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4 收獲

沒有任何一個世界級財團可以脫離國家的存在。羅斯柴爾德當年依靠的是歐陸霸主奧地利。摩根和洛克菲勒依靠的是美國。以及現在的美國石油、軍火資本和金融資本。
  只有國家強盛,和華財團才能在世界的舞臺上盡情的起舞,揮斥方遒。
  因為杰西卡的關系,陸景現在和安迪-摩根的關系算是徹底破滅。如今還是西方主導全球秩序。陸景如果想最終“壓倒”安迪-摩根,至少中國需要在現有的國際秩序中擁有較大的發言權。
  明確一點說:就是一中一美的格局。
  看著氣質各異的四個美人兒,陸景問道:“靜雨,你是不是還要在美國待一段時間?”
  葉靜雨撇撇嘴,穿著白色絲襪的小腳輕悠悠的晃著,說道:“那肯定啊,我還得和馬文-克朗交接facebook的股權交易。陸景,你就給這么點好處給他,你不怕他心寒嗎?”
  莫心藍優雅的將手中的紅酒杯,微笑著解釋道:“靜雨,功勞要一點點的酬謝。升米恩、斗米仇。這是人心所決定的。”
  “哦。”葉靜雨靈秀的眼睛眨了眨,應了一聲。這種人際交往的內涵、道理向來不是她所擅長的。
  這時,陸景的手機忽而響了。陸景看看號碼,歉然的對眾女道:“我接個電話,你們先聊著。”
  說著,走到小酒吧的壁燈邊下坐在乳白色的沙發上接了電話,“杰西卡…”
  電話里,杰西卡有些驚奇的道:“陸景,你怎么知道是我的電話?”她用的一部公用電話。
  “荷蘭的區號我能不認識啊?”陸景笑著說道,聲音溫和,“你在荷蘭還好嗎?是去看伊麗莎白吧?”
  他給杰西卡寫了一封信建議她前往歐洲度假避開紐約的風波。時間至少為一年。等風頭過后再回美國。杰西卡雖然不是這次和華財團被阻擊的主要原因,但是是導火索。他希望保證她的安全。而在美國他是很難做到這一點的。
  杰西卡道:“對啊,我在歐洲的朋友又不多。陸景,恭喜你獲勝了。我在報紙上看到黑石集團易主的消息了。”
  陸景就笑起來,“謝謝。杰西卡。我們的漢語教學可以繼續嗎?”
  杰西卡最近其實都心情不佳,一直擔心陸景受到她的牽連。她和陸景的感情還處在“談戀愛”的過程中,并沒有到愛到死去活來的程度。去年在東京紫苑別墅的陽臺上的熱吻,那是個美麗的意外。
  在她內心深處。她希望擺脫安迪-摩根的糾纏、桎梏,而陸景的出現是她生命中的一道清風,她希望抓住,讓生命變得多姿多彩。但不希望害了他。安迪-摩根在美國有大的能量,她很清楚。
  因而。她心里的壓力很大。陸景戰勝安迪-摩根,拿下黑石集團讓她心里松了口氣。現在再聽到陸景對她感情的回應、表態,妖嬈美麗的大眼睛瞇成一道月牙,聲音有些甜甜的,“嗯。”
  陸景道:“行。我們用信件交流。你將信件交給你身邊的五三就好。他會借用和華的渠道用電子的方式傳給我。”五三是他讓GI公司為杰西卡配備的一名黑人女保鏢。她帶著一個4人的團隊負責杰西卡的安全。
  “陸景,我會期待著收到你的來信。”
  陸景就笑,“杰西卡,你是不是應該先回一封信給我啊?”
  杰西卡咯咯嬌笑,豐滿的雪-乳顫巍巍的。她也不知道她開心的笑起來,可就是心里高興。“好吧,我先給你寫信。陸景,我想念你吻我時的感覺了。”
  陸景心臟禁不住跳了一下。在東京時,陽臺上一陣風撩起了杰西卡的裙子,也撩起了他心中的沖-動:那雪白迷人的雙-腿,那青色的丁字-褲…。擁吻、征服這個美麗、明艷少-婦的感覺非常美好。他其實并不后悔。再來一次,只怕還是如此。
  “杰西卡,我過段時間去歐洲看你。”
  “好。我在歐洲等你。我現在正在選擇美國文化研究會的新地址呢。到時候你來我給你煮咖啡。”杰西卡說道。語調輕快、滿足。她的人生在除了在文化領域的研究外,還多了一件令她時刻感覺到愉快的事情:和陸景戀愛。
  陸景和杰西卡結束通話,重新回到吧臺邊。臉上帶著一抹微笑。他心情很不錯。他身邊每一個美麗的女人都會讓他感到別樣的風情,令他感到愉悅。
  葉靜雨嘻嘻一笑,說:“喲,陸景。你這是接收完黑石集團,再接受一個大美人。財色雙收,大獲全勝呢!”
