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25 見好就收

唐家聚居的映月臺別墅區從東門出來左走500米就是一處繁華的飲食街道:有各色的湘菜、川菜、粵菜、浙菜、海鮮、火鍋、料理等餐廳。檔次有高有低。
  沿著這條飲食街道前走約200米便是一處大理石廣場。周六下午時分,熱鬧非凡。有小朋友在家長的帶領下滑旱冰;有旅客在休息;有附近去醫院的患者…,充滿了生活的氣息。就在廣場右側的開闊地邊,幾個老頭兒在下象棋。
  唐論語挪了一步“馬”將裴高峰給將死,得意的大笑,“老裴,你的棋力還是不行啊!”
  裴高峰看著棋盤上的局面,無奈的搖搖頭,“不下了,走吧!”
  唐論語和裴高峰兩人拿起小馬扎、象棋,背著雙手往唐家的映月臺別墅區走去。幾名休閑裝的安保人員立即跟上。
  唐論語眼睛看著前面繁華的街道,說道:“老裴,今天的報紙看了?”
  裴高峰點頭,“房地產在黃海的暴利也要步徐城的后塵結束咯。現在估計全省就煙東的房價能蹦跶兩下。林市長巾幗不讓須眉。”
  黃海市-委市-政府出臺了大力推動興建保障房的決議。預計三年內修建800萬套保障房,保障民生。從經濟運行的規律的角度而言,長期來看,黃海商品房房價漲肯定是要上漲。但是,想要在短時間內暴漲缺乏基礎。
  徐城和黃海對房地產行業的思路都是:政府托底保障民生,居者有其屋。而將商品房交給市場。高也好,低也罷,都不影響普通民眾的基本生活。
  但開發商忽悠來忽悠去不都是忽悠平民百姓嗎?“剛需”、“改善性需求”等名詞都制造出來。羊群效應嘛!真正搞房產投資的,誰不精得更鬼一樣。
  所以,他判斷黃海房產的暴利會結束。
  唐論語嘆口氣道:“是厲害啊。聽詩經說,陸景那天在深藍游艇俱樂部介紹她時是用的‘老朋友‘這個詞。這足以說明很多東西。”
  裴高峰感慨道:“別像江州那樣搞房地產稅試點就好。哦,陸景最近不在黃海了?”
  唐論語回道:“他回京城了。最近娛樂圈在魯東興起了清查的風暴。謝大少給人在徐城舉報了。”
  裴高峰驚訝的挑挑眉毛,有內情啊,沉吟了幾秒。道:“查不查,這可是個兩難的問題啊!”
  …
  …
  陸景在六月中就回了京城。他并沒有立即和謝晉文見面。
  徐城的一系列的改革正在風口上。大哥自是會有他的協調渠道,而陸景回京城也有一些朋友、長輩要見。還有和趙教授等人的見面、推敲一些用語。
  周六晚上,陸景得了空。這才請王燦、唐悅、謝晉文、唐略、羅華在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的1號包廂中小聚。
  典雅、華麗的包廂中,裝在清雅瓷器中的各式菜肴香氣四溢。
  陸景吃著菜,微笑著問唐悅,“小謝這事,查出來是誰搞鬼沒?”
  唐悅笑一笑。看向王燦。
  王燦就笑,“打聽這種破事哪里需要唐悅出手?我都能打聽得清楚。劉小山那小子在背后搞鬼。”說著,在桌子上點了下筷子,“小謝,你小子這是第二次栽在這種爛事上了。”
  上一次是風在水指使高暢搞鬼。小視頻滿網上飛。跟今年一二月份陳某的X門一樣。
  謝晉文一臉的苦笑,“王少,我最近已經收斂了很多。都是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給劉小山那小子翻出來了。我****二姥姥的。”
  他最近可是被妻子閔雯狠狠的訓了幾次。悲劇啊!心里恨劉小山是恨透了。
  唐悅笑著插了一句,“小謝,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啊!”小謝這輩子大概很難擺脫這些爛事的影響。當然。這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很輕松。
  謝晉文郁悶的灌了一口酒,唉聲嘆氣,愁眉不展。
  陸景就笑著擺擺手,“小謝,娛樂圈里的清查是有范圍的。紀律監-察和司法不能混為一談。你第一不是領導干部,第二不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不屬于紀律監-察的范圍。”
  王燦扶了扶眼鏡,“關鍵是怎么對輿論解釋得清楚?劉小山用心險惡。話說,我們都認識他這么多年,沒覺得他這么有政治智慧啊!”
  “哈哈!”唐悅和唐略都笑起來。
  陸景笑著和王燦碰了一杯,清軟的白酒入喉。說道:“所以說,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小謝,這段時間你有沒有計劃和閔雯去歐洲走一走。散散心?”
  謝晉文若有所思的看陸景一眼,低聲道:“好的,景少。”
  陸景瞇著眼睛笑一笑,銳利的眼神一閃而過。
  …
  …
  就在陸景等人聚會的同時,京城某處四合院中,劉小山和小叔劉衛家相對小酌。
  一壺清酒。一碟花生。叔侄倆聊了很多。
  劉小山回到家中時已經是深夜12點多。他的心情多少有點沉重。小叔從魯東回京城賦閑之后,明顯消沉了許多。劉家現在就剩下他一根獨苗了。所以,他要有所擔當。
  妻子秦雨檬穿著粉色的睡衣等候在客廳中。打了個招呼,去廚房下了一碗雞蛋荷包面端出來。
  看著吃面的丈夫,秦雨檬興致勃勃的問道:“小山,情況怎么樣?”她嫁給了劉小山,這一生就和他榮辱與共。她希望丈夫能夠借機一飛沖天。
  劉小山吸了口面條,微笑著握了握秦雨檬的手,“雨檬,謝謝!”
