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6 壓場

陸景沉默了一會,“傅婕,不至于這么巧吧?”p顧教授這種拿錢就說話的人。要是在美國,陸景挺喜歡的。有職業操守埃但是在國內,他心里就很不痛快。這是典型的吃里扒外。
  傅婕看著陸景的眼睛,道:“陸景,我認真的。”
  陸景有點呲牙,吸了口氣,舉起高就腳玻璃杯和傅婕碰了碰,“那讓他把這屆干完吧。”
  很多事情,他也不好做得太明顯、太過分。
  傅婕松了口氣,起身給陸景倒酒,道:“陸景,謝謝啊!”陸景這是賣了她很大一個面子。
  陸景笑著搖頭,說:“緩一緩顧教授的事情無可無不可。不算什么。你啊,以后別躲著我就行咯。”
  傅婕有一點羞惱,陸景太肆無忌憚了,步山梅和高婉薇還在呢。秀眸瞪陸景一眼。她努力的想要讓她看起來嚴肅一點,但依舊看起來像嬌嗔。
  步山梅心里暗自發笑。傅總平常多么嚴厲強硬的女人啊,可是在陸景面前就像完全施展不開一樣。一顰一笑都帶著成熟女人的嫵媚風情。想也是,再成功、厲害的女人在陸景的榮耀面前,大約也只能仰視他。
  高婉薇無奈的輕笑。傅姐這樣漂亮、成熟的女人,陸景對她有好感倒也正常。從美國回來后,她倒是發現陸景變得灑脫了許多,基本上想什么會說出來。這或許是和華財團地位上升后帶來的變化。很有一些獨特的魅力。
  就比如現在,陸景徑直的告訴傅婕他對她要好感,傅姐未必會真的同陸景翻臉。
  吃過飯后,陸景留傅婕閑聊。隨意的聊著,說起反壟斷法的事情。對高通這樣的公司,一邊享受著中國的外資優惠,一邊說中國的商業環境不好,簡直是豈有此理!必須要有一定反制手段。外國人信奉的是弱肉強食,與鄰友好這種概念不在他們的腦海中。必須要一手胡蘿卜一手大棒。反壟斷法就是從法律層面上定一個規矩,具體什么時候執行再看情況而定。
  陸景前兩天去中-南-海與何叔叔見面時說起這件事。這倒不僅僅是因為高通得罪了他。觸犯了景華手機的利益。實際上,景華的高端芯片比高通的性能還差20%左右。預計三到五年內可以與之持平。反壟斷法是國家利益。
  聊起經濟方面的事宜,傅婕放松了很多,又和陸景聊起中投的事情。她這段時間因為黑石集團股價低迷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當然。隨著陸景入主黑石集團,她身上的壓力便消失。
  陸景就笑,“那你要做好升官的準備。”最近中投有傳言傅婕即將升任中投的總經理。這是對她卓絕的眼光的獎賞。因為傅婕主導的中投在做空黑石集團的股票中獲利了數億美元。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傅婕展顏一笑,明艷照人。作為女強人,她自然是喜歡走到更高的位置上。“那我借你吉言了。”
  閑聊到傍晚,陸景和高婉薇坐車去燕湖家園吃晚飯。匯海大酒店門口,傅婕看著陸景的賓利車消失在紫竹大道的車流中,過了十幾秒才慢慢的收回目光,清幽的嘆了口氣。
  她心情很復雜呢。
  …
  …
  和華財團入主黑石集團的消息只在少數人的層面流傳。在媒體上的消息都是彩虹基金與GH信托收購黑石集團。
  美國方面報道的也是洛克菲勒家族入主黑石集團。雷納德-洛克菲勒比陸景更需要這一層光環,即便他知道會面臨著來自各方的明槍暗箭。
  國內對這件影響力巨大的商業收購案集中報道在彩虹基金上。葉靜雨在媒體上連續的接受采訪。央視財經頻道特意要求她來做了一期專訪。
  時光便這么一晃而過。
  11月初的一場冬雨讓京城里變得蕭瑟。傅婕在中投大廈的辦公室窗前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午后時分,冬雨讓天地間多了繼續寂寥。就像她的心情。
  手機鈴聲突然的響起來。
  傅婕走到辦公桌邊,看看蘋果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名字,心臟忽而輕微的加速。習慣性的等了三秒后,這才按了接聽按鈕。“陸景....”
