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8 一耳光

12月中旬,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季候有些寒冷。
  阿姆斯特丹國際機場,安迪-摩根在隨行的管家、8名保鏢的陪同下,從容的坐到前來迎接的加長賓利車中。
  不遠處,郁揚率領的昆成汽車團隊正從民航飛機中走下來。
  安迪-摩根疲倦的倚在車椅上,車窗外的寒風被擋住。阿姆斯特丹上空白云拍拍。安迪-摩根揉揉臉,拿起手機撥了杰西卡的號碼,“杰西卡,我到阿姆斯特丹了。我…,我想見見你。”
  他來荷蘭是想挽回他的愛情。之前,他在黑石集團的較量中輸給陸景,并非他的實力不如陸景,而是不愿意去做無用功。他有最夠的手段讓和華讓步。
  他想讓杰西卡了解這一點:陸景并非什么杰出的人物,只是會花言巧語罷了。
  “啊…,安迪,sorry,我不在荷蘭,我在蘇黎世考察美國文化研究會的地址。”
  安迪-摩根輕嘆了口氣,心里有點后悔在知道杰西卡和陸景的私情之后打電話警告她,“杰西卡,你不愿意見我嗎?哈利-伯納德告訴我你在阿姆斯特丹。”
  電話里,杰西卡氣惱的罵了一句,“該死的哈利…”頓了頓,無奈的道:“安迪,我在希爾頓酒店2樓的咖啡廳等你。”
  “好。”安迪-摩根答應下來。
  …
  …
  杰西卡將見面地點放在希爾頓酒店的咖啡廳中是希望在一個公開的環境中和安迪-摩根見面。她離婚幾年,在和陸景親密之前沒有任何的緋聞。她在這方面很注意。
  但,等她從市區的公寓坐車抵達希爾頓酒店時,咖啡廳已經被安迪-摩根包場。
  華麗的咖啡廳中鋪著駝色的精美地毯。灰白色的沙發依次擺放成一個個雅致的卡座我在雨中等你。整個咖啡廳中空蕩蕩的,有一種別有的安靜的感覺。安迪-摩根一身黑色西服,八字胡打理得很有男人魅力。等在正中一個四人的卡座中。
  安迪-摩根手指輕輕的敲著沙發扶手,暴露著他內心的不安。見一身棕色長款大衣的杰西卡戴著墨鏡、禮貌,手持著長方形的咖啡色手包。一步步優雅的走來,宛若都市麗人。白色的長褲貼著她長長的性感美-腿。修長渾圓。
  安迪-摩根情不自禁的站起來,“杰西卡,你來了!”這是他魂牽夢繞的女郎。
  “安迪。”杰西卡輕咬著紅唇,和安迪-摩根握了握手,坐到安迪-摩根的對面,輕輕的低下頭。雖說是多年的朋友,但她現在其實有一點畏懼安迪-摩根。
  見杰西卡一副抗拒的樣子,安迪-摩根想起以前她言笑晏晏的模樣。嘆了口氣,“杰西卡,我們…還有可能嗎?”
  杰西卡抬頭看著安迪-摩根,有一些詫異。
  安迪-摩根道:“我是說,假如陸退出的話,你愿意答應我的求婚嗎?”
  杰西卡遲疑了下,搖搖頭,斟酌了一會用語,“安迪,我們倆的年紀相差太大。”
  “噢…”安迪-摩根痛苦的呻-吟一聲。這個理由簡直太強大。他和杰西卡差了20歲,而陸景只比杰西卡大1歲。輸給時間,他還能有什么辦法?
