的香氣。這算不算間接接吻?忽而,心中有觸電一般的感覺流過。
  “6景,你覺得我漂亮不?”
  6景吸著煙,好笑的看墨知秋一眼,“當然漂亮。沒聽玉致說嗎,你美的連女孩子都會嫉妒。在哈佛有很多追求者吧?”
  墨知頓時秋眉開眼笑,“那是,不過我都不理他們。那些白人看起來很英俊。可長得跟狒狒一樣,身上都是毛。嚇死人了。”
  “哈哈!”6景一口煙差點嗆住,禁不住笑起來,“知秋,一如既往的毒舌啊!”
  “我才沒有!”墨知秋笑嘻嘻的說道,任誰都感覺的出來她心情很好。仰著小臉在6景耳邊小聲道:“6景,你今天偷偷看了我幾次?我可以讓你摸一下我的胸。”聲音嫵媚嬌羞。
  “咳咳咳。”6景老臉微紅,將手中的香煙滅了,“知秋,不要開玩笑!你今晚很漂亮。我偷偷的多看了幾眼。這個人之常情。改天請你吃飯向你賠罪啊。但是我沒有別的意思。”
  一個女孩子如果主動讓你摸她的胸,這其實已經挑明。墨知秋的想法,他和墨靜雯其實都已經知道。但這份感情他堅決不能接受。
  墨知秋心里就有點凄苦,她是認真的。可現在明顯不適合再說下去,郁悶的道:“好吧,不和你開玩笑了。”生氣的托著香腮看向車窗外的風景。
  6景心里松了口氣,吸著煙,想瓜分沃倫財團的事情。
  …
  …
  6景第二天就去了維也納和杰西卡見面。
  他需要和墨知秋疏遠一點。
  維也納作為奧地利的都是歐洲第五富裕的城市,僅次于倫敦、盧森堡、布魯塞爾、漢堡。被譽為歐洲的心臟。市區風景迤邐。綠樹成林,多瑙河流穿市區,山碧水秀,風景如畫。
  這里生活質量位于歐洲第一,犯罪率低,多次被評為最適宜居住的城市。杰西卡將她在歐洲近一兩年的住處選在了維也納。
  “杰西卡,維也納的風景比法蘭克福還要美上幾分啊!”6景坐在副駕駛座上,感嘆道。
  杰西卡從她居住的五星級酒店柯堡宮殿酒店(pa1aisnetz)租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來機場接他。此時,兩人正在返回酒店的途中。保鏢們的車都跟在后面。
  “那是啊,不然我怎么會選擇這里。其實瑞士的蘇黎世也不錯,就是空氣質量我難以接受。”杰西卡帶著墨鏡,嬌柔的說道。她穿著冬裝款的定制大衣,宛若優雅的都市麗人。
  柯堡宮殿酒店位于維也納市區。周圍是各種精美、古典的哥特式建筑,充滿了藝術氣息。斯蒂芬大教堂、哈布斯堡王宮、維也納城市公園等等。
  杰西卡將車停在酒店門口,將鑰匙丟給泊車的服務員,依戀的挽著6景的手臂親昵的走進電梯。
  6景笑了笑,輕撫著杰西卡燙的微卷的烏黑秀,“杰西卡,這幾天過得還好嗎?”
  “還行。我一直都在算著你什么時候來維也納。”杰西卡妍麗的一笑,在6景臉頰上親吻了一口。心中的情意仿佛火山般噴出來。要將她燃燒。
  好在電梯里沒有人。
  6景笑著指指電梯里的攝像頭,“給人看去了啊。”
  “哦,我高興得忘了。”杰西卡嬌羞的將頭依偎6景懷里,輕聲說道。充滿了女人嬌柔的風情。
  杰西卡定得是一間豪華城景套房。1千歐元一晚,折合人民幣約1萬元。杰西卡刷卡開門。進門后,套房是白色的歐式風格,豪華緊致,充滿了家的溫馨。
  杰西卡將外套脫下來掛在落地衣架上,伸展著雙臂,“6景,這兒不錯吧?”
  她里面穿著一間珍珠白的修身毛衣,高高挺立的乳-峰誘人無比。黑色的褲襪緊緊包裹著她纖細修長美-腿。蜂腰俏臀。火爆的尤-物身材曲線令人怦然心動。這個伸展的動作更是讓她性感難言,熱力撲面而來。
  6景走過去將杰西卡抱住,雙手游走,“杰西卡,我是來看你的,不是來看房間的。唔…”
  6景和杰西卡熱吻。熱戀中的感覺迸出來。激烈而火辣。
  十幾分鐘后,6景抱著已經嫵媚動-情的杰西卡走向浴室。
  …
  …
  四個小時后。
  夕陽斜斜入墜。套房中光線漸漸的暗下來。6景和杰西卡在臥室里吃過晚飯,在沙上依偎在一起說話。
  “6景,我感覺我像做夢一樣啊。你呢,和我在一起的感覺怎么樣?”
  “很好。”
  杰西卡主動的吻了6景一口,展顏一笑,嘆道:“可惜你結婚了。不然,我想天天呆在你身邊。”她陪著6景去法蘭克福,但沒有去見他的女人們。
  6景看著眼前美艷、輕熟的女郎,輕聲道:“等我退休以后吧,我每年會有大量的時間陪你。快了。”
  杰西卡嬌柔的笑道:“那我等著。”又細聲細語的給6景說安迪-摩根在阿姆斯特丹見她的要求。她是個心里藏不住事的人。
  6景聽完后哭笑不得的道:“杰西卡,你傻啊!真以為約會就是吃飯看電影啊?安迪-摩根要是對你起了心思,只怕你跑都跑不了。他會毀了你。”
  杰西卡給6景的話嚇一跳,后怕的撫著胸口,長舒一口氣,道:“那幸好我當時猶豫了很久。伊麗莎白也是勸我等等再說。”
  “那改天請她吃飯表示感謝!”6景道。他對傲嬌的伊麗莎白公主沒什么好印象。但是她幫助了杰西卡,肯定對感謝她一下。
  “嗯,6景,你和安迪-摩根的較量,你能贏嗎?”杰西卡有些擔憂。
  6景笑笑,輕捏了捏杰西卡白里透紅的臉蛋,那是余韻未消的殘留,他下午將杰西卡身-體的奧秘全部都探索了一遍,“杰西卡,你不覺得我已經贏了嗎?”
  杰西卡妍麗的笑起來。她知道6景是說她對他傾心的事情。
  6景心里對安迪-摩根有一個評估。這只是贏了一局而已,接下來的幾十年估計還是要和摩根家族較量。但他不想杰西卡操心。說得很輕松。當然,他有把握在退休之前將摩根家族壓住。就像他現在壓住洛克菲勒一樣。
  …
  …
  接下來的幾天,6景和杰西卡膩在一起。
  在房地產中介的幫助下選了一處位于維也納市區西面的一棟華麗的小別墅:別墅區被葡萄園和花園環繞。風景優美,交通便利。售價8oo萬美元。
  處理完房產的事情后,6景給杰西卡留了一張瑞士銀行的卡,里面有足夠的錢供她日常開銷,和重新進行美國文化研究會的工作。
  周一上午,6景和杰西卡道別,離開維也納返回德國法蘭克福。現在已經是臘月十七,他準備和墨靜雯一起返回京城,準備過春節。
  當晚,6景在法蘭克福參加由風景文化集團舉辦的晚宴。楊玉立、董家、慕家等人都來送行。
  ps:求訂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