  陸景笑笑,“是我。傅婕,做什么在?”
  傅婕微微一笑,“能做什么?上班啊。我可是有工作的人,不像你每天都只拿3個小時工作。”那天在匯海酒店吃過飯,陸景又給她打過幾次電話。她現在和陸景的關系基本上恢復舊觀。
  陸景道:“話說我已經很努力吧?老板清閑才說明公司制度好下屬們努力啊。哦,晚上我請你在金頂俱樂部吃飯,有時間嗎?”
  傅婕本想等等裝作猶豫了一番再回答,可下一秒嘴里就答應下來,“我正愁沒地方解決晚飯。”
  說笑幾句。傅婕掛了電話,想了想,按了內線接通助理步山梅的“山梅,我有點事情要處理。有什么事兒你先幫我處理下。”
  傅婕叮囑完助理從中投大廈開車回家。她想挑選一下今晚的衣服。女為悅己者容。
  …
  …
  自陸景表態不在意秦成文的“冒犯”之后,京城四大俱樂部還是金頂、白雁蘇飛、大唐雨景、嘉南四家。金頂俱樂部的氛圍偏重于商業交易。
  傅婕坐電梯徑直到維景國際大廈50樓,出示會員卡后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前往51樓的6號包廂。
  “傅總,到了。”
  “好的,謝謝!”
  傅婕走進簡雅明亮的6號包廂。包廂的地板上鋪著厚厚的暗紅色地毯,華麗的宮燈照耀下光線極佳。正中的棕色組合沙發茶幾邊。陸景正和一名身姿修長盤著發髻的美麗女子在閑聊。
  傅婕心里有點凄苦感。她都不明白她最近怎么總是會有一些小女孩的情緒。她知道這是什么感覺。
  陸景起身招呼道:“傅婕,來了。坐這邊。”又介紹汪勤勤和傅婕認識,“好了,開飯吧。我都有點餓了。”傅婕遲到了半小時。
  一道道的菜肴送上來。
  汪勤勤有些詫異陸景和傅婕這個嫻雅素凈的美-婦的關系,但無意探詢,舉起一兩的白酒杯道:“陸少,謝謝你今天賞臉過來赴宴。”
  陸景就笑,“你是星光傳媒的頭號女星,方總在我這兒還是有些面子的。當然。我們很早就認識。”
  很多年以前,他和汪勤勤在杭城見過面。那時候史大少還在京城里呼風喚雨。
  汪勤勤起身給陸景添著酒。她穿著一襲白色的鏤空長裙,性感的蕾絲格調,低胸的那一會。豐滿的白-乳都展露在陸景眼中,黑色的文-胸托著一道深邃的溝壑,“陸少,你和建業的那個小姑娘還有聯系嗎?”
  陸景揉揉眉心,他的印象有點模糊了。“是叫北北吧?”
  汪勤勤掩嘴輕笑,“貝貝。真名叫夏婕。”
  陸景想起來了,自嘲的道:“人老了,很多事情都不記得嘍。”
  汪勤勤道:“陸少,你這是貴人多忘事啊。可不是老了。你現在真是風華正茂的黃金年紀。”
  陸景呵呵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說我六十歲之后是黃金年紀呢。”
  汪勤勤笑吟吟的道:“你要是走仕途,以你的能力,肯定會。”說著,又舉起酒杯敬陸景。
  傅婕冷眼看著陸景和汪勤勤敘舊。這位國內的一線明星,著名的影后,她還是認識的。當然。汪勤勤不知道她是誰。陸景介紹她的時候只說在中投工作的朋友。
  汪勤勤再給陸景添了一杯酒,說:“陸少,有件事我不知道當不當說。我在娛樂圈出道是林峽剛林導提攜的。林導的事兒是他自作自受。他現在想辦假釋。我多嘴在陸少你面前嘮叨一句。成不成我都記陸少的恩情。”
  不愧是久經考驗的影后啊,這場面話說的很漂亮。陸景心中并無多少反感,笑著和汪勤勤干了一杯,咂嘴道:“林峽剛的事情是典型案例。法外容情是不可能的。”
  汪勤勤殷勤的笑容暗淡了幾分,隨即恢復過來,“陸少,謝謝你如實相告。我回頭就回復林導的家人。”
  陸景微微點頭,倒是很贊賞汪勤勤這報恩的舉動。“嗯。汪小姐,我聽方總說你有意等合約結束后跳槽到天辰娛樂。我幫你打個招呼吧。以個人工作室的方式加入天辰娛樂。”
  汪勤勤愣了下,有些哭笑不得,她幫林導的事情沒辦妥。倒是自己得了陸二少的幫忙。她倒不會認為陸景看上她。心里琢磨了下,隱約有點明白陸景的用意。頓時,笑顏如花,再向陸景勸酒,“陸少,謝謝!”
