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927 小事情

巍峨高聳、氣勢磅礴的匯海大酒店沐浴在午后的日光中顯得優雅、高貴。二樓的餐廳中鋪著精美花紋白桌布的桌子依次陳列開。
  淡淡的咖啡香味飄散。倪昭君輕輕的攪拌著咖啡,平復著心里的情緒。她怎么都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接到陸景的見面邀請,約好在下午3點鐘見面,2點40分就到了二樓的餐廳中。
  陸景抿了一口曼特寧咖啡,緩緩的道:“倪小姐,這次約你出來,主要是談一談秦大少的事情。”
  倪昭君心里緊了一下。秦哥的處境很難,都準備離開京城回浙東。
  倪昭君鼓氣勇氣道:“陸少,你這是要趕盡殺絕嗎?秦哥…他有他的難處。”秦成文將她從烏市帶到京城來發展,對她有大恩。
  陸景微征了會,隨即笑道:“倪小姐,你大概是不知道秦大少在京城里和我作對了幾次吧?”
  倪昭君臉色蒼白了幾分。
  陸景擺擺手,說明來意,“我聽說秦大少準備賣掉嘉南俱樂部。你幫我傳個話:大可不必如此,他想多了。”
  倪昭君愣了下,下意識的問道:“陸少,你怎么不去和秦哥說?”
  陸景就看了倪昭君一眼,很精致美麗的面容,面孔有著猶若雕塑般深邃立體,“秦大少的臉皮很薄,我直接去跟他說,他會以為我是得瑟。我倒是真心想留他在京城,至于信不信就由他了。”
  倪昭君幾乎難以相信她的耳朵,陸景竟然會挽留秦哥在京城,怔怔的看著陸景。
  震驚了足有十幾秒,倪昭君回過神來。不管怎么說,陸景同意秦哥留在京城是好事。地方上的人脈、政治氣候、各種資源怎么沒法和京城比的。倪昭君道:“陸少,謝謝!”
  陸景悠然的品著咖啡,一本正經的道:“不客氣!”
  倪昭君給陸景這個正經的表情給氣得笑起來。搞得好像他很占道理似的。她不知道秦哥是因為什么事情得罪陸景,這會倒不好多說什么。
  沉默著,一杯咖啡喝完。陸景先離開了。
  倪昭君郁悶的拍出幾張百元大鈔,清喝一聲,“買單!”什么風度啊!竟然要她買單。拿起粉色的手袋離開匯海大酒店。她得趕緊將這件事通知秦哥。
  …
  …
  秦成文的心路歷程怎么樣的,陸景并不知道。京城四大俱樂部還是四大俱樂部。吸引著全球的精英、富豪們來消費、交際。那些精美、華貴的建筑群坐落在京城中。口碑在小圈子里流傳,衍生出無數的傳說:一道門的內外是兩個世界,一張卡的持有是身份、社會地位的象征。
  陸景確定秦成文會留在京城后就沒再管他。一個發出統一聲音的世家子弟圈子是有問題的。劉小山引起的整個風波的“善后”工作就算了結。
  2008年金融危機是中國調整房地產經濟的最佳時機,魯東改革的成功將會有效的扭轉房地產經濟積累的各種經濟風險。劉小山等人的敗退讓陸景對未來幾年內會結出的豐碩的成果更加期待。
  陸景接下來的時間主要在忙兩件事:第一,與和華的智庫推敲對付黑石公司的方案。第二。與丹尼爾-沃倫、雷納德-洛克菲勒交流,密切關注沃倫財團旗下公司的動向。
  這次金融危機,英國的沃倫財團同樣也受到了巨大的損失。根據丹尼爾-沃倫的消息,約有30億美元。他們可以開始嘗試著推出丹尼爾-沃倫洽談收購沃倫財團的資產,增加丹尼爾-沃倫在沃倫家族的繼承人排位順序。
  沃倫財團全部的資產約為4000多億美元。涉足銀行,基建,電訊運營商,鋼鐵產業,酒店,報業。珠寶,奢侈品等行業,擁有大量的優質資產。
  丹尼爾-沃倫收購的資金會由陸景和雷納德提供。控制權也在兩人手中。陸景將會在最終擁有四成沃倫財團的股份,雷納德要三成份額,剩下的才是丹尼爾-沃倫的。
  8月份的江州處在酷暑中,熾烈的太陽下街道中行人都盡量走在陰涼處。路面上仿佛被烤得冒煙。
  陸景下午剛參加了一個和華智囊團的視頻會議,回到清涼的辦公室中,愜意的點了一支煙。
  墨靜雯從隔壁的助理辦公室里過來。她穿著一襲精美的白色蕾絲連衣裙,長發披肩。精致的卡其色小腰帶束在腰間,楚腰纖細動人。明媚的美人風姿展露。手里拿著一張信封和兩根卷軸。“陸景,有你的信件。”
  “哦?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有人寫信?”陸景將煙頭掐滅,好奇的接過墨靜雯遞來的信封,看著信封上的內容。
  信件是從日本東京寄來的。一筆漢字很娟秀。
  陸景看到寄件人姓名是竹下景子時。微微笑起來,一邊拆開信封,一邊道:“竹下景子不給我這封信,我都快要忘記她了。”
  “我收到煙姐那邊轉交的信件時也覺得詫異呢。”墨靜雯嫻雅的輕笑,將手里的卷軸放在陸景的辦公桌上,拿了陸景的水杯去接水。
  竹下景子的信件地址填寫的是和華銀行總部的地址。寫著“陸景先生(收)”。這封信和卷軸自然是過了一遍和華的安保程序才轉到她手中呈交給陸景。
  陸景拆開了竹下景子的信件。看了一會隨即啞然失笑。竹下景子今年高中畢業,她不想去東京大學讀書。因為竹下修一自殺在日本社會的影響很大,一年的時間還不能消除。作為竹下修一的女兒,她希望能在一個相對“輕松”的環境中度過大學四年的時光。想請陸景幫她安排在江大進修。她想看看能塑造出陸景這樣優秀人物的大學有什么樣的魅力。
  “這個景子!靜雯,你看看。”陸景笑了笑,將信件遞給墨靜雯。竹下景子有一些想法,但無法承受太大的壓力。這算是二代子弟基本都有的“富貴病”。當然,這種性格放在竹下景子身上不算是減分。女孩子嘛,嬌怯、柔弱一些,不算錯。
  墨靜雯拿起信件閱讀了一遍,驚訝的笑著搖頭,將手中帶著櫻花香氣的一頁信箋放在辦公桌上。她沒見過竹下景子,不怎么好發表評論。她在陸景身邊工作這幾年。處理都是“大事”。這是陸景的地位使然。像竹下景子這樣的“小要求”還真沒處理過。挺富有生活氣息的!
