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1 我為救你而來

重生之世家子弟最新章節
  和華財團意圖收購黑石公司,全球多家頂級財團的目光都聚集在紐約。
  9月18日,沃倫財團第一順位繼承人查爾斯-沃倫帶著隨行團隊抵達紐約。
  德意志銀行的阿爾貝托-克洛斯飛到芝加哥洽談一筆交易。
  梅隆財團的掌門人本森-梅隆和黑石集團ceo斯蒂夫-施瓦茨曼在紐約梅隆銀行的總部會面,談了什么不得而知。據說,斯蒂夫-施瓦茨曼出來后滿臉笑容。
  與華爾街相關的絕大多數智庫都認為和華財團的策略是清晰的:第一,收購黑石集團的股份,借助于金融海嘯,對黑石集團內部形成巨大的壓力。第二,游說黑石集團內部的合伙人反抗斯蒂夫-施瓦茨曼。這需要資深的華爾街人士才能影響到黑石公司內部的數十位合伙人。
  但是,到9月19日,種種跡象表明,和華財團的收購有90%的可能會失敗。很多金融機構已經在大手筆做多黑石公司的股票。
  曼哈頓中區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樓中,雷納德-洛克菲勒坐在辦公桌后,面向落地窗,悠閑的喝著咖啡,看著窗外的風云變化。
  夕陽斜斜欲墜。
  腦海中想起前兩天安迪-摩根給他打的電話,“雷納德,你愿意杰西卡給那個中國人做情-婦?”
  “當然不愿意,安迪。”他和安迪都是計算娶杰西卡的,無奈杰西卡不愿意接受他們的感情。
  “那就讓那個中國人的一切都失去。”
  回憶到這兒,雷納德-洛克菲勒嘴角慢慢的翹起來。安迪-摩根說這句話是的怨氣可見一斑。但其實他心中只是對安迪-摩根幸災樂禍和對陸景不滿。
  因為,杰西卡早早的就拒絕他了。卻和安迪-摩根保持著良好的私交。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性感的秘書露絲從辦公室外進來,豐滿的乳-峰仿佛要從白襯衣中掙裂開來。手里拿著一份文件,“洛克菲勒先生,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簽字。”
  雷納德點點頭,“露絲,你放在這兒吧。我今天還有什么安排?”
  露絲道:“馬文-克朗先生要來拜訪你。你和他約定在今天下午5點鐘見面。”
  “好,我知道了。”雷納德嘴角浮起一絲嘲諷的笑容。馬文-克朗與陸景關系密切,重組西爾斯后,原芝加哥財團的克朗家族重新恢復了一些力量。西爾斯目前在美國,特別是在中國的零售市場。發展的很不錯。品牌知名度直追沃爾瑪、家樂福。
  馬文-克朗來見他,和之前他拒絕與陸景見面有關系。馬文-克朗肯定是來游說他的。
  實話說,他雖然對安迪-摩根很不爽。但是杰西卡這件事上,他覺得杰西卡跟著安迪-摩根比跟著陸景好。一方面是同仇敵愾,他和安迪-摩根都是美國人。另一方面,安迪-摩根今年49歲多。已經老了,男女之事估計力不從心。而他才39歲,或許還有機會追到杰西卡。
  …
  下午五點許,馬文-克朗在雷納德秘書露絲的帶領下走進雷納德位于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樓53層的辦公室。
  這間明亮的辦公室不算大。布置的內斂、華貴。夕陽將各色家具染得金紅。
  雷納德招呼馬文-克朗在黑色的沙發上落座,露絲踩著高跟鞋出去泡咖啡。修身的寶藍色喇叭褲褲腳牛仔褲勾勒出她飽滿的臀部曲線。很魅惑。
  雷納德微收回眼光,笑著道:“馬文,如果你是為陸景來說項。那就不要開口了。”
  馬文-克朗是一名圓臉的中年人,笑了笑,他在雷納德面前多少有點底氣不足。他和雷納德同歲。但芝加哥財團的衰退讓他在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等頂級家族的成員中是屬于跑腿打雜的“小弟”地位。
  馬文-克朗腦海中想起和陸景的見面。“馬文,你想不想克朗家族恢復芝加哥財團的榮耀。”
  馬文-克朗心中默念。“想!”
  馬文-克朗道:“雷納德,我不是為陸景來見你。我是為你的前途而來。”
  雷納德-洛克菲勒如果讀過《三國演義》的話,肯定會在這一刻腦子里冒出這么一句話:“我非為陸景而來,特為救將軍而來”。
  “哦?怎么說?”雷納德笑了笑,他還真不大信馬文-克朗能說服他。
  他和陸景的約定很簡單:陸景會和黑石公司的“大將”喬納森-格雷;而他會動用洛克菲勒家族在華爾街的影響力說服黑石公司的數十位合伙人支持喬納森-格雷發起決議將黑石集團ceo斯蒂夫-施瓦茨曼驅逐去黑石集團。
  陸景的彩虹基金和他名下的gh信托已經收購黑石集團大量的股份。只要喬納森-格雷被推選為ceo的候選人。他們就可以投票將斯蒂夫-施瓦茨曼趕下臺。
  但是,他現在已經停止了游說黑石公司的合伙人。所以,華爾街的金融精英們都已經在做多黑石公司的股票。等股價上來了,他再賣掉就可以大賺一筆。至少能賺10億美元。
  這么一筆棒的交易,他怎么可能被馬文-克朗三言兩語的說服?