  秦雨檬好笑的打掉劉小山的手,“和我說這個干嗎?”心里卻是微微有些底。小山的性子,能吞得住話。
  也確實,經歷了好些次的打擊,再不成熟就朽木不可雕了。
  …
  …
  中午參加了一個酒宴回到辦公室中,劉小山在電腦前點著鼠標查看新聞。自林峽剛被舉報判刑以來,娛樂圈內站出來舉報導演、副導演、制片人、投資商的人越來越多。這其中有的是出于利益沒兌現,有的是出于仇恨,有的是對頭唆使等等。原因不一二足。如果仔細翻閱魯東省督查局的宗卷,就仿佛是在看一場人生百態的戲。
  在這樣一種雞飛狗跳的氛圍中。娛樂圈內人人自危。劉小山在網絡的門戶網和搜索引擎上并沒有找到謝晉文的消息。這一點倒是可以理解。謝晉文也并非白身。當然,他相信娛樂圈中已經在傳言謝晉文即將被凋查的消息。
  因為,那位舉報的三流明星是魯東人士。省督-察局介入的概率相當大。當然,可能還要京城方面的配合。謝晉文是京城人士。
  劉小山琢磨著。嘴角慢慢的浮起一絲笑意。據說,謝晉文已經和閔雯去了歐洲旅游。但是這有什么關系呢?重點在于是否啟動調查和后續把火燒到誰身上去。還有就是讓目前如火如荼的娛樂圈清理行動“降溫”。這實際上也是對魯東的某些政策降溫。
  秘書楊振敲門進來,提醒道:“主任,下午2點半在3樓會議室有個會。”
  劉小山笑著點點頭,“嗯。我知道了。”片刻后,夾起筆記本離開了辦公室。
  楊振看看劉小山輕快的步伐,心里琢磨著劉副主任最近心情貌似很不錯。
  …
  …
  劉小山一直關注的謝晉文的事情在7月2日得到了最新消息。魯東那邊決定與京城相關方面合作,調查謝晉文潛規則某女星一事。謝晉文是黨-員。
  周五晚上,劉小山和妻子秦雨檬到京城市郊的嘉南俱樂部和秦成文聚餐。
  一直被秦成文力推的倪昭君陪同出席。穿著青花旗袍的倪昭君在紫色聯排水晶吊燈下有著說出來的美麗。窈窕高挑的身姿極其出色。
  菜肴一道道的送上來。秦成文滿上酒,微笑著和劉小山碰了一杯,“小山,恭喜你啊!”
  劉小山呵呵一笑,“秦哥,同喜!”
  兩人對視一眼。都大笑起來,將手中的茅臺酒一飲而盡。很是快意。
  秦雨檬夾著青菜,看著堂哥和丈夫很歡暢的模樣,笑道:“我說,文哥,你和小山不要打啞謎啊。昭君還在一頭霧水呢!”她自是聽得懂。秦家和劉家聯手了。
  倪昭君在京城里是出了名的冷傲美人,臉若冰霜,這會兒卻是笑吟吟的,端起酒杯敬道:“秦哥,劉哥。我雖然不懂你們高興的原因,但我敬你們一杯,為你們祝賀。”
  秦雨檬笑道:“還要為昭君即將成為京城第一美女賀喜。”閔雯跟著謝晉文遠走歐洲,短時間內肯定回不來了。這個第一美女的頭銜非倪昭君莫屬。
  劉小山有點逸興飛揚。道:“好,我們再走一個。”
  四人碰杯。
  秦成文喝著酒,笑道:“昭君,聽說你給陸景打過幾次電話,他都以沒有時間見你給推了?”
  倪昭君有點赫然,“嗯。秦哥。我是給陸少的助理墨靜雯打的電話。”
  秦成文笑笑,意味深長的道:“昭君,過兩天,你可以直接給陸景打電話,我想他會見你的。”
  倪昭君乖巧的點了點頭。
  劉小山微微一笑。倪昭君對這一切還迷迷糊糊的,但他確實心知肚明,就是不知道陸景到時候會是什么表情。當然,這一輪的目標不是陸景。這小子有點邪門。他未來還有足夠的時間來和陸景較量。
  …
  …
  京城方面借著調查謝晉文的事宜,同時開啟了對娛樂圈的調查活動。很多“深水魚”都被這次如火如荼的行動給震出來。
  小暑這天,城南別墅12號別墅的客廳中,陸景和占哥兒喝著西瓜汁看著不遠處的地毯上占德佑和已經1歲多的陸瓊華玩耍。
  婉儀、樂亞晴、保姆幾人在一旁看護著。
  “其樂融融啊!”占正方笑著嘆道,“小景,最近謝晉文在京城被查的事情和你有關吧?”
  陸景點點頭,“小謝肯定得給開除黨-籍了。”又笑道:“我等著憋個大招呢。”
  占正方道:“我就說。哈,見好就收。”
  陸景微笑道:“但是很多人都不懂見好就收的道理。”
  占正方笑著搖搖頭,轉了一個話題。那些人,他自然是知道的。
  …
  …
  7月10日,正逐步得心應手開展工作的京城督-察局受到一個很有價值的線索:有人舉報,在國家扶持的高科技項目審批中存在著利益輸送。
  矛頭直指劉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