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940 不看好

安迪-摩根對哈利-伯納德的心思了如指掌。借刀殺人嘛。他其實還不是在借雷納德的“東風”?但杰西卡遲遲不肯來見他,讓他下定決心再給6景施壓一點壓力。
  送走哈利-伯納德之后,安迪-摩根給荷蘭世爵家族的家主喬治-世爵打了個電話。
  世爵這個商標還是歸世爵家族擁有。
  “好的,安迪。其實前兩天那個中國人也來拜訪過我,我正在考慮中。他們是想要標準化流水線生產世爵,這違背了世爵手工打造、用戶定制的傳統。”
  “謝謝。喬治。等我辦完事情,我們好好的聊一聊。很久沒和你一起騎馬了。”
  “哈哈,那我可要看看你的騎術退步沒有。”
  安迪-摩根笑著掛了電話。看著窗外午后的冬景,腦海中無比的渴望見到杰西卡。但,他不能主動的給杰西卡打電話。
  …
  …
  郁揚帶著昆成汽車團隊十二人在阿姆斯特丹忙碌幾天。由于世爵公司2oo4年在阿姆斯特丹交易所上市,收購世爵公司只需要和實際控股人穆勒達成協議就可以。
  在2oo8年金融海嘯肆虐全球的情況下,律師出身的穆勒已經同意以33oo萬歐元的價格將世爵公司的股份75%轉讓給昆成汽車。
  接下來,昆成汽車只需要私有化荷蘭世爵汽車公司即可完成收購。
  但昆成汽車仍舊需要取得世爵家族的同意。
  郁揚已經前往拜訪過世爵家族。世爵家族的家主喬治-世爵表示需要考慮幾天。
  晚風陣陣,又是一場小雨。
  阿姆斯特丹市區的某個華人小區中,郁揚給妻子唐彤打過電話后,敲門聲響起。郁揚開了門,見同為副總的呂浩進站在門口,“喲,老呂,請進!”
  “不打擾你吧?”呂浩進笑著拿了一提啤酒走進郁揚的房間,“阿姆斯特丹這雨下得夠嗆啊。閑著沒事,我們聊聊。”
  郁揚就笑起來。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在全球有名。他們自是不管手下的員工晚上干什么去。只要不影響工作就行。
  郁揚將啤酒、花生米擺開和呂浩進天南地北的聊起來。
  正聊著,郁揚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郁揚看看號碼,對呂浩進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用英語道:“世爵先生。你好”
  “你好,郁先生。我有決定了。很抱歉,我并不打算將世爵的商標授予給你使用。你們的流水線生產計劃會破壞世爵的高貴氣質。我希望收購世爵的是一位貴族。”
  郁揚愣了下,道:“世爵先生,我們……”
  郁揚還沒說完。就聽到喬治-世爵粗暴的打斷他的話,“郁先生,就這樣吧!”說著,掛了電話。
  “去尼瑪的。”郁揚聽到“嘟嘟”的斷線聲音,憤懣的將手機拍在桌子上。他的團隊為這筆收購精心準備了兩個多月。對方拒絕的理由是什么?
  “破壞世爵的高貴氣質”,“我希望收購世爵的是一位貴族”。
  這是什么狗-屁的理由啊?諷刺和華是暴戶嗎?問題是,你區區一個荷蘭小國的世爵家族能有這樣的資格?
  最后連給他申述一下的機會都不給。
  郁揚實在是有點氣壞了。喬治-世爵很傲慢。
  呂浩進將兩人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臉色微微沉下來,世爵家族簡直是給臉不要臉。正兒八經從法律程序上講,收購荷蘭世爵公司就可以了。只是說從世爵這個品牌的內在文化上。如果有世爵家族的授權,會顯得更加的高端。但諷刺昆成汽車這事做得不地道吧?不給出真正的原因是太裝逼了吧?
  “郁揚,現在怎么搞?甩開世爵單干得了。”
  郁揚這時稍微冷靜了些,“我和楊顯那邊聯系下,讓飛利浦公司那邊幫忙說情,探探原因。”
  然而,第二天反饋回來的結果很不好。世爵家族明確的對飛利浦的高管說,希望幫老朋友安迪-摩根出口氣。
  “哦,好的,洛夫先生。”郁揚掛了電話。站在窗前,久久的沉默不語。
  他在來荷蘭之前沒有料到會出現這樣的紕漏。
  …
  …
  法蘭克福。
  哈利-伯納德從荷蘭阿姆斯特丹離開后徑直來到法蘭克福,歐洲的金融中心。有一筆客戶的業務需要他處理。
  事情辦完后,第二天中午。哈利-伯納德約了在法蘭克福的巴斯蒂安-克洛斯一起吃飯。
  法蘭克福麗都酒店3樓的西餐廳布局華貴,大理石的歐6風格,餐桌、座椅雅致的排開。
  巴斯蒂安-克洛斯已經從斯圖加特升任到法蘭克福,擔任德意志銀行的一名中層管理人員。
  時年36歲的克洛斯五官有著如磐石般堅毅,金的短,額前有著幾許皺紋。“哈利,史蒂文剛好有空。不介意午餐多一個人吧?”
