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926 月滿則虧

京城的督-查小組調查行動很快。7月20日就查明事情經過并將結果上報。劉小山是基于他職務內的權限作出判斷,并不存在利益輸送。但劉小山的秘書楊振卻是卷入到這起高校腐-敗案中,涉及金融300萬元。
  明眼人自是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夏夜里四合院中響起蟲鳴。劉小山在安靜的書房中來回的踱步。書桌上的煙灰缸中已經填滿了煙頭。
  “咯吱!”
  秦雨檬推開門進來,看到丈夫通紅的眼睛,頹廢的精神,輕輕的抿了抿嘴唇。心里很難過。
  其實,這件事看似沒有影響到小山,甚至連一個處分都沒有。但有這件事背在身上,有人盯著,日后誰還敢提拔小山?小山仕途也就這樣了。或許還有進步的余地,但不會太大。
  秦雨檬進來了有一會,劉小山才從他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哦,雨檬,你來了。有…什么事嗎?”
  秦雨檬揉了揉眼睛,“小山,文哥打電話給你,想和你聊幾句。”
  “哦,我的手機關機了。”劉小山嗓子有點嘶啞,嘴角抽搐了一下。接過秦雨檬遞來的手機。
  秦雨檬默默的離開書房。
  片刻后,秦成文的電話打來,語氣頹唐,“小山,你沒事吧?”
  劉小山心里好受了些,“秦哥,謝謝你能給我打這個電話。我沒事。”
  秦成文長長的嘆了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聲音越發的低沉,漸漸的不可聞。難兄難弟!他現在面臨的麻煩也很大:陸景回頭要是找他算賬,他預計是撐不住。
  他已經打算將嘉南俱樂部賣掉,離開京城。
  一輛白色的保時捷緩緩的拐進浩元路的一條胡同口,隨即停在52號門牌號的四合院前。
  陸景緩緩的吸著手中的香煙,享受著難得片刻寧靜。閔二哥約他今天中午在這里吃午飯。他剛從民大趙教授那兒過來。劉小山被“按”下去,他就變得忙碌起來。
  一個是因為應對劉家和秦家的聯手成功,自是要分配“好處”。他的地位上升。居中奔勞。一個是因為魯東的改革繼續推進深化,他成為一個被咨詢的窗口,聯系的圈子橫跨政學商。
  劉小山和秦家大概都沒有想到京城方面查謝晉文是一個針對劉小山的陷阱。謝晉文可以不要黨籍,但是有些人可不行。劉小山這輩子大約也就這樣了。在經過這12年的較量后。于無聲處聽驚雷,陸家和劉家的恩怨也將就此而終止。
  自己這個怪胎,大概很讓京城里的一些人頭疼吧。而自己的目標不就是助兄成龍嗎?
  陸景笑了笑,掐了煙,下車敲了敲門。
  朱紅色的大門打開。去歐洲旅游回來的閔雯在門口冒頭。無袖的黑白條紋連衣裙搭配銀色高跟鞋,顯得格外清爽大方。閔雯笑孜孜的揮揮手,“陸哥,你來啦!”
  “嗯,閔雯,你們到得蠻早的啊!”陸景微笑著點點頭,跟在閔雯身后走進四合院。清香怡人。
  “那是,我和謝晉文又沒什么事呢!”閔雯靚麗的鵝蛋臉上綻放著怡人的笑容,“陸哥,我還沒謝謝你呢!”
  她再怎么說都嫁給謝晉文了。不能把對著丈夫的情緒在陸景面前表露出來。于情于理,她都該謝陸景的。劉小山的秘書出事后,徐城和京城關于謝晉文的調查自然是告一段落。
  謝晉文被開除黨籍,案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不過謝晉文與某女星達成和解協議,賠償了50萬。這件案子到此便終結。
  陸景就笑,“閔雯,今天閔二哥請我吃飯不是謝我么?”