  陸景虛點了汪勤勤一下。“你這句謝謝比剛才真誠。”
  汪勤勤笑盈盈的喝酒。她在場面上廝混,眉眼通透,再略坐了一會,就道:“陸少,今天很盡興。我先走了。”
  陸景微微一點頭,安然的坐著。汪勤勤和傅婕打了個招呼,拿著外套和手袋離開。
  傅婕笑一笑,略帶譏諷的道:“陸景,合著你今天是借花獻佛,順帶請我吃飯啊。”
  陸景笑笑,拍拍傅婕的小手,解釋道:“傅婕,你不覺得你很壓場嗎?你今天要是不來,你信不信汪勤勤能在我面前把裙子給脫了。”
  傅婕就愣了下,陸景這是拿她當自己人,心里的不滿忽而煙消云散,心里覺得應該矜持點端下架子,可嘴角一抹明艷的笑意不可抑制的流瀉出來,說:“我信。陸景,你也有害怕美女的時候?”
  陸景笑著道:“我要給方成濟面子,不得不吃這頓飯。我覺得你強大的氣場來壓場最合適。”
  傅婕美眸瞪陸景一眼,有點小嫵媚,“說的我多么那個似的。我在你面前什么光環都得收起來吧?”
  “傅婕,這算是拍我馬屁吧!”陸景哈哈一笑,打電話吩咐再重新送幾道小菜和紅酒進來,傅婕的口味偏清淡一些。京菜口味重了些。傅婕愛紅酒勝過白酒。
  吩咐妥當后,陸景道:“傅婕,今天請你吃飯,是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升任的事情定了。”
  傅婕愣了下,禁不住展顏一笑。原來陸景是要為她慶賀。白膩的臉蛋上仿佛有一層莫名的色彩,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熟女人風情在華麗的燈光下搖曳生姿。明艷照人。
  陸景給傅婕的笑容弄得有點恍惚,禁不住伸手輕輕的撫了一下她俏麗的臉蛋。傅婕今天穿著寶藍色大衣,白色的闊腿褲。身材苗條。帶著金絲眼鏡,五官精致,有著嫻雅的成熟女人風姿。
  “傅婕,考不考慮把我們純潔的革命友誼升華一下?”
  傅婕給陸景的話逗得嫣然一笑,看著近在咫尺的男子,也沒有要將他手拿開的意思,“都什么年代啊!我和你有個鬼的純潔的友誼。陸景,我眼角都有皺紋了。”
  “在哪里啊,我看看。”陸景輕柔的抱著傅婕。傅婕順從的依偎在陸景懷里。陸景就著明亮的燈光,仔細的看著傅婕精致小臉。精致的五官美輪美奐,哪里有什么皺紋,香氣幽幽傳來,令人心猿意馬,陸景溫聲道:“傅婕,閉上眼睛。”
  傅婕嫵媚的白陸景一眼,心里忽而顫了一下。期待又嬌羞。只是,她不愿意將這種情緒表露出來。
  陸景輕輕的吸一口氣,在傅婕俏麗的臉蛋上溫柔的吻了一口。
  這時,送餐的服務員進來。(。)
  PS:國足昨天贏了個2:0,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