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943 法蘭克福的閑暇時光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溫柔的微風閑適的吹過豪華公寓的陽臺。雷納德-洛克菲勒招待著好友艾德蒙-阿伯特喝下午茶。遠處的街道車水馬龍。p“艾德蒙,6景這個反擊很精妙啊!”雷納德微微笑道。笑容有著說不清的意味。
  他只是提議調查彩虹基金,并沒有想將彩虹基金列入禁止在美國投資的黑名單。然而,安迪-摩根動用他的關系,幾乎要將彩虹基金逼入死境。但6景竟然說動了中國央行為他保駕護航,生生的搬回這一局。在當今全球經濟處在危機的背景下,中國的資金是世界各大經濟體所需要的。
  艾德蒙-阿伯特酸溜溜的安慰道:“過兩年,等金融危機緩過去,和華財團還會面臨著新問題的。”
  他知道雷納德的心理。讓6景在安迪-摩根手上吃個虧未嘗不可。這樣6景才會更加重視和雷納德的關系。
  雷納德當然不和6景翻臉,他需要6景的賺錢能力,與6景合作可以讓他更加的成功。但這一次和收購黑石集團的時候心理狀態有所不同。
  第一,成功的收購黑石集團,他在洛克菲勒家族中的地位進一步上升,達到二代子弟的頂點。
  第二,6景剛和馬文-克朗聯手擺了他一道,將安卓公司的股份轉讓給了克朗金融集團。
  雷納德擺擺手,拿起茶杯,看著遠處的白云。等幾年?幾年之后只怕和華財團會越的強大了!
  6景和他的關系:從6景有求于他,到被他壓制,平起平坐,轉而壓制住他。現在是穩壓他以頭。這種變化真是令他相當的惆悵。
  “嘿,安迪,大約你也能好好的體驗這個變化咯。”
  …
  …
  建業。
  葉靜雨在京城帶馬文-克朗見過6景之后就回了黃海。彩虹基金在黃海設有總部。
  圣誕前后,她回到建業家中陪父母一起過圣誕節。
  一場小雪飄揚在建業,將南山別墅染得雪白。
  “靜雨,來。吃飯了。”別墅的客廳中,葉媽媽云紫香招手說道。回頭看了一眼坐在餐廳中的丈夫葉衛,臉上露出溫馨的笑容。隨著靜雨的能耐越來越大,她和大衛還要靠靜雨照顧。甜蜜的二人世界里多了靜雨。好像也逐漸的被她和大衛接受。到底是他們倆的女兒呢。
  “媽,來了。”葉靜雨揮揮手,走進餐廳。
  飯后,葉靜雨回到她的房間中給許雪打電話,“雪姐。看到報紙上的消息了吧?彩虹基金保住了,我現在心情好得不得了。哈哈!”
  “看到了啊。我都還有點蒙。央行怎么幫我說話。6景這次運作的很好。”
  葉靜雨笑道:“雪姐,我給這次行動打99分。還有1分是扣掉那家伙跑到歐洲去了。”
  許雪嬌笑,“靜雨,學會吃醋了哇?哦,彩虹基金接下來還在美國投資嗎?”就怕最近的這次調查讓彩虹基金束手束腳。
  “有一點。我想找人分享快樂。投資當然要繼續。我還怕他們啊?咯咯。”
  下雪的下午,葉靜雨的笑聲清脆雪嫩,在清幽的南山別墅中回蕩。承載著她愉悅的心情。
  ….
  …
  加州,硅谷。夜空閃耀。
  丹尼爾-沃倫在公寓的落地窗前喝著紅酒,彩虹基金免于調查的消息他已經知道。他是看著6景一步步從美國的富豪圈子中走起來。現在6景已經有能力讓最頂尖的一撥人吃癟。
  “6景再一次讓安迪-摩根受到挫折。打壓無疾而終。那說明6景現在有足夠的實力和安迪-摩根平起平坐!”
  丹尼爾-沃倫拿著酒杯輕輕的搖晃,舉杯喝了一口。
  他的心臟微微有些激動。6景正在歐洲。距離他重返沃倫財團的日子已經不遠了。他非常期待。
  …
  …
  邁阿密。
  布魯斯-富林明在臥室里來回的走動著,手里拿著手機猶豫著。
  他在猶豫要不要給女兒杰西卡-富林明打個電話:他想跟在6景身后賺錢,想讓女兒幫忙求情。
  再等等,杰西卡現在算是和6景在度假。等兩天再打這個電話。
  …
  …
  6景在法蘭克福的這幾天很悠閑。
  上次來德國,他身上有著光伏產業的重任,根本沒有好好的逛一逛這座歐洲的金融中心城市。
  羅馬廣場、歌德故居、維也納森林等等旅游勝地都留下他和風白露、董晚瑤、墨靜雯、墨知秋、云玉致歡快的身影。
  1月2日下午,6景帶著墨靜雯、墨知秋、云玉致租了一艘船在法蘭克福市的河流中悠閑的漫游。藍天上白云悠悠。
  “唔,這樣悠閑的日子真是令人舒服啊,都不想回哈佛了。”墨知秋感嘆道。嫵媚的眼眸看著6景。一身白色的長款大衣陪著黃色的毛衣,玉女風情十足。
  墨知秋和云玉致兩人并排的坐在寬敞的船艙中。鋪著精美桌布的四方桌對面,6景和墨靜雯兩人湊在一起看手機郵件。
  聽到墨知秋的感慨,6景就笑。“知秋,那你早點畢業啊!你不是想來風景文化集團工作嗎?天天呆在法蘭克福。”
  墨靜雯關了郵件,拿起桌子上的清茶喝了一口,說:“就怕聶阿姨不愿意。”
  墨知秋翻個白眼,“墨靜雯,不要把你那無知的想法加在我身上。我可沒有你那么喜歡聽大媽的話?我去哪兒工作管我媽什么事?”