  閔雯嬌笑著眨眨眼睛,“陸哥,你的思維一直都這么敏銳嗎?這樣和你相處感覺好有壓力啊,什么底牌都會被你看光的。”
  陸景哈哈一笑。給美女奉承兩句還是挺契合他此刻的心情的。陸景和閔雯走進精美幽雅的客廳中。閔興懷、謝晉文笑著站起來和陸景打招呼。
  閔興懷和陸景握手,“小潔在廚房里邊做菜。陸景,小謝的事情多虧你。咱們啦,今天好好喝一杯。聊個痛快。”
  陸景笑著點點頭,“行吶,我也有很久沒在閔二哥這里做客了。”
  約十幾分鐘后,小潔便和保姆阿姨一起端上各色的小菜到餐廳中,笑吟吟的招呼著陸景、閔興懷幾人吃飯。她有些時間沒見過陸景。現在陸家可是越發的興盛。與之為敵的話,那龐大的陰影令人生畏。秦成文大概體會很深刻。
  幾道家常小菜很是可口。酒是山西的汾酒。入口甜軟,口有余香。
  陸景吃了一筷子清炒黃瓜,和閔興懷碰了一杯,微笑著道:“閔二哥,這酒不錯。一喝就知道是陳釀。沒二十年的窖藏下不來。”
  閔二哥端著酒杯,笑道:“陸景,你還對這有研究。京城里不是流傳著你喜歡紅酒的傳聞嗎?聽說你在商云市里有一座葡萄酒莊,酒窖里面有各種名貴的葡萄酒。”
  陸景失笑道:“所以說傳言可謂啊!我對紅酒哪有研究?余樂那小子倒是比我強多了。倒是白酒我能喝出一點味道來。云春的白云酒業最近有一批陳年佳釀要來,我回頭讓人給閔二哥送兩瓶過來。”
  閔二哥笑呵呵的道:“那我先謝謝你了。”
  閔雯起身給陸景添酒。
  謝晉文看著陸景談笑風生,心里知道,酒桌的話題走向一直由陸景主導。閔二哥這位老牌的世家子弟,在陸景面前已經徹底失去了平等地位。據說,秦成文都準備賣掉嘉南俱樂部離開京城。
  謝晉文笑著舉杯和陸景干了一杯,感嘆道:“景少,這次多虧你讓我出國。不然我要給我爸惹個大-麻煩。劉小山那王八蛋和秦家一起陰我。”
  陸景擺擺手,笑著一指閔雯,“小謝,以后對閔雯好一些。你們倆的感情之路走得也不順暢。不容易。要珍惜。”
  即便是朋友,即便是他的位置高于閔雯,但他并不打算調解謝晉文和閔雯之間的矛盾。這種情感事、家務事,非得當事人自己處理。他最多點一點。
  謝晉文用力的點了點頭,在桌子下面悄悄的握住閔雯滑膩的小手,“閔雯,我們這不是都回來了嗎,正好一股作氣把倪昭君的勢頭壓下去。我支持你。”
  閔雯手掙扎了兩下,終究是讓丈夫握住她的手。不過,卻是拿起酒杯給陸景敬酒,“陸哥,謝謝你你對我的支持。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陸景在她和倪昭君之間持公平態度,其實就是對她的支持。因為,她在京城中的根基可比倪昭君深厚。而現在倪昭君的靠山秦成文又即將倒掉。她有信心維持住她京城第一美女的地位。
  陸景微微頷首。
  閔興懷咂了一口酒,道:“說起秦成文,陸景,他準備把嘉南俱樂部賣掉。你知道這事兒吧?”
  陸景微征,說:“閔二哥,我還真不知道這事。賣掉干什么?他想多了!”
  閔興懷、小潔、閔雯、謝晉文都是一愣。
  作為勝利者,陸景不可能不對秦成文這個失敗者收點利息吧?秦成文手頭也就嘉南俱樂部對陸景有點吸引力。
  陸景喝了口白開,說道:“你們看武俠片里面,多少反派大boss追求一統江湖,千秋萬載。最終的結局都不好。月滿則虧。”
  閔興懷豎起大拇指,“高明!”他算是明白陸景為什么會退出京城世家子弟圈子,萬事不管。只是由著王燦、唐略維護親近的人的利益。這是很高明的處事哲學。他不得不從心底說一個“服”字。
  閔二哥的“馬屁”還是很讓他受用,很舒服。陸景笑了笑,舉起酒杯和四人一起干了一杯。
  陸景從閔興懷的四合院里出來已經是下午三點,酷熱的驕陽正烈。陸景微醉的坐到車中,吩咐十三往家里去,然后拿起手機給墨靜雯打了個電話。
  “靜雯,你那里還有倪昭君的電話吧?”
  “有啊。她十幾天前還打電話給我想約你見面呢。”墨靜雯道。她已經從交州休假回來。
  秦成文當時雖然說倪昭君可以給陸景打電話。但倪昭君仔細的思考后,還是先按規矩給陸景的大秘書墨靜雯打了電話約陸景見面。時間就是十幾天前。倪昭君現在得慶幸她這個決定,沒有往死里得罪陸景。
  陸景道:“嗯,那你給她回個電話,我見見她。”
  墨靜雯奇怪的道:“陸景,你怎么突然要見她呢?咯咯,不會是對她有什么想法罷?”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靜雯,那有那么回事?我剛從閔興懷那兒聽到個消息:秦成文準備把嘉南俱樂部賣掉。這沒有必要。京城里任何圈子中,一家獨大都不是什么好事。我要得東西會從秦家那里拿。和他沒關系。”
  墨靜雯就笑,“嘖嘖,你直說你和他不在一個層次就行了呢!我一會和倪昭君聯系。”
  陸景掛了電話,翻著手機通訊錄,看到劉小山的名字,沉吟了幾秒,輕輕的按住這個號碼。
  手機“咚”的一聲輕響,界面彈出提示框,“是否刪除此聯系人號碼?”
  陸景食指點了“是”。
  ps:昨天那章寫得很隱晦,書友們看明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