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5 回國微妙

紐約,夜色深沉。
  一處價值過億美元的頂級豪宅中,康恩里-伯納德喝著一杯雞尾酒看著窗外的夜色。
  美聯儲理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委員馬克-法斯特、花期銀行的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哈利-伯納德靜靜的呆在一旁。
  “走了?”
  “是的,伯納德先生。今天中午的飛機飛往香港。”尼古拉斯-賈爾斯答道。他知道康恩里-伯納德問的是陸景的消息。
  康恩里-伯納德目光落在兒子哈利-伯納德身上,“哈利,對這次失敗,你很生氣?”
  哈利-伯納德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有一點。爸,這不是我們的過錯。陸景就是個瘋子。”
  康恩里-伯納德笑了笑,“那請問他能瘋幾次呢?45億美元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且看將來如何!”
  馬克-法斯特、尼古拉斯-賈爾斯都笑著點點頭。這是他們的共識。
  只要東部財團保持著足夠的實力,慢慢的軟刀子損耗和華的財力,終有致命一擊的時刻。
  …
  陸景在10月12日去了一趟哈佛大學看望墨知秋和云玉致。她們倆還有兩年的時間才能從哈佛畢業。墨知秋打算進入風景文化集團工作。給董晚瑤打下手。云玉致則是要回國主持云圖集團的變革,開啟電動車項目。
  15日,陸景一行飛回香港。在香港和和華財團的眾多議事會議成員小聚,慶祝和華成功收購黑石集團打入華爾街內部。而后,帶著助理們轉機京城。
  此時,唐雨瑤和葉靜雨已經在加州開始各自的工作。彩虹基金在這次收購中大出風頭。葉靜雨至少有3場專訪和4個講座需要出席。回頭,估計國內媒體會如同打了雞血一樣興奮。葉靜雨可是比李開復更適合成為互聯網時代青年學生們的偶像、導師。
  第一,葉靜雨才29歲,天才橫溢。取得了一系列的投資成功、創業成功、榮譽、成就。她的成就比只是一個職業經理人的李開復更高、更炫目。
  嗯,她還是個美女。
  第二,葉靜雨手中有一系列的互聯網公司的股份。列舉出來的話令人目眩神迷。同時,她還是互聯網風投領域的風向標。她在創投領域會給創業的大學生很大的幫助。
  多方面的。資金、人才、人脈。
  陸景、墨靜雯、余樂、小季、高婉薇抵達京城時京城已經是深秋季節。繁華的城市中有著秋季的馨香,又有著秋色的蕭條感。陸景回來后給自己放了個假,周二才開始慢悠悠的上班。
  周五下午。陸景和央-行行長林行長在京城大酒店10樓的包廂中見面。
  林忠學笑著和陸景握手,“最近有點忙啊,今天才能有時間和你坐下來聊聊。收購黑石集團干得漂亮。”
  陸景就笑,“林行長,怎么都說是我收購的。明明是洛克菲勒家族控制啊。”林忠學是何叔叔的世交晚輩,他一般都是稱呼林忠學的職務。總不能喊林哥吧?
  林忠學身邊的秘書就笑起來。和華旗下的彩虹基金持有黑石集團75%的股份。雖說新的黑石集團公司章程中并沒有規定彩虹基金可以推薦多少個董事會名額。但gh信托持有10%都可以推薦5個名額,難道彩虹基金一點權力都沒有?
  林忠學笑著搖頭,“你啊,還是和以前一樣。但是,現在關注你的眼睛可不少。”
  世界級財團的掌門人,關注的人能少么?以陸景現在的地位,要是去拜訪他的話,他都得空出時間來接待。當然,今天是私下里見面當然是留出足夠的時間深入的聊一聊最好。
  秘書退了出去。侍女送來下午茶。一壺清茶。三色茶點。茶香裊裊。
  林忠學品著茶,和陸景聊著前些時候一家美國企業抱怨在中國沒有受到優待的事情。
  陸景輕笑著道:“有些人,吃著肉,還要說他在喝湯。外資在國內享受的稅收、投資優惠還不夠嗎?還想享受100年嗎?美國人怎么對待我們的企業的?各種懲罰性關稅。美國人的無恥也是讓人醉了。當然,更無恥的是某些學者為美國人辯護。黃皮白心。”
  林忠學微微一笑,“思想的改變是個大難題。陸景,香港那邊的地下錢莊你有沒有了解。”
  話題逐漸的從金融危機轉移到對全球經濟的展望和人民幣國際化上。毫無疑問,美國金融海嘯,其美元霸權將會受到歐元、日元的沖擊。而這對人民幣國際化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而香港是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交易市場。地下錢莊是一個很大的渠道。
  陸景對地下錢莊的事情有些了解。國家會在適當的時候整治。“林行長,國家有沒有考慮成立一家銀行來取代imf和亞洲開發銀行?順便引導熱錢外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是由美國控制的。在國際上臭名昭著。所開出的經濟藥方基本都被驗證是失敗的。它的搭檔是世界銀行,主要是給imf的藥方提供資金支持。這倆名聲不壞,主要是世界主流媒體都沒有猛烈的抨擊它。中國一直謀求在imf中增加自己的份額和發言權。
  亞洲開發銀行則是由日本發起、控制的銀行,為日本在亞洲范圍內獲取國家利益。經常配合日本政府搞一些“小動作”。
  當然,日本是美國的一條狗,什么時候咬人,基本都得聽美國的。日本第一的國家目標不是對抗中國,而是要解開自衛權,成為正常的國家:由經濟強國變成軍事強國。繼而崛起成為世界強國。
  對抗中國只是達成這個目標的手段美國需要日本“咬”中國。
  林行長愣了下,喝著茶。沉吟了一會,道:“陸景,你不看好國家趁機增加在imf中的份額?”
