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930 越級打怪

葉靜雨在陸景的套房里閑聊完,和眾人一起坐電梯到55樓的行政套房區,順著鋪著奢華地毯的走廊回各自的房間。到門口時眾人各自紛紛道別。
  “清芷,我到了。明天見!”葉靜雨向趙清芷揮揮手,帶著助理孟水旋一起進到5520號房間中。
  葉靜雨性子高傲,就像一只驕傲的小天鵝。不過對同樣才華橫溢只小她一歲的趙清芷很認可。她和趙清芷她們四大花旦的私交都還不錯。
  趙清芷就住在葉靜雨隔壁,清雅的微微一笑,“嗯,明天見,靜雨。”
  葉靜雨和孟水旋是各住一個房間,葉靜雨讓孟水旋跟著她進來是因為她晚上這會要在房間里辦公。彩虹基金的事務可不少。華爾街投行的經理都是通宵達旦的工作。她作為風投基金的負責人,各種文書、決策都要處理。
  孟水旋是一名三十多歲美貌的少-婦,穿著淺青色的西裝,修長的身姿略顯豐-盈,舉止文雅。她是跟著葉靜雨多年的老人,曾經在江州擔任科訊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部長。
  孟水旋熟練的拿出礦泉水燒水泡茶,放在葉靜雨手邊。葉靜雨正在拿鼠標點著電腦。“葉總,又有郵件來了?”
  “還行,沒什么大勢。”葉靜雨喝了口溫水,隨意的說道。
  這時,她的手機忽而響起來。葉靜雨拿起來看看號碼,是一位華爾街的朋友打過來的。
  “葉,聽說你們在收購黑石?”
  葉靜雨道:“嗯,是有這回事。”彩虹基金和雷納德-洛克菲勒的GH信托一起收購黑石公司股份的事情瞞不過華爾街的金融精英。
  “嗨,那我可準備做多咯。現在黑石的股價降到了3美元以下嚴重的違背了它的價值。”
  葉靜雨反應極快,聲音清脆的說道:“威爾森,你是不是聽到什么消息了?我出100萬美元,買這個消息。”
  威爾森就笑,“痛快。成交。葉,我聽到消息說你們和華的boss陸先生和我們紐約的明珠杰西卡-富林明上過床。這件事會讓安迪-摩根先生很不爽。他是杰西卡的愛慕者。他肯定會出手對付你們。據說有人看到黑石公司的CEO前往他位于公園大道431號的公寓拜訪。”
  葉靜雨氣的小銀牙暗咬。“威爾森,我一會讓孟姐把錢轉到你在香港匯豐銀行的賬戶上。”說著,掛了電話,郁悶的撇嘴。不滿的道:“陸景真是氣死我了。關鍵時候捅簍子。孟姐,我要去一趟樓上。”
  “呃…,葉總!”孟水旋愣了下,抬起手卻是不知道怎么勸葉靜雨。她自是知道葉靜雨和陸景的真正關系。猶豫的片刻,葉靜雨外套都沒拿。人已經出了行政套房。
  孟水旋無語的搖搖頭,“葉總這不像是吃醋的意思。怕是嫌陸先生關鍵時候因為風流韻事阻礙了收購黑石的計劃。可她這嬌蠻的性子得改改啊。哪有一沖-動就去質問的?”
  …
  …
  葉靜雨氣呼呼的來到陸景的總統套房。正好碰到小季拿著一盒中華煙從主臥方向走過來。
  小季詫異的看著葉靜雨,她就像一只炸毛的貓,嬌柔的問道:“葉姐,你這是怎么了啊?”
  葉靜雨道:“我生氣著呢。小季,陸景在書房吧?”她心里有氣也不會對著小季發。她和小季、薇薇關系挺好的。
  “哦,在呢,剛打電話讓我送煙過去。”小季“哦”了一聲,和葉靜雨一起進了書房。
  典雅的書房中燈光柔和。長長的名貴紅木書桌邊,陸景倚在桌沿邊緩緩的抽著煙。似乎遇到了什么難題。
  “陸哥,我幫你拿煙來了。”小季嬌聲說道,將手中的香煙放在陸景手邊。心里微微有些驚訝,剛吃飯的時候陸哥還談笑風生的呀。這會出了什么事情。
  陸景點點頭,“嗯。靜雨,你也來了。”
  葉靜雨就翻個白眼,坐在陸景面前的椅子上,道:“陸景,我在華爾街的朋友給我打電話說你和杰西卡的事情現在基本是半公開的秘密。你還說我迷糊呢,你捅得簍子可比我大。”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靜雨,那能一樣嗎?我可沒打算主動去招惹安迪-摩根。我去年7月份和杰西卡在東京相會。我都整整一年多沒去見她。誰曾想在收購黑石集團這個關鍵時候給爆出來。背后的黑手是誰?”
