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2 大鱷來了

紐約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27樓的總統套房中燈火琉璃,奢華難言。窗外夜色在繁華的紐約城市中如同五彩繽紛。
  安迪-摩根和查爾斯-沃倫在落地窗前閑聊。兩人的親信和助理都在隔壁的客廳中。
  “雷納德這是什么意思?”查爾斯-沃倫手拿著紅酒杯,以略微不解的語氣笑著問道。今天上午雷納德-洛克菲勒去麗都酒店見陸景的消息已經傳出來。
  安迪-摩根譏誚的道:“查爾斯,陸確實巧舌如簧,很有說服力。我們都了解雷納德,一個優柔寡斷的人。他選擇繼續幫陸并不奇怪。”
  安迪-摩根這么直接的批評讓查爾斯-沃倫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他和雷納德的關系糟糕。雷納德-洛克菲勒支持丹尼爾-沃倫對他沃倫家族繼承人的位置發起挑戰。這是天然對立的關系。
  查爾斯-沃倫道:“安迪,你要不要和雷納德談談?”
  安迪-摩根看了查爾斯-沃倫一眼收回眼神,淡淡的笑了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不用!”
  查爾斯-沃倫微微點頭,心里輕嘆了口氣。安迪-摩根有點“傲慢”啊。和華財團與黑石集團較量,背后有多重意義。他是極為希望看到陸景失敗的。
  第一,如果和華收購黑石成功,那是不是意味著美國約一半的企業都將匍匐在和華強大的資本力量面前?
  第二,這是和華升為世界級財團之后多方力量對和華的阻擊。美國東部財團的部分力量;美國情報部門;摩根家族;華爾街的商業領袖。再加上他,沃倫財團。
  如果和華財團成功的破局,這又意味著什么呢?是不是說明和華財團已經在世界級財團這個層次站穩腳跟?
  第三,如果和華財團收購華爾街的知名資產管理公司黑石集團,那么這就意味著華爾街對和華財團而言不是一個隔絕的壁壘。
  和華財團將會在華爾街掌握部分“話語權”。這會讓和華在未來的全球金融市場中如魚得水。或許,這份話語權只有5%,但五年十年之后呢?特別要注意當前中國的國力正在增長這一事實。
  因而,這才是這次眾多力量對和華財團阻擊的內在原因。安迪-摩根與陸景爭杰西卡這個大美人只是導火索。
  安迪-摩根大約知道查爾斯-沃倫在想什么,道:“查爾斯。華爾街不少人都認為洛克菲勒家族在華爾街擁有廣泛的影響力。有雷納德-洛克菲勒為和華此次收購背書,和華收購的成功率很高。但是,我覺得摩根家族對黑石集團那39名合伙人影響力更大。”
  查爾斯-沃倫長得有點像憨豆先生,身材瘦瘦的。聽到安迪-摩根這句話愣了下,隨即心悅誠服的道:“安迪,我很期待陸景聽到這番話的表情。”
  安迪-摩根傲慢,確實有傲慢的資本。摩根家族在全盛時期被譽為銀行家的銀行家。摩根家族在華爾街的勢力不比洛克菲勒家差。而安迪-摩根很早就是摩根家族內部的領頭人,雷納德-洛克菲勒最近幾年才躥起來。兩人可以調動的資源顯然是安迪-摩根占有優勢。
  至于時間問題,想必,斯蒂夫-施瓦茨曼會配合著拖一拖。
  安迪-摩根笑了笑,看著窗外的夜景,目光幽深。
  …
  …
  紐約是晚上時,加州才是傍晚時分。夕陽下的硅谷,一棟棟高樓和優美的街道散發著寧靜的氣息。
  丹尼爾汽車公司的總部位于硅谷某棟現代化的寫字樓中,距離互聯網巨頭谷歌的總部就100米的距離。
  唐雨瑤在自己的辦公室中整理著資料。一襲青藍色的冬裝外套,黑色的長褲,溫婉而明艷的女郎。夕陽落在她清艷的臉蛋。給人一種華麗的美感。
  她準備去一趟紐約見見陸景。她擔任丹尼爾汽車的執行董事,目前工作基本理順。
  “咚咚。”
  丹尼爾-沃倫敲門進來,笑道:“唐,你什么時候出發去機場,我來送你。”
  “吃了晚飯就走吧。”唐雨瑤微笑著說道,“丹尼爾,你不去紐約?”
  丹尼爾-沃倫聳聳肩,“唐,我現在去紐約也是白去。那個層級的較量我現在沒有任何發言權。哦,最近公司申請美國能源部的補貼已經有些眉目。據說能拿到約5億美元的低息貸款。我打算去一趟邁阿密度假。”
  他的老朋友布魯斯-富林明在邁阿密定居。富林明家族的輝煌早就已經是昨日黃花。在富林明集團并入********后。老富林明嘗試著重新運作富林明家族基金進入資產管理領域,但是在香港遭受到陸景迎頭痛擊,被趕回美國。
  布魯斯-富林明現在基本是出于賦閑狀態。
  當然,一位身家12億美元(約30億美元的資產在金融危機中已經損失超過一般)的富豪日常的生活相當舒服。他在邁阿密有一棟100畝的海濱別墅。
  唐雨瑤就笑。“丹尼爾,你倒是心寬。你覺得陸景能拿下黑石公司?”陸景如果收購黑石公司成功,和華在華爾街可騰挪的空間就大了。那種前景美好的令人向往。
  丹尼爾笑著攤開手,“你見到過他失敗嗎?”