  聽聽無妨。
  露絲送來熱氣騰騰的咖啡,悄然的看了兩人一眼后退了出去。她對目前紐約所關心的焦點問題略有耳聞。很簡單的事情,如果紐約明珠被一個中國人摘走,雷納德他們這些男人怎么甘心。
  在露絲的眼中,這是一次情感糾紛。
  馬文-克朗抿了一口咖啡,說:“雷納德,你還記得04年陸景初來美國時的情況吧?”
  “嗯哼!”
  “那時,你還是安迪的朋友,經常參與安迪舉辦的酒會。”
  雷納德-洛克菲勒臉色微微變了下,他有點明白馬文-克朗要說什么了。他能在眾多位洛克菲勒中脫穎而出,最大的原因就是他與陸景合作,有了一些列的收獲。
  馬文-克朗頓了頓,環顧了一下這間辦公室,“雷納德,當你入主洛克菲勒中心這間辦公室后,你和安迪的關系有所疏遠,對吧?”
  雷納德-洛克菲勒笑了笑,有點自得的說道:“馬文,安迪和疏遠的原因,你應該知道。當我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后,成為洛克菲勒家族的領頭人,他必然會這么做。摩根、洛克菲勒…”
  馬文-克朗再道:“雷納德,07年7月,竹下修一死后,你和哈利-伯納德等人鬧翻了。”
  雷納德-洛克菲勒點頭,冷哼一聲,“他們想法太多。”
  馬文-克朗看著雷納德的眼睛,沉聲道:“雷納德,那么,你現在和陸景割裂之后,你身邊還剩多少人?”
  雷納德-洛克菲勒拿著咖啡杯的手頓了一下,臉色忽而變得凝重。如果他和陸景鬧翻,他身邊還剩下誰?
  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戴比爾斯的羅德斯。或許還有鉆石聯盟中的幾位。但他之前就主導鉆石聯盟,也沒見得勢力大漲。
  而且,戴比爾斯的總部在南非,一旦和陸景翻臉,可以預見戴比爾斯會被和華銀行南非公司擠出南非。這在之前已經有征兆的。
  雷納德-洛克菲勒沉默了兩三分鐘,久久的沒有開口說話。
  馬文-克朗看著雷納德的表情,心里對陸景很是佩服。這番說服雷納德的觀點是陸景的想法。
  確實,如果雷納德和陸景翻臉,雷納德將會回到之前泯然眾人的“狀態”,基本上是孤家寡人,而不會是現在只比安迪-摩根差一線,隱約平起平坐的態勢。
  約十分鐘后,雷納德-洛克菲勒長長的嘆了口氣,放下咖啡杯,說:“馬文,我知道怎么做了。請你轉告陸景,我要四成半的利益。如果他愿意,我明天上午回去麗都酒店和他見面。”
  他說的四成半利益是瓜分沃倫財團后四成半的利益,而不是指黑石公司。他相信陸景能聽得明白。
  馬文-克朗欣喜的點頭,“好。”大功告成!
  …
  9月20日上午雷納德-洛克菲勒突然前往麗都酒店拜訪陸景讓華爾街消息靈通人士感到措手不及。這個信號讓很多敏銳的金融人士開始調整策略。
  曼哈頓華爾街臨街的一間小咖啡廳中,三名穿著西裝的金融人士相互交談著最近的消息。他們一個是高盛的經理,一個是********銀行的中層管理人員,一個是紐約梅隆銀行的管理人員。
  “黑石集團的兩大股東又重新聯手,黑石集團的歸屬只怕有要起波瀾啊。”
  “難說。和華財團固然是一個龐然大物,但他們在我們眼中只是個中等公司而已。他們在遠東活躍,在華爾街沒有話語權。摩根未必就壓不住洛克菲勒。”
  “關鍵是安迪-摩根先生未必有足夠的時間、決心去調動摩根家族的人脈資源。和華與洛克菲勒可是預謀已久。中國人現在挺有錢的,一旦給那些合伙人許下好處,有洛克菲勒家族的影響力在,只怕會所向披靡。”
  這話讓人都紛紛點頭。華爾街的精英,說白了,信仰是金錢,而不是某個家族、某個人。誰能給好處就跟著誰。
  類似于咖啡廳中的討論在兩三天內在華爾街中各處上演。之前力主做多黑石公司的一些機構都紛紛調整、或者觀望。
  周日下午,陸景在紐約四季酒店的套房中和黑石集團的董事、全球房地產投資部門的領頭人喬納森-格雷秘密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