  他固然是不會主動招惹安迪-摩根,但杰西卡向他表露愛意的話,他還不至于因為對安迪-摩根的忌憚而不敢接受。
  這個問題的核心不是安迪-摩根的強大。而是杰西卡和安迪-摩根的關系。如果杰西卡是安迪-摩根的未婚妻,甚至僅僅是女友,或者是互有好感,他都不會接受杰西卡的愛意。這是道德問題。
  但假若杰西卡和安迪-摩根沒什么關系,他是否接受杰西卡的愛意則取決于他對杰西卡是否有感覺。
  作為一家世界級財團的話事人,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杰西卡是一個性感、美艷、風情迷人的少-婦。性子有一點倔強,內心軟弱。和這樣一個大美人一起通通話,聽她撒嬌,教她漢語都是很愉快的事情。他對她有一些感覺,當然,不如她對自己那么熾烈。
  葉靜雨明秀的眼眸滴流的轉著,迅速的思考,“陸景,你覺得誰會在背后坑我們?”
  陸景將煙頭掐滅,從容的道:“哈利-伯納德那幫人。美國的大財團就那么些。我和梅隆財團、杜邦財團關系泛泛。能在這時候對付我的肯定是東部財團。關鍵是這件事背后所隱藏的東西讓我犯愁。如果不出意外,我的手機應該被美國的情報部門監控了。”
  葉靜雨愣了下,嘟嚷道:“怎么感覺像拍電影呢?以你現在的地位確實有這種可能。”
  和華財團已經是世界級財團。陸景“享受”被美國情報部門監控的待遇理所當然。
  “好了,不要太擔心。我會加強我身邊的安保措施。無非就是拼錢嘛。美國情報部門也不敢亂來。”陸景摸了摸葉靜雨明麗清秀的臉蛋,觸手滑膩。
  葉靜雨俏臉上泛起微紅,微微瞇著眼睛感受著陸景手掌的溫柔,心里的氣倒是消了。
  小季在一旁扭頭一笑。葉姐這會兒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貓咪。
  葉靜雨道:“陸景,那你準備怎么應付安迪-摩根,我們現在和他正面對抗,勝算很小!”
  陸景道:“所以。東部財團那些人會把我和杰西卡的關系給公開。我不相信安迪-摩根會主動將這件事擴散。他丟不起這個人。我們現在可是被迫越級打怪啊!我在見喬納森-格雷要和雷納德-洛克菲勒先見見面。”
  破局的關鍵還得落在雷納德-洛克菲勒身上。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的關系未必一片和氣。
  葉靜雨點點頭。
  小季嬌柔的笑道:“陸哥,我算是知道你為什么不和安迪-摩根合作了。”陸哥和杰西卡的事情都發生快一年了,他肯定早已經在考慮“應對”安迪-摩根的策略了。
  陸景就笑,“我們的小季也挺聰明的啊!”
  “陸哥…”小季嬌澀的一笑。嬌聲輕嗔,秀麗的杏眼明媚無比,風情無端。
  說笑幾句,陸景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給葉靜雨穿著,這妮子才穿了件黑色的圓領毛衣。配著寶藍色的鉛筆褲,秀美玲瓏。漂亮是漂亮,就是不保暖啊!
  這時,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走到窗戶邊接了電話,“杰西卡!”