  “杰西卡。最近和陸有聯系嗎?他遇到了一點麻煩。既然,你只愿意將我當朋友,我也不會用那些事情威脅陸退出。我會給予他重重一擊。”安迪-摩根果斷的說道。
  杰西卡臉色頓時蒼白了幾分,紅潤的嘴唇艱難的動了動,“安迪…”她不想害陸景。
  安迪-摩根笑了笑,有一點別樣的意味,“杰西卡,如果你求我,我會考慮放過陸。”
  杰西卡猶豫了一下。看著安迪-摩根的眼睛。
  安迪-摩根點點頭,微微前傾著看著杰西卡。溫柔的輕聲道:“杰西卡,你不知道你有多美。我很久之前就想娶你為妻。只是你那時候是喬納森-伍德的妻子。”
  說著,安迪-摩根雙手在桌面上握住了杰西卡雪白的小手。杰西卡受驚般的抽回手,有點氣惱的看著安迪-摩根。
  安迪-摩根聳聳肩,笑了笑,繼續道:“杰西卡,我要求得不多,陪我吃一頓浪漫的晚餐,再看一場電影就可以。”
  杰西卡感覺柔弱的內心要崩潰,沉默了好幾分鐘,艱澀的道:“安迪,讓我想想。”
  “好,我會在酒店里等你。你隨時可以打我的電話。”安迪-摩根看著杰西卡心事重重的遠去,倩影婀娜美麗。心里有些傷感,隨即又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以他對杰西卡柔弱性格的了解,只要杰西卡答應陪他吃晚飯看電影,他在當晚會有大量的機會可以強行的占有她。當然用一點藥物會更有情-調。而,精彩的錄像片段,他會寄給陸景。
  杰西卡,既然我得不到你,那么就毀了你吧!
  …
  …
  葉靜雨神情疲倦的帶著助理孟水旋從曼哈頓的一間高級會所中離開(重生)武林盟主的艱難上位路。她剛私下里和********的副主席比爾-查爾斯見過面。
  對方表示要扭轉華爾街的輿論非常困難。彩虹基金現在最佳的辦法就是趁機出售手中的股份。特別是安卓公司的股份。
  夜空仿佛深藍色的帷幕,繁星點點,街道清冷異常。黑色的凱迪拉克緩緩的向位于曼哈頓下城的麗都酒店駛去。
  孟水旋拿著文件包,問道:“葉總,不是說摩根家族擁有美國民-主黨,洛克菲勒家族擁有美國-共和黨嗎?怎么共和黨的重量級議員麥凱恩會幫助安迪-摩根發聲。”
  葉靜雨撇嘴道:“孟姐,哪有那么簡單啊!網上的說法都是吹牛的。一個政-黨怎么可能被一個家族控制?現在是分蛋糕玩共贏的時代,又不是獨裁時代。麥凱恩在美國國會堅持要調查彩虹基金,固然有他的想法,安迪-摩根和美國東部財團肯定也做了工作。而我隱隱覺得雷納德-洛克菲勒沒有盡力幫助我們。”
  孟水旋心中凜然一驚,訝然的看著葉靜雨。
  葉靜雨不以為意的道:“孟姐。吃驚什么啊?商場上本來就是爾虞我詐。誰敢說雷納德-洛克菲勒沒有對我們手中的股份動心?”
  孟水旋愕然的愣住,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道:“葉總。說起來,如果我們要出售安卓公司的股份。第一出售對象好像就是與我們合作的洛克菲勒家族。”
  葉靜雨冷哼一聲,“他想的美!”雷納德-洛克菲勒這個人可是有出賣盟友前科的。她可信不過他。
  葉靜雨想了想,撥了陸景的手機。
  孟水旋心道:那誰能是我們在美國最堅實的盟友呢?難道只能是印著富蘭克林頭像的美元?
  …
  …
  紐約州,洛克菲勒家族的祖地。
  雷納德-洛克菲勒高興的看著院子里小孩子們熱鬧的奔跑。
  洛克菲勒的家族聚會剛剛結束。他被眾多家族中的二代洛克菲勒們推舉為領頭人。洛克菲勒家族的財富是分散在各個后代中,足夠衣食無憂。誰有能力成為沖出來,誰便可以在家族基金會中擔當大任。成為洛克菲勒家族的掌門人。
  當然,大衛-洛克菲勒叔叔還在世,他想要成為洛克菲勒家族的掌門人還得等幾十年后。但毫無疑問,眾多二代洛克菲勒們的支持讓他得以在洛克菲勒家族的相關產業中擁有巨大的影響力。
  這是他成功的收購黑石集團應得的報酬。
  “嗨,雷納德,你好!”
