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2 杜衛成的同學

“我為什么要不介意呢?”杜衛成臉上掛著諷刺的笑容,“你剛才批評我批評得很威風啊!徐征風,這么多年過去了,你勢力眼的毛病還是改不了埃”
  徐征風苦笑著拍自己的額頭,杜大哥,這不是勢利眼的問題,張主任一句話就能斷了我的前途啊。
  “衛成,我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你看能不能和你朋友說一聲。”說著眼睛看向陸景。
  他很清楚,這事只能由杜衛成幫忙說話,他和那青年根本就搭不上話。他開口說話,人家根本不會理他。
  李生鵬還有些發蒙。剛才在小廳里面吃飯吹噓的厲害的徐征風就這樣被那個袁市長的跟班訓斥得如狗一般。現在還在苦逼的去求他們一向看不起的杜衛成。
  這是什么情況?
  杜衛成冷哼一聲,懶得理他,讓妻子孔冰玉坐下。孔冰玉這時才意識到和她坐在一個桌子上吃飯的陸景不那么簡單。她對市長這個稱呼沒有什么大的感受,但是看到在同學里面說話一向很有分量的徐征風被人訓斥的如同小學生。再對比和袁市長談笑自若的陸景,高下立判。
  杜衛成對李生鵬說道:“李生鵬,我現在回答你的問題。我是京城聯運公司的總經理。不要總是說一些很幼稚的話,一個人的領導力不是以領導人數的標準來衡量。難道韓信的領導力比劉邦強?這個問題咱們大學的時候辯論過吧?
  沒有其他事情,請便吧。我還要和朋友們一起吃飯。”
  李生鵬回過神,說道:“杜衛成,你也別拿腔作勢。咱們走著瞧。今年十一的校友聚會你們來參加,到時候咱們再細說。”說完,快步走進小廳里面。今天杜衛成借了那青年的勢,他不清楚杜衛成和那青年的關系,沒必要在這兒死撐。改天再找機會壓他一頭。
  “好,我和冰玉會參加的。”杜衛成應道。
  徐征風見杜衛成理都不理他,徑直坐下,對孔冰玉說道:“唉。冰玉,你幫我說句話,我爬到科長這個位置不容易。背后也是一肚子辛酸苦水。你和衛成的愛情,我是持支持態度的。雖然我對衛成不那么友好,但是你知道我對你的決定一直是支持的。”
  孔冰玉聽他說得懇切,也想起上學時候的事情來,悄悄的拉了一下杜衛成的衣袖子。
  杜衛成臉色有些不好看,不過孔冰玉跟他吃了幾年的苦,這時候求他。他也無法裝作沒看到,但是心里對剛才徐征風的言語還是很介意的。
  “景少。他站在這兒很影響我們吃飯的心情,你看…”
  陸景微笑著點頭,確實很影響吃飯的心情,說道:“徐什么,你趕緊回去寫檢查,別耗在這兒。難道你還指望我幫你說好話嗎?”
  徐征風連忙笑道:“不敢,不敢。景少,今天又失禮的地方請你包涵。”
  說完,抹了一把頭上新冒出來的汗。大步走出來仙居。他自然聽得出來陸景不會繼續去說他壞話的意思。他現在需要應付張主任的怒火。
  陸景沒想著把徐征風怎么樣,他沒興趣關注徐征風。張勝利的小鞋自然夠徐征風喝一壺。尼瑪,市長在說話,你小子沒大沒小的插幾句。真是牛逼啊。
  別的不說,只要張勝利在位置上,徐征風就別想上升。
  打發完兩個人,吃飯的氣氛又熱鬧起來。張漓和孔冰玉聊的火熱。周羅奔說了一個話頭倒是引起陸景的興趣。他有個朋友在建業熊貓里面做工業設計。設計出來的手機外形方案很不得領導喜歡,混得很不如意。
  其實此時的手機外形大同小異,主要是由于屏幕、電池等技術的原因,無法做出如后世般美觀的產品。
  不過。陸景倒是有興趣和他聊一聊。建業熊貓的研發實力還不錯的,說不定是個人才。
  建業熊貓在九七年的時候就研制出自己的數字手機樣機,并且通過的郵電部的鑒定。只是由于技術落后以及國外手機廠商強大的實力,迅速的被淘汰。
  但是這足以說明建業熊貓的研發實力。
  “老周,你能不能和你朋友說一聲,我有興趣和他聊一聊。”景華通信如果能如期完成手機平臺解決方案的研發,還需要投入一定的精力來雕琢手機的外形設計,將之盡可能的完善。雖說現在手機外形設計都大同小異,但也不能照抄市場上的機型款式。
  任何東西只要肯下力氣去琢磨,就能做出與人不一樣的地方來。
  周羅奔笑道:“沒問題。不過他人在建業市。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時間來京城。”
  “約好時間,我可以取建業見他,聊一聊手機工業設計的話題。”
  “沒問題。”周羅奔痛快的答應下來。
  吃過飯,孔冰玉和杜衛成在府進大廈附近逛街,周羅奔打的回住處。陸景則是和張漓坐賓利車回燕湖家園。
  看著府進大廈里輝煌的燈火將夜色驅散開,孔冰玉挽住杜衛成的手臂,頭靠在他肩膀上,開心的笑道:“衛成,今天是我結婚以來最開心的一天。”
  杜衛成握住她的手,默默的體會著這句話里的心酸,痛苦與甜蜜,走著路,杜衛成說道:“冰玉,以后會不一樣了。今年十一的校友聚會上,我會讓你為我自豪的。”
  孔冰玉笑著道:“我現在就為你自豪。衛成,我們要考慮要個孩子了。”
  …
  賓利車如水中的游魚靈巧的行走京城市夜幕下的車流中。陸景將張漓抱到懷里,暗色的燈光從車窗外透進來,忽明忽暗。“你和孔冰玉聊什么聊得那么開心?”