  唐雨瑤輕笑,清麗淡雅。確實。她相信陸景應該有殺手锏。
  …
  …
  9月底,黑石集團的股份在短暫的觸底到2.87美元之后連續7個交易日反彈。反彈至8美元附近。多頭一片歡呼。黑石集團被收購的危機似乎即將解決。
  但9月21日,美聯儲宣布將高盛、摩根士丹利由投資銀行改為商業銀行,允許他們通過吸收存款來度過難關。
  此前,在9月16日美國政府已經向美國國際集團(AIG)提供850億美元的貸款,全面接管AIG。
  金融市場上流動性匱乏與嚴峻的形勢可見一斑。
  10月2日,美國政府再次簽署總額高達7000億美元的金融救市方案。金融海嘯撲面而來。在這樣的形勢下,黑石集團的股價再次跌到2.5美元之下。做多黑石集團的金融機構還沒有來得及品嘗勝利的果實又被重重一擊。
  陸景聽葉靜雨說有幾家小型的金融公司虧損數千萬美元已經破產。幾名投資經理都是債臺高筑。
  低迷的股價讓黑石集團內部對CEO斯蒂夫-施瓦茨曼的不滿之聲日盛。很多職員的薪水、獎金都是以原始股的形式發放,如果股價持續低迷,將損失到大家的利益。
  10月6日,黑石集團在紐約總部召開合伙人會議。黑石集團董事。資深的合伙人、全球房地產投資部門的領頭人喬納森-格雷當場發難,要求斯蒂夫-施瓦茨曼辭去在黑石集團內的一切職位。39位合伙人中,有28人在隨后的投票中支持這一提案。
  10月7日下午,黑石集團對外發布公告:感謝斯蒂夫-施瓦茨曼先生對黑石集團作出的貢獻。現在是時候說改變的時刻了……。在歷數了斯蒂夫-施瓦茨曼的功勞之后,公告公布了黑石集團最新的CEO人選:喬納森-格雷。
  黑石公司同時對外公布了一項內部擴股的計劃以及5個新的合伙人晉升計劃,對內穩定人心。對公司內部派發4.5億股的事宜需要交由股東大會批準。彩虹基金和GH信托占有絕對的控制權,通過這項計劃只是走過場而已。
  當然,黑石集團的發行新股的消息一出。黑石集團股價應聲下跌。市場上的多頭再遭重創。
  “簡直是喪心病狂。”查爾斯-沃倫在離開紐約回到倫敦時向大衛-沃倫匯報時說道。
  英國的冬天很冷。大衛-沃倫裹了裹身上的毛毯,“摩根損失了多少錢?”
  “做多的資金預估至少損失了20億美元。陸景將黑石集團的股價打壓的太兇殘。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竟然又拿出將近45億美元的利益分給黑石集團的多位合伙人。這么多錢,他怎么就舍得?”
  大衛-沃倫冷笑了聲,“看來,斯蒂夫-施瓦茨曼和安迪-摩根敗得不冤。他們還是輕視了對手。陸在德國能拿出200億美元的光伏企業砸盤子,這次花45億美元收賣黑石集團的合伙人能不勝利嗎?”
  所謂的影響力,在美元面前就是個渣渣。
  查爾斯-沃倫嘆了口氣,心中感覺到一陣陣壓力。半個月的時間,讓安迪-摩根這樣的人灑45億美元出去收買人心都難。偏偏陸景就這么做了。
  喪心病狂啊!他就那么恨斯蒂夫-施瓦茨曼?
  非得把這位華爾街的商業領袖趕出黑石集團才滿意?
  甚至不惜花費45億美元的代價?
  …
  …
  紐約梅隆銀行的某間辦公室內,一名職業經理人打了個電話出去。
  電話那頭,本森-梅隆輕輕的嘆了口氣,“新的大鱷來了。”
  …
  …
  柏林,阿爾貝托-克洛斯知道內情后,和兒子巴斯蒂安-克洛斯面面相覷。
  陸景的做法太“瘋狂”了。45億美元啊!就這樣丟下去。而且是在當前市場流動性匱乏的情況下:持有貨幣比持有資產有利的多的情況。
  “想不到啊!”老克洛斯搖搖頭。他感覺到的是一個青年的銳氣、朝氣。
  巴斯蒂安-克洛斯憋了半天,說:“他這筆交易應該是做虧了吧?至少虧了近80億美元。”但隨即聲音越來越小。
  …
  …
  紐約,一場小雨浸潤著這座城市。秋意陣陣。
  安迪-摩根在書房中揉著眉心,默默的抽著煙。右手是一個殘破的酒杯。
  他捏破的。
  …
  …
  愛爾蘭,都柏林。
  哈利-伯納德和未婚妻慕潔在林蔭小路上并肩散著步。秋葉鋪滿道路的兩旁。
  “我去TM的。陸景那混蛋完全是仗著有錢砸人。”哈利-伯納德一路上向未婚妻說著紐約最近發生的事情,憤憤不平。
  慕潔表情平淡,道:“哈利,你和安迪-摩根的資金加起來比陸景的資金還少嗎?”
  “那怎么可能?”哈利-伯納德要跳起來。這是侮辱東部財團和摩根家族的實力。
  慕潔道:“那你們也可以如法炮制把黑石集團的控制權搶回來啊!”
  哈利-伯納德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么說,半響才嘟囔的說道:“凱瑟琳,我們可不是瘋子!花費50億美元的代價收買黑石集團的合伙人。我們不是沒有能力,是不值得這么做。這筆資金足以在華爾街招募到一個頂級的職業經理人團隊再造一個黑石集團。”
  慕潔灑脫的笑一笑,“那不就結了!”
  哈利-伯納德翻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