  …
  …
  紐約,曼哈頓東72街430號的復式公寓中黑暗一片。
  杰西卡惶然、緊張的坐在臥室中,珍珠白的睡衣勾勒著她曼妙性感的身體曲線,手里輕吸著女士香煙,撥了陸景的電話。片刻后。電話接通。
  聽到陸景清潤的聲音,杰西卡深深的吸了口氣,“陸景,我…”
  陸景溫聲道:“杰西卡,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沒事。”
  杰西卡再也忍不住,兩顆淚珠滾落下來,抽泣道:“陸景,我剛接到安迪的電話,他警告我說我和你的聯系有點緊密。我擔心他對你不利。”
  安迪給她的壓力很大。不僅僅是陸景,還有她父親的生意。她并不愿意做一個“害人”的女人吶。
  陸景苦笑一聲。“杰西卡,我們倆的電話有很大的概率被監控了。”這其實不難猜。他來紐約和杰西卡都沒有見過面。只有可能通話內容被截取了。
  杰西卡“啊”了一聲,輕輕的捂住嘴唇,都忘了流淚。她著一句“擔心”簡直是把陸景逼到墻角。
  陸景笑笑。“不要鉆牛角尖,杰西卡。我一會讓人給你送一封信。我要說的話都寫在里面。”
  …
  …
  紐約,某處。
  三名正在監聽的特工面面相覷,監聽錄音中正在重復陸景的話,“…我一會讓人給你送一封信。我要說的話都寫在里面。”
  “這也太警覺了。”一名特工不滿的站起來說道。信件這種古老的通信方式是相當難以監控的。
  “要不要去截獲那封信?我相信這封信的內容會比之前的任何一段錄音都值錢。”
  正在喝咖啡的一名特工猶豫了會,道:“算了。我們只是附帶著賺一筆外快。”CIA的特工都有任務。他們只是業余時間順帶監控杰西卡-富林明。監控那位陸先生的另有團隊負責。只不過,聽說收獲不大。那位陸先生身邊的防護力量非常強大。
  截獲信件,闖門而入,安裝視頻監控這些手段擁在杰西卡-富林明身上就過線了。曝光出來,富豪階層有的是辦法整治CIA。
  是美國政府指揮情報部門,不是情報部門指揮美國政府。
  …
  …
  德國,法蘭克福,某處莊園。
  阿爾貝托-克洛斯和兒子巴斯蒂安-克洛斯在莊園的小客廳中說話。茶幾上擺放著兩杯產自威登堡修道院的純生黑啤酒。
  傭人們都離得遠遠。
  巴斯蒂安-克洛斯嘆道:“爸,我還打算向你建議我們與和華財團強加合作。但是,現在我得考慮下了。”
  美國那邊已經傳來消息,陸景和安迪-摩根的女人杰西卡有染。這種事情在全球頂級富豪圈子內不算什么。但是,陸景有實力“招惹”安迪-摩根嗎?
  阿爾貝托-克洛斯笑笑,云淡風輕,“年少風流,可以理解。”
  …
  …
  在英國倫敦,沃倫財團也在關注著和華財團收購黑石集團的“戰役”。黑石集團作為資產管理領域的傳奇企業,和華財團如果掌握了這家公司將會實力大增。
  沃倫莊園中,壁火溫暖。
  沃倫財團的掌舵人大衛-沃倫蓋著厚厚的羊毛毯坐在椅子上,老態龍鐘。從親信湯姆手中接過一碗茶喝了一口,“老了,我明年這時候就得進醫院了。”
  坐在你左側椅子上的查爾斯-沃倫忙道:“大衛叔叔,現在醫學發達,您一定沒事的。”
  大衛-沃倫擺擺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這是自然規律,我怎么可能例外。查爾斯,你到我這兒來,有什么事嗎?”
  查爾斯-沃倫道:“大衛叔叔,美國那邊傳來消息。陸景和安迪-摩根因為一個女人鬧翻。渣打銀行最近利潤驟減,我們看可不可以和摩根家族合作。”
  大衛-沃倫沉吟了幾秒,看向一旁一名漂亮的金發女郎,“莎拉,你的意見呢?”
  莎拉笑起來,很溫暖的笑容,道:“大衛,敵人的敵人可以成為朋友。”
  大衛-沃倫點點頭,對查爾斯-沃倫道:“那你去一趟紐約吧,我給你全權。”
  “好的。”查爾斯很穩重的說道。心里樂開花:陸景,你當著我的面說我是狗,現在我會讓你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