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42 打臉(二)

美國的圣誕節假期在12月24日下午和25日整天,所有的政府部門都不上班。p12月28日,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發布報告稱經過初步調查確信彩虹基金并不存在違規的行為。“但我們將繼續保持對彩虹基金的關注。”其在報告結尾的這個表態更向是情緒的發泄和無力的恐嚇。
  由于情報委員會調查彩虹基金的時間并不長,外界對美國國會倉促的結束這次調查有諸多猜測。
  同時,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上刊登了對要求審查景華通信觀點的反駁文章。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在主持人在節目說道:“下一個華為?不,美國民眾喜歡景華手機。我們支持創新。”
  連續的輿論表態讓人們都感覺到一場襲向彩虹基金、景華通信的風暴正在逐步的消散。
  而全球的財經新聞頻道都報道了隨后F發布的最新改革方案,中國在F中的份額將會由第八位提升到第六位。至此,在歐美的普通民眾中開始逐步的感受到中國的力量。
  在未來的兩三年內,歐債危機爆發時,他們還將認識到中國的富裕、對全球經濟的重要性。
  “陸先生,總算穩住了,我還會繼續在輿論上為彩虹基金、景華通信正名。”
  芝加哥的某處別墅中,馬文-克朗在家中給陸景打著電話,心底釋然的松口氣。全球的媒體不會將中國在F的變動和彩虹基金脫困聯系起來,但是他不會。他在美聯儲有自己的渠道。當然,這件事并不算完,還需要鞏固一下成果。
  陸景笑笑,“馬文,辛苦了。”
  聊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他來歐洲已經有幾天了。不過,他現在并不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陪杰西卡。而是在法蘭克福風景文化集團的總部。他來看風白露和董晚瑤。在哈佛讀書的墨知秋和云玉致圣誕節放假,也在倫敦。
  風景文化集團總部位于法蘭克福北部市區。擁有一棟56層的辦公大樓。門口的公司標志已經成為法蘭克福的一個地標。
  豪華明亮的董事長辦公室內,陸景將手機放在茶幾上,“馬文-克朗的電話。”
  楊玉立微笑著抽煙,“克朗家族靠近我們的決心還是很大的。就是暫時他們還幫不上大忙。需要你在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中間游走借力。”
  陸景就笑。“老楊,這是一個基本點。最重要的還是中國與美國力量的博弈。”
  和華財團與摩根家族的較量,不僅僅是經濟較量,還有國家層面的較量。國家力量才是和華的基本盤。
  楊玉立呵呵一笑,“景少。我看安迪-摩根這次臉都要被打腫了啊。”安迪-摩根力推讓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嚴查彩虹基金,甚至想讓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將彩虹基金列入黑名單,但最終這個意圖落空。在加上世爵公司的事情,這是一個兩連環的打臉。
  陸景笑了笑,點了一顆煙,“摩根家族在美國早就已經失去統治力。美國不是摩根家族的美國。他們是一流的財團,但不是那個曾經的超級財團。”
  楊玉立笑著點頭,說:“就是不知道美國國會那幫人怎么給安迪-摩根解釋啊!哈哈。”
  陸景微微一笑。想必,不管什么解釋都會讓安迪-摩根暴跳如雷吧!
  安迪-摩根,這個回合是我勝了。
  …
  …
  安迪-摩根并不在荷蘭。他在杰西卡拒絕他的第一時間就返回倫敦。一方面是倫敦這里有幾個朋友需要走動一下。另一方面他還對杰西卡抱有期望。沒有任何男人可以對杰西卡那個美麗性感的尤-物立即忘懷。
  然而緊接著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宣布不再調查彩虹基金后,他的心情變得極度糟糕,立即結束和沃倫財團大衛-沃倫的見面飛回紐約。
  12月30日下午,美聯儲理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委員馬克-法斯特來到安迪-摩根的別墅拜訪他。
  2008年11月,贏得了美國總統大選。但目前還是小布什在履行總統的職責。新總統的就職儀式會在2009年1月下旬舉行。馬克-法斯特目前還是小布什總統的智囊團中的一員。在美國政壇人脈廣泛的馬克-法斯特對調查彩虹基金的始末非常清楚。
  “請坐吧!法斯特先生。”客廳中,安迪-摩根臉色冷著招呼馬克-法斯特落座,“我想知道,伯納德先生到底怎么想的?我們聯手的默契是否還在?”
  安迪-摩根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顯然,他內心中很不滿。
  馬克-法斯特嘴角泛起苦笑,道:“摩根先生。我們需要中國人的資金來拯救全球的經濟。”
  安迪-摩根沉默了。美國經濟現在是什么情況他當然知道。他在這次金融危機中同樣損失了不少。美國的經濟體量遠遠的超過幾個財團、家族控制的財富。美國的經濟出問題,在全球經濟化的現代,光靠幾家財團的力量是不可能力挽狂瀾的。當年摩根以一己之力改變股災、經濟危機的盛況已經不可復現。而且,美聯儲。美國政府救助華爾街就是在就這些背后的財團。現在需要中國的資金注入美國市場,他如何拒絕?拒絕就是與華爾街所有人為敵。
  侍女悄然的送來咖啡。
  馬克-法斯特誠懇的道:“摩根先生,請相信東部財團的誠意。我們不希望看到一家中國財團在全球經濟中占有更大的話語權。伯納德先生讓我轉告他的建議:來日方長。”
  財團之間的較量,以五年十年為期都很正常。因為,這涉及到資本在全球范圍內的流動,在新興行業的流動。比如:資本就從20世紀初的鋼鐵、造船、鐵路工業在20世紀末迅速的流向電子、互聯網行業。
  安迪-摩根輕輕的點了點頭。“法斯特先生,我希望你能擔任美聯儲的執行委員。”
  美聯儲執行委員任期14年,一共只有7名。與12名聯邦儲蓄銀行主席組成美聯儲的最高權力決策機構。執行委員由總統提名。根據美聯儲的人事制度,執行委員會較差兩年的任期。美國總統在4年的任期內,只有2個提名額度。
  恰巧,是民-主黨。
  馬克-法斯特心里有些激動,低聲道:“謝謝,摩根先生。”
  安迪-摩根疲倦的擺擺手。馬克-法斯特這種智囊人物是他需要拉攏的對象。正好,馬克-法斯特也表明對陸景的敵視態度。以美聯儲在全球經濟中的影響力,足以對和華財團造成不小的困擾。
  送走馬克-法斯特之后,安迪-摩根走到陽臺上,喟然長嘆、冷風拂面而來,心里失落感重重。
  他從哈利-伯納德那里了解到:陸景現在正在德國法蘭克福。不久前剛剛拜訪了德意志銀行財團。而杰西卡也在歐洲。他的心都有點滴血。如果說上次的電話錄音只是曖-昧,那么,這次杰西卡只怕會真的變成陸景的女人了。
  這一局,他輸的有點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