  自傳出6景和杰西卡的私情后,德意志銀行財團內部就調整了對和華財團的態度。畢竟,一家新興的財團與摩根家族對抗,他們是相當不看好的。
  哈利-伯納德英俊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容,“哈,大名鼎鼎的羅斯柴爾德和我一起吃飯,我深感榮幸呢。”
  史蒂文-羅斯柴爾德三十多歲,微微笑了笑,沒說什么。他從哈利-伯納德的話中聽出了濃濃的嘲諷。羅斯柴爾德家族早就沒有昔日的輝煌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法國洛希爾金融集團在全球銀行、基金的排名5o名開外。
  克洛斯搖搖頭,哈利這小子一如既往的令人生厭。
  美食一道道的送上來。哈利-伯納德將他在荷蘭之行的事情說了一遍,眉飛色舞。
  克洛斯沉吟了幾秒,“那昆成汽車很難收購世爵啊!”
  昆成汽車去年并購了一家與奔馳合資的中國民營企業(高家的),對這家中國車企他略有耳聞。
  哈利-伯納德道:“誰說不是。巴斯蒂安,6景在黑石集團身上損失8o億美元,在安卓公司身上至少損失2o億美元,再加上這筆交易失敗,哈哈,我倒要看看他能在安迪-摩根和我們的壓力下堅持到什么時候?”
  克洛斯笑著點點頭。腦海中禁不住浮起6景的模樣,他對6景這個人是相當有好感的。很出色的人物。可惜啊,英雄難過美人關。
  …
  …
  “6景…,呼…,我遇到麻煩了。”郁揚在電話里將世爵家族拒絕的前后原因給說了一遍。“我有負你的重托。”
  昆成汽車的董事長何夢瑤在今年8月2日為6景生了一個兒子,現在還在江州休養中。他目前負責昆成汽車的所有事務。
  昆成汽車如果無法完成高端轉型,未來的展道路只會越走越窄。他辜負了6景對他的重用。
  6景沉聲道:“世爵家族就給了這樣的理由?他難道不知道我和安迪-摩根的矛盾他摻和不起嗎?”
  郁揚苦笑,“6景,歐洲這邊的白人確實他-媽-的對我們有很深的偏見。”
  郁揚其實不知道6景和杰西卡有私情的事情。從而導致6景和安迪-摩根翻臉。他的地位只知道和華與摩根家族鬧翻了。具體原因,和華財團內部為尊者諱。
  6景就笑,“白人嘛,自己以為是上帝的選民。這件事我來處理吧,你也不用太自責,原因在我這兒。”
  和郁揚聊了幾句,6景掛了電話。
  坐在6景對面的安溪明眸嫵媚的看著6景,笑吟吟的。黑色的緊身毛衣勾勒著她玲瓏的身段。乳挺腰細。美得直接可以秒殺少女。她今天在距離住處藍月灣不遠的藍錦酒店請6景吃飯,例行的借口是向6景匯報昆云汽車公司的工作。
  “是昆成汽車收購世爵的事情?”
  6景點點頭,“世爵家族不肯賣商標的使用權。其實我覺得這種裝逼販子很討人嫌的。”
  安溪輕笑。“6景,你罵人呢。我都很久沒見你生氣。”
  6景無語,“安總,你抓住重點,好嗎?”
  安溪咯咯嬌笑,“有點麻煩呢。估計,你只有先解決和安迪-摩根的矛盾才能完成這筆收購。”
  6景笑笑,“安溪,你也不看好我啊?但是,我覺得你們把摩根想得太強大了。”
  說著。拿著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電話很快接通。“史蒂文,沒有打擾你吧?”
  京城和法蘭克福有時差。京城要快6小時。此時法蘭克福在清晨。
  “我想說沒有,但其實有一點。不過,你這時候打我電話。肯定有急事。6先生,很樂意為你效勞。”
  “史蒂文,幫我一個忙,讓世爵家族同意將世爵的商標使用權給昆成汽車。”
  電話里,史蒂文遲疑了一會,道:“好的。我會在三天之內辦好。”
  “嗯。史蒂文。我聽說英國的沃倫財團在這次金融風暴中損失了不少流動資金。我想他們或許有出售手中優質資產的需求。你們有興趣參與嗎?”
  “6先生,謝謝。我,我想我叔叔,都會相當有興趣。”史蒂文心中已經下定決心,一天之內,他就要將6景交代的事情辦好。
  6景掛了電話。
  安溪目瞪口呆的看著6景,然后掩嘴嬌笑,笑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6景,這就好了。你不是故意裝著給我看吧?其實不用哦。因為我早就很崇拜你了。”
  6景好笑的喝了一口紅酒,“你就不問問我是給誰打的電話?”
  “誰啊?”
  “史蒂文-羅斯柴爾德。以他們家族在歐洲老牌貴族圈中的影響力,要搞定世爵家族,應該不是難題。”
  “啊…”安溪小嘴驚訝的張著,手中的筷子落在桌面的餐盤上,“叮咚”一聲脆響。
  羅斯柴爾德啊!曾經號稱第六帝國,曾經在全球金融領域呼風喚雨。就這樣殷勤的給6景跑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