  一貫嫻雅明媚的墨靜雯仿佛一只斗雞般。瞪著墨知秋,“墨知秋,你再說一遍試試?”
  “說就說!”
  6景無語的搖頭。這是這些天的老節目了。他就帶了墨靜雯來歐洲。從荷蘭阿姆斯特丹到法蘭克福和墨知秋見面后,她們倆就沒少吵過。
  太毀形象了啊,靜雯!
  云玉致清純的臉蛋上浮起笑容,婉婉的說道:“6哥,恭喜你打敗摩根家族!”她每天都有看報紙練習英文。
  她是個秀美安靜的女孩。
  6景笑著擺擺手,“沒那么夸張。離打敗還有一段距離。玉致,在哈佛的學習還跟得上吧?”
  云玉致一一回答著6景宛若長輩的問題。心中有一些黯然。想起兩年前在燕大校園的小路中碰到6哥和李菲菲時的情形。她心里對6哥有一些好感的。她的好友、刀子嘴豆腐心的墨知秋只怕也是如此。否則,她們倆的圣誕假期怎么會選擇來法蘭克福。那天董姐說了一嘴,6景在圣誕節前后要來歐洲。墨知秋這會和墨靜雯拌嘴,不是幼稚。只怕是有些吃味。6哥出游時對雯姐很溫柔、體貼,偶爾還會當眾熱吻下。
  墨靜雯和墨知秋拌著嘴,手里拿著的6景的手機突然響了。
  這些天6景在法蘭克福的消息流傳出去。德國這邊的富豪圈子都想邀請6景過去做客。6景將手機放在了她手中。
  墨靜雯看看號碼,將手機遞給6景,“大衛-羅斯柴爾德的電話。”
  6景接過手機。“你好,羅斯柴爾德先生!”
  “你好,6先生。明天晚上我在市郊的莊園中舉辦一個品酒會,有榮幸邀請你來參加嗎?哈哈,聽說沃倫基金想要出售荷蘭米塔爾鋼鐵公司的股份。”
  6景微微沉吟了幾秒,“好的。羅斯柴爾德先生,我會準時到場。”他確實也需要和大衛-羅斯柴爾德聊聊瓜分沃倫財團的事宜。
  “嗯,請柬我會派人送到風景文化集團總部。”
  6景掛了電話,手指輕輕的敲了敲桌面。
  墨知秋好奇的問道:“6景,你要去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莊園啊?帶我一起去見識下好不好?”
  6景就笑。“知秋,真的想去?”
  “嗯。”
  “行。”6景答應得異常爽快。
  墨靜雯在6景耳邊,香軟的呼吸落在6景臉頰上,輕笑道:“6景,墨知秋她還以為是好玩的地方呢。”品酒會很無聊的。她這些年陪著6景不知道參加了多少酒會。前些天還在荷蘭參加了飛利浦集團舉辦的酒會。只要不是派對動物的人基本都會對酒會感到厭倦。
  6景嘴角翹起來,在墨靜雯白-膩的耳垂邊道:“回頭知秋肯定會嚷嚷無聊。靜雯,你今天真美。”
  墨靜雯明媚的白6景一眼,再親昵的和6景說道:“好了,6景,我不和墨知秋吵架了。她要搶我的東西呢。”她對墨知秋的心思清楚著!
  6景無語的道:“靜雯。我不是東西吧?”
  墨靜雯禁不住咯咯嬌笑,花枝亂顫。明艷動人。
  6景也反應過來,失笑著拍拍額頭。
  雖然不知道6景和墨靜雯和說什么,但6景的口誤卻是挺讓人笑。一旁的墨知秋和云玉致都笑起來。2o歲的墨知秋充滿了玉女風情。嫵媚而明麗的少女。
  河面上的寒風刮在船艙的窗戶上,仿佛歡樂的小調。船頭的船夫用德語喊著調子。
  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
  …
  吃過晚飯后,6景一行返回法蘭克福麗都酒店。
  風白露、董晚瑤都是住在和華公司購買的高檔公寓區中。畢竟是人多眼雜。和華在法蘭克福派有約5o名員工常駐。
  總統套房的小客廳中,6景在落地窗看著窗外的雨景,給杰西卡打了一個電話。“杰西卡,確定了嗎?”
  杰西卡跟著他從荷蘭阿姆斯特丹抵達法蘭克福后,便離開去尋找事宜的居住城市用來安排她接下來一兩年的生活。
  電話里傳來杰西卡欣喜的聲音,甜膩膩的,“蘇黎世的天氣不大好啊!我打算在維也納定居。”
  “嗯,我過兩天去維也納陪你,我們一起選一間公寓。你來布置我們的家。”6景輕聲道。
  “好啊。6景,我想你了。”杰西卡心里的柔情觸動,嬌聲說道。
  6景嗯了一聲。在電話里感受著她的情意。
  在圣誕節那幾天時間里,他在阿姆斯特丹的希爾頓酒店套房中和杰西卡盡情的享受了男女之情。這個性感美艷的少-婦現在是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