  雷納德回頭,看到一個漂亮的金發女郎在他身旁。她穿著一襲銀色的禮服,乳-峰挺拔,露出約三分之一的輪廓。身姿高挑,姣好。180的身高,看起來很年輕。充滿了性感的美人誘-惑力。
  “很高興見到你,阿曼達。”雷納德和女郎握了握手。他記得這位女郎是家族一位叔叔的教女。27歲。美國知名的模特。
  阿曼達笑了笑。她是主動來找雷納德的。洛克菲勒家族二代的領頭人呢穿成主角以后。和雷納德寒暄了好一會,阿曼達嫵媚的撩著長發,問道:“雷納德。看起來你很喜歡小孩,怎么還沒結婚呢?”
  雷納德愣了下。腦海里不自覺的浮現起杰西卡-富林明美麗明艷的容顏。聽說安迪-摩根去荷蘭找她了。杰西卡和陸景,杰西卡和安迪,這兩個可能在腦海中閃過。不管結果如何,他這輩子大約和杰西卡無緣。
  阿曼達歉然的一笑,“抱歉,雷納德。提到你的傷心事了。”
  雷納德擺擺手,“沒事。阿曼達,都是過去的事情。”
  阿曼達道:“呃。方便告訴我你的私人號碼嗎?你有時間的話,我約你吃飯。”
  雷納德愣了下。微微一笑,將他的手機號碼報給了阿曼達。邀請道:“阿曼達,我晚上回曼哈頓,可以邀請你一起嗎?”
  阿曼達點點頭。
  …
  …
  第二天上午,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樓的辦公室中,雷納德哼著小調和前來拜訪他的aig董事艾德蒙-阿伯特聊天。昨天晚上他和阿曼達在他的公寓中做了半晚上。
  艾德蒙-阿伯特現在可是落難了,aig在金融海嘯中巨額虧損,被美國政府接管。“嘿,雷納德,你看起來心情不錯?”
  雷納德笑哈哈的道:“當然。我遇到了一個很美的女人,我都在考慮要不要向她求婚!你說我能不高興嗎?”
  艾德蒙-阿伯特無語的拍拍額頭,大約這位是給陸景和杰西卡的事情刺激了。
  雷納德又道:“艾德蒙,面對強大的壓力,陸景必須得將手中安卓公司的股份轉讓給我,這件事也讓我心情極好。我至少可以在這筆交易中賺20億美元。當然,陸面臨的小麻煩,我就勉為其難的為他解決掉。哈哈!”
  艾德蒙算是明白過來,雷納德這是愛情、金錢雙豐收啊。連忙恭喜了他幾句。這時,雷納德的秘書露絲拿了香檳進來。
  雷納德笑著道:“為了這美好的時光,干杯!”
  三人舉杯干了一杯。就在這時,雷納德的手機忽而響了。雷納德接了電話,是華爾街的一個朋友打來的,“雷納德,我有一個壞消息要通知你。1個小時前,彩虹基金以80億美元的價格向馬文-克朗轉讓了手中40%的安卓股份。”
  “什么?”雷納德一臉的震驚,手中的香檳酒杯落到地上,頓時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十拿九穩的事情竟然被馬文-克朗那小子截胡?
  憑什么?
  雷納德在看看身邊同樣愣住的艾德蒙、露絲,感覺有人在他臉上扇了一耳光,火辣辣的。他剛剛還向朋友、秘書吹噓。他剛剛還在得意成為人生的贏家。
  現在在來聽一遍他說過的話,簡直就是個笑話啊!
  雷納德臉上浮起一絲紅色。(。)
  ps:訂閱,月票來的兇猛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