  陸景將辦公桌上的兩根畫軸打開,詫異的微微失神。畫軸上都是他的畫像,有鉛筆素描的,有漫畫式的。看得出。相比于一年前竹下景子送給他的那副漫畫像,她的筆法有所長進。
  “這是什么?”墨靜雯有些看不懂。竹下景子畫得不太像陸景,明顯美化了。
  陸景笑道:“竹下景子這是提醒我曾經答應她父親照顧她們一家,同時也是拍馬屁和賄-賂我。我給玉嬌打電話吧。真要說,我還是覺得黃海大學比較適合她。”
  墨靜雯微微一笑。嬌聲道:“問題是她都說明要來江州大學。”黃海作為國際性大都市,日本人在其中生活會感覺比江州要習慣一些。飲食習慣等等啦。
  “那也是。我還是尊重她的意見吧!”陸景笑一笑,撥了熊玉嬌的手機。熊玉嬌現在已經將遠大集團的事務丟給了和潘婷婷結婚的牧高山負責。她在江州擔任景華、和華的利益代言人,處理宋雨綺之前負責的業務。
  …
  …
  東京豐島區目白,竹下別墅中。雨滴滴落在庭院中青翠的林梢。
  茶幾邊,宮崎美嘉熟練的展示著茶藝。竹下景子一身白色的和服安靜的跪坐在一旁。
  宮崎美嘉將茶湯傾倒在茶杯中,一邊問道:“景子,你真的決定去江州讀書?”
  竹下景子看著目前,堅定的道:“嗯,媽。江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已經寄來了。”
  宮崎美嘉神色復雜的點點頭。
  9月3日,竹下景子帶著行李和通知書飛抵江州。
  來接機的是一名美麗高挑的女郎,約莫二十七八歲的模樣,珠圓玉潤,清麗嬌美。“竹下景子吧?我是熊玉嬌。你在江州的學習生活事宜陸景委托我來處理。”
  熊玉嬌和竹下景子寒暄幾句,開車帶她前往江州大學報道。
  …
  …
  陸景接到熊玉嬌的電話時,正在大唐雨景的紫羅蘭莊園宴請丁靈、楊星長、莫心藍、鄭夢先、趙清芷、傅婕、葉靜雨。墨靜雯、余樂、季婉彤、高婉薇四大助理都在。
  這是他此次對付黑石公司的智囊團成員。此時,距離9月15日雷曼兄弟倒閉已經沒多少時間了。
  “行啊,玉嬌,辦好就好。”陸景在側廳的窗口處接著電話。月色如洗。
  幫助實現竹下景子的一個“小愿望”,倒是讓他心中有些淡淡的滿足感。
  他在上周六就離開江州回到京城。并沒有和竹下景子見面。
  和熊玉嬌聊了一會,陸景回到典雅奢華的餐廳中。華麗的水晶燈點綴著餐廳的氛圍,眾人正談笑風生。
  “現在華爾街一片狼藉。都盼望著資金來拯救他們。美國政府救了房地美、房地美、救了貝爾斯登,估計也要喘口氣兒。”熟悉華爾街內情的葉靜雨習慣性的用她飛揚跳脫、張揚的語氣介紹著內情。
  陸景拉開椅子坐下來,笑道:“美聯儲的印鈔機也不是萬能的啊。靜雨,你估計我們有多大的把握收購黑石?”
  葉靜雨模樣清秀的笑道:“80%。前提是你和雷納德-洛克菲勒談好了。”說著,不屑的皺著小巧的瓊鼻,“他這個人習慣在關鍵時候掉鏈子。”
  她不大看得上雷納德-洛克菲勒。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陸景看向素雅明凈的傅婕。發起收購行動的第一階段將會是打壓黑石公司的股價,而此時傅婕將會承受極大的壓力。
  傅婕淡然的笑道:“陸景,既然有80%的把握,那就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