  陸景對前世的歷史自然知道得清楚,金融危機之下歐美急需補血,當然得同意中國提出的條件。但是直到他重生,美國國會都沒有批準協議生效。而人民幣加入imf的貨幣籃子更是遙遠。
  陸景微笑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美國的經濟一塌糊涂,歐洲的經濟不見得好到哪里去。美國人肯定得答應我們的投票權增加,關鍵是。美國人可能會拖。金融危機的影響會隨著時間的影響而衰減….”
  林行長微微點頭,沉思了足有十幾分鐘,道:“現階段情況下我們要‘掀桌子’還力有不逮,還得按照西方制定的游戲規則玩。”接著語氣一轉。“你想過這家銀行的名字沒有?”
  陸景就笑,“日本人搞過亞洲開發銀行,我們可以搞個亞洲投資銀行嘛!”
  林行長笑著拿起茶杯喝茶。
  …
  陸景和林行長聊完天出來準備回家吃飯。
  淡淡的夜幕彌漫在京城上空,秋季天黑得早。浩元路上堵得看不到車頭。
  陸景心里琢磨著推動成立國家級銀行整合亞洲區域的力量的事情。他自然不知道日后國家會真的有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當時英國第一個反水,率先加入成為創始成員國。而美國和日本自至始至終都不來中國的游戲桌上。
  其實。中投投資黑石集團就是國家在有意的引導熱錢流出。06年07年國內樓市被熱錢推高。高盛、摩根士丹利都有基金在投資國內的樓市。
  當然,中投的計劃最終沒有成功,反而被黑石集團給坑慘了。而現在,引導熱錢流出的問題可以通過亞投行投資泛亞太地區來疏導、解決。
  陸景思考著,手機鈴聲響起。
  陸景看看手機號碼,接了電話,驚訝的笑道:“傅婕,怎么突然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前段時間,傅婕都在冷處理和他的關系。當然,工作上的一些溝通是免不了。只是沒有那天在她家中的那份默契。
  傅婕知道陸景心中還有些介懷她突然的疏遠。心里倒沒覺得厭煩他,反倒是有些輕快的情緒涌上來,反擊道:“陸景,我跟你沒生分到打個電話都要預約的情況吧?”
  以陸景的地位,她要不是陸景的朋友,想見他,真的得向他的大秘書墨靜雯預約才行。
  陸景就笑,“看你,我開句玩笑,你就急了。有事吧?”
  傅婕輕輕的呼出一口氣。平復著微微有些凌亂的心情,心里有些赫然,她是習慣性的以強勢姿態“反擊”,可她不應該這么對陸景。放柔了聲音,“嗯,我有事情找你幫忙。”
  “急不急,不急的話我明天中午在匯海大酒店請你吃飯。有段時間沒和你聊聊了。”
  傅婕道:“也沒那么急,那就明天中午吧。”
  掛了電話,傅婕卻是愕然發現她鬼使神差的竟然答應和陸景一起吃飯。禁不住苦笑著拍拍額頭。她可是打算“疏遠”陸景的。
  …
  12樓的1號包廂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帷幕攏起。臨近中午的陽光擦著山巔照進匯海大酒店內。
  傅婕穿著一襲素雅的深藍色外套走進來,身邊跟著助理步山梅。看到包廂中陸景身邊清新知性的美人:高婉薇時,禁不住愣了下。心里有些復雜的情緒涌起來。突然的想到以前看過的一段話。
  當一個男人邀請女人共浴時,女人可以拒絕,這叫矜持。
  可反過來,當女人邀請男人共浴時,男人要是拒絕,這就叫傷害。
  她現在內心里突然就這么一點感覺。她可以帶助理來避嫌,可陸景帶助理來,她心里的情緒有些微妙。
  “傅姐。”高婉薇笑著和傅婕打個招呼,然后招呼著酒店上菜。
  傅婕收斂了心中的情緒,笑著點頭,“薇薇…,最近忙不忙,改天我們一起做美容。”
  陸景就笑起來。薇薇在白露還在京城時就和傅婕私交不錯。經常一起美容、購物什么的。
  寒暄著,一道道的小菜送上來。
  傅婕說明來意,“陸景,央行貨幣委員會顧教授教過我的課,我想向你討個人情。老先生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不容易。”
  前些時候,美國高通抱怨中國的商業環境越來越差,手機企業都不教專利費給高通。顧教授以前和高通的一個基金有合作,在媒體上出面幫高通說了幾句話,要求維護市場的公平環境。
  景華手機是全球的手機老大,這番言論肯定是觸怒了陸景。據說,央行貨幣委員會打算將顧教授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