  莫心藍、丁靈都笑起來。
  唐雨瑤一不留神,扭頭一口酒噴到大理石地板上。她沒想到葉靜雨會這么說。靜雨容貌挺清秀的啊!反差太大。
  陸景腆著臉一笑,道:“靜雨,貌似我很難否認你的指控啊。”說著。將從座位上下來準備清理酒漬的唐雨瑤打橫的抱起來,“不過,人生得意須盡歡。雨瑤,別管了,我們先洗個澡。”
  唐雨瑤雙手摟著陸景的脖子,明眸帶著嬌羞,沒好氣的嬌嗔道:“陸景,你抱錯人了吧?是靜雨惹你啊。你找她盡歡去。”
  葉靜雨咯咯嬌笑,“雨瑤,你不知道陸景一貫很狡詐的么。”還沒笑完,就俏臉微紅,因為陸景說:“我等會再回來抱她。靜雨,等著啊。”
  看著陸景抱著唐雨瑤離開的背影,葉靜雨咬咬嘴唇,輕靈的如同小貓般從酒吧的座位上站起來。黑色的打底褲緊緊的包裹著她渾圓的小俏臀,端得是嬌小俏麗的女郎,“心藍姐,丁姐,你們聊啊,我先走了呢。”
  莫心藍和丁靈兩人都是嫵媚溫婉的笑一笑,接著聊小遠和無憂。
  丹尼爾-沃倫在9月底就到了邁阿密探望老朋友布魯斯-富林明。
  午后的陽光極其的幽靜。丹尼爾-沃倫和布魯斯-富林明在別墅二樓的小客廳中閑聊。
  小客廳約有十幾平米,擺放著一套白色的沙發和小方桌。三面的落地窗外是遼闊的海景。邁阿密屬于亞熱帶氣候,9月中旬還不算冷。
  黑石集團易主的消息已經傳開,丹尼爾-沃倫也打算結束目前在邁阿密的休假返回硅谷。
  “丹尼爾,你的汽車公司前景如何?”布魯斯-富林明有些發福。靠在沙發上笑著說道。
  丹尼爾品著下午茶,笑道:“還不錯。等這次金融海嘯過去后,我就準備上市。布魯斯,紐約的事情你都聽說了吧?”
  陸景和杰西卡的電話錄音曝光。安迪-摩根沖冠一怒為紅顏,東部財團推波助瀾,沃倫財團不惜遠赴重洋,華爾街暗流涌動,歷時一個月余。最終。陸景聯合雷納德-洛克菲勒收購黑石成功,將黑石集團CEO斯蒂夫-施瓦茨曼趕出黑石。
  布魯斯-富林明臉色有點不自然,長長的嘆了口氣。杰西卡-富林明是他的女兒。現在紐約那邊都說他女兒已經和陸景上過床。安迪-摩根勃然大怒。
  “報紙都登出來了我當然知道。丹尼爾,我當然不喜歡那個賣屁-股的家伙。可…,你知道,我對杰西卡沒有約束力,她不會聽我的。她前些天去歐洲散心時給我打了個電話。我問她情況,她什么都沒說。”
  丹尼爾搖搖頭,這位老伙計還搞不清楚形勢,還以為是當年他們一起和陸景對抗的情況啊。現在還罵陸景。真是老頑固。杰西卡在她的印象中美麗得有點類似于年輕時的妮可-基德曼,沒準陸景都走過杰西卡的后面。
  “布魯斯,我不是代表安迪來和你聊的。我的電動跑車公司采用的中國昆云汽車公司的技術。這是和華財團旗下的一家企業。”
  “啊…?”布魯斯-富林明詫異的看著丹尼爾-沃倫。他和安迪-摩根關系不佳。安迪-摩根不大看得起他。所以,他以為丹尼爾是來幫安迪-摩根說話,讓他勸勸杰西卡。丹尼爾以前是安迪-摩根圈子里的人。
  丹尼爾嘆道:“老伙計,看來你安逸的時間太久了啊。我現在和陸景的關系不錯。”
  布魯斯-富林明震驚的張張嘴。愣了足有五分鐘,嘆道:“丹尼爾,我老了。”
  他突然發現當年闖進美國頂級富豪圈子的小子已經成長為一個森天大樹。丹尼爾都要依附于那個青年。
  丹尼爾笑了笑,“布魯斯,我是覺得杰西卡的事情你需要轉變下態度。未嘗沒有好處。陸先生對自己非常大方。你現在還沒到退休的年紀嘛!”
  布魯斯-富林明有點動心。誰會嫌自己的錢多呢?糾結的揉揉臉龐,心虛的道:“丹尼爾…”
  丹尼爾就笑,“布魯斯,沒什么不好意思的。現在形勢變化了。我還指望著陸景幫我對抗查爾斯-沃倫呢。我一會就飛硅谷。我說的事情你好好想想。”
  布魯斯-富林明點點頭。
  荷蘭的首都阿姆斯特丹沐浴在小雨中,每年的10月到3月都是雨季。
  古老的運河兩旁充滿了歷史韻味的古跡散發著悠然的魅力。杰西卡和伊麗莎白坐在一艘腳踏船中閑聊,看著小雨中的城市。
  “杰西卡,你就將研究會放在阿姆斯特丹大學吧。那樣,我也可以經常去你那兒玩。反正你現在有人提供足夠的資金給你揮霍。”伊麗莎白穿著深秋的裝束,清純精致。聲音若夜鶯一般動聽。
  杰西卡笑著道:“什么叫揮霍啊?我那些研究都是很有價值的東西。再看看吧,我想選擇一個風景優美、幽靜閑適的地方。”
  伊麗莎白笑兮兮的白好友一眼,“你不如說你想選一個和陸景合適的偷-情地點呢。”她心里不待見陸景,連哈利-伯納德都比陸景好。但是在好友面前,這些話自是不必說了。這是最基本的禮儀。
  杰西卡笑著捶好友的肩膀。
  腳踏船在運河上緩緩的行駛著,灑落下一路歡聲笑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