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44 墨知秋的酒會見識

一場雨突如起來。
  陸景、墨知秋從法蘭克福麗都酒店坐車出發,1個小時后抵達市郊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莊園。
  羅斯柴爾德家族最鼎盛的時期是借助于奧地利首相的權勢以及拿破侖戰爭時期在倫敦的債券市場操作。現在羅斯柴爾德家族最強大的實體是法國洛希爾金融集團。然而,他們家族的祖地是在德國法蘭克福。
  雨簾中一座巨大的幽靜莊園靜靜的出現在道路遠方。莊園里燈火通明,各式各樣的車輛停放在莊園中。這些車輛自不是來參加品酒會賓客的座駕。而是隨行保鏢們的座駕。
  黑衣的保鏢隨處可見。漂亮的侍女穿梭。整個莊園熱鬧非凡。
  陸景的車在莊園客廳的門口停下,陸景和墨知秋下車。身后的車輛緩緩的啟動在泊車員的引導下前往停車場。
  一名等候多時的管家模樣的老者穿著燕尾服迎上來,“晚上好,尊敬的先生,美麗的女士。”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將請柬交給管家。
  墨知秋好奇的看著這一切,然后跟著陸景進入到莊園的大廳中。隨即,穿過走廊、客廳抵達一間華麗的宴會廳中。
  此時宴會廳中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男女老少都有。要說共同點,就是每個人的服飾都很華麗。有一些人佩戴著家族的徽章。墨知秋頓時有些驚嘆。
  引著陸景過來的侍女甜甜的一笑,“陸先生,請稍后,我這就去請史蒂文少爺過來。”
  “嗯。”陸景點點頭,目送這個長著雀斑卻身材爆好的棕發女郎快步離開。
  “陸景,你看那是什么家族?”墨知秋一身淡粉色的禮服,類似于無袖連衣裙的款式,粉臂**,曲線玲瓏。玉女般的風情流溢,渾身都透著美感。
  “別問我啊。我對紋章學不精通啊。”陸景笑著道。眼睛偷偷的瞄了下墨知秋雪白的勁脖。她今晚裝扮的很漂亮。那骨子里的嫵媚就跟茶氣一樣暗香浮動。
  “哦。”墨知秋嫵媚的桃花眼四處好奇的打量著:十幾米高的天花板。琉璃的水晶燈,充滿了歐洲貴族色彩的裝飾。這一切都挺新奇的。
  陸景和墨知秋隨意的聊了幾句,史蒂文-羅斯柴爾德就趕了過來。
  墨知秋說是來和陸景見識一下,但陸景的到來。相對于已經沒落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是貴賓。史蒂文當然不會怠慢。得到通知后,第一時間就趕過來。
  “陸先生,歡迎光臨。”
  陸景笑著和史蒂文-羅斯柴爾德握手,“史蒂文,我們有見面了。找個地方聊聊。”
  他對酒會的興趣不大。交際這種東西要看有沒有需求。他對今晚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客人并沒有認識的想法。
  史蒂文就笑。“好!”說著,對身邊的管家吩咐道:“萊特,好好招待陸先生的女伴。”
  “知秋,你自己在酒會里玩,我去談點事情。”
  “哦,好吧!”墨知秋有點無趣的揮揮手,看著陸景離開。她還想著和陸景跳支舞什么的。不過,陸景剛才偷偷的看她脖子的目光真的好羞人。
  萊特是一名五十多歲的老人,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忠實的仆人,他畢業于歐洲最優秀的酒店管理學院。是一名出色的管家。
  萊特恭敬的向眼前年輕漂亮的女孩行禮,“你好,美麗的小姐。你可以叫萊特。我將全程為你服務。請問,我應該怎么稱呼你呢?”
  “我姓墨。”
  “墨小姐,今晚的品酒會提供拉菲酒莊和拉圖酒莊的紅酒。這是產自羅斯柴爾德家族自己的酒莊的好酒。之后,會提供一些冷餐。今晚到場的嘉賓,我可以為你介紹一二嗎?”
  “嗯…”墨知秋從路過的侍者手中的托盤上拿起一杯紅酒。看著宴會廳正中三條長長的餐桌。上面放滿了各種紅酒。真是奢侈啊!網上經常看到什么美國的名人為兒女慶祝生日花費數百萬美元。估計連今晚這場酒會的酒錢都不夠。
  墨知秋是一個典型的東方美人:容顏精致,身材窈窕,肌膚細嫩如水。很快就吸引了酒會中人們的注意。畢竟,東方面孔在這種貴族圈內的高級酒會中可很難得見到。
  一名高挑穿著黑色露肩長裙的女子緩步走過來攀談。“嗨,晚上好,可以和你認識一下嗎?我是保時捷家族的凱特。”
  墨知秋就愣了下,“你好。我是墨家的墨知秋。”
  凱特臉上就有些疑惑,看向一旁不遠處的老管家萊特。她沒有聽說過“墨”這個姓氏,倒是聽說愛爾蘭的慕家在德國的酒店行業做得風生水起。但,那只是一個三流的小家族。和保時捷家族相比,底蘊差得太遠。
  萊特在墨知秋和人交際之時就退到了兩米開外,但又確保墨知秋能第一眼看到他。
  墨知秋有點囧。貌似她被這女的無言的鄙視了吧!以她小辣椒的性格心里很是不爽。
  萊特走過來。介紹道:“保時捷女士,墨小姐是陸先生的女伴!”
  “噢,上帝,你怎么不早說!”凱特-保時捷一聲驚呼,還掩住了嘴,顯得十分吃驚。
  墨知秋一臉的莫名其妙,陸景在德國這么大的名氣?但這洋馬似乎不像是裝的。
  凱特-保時捷臉上浮起真誠的笑容,先是欠身向墨知秋行了一個貴族的淑女禮儀,然后道:“墨小姐,很抱歉。我剛才失禮了。為了彌補我的過錯,不知道我能否有榮幸為你介紹下我的朋友們呢?他們正在那兒聊一些很有趣的話題。”
  墨知秋眨眨大眼睛,道:“哦,好吧!”這位凱特的語氣實在太恭敬了一點吧!但心里實在好爽啊。就像夏天喝了一口冰飲料的爽。哇哈哈。
  陸景這威武霸氣啊!
  墨知秋又那里知道凱特-保時捷親眼看到在柏林機場,整個德國的財團、貴族們一起去送陸景的場景。排著對,一個個的上去寒暄幾句,就仿佛是一位位大臣在晉見國王。
  看著墨知秋跟著凱特-保時捷前往正在交談的布萊尼克梅耶爾、漢高、哈尼爾、保時捷、西門子、柯萬特等人的圈子,融入到酒會的交際中,萊特嘴角泛起一絲笑容,悄然的跟在兩米開外。他今晚專門為墨小姐服務。
  …
  …
  就在墨知秋在酒會中和人交際時,陸景在史蒂文-羅斯柴爾德的帶領下,在一間安靜的小客廳的中和大衛-羅斯柴爾德見面。
  話題是怎么瓜分沃倫財團。
  不管沃倫財團怎么虛弱,不管他們在金融危機中虧損了多少,這畢竟是一家世界級的財團,僅憑陸景和洛克菲勒家族還是很難一口將沃倫財團吞下去。
  除了丹尼爾-沃倫這個帶路黨以外,陸景還需要一位熟知內情的帶路黨。
  毫無疑問,羅斯柴爾德家族是符合這個條件的。更關鍵的是,雙方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