  張漓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笑著道:“美容的話題。孔姐還不到三十歲眼角就起了皺紋。她正擔心這個,希望能保養好。我就給她將日常的注意事項啊。”
  “倒是忘了你家學淵源了。”陸景取笑道。張漓的母親極為注重保養,這一點倒是傳給了張漓。她會貼黃瓜片,用牛奶洗臉,練瑜伽等等美容保健的科目。
  陸景想著她練瑜伽的誘人姿勢,心里有些火熱,伸手隔著襯衫揉捏她高聳的酥胸。張漓嗔怪的看他一眼,用精巧的頭顱頂著陸景的頭。
  她才給開發出來的身體極為敏感,沒一會陸景就感到她的呼吸紊亂。身子在懷里輕微的扭動著。
  前面開車的曾紅英突然按了下車喇叭將車內曖昧的氣氛打破。
  “怎么了?”陸景問道。
  曾紅英心里暗罵陸景是個流氓,硬邦邦的道:“心里不舒服。”她是很喜歡關寧那個女孩的。一想到要她保護陸景這個流氓,她心里就極為不爽。頂他兩句,巴不得他把自己給開除掉。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一直以來,曾紅英的存在感極弱。陸景幾乎都忘了她的存在。
  剛才賓利已經駛離了繁華的鬧市區,行走在湖東路上,車內幽暗,兩人都忍不住有些情動。忽略她這個司機。
  張漓羞澀得伏在陸景懷里,一直都不敢抬頭。直到陸景將她放到家中的床上。她才嬌嗔的說道:“就是怪你啊,害的我丟人。”
  陸景笑著道:“我也沒留意到她呢。不理她的。我們繼續。”說著仰天倒在床上,伸手去捉張漓。張漓咯咯笑著翻個身,躲了過去,“你快點洗澡去吧,我要給方姨打電話。剛才忘了和你說,孔姐打算來我這里試試。她是對外經貿大學的,英語底子還在。我要和方姨說一聲。”
  陸景笑道:“晚上還長著呢,你跑不了的。”
  等各自處理好事情。再相擁在一起時已經是晚上十點。抱著張漓熱吻,將睡衣從她身上除去,軟軟的身子,那觸人心魂的豐盈嫩膩,十分的要命。埋到她高聳軟彈的乳間,溫熱的嘴唇附上她嫣紅欲滴的殷桃立。
  張漓喘息起來,胸脯越挺越高。手插在陸景的頭發里。一手托著俏臀,一手從后面滑進她光滑嫩膩地臀間。臀間早就讓油似的液體浸透。
  找準位置,讓她坐了下去。硬邦邦的硬物頂開一團軟肉,套著橡皮似的圈緊。卻毫無艱澀之感…
  …
  …
  “叮----!”丟在床頭的手機響起來,張漓艱難的回過頭問道:“誰的電話啊。”
  “不管它。”無奈電話鈴聲很執著的響著,陸景只得稍緩戰事,夠著手去拿電話,“笑笑,什么事?”
  “陸景我明天回京城,我爸說你明天中午要請他吃飯?”
  “是啊。”既然請陳樂義幫忙處理葉強文斷腿的案子,兩人當然需要見面談。況且陸景要介紹唐悅和他認識。
  而陳笑回京城是帶著景華通信的資料準備和陸景一起拜訪諾基亞的周復生。那筆五萬支手機的訂單陸景盯了好久。前段時間周復生的留任申請已經被諾基亞總部批準,允許他繼續擔任諾基亞中國的總裁,但是他必須要在任期內將諾基亞的銷量提升,至少不能比競爭對手愛立信差。
  陸景是希望在未來的幾天內爭取簽訂景華通信和諾基亞的代工合同。西門子的代工訂單馬上就要完成了。
  “那明天中午一起吃飯?”
  “行,我明天去機場接你。嘶---”
  陳笑關心的問道:“陸景,你的聲音不太對,出了什么事嗎?”
  “沒有。明天見。”
  雖然陸景飛快的掛掉電話。但是那一聲柔媚的女子嬌吟還是傳到電話里來。
  陳笑臉頰染得通紅,醒悟過來陸景在干什么。拿著電話低聲罵了一句,“混球。跟我打電話的時候還在做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