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923 警告

小雨滴落在陽臺的雨花石上,叮咚如同琴音。徐城大明湖畔的錦江樓沐浴在湖光山色的煙雨中,美輪美奐。
  陸景和大哥陸江在龍山廳的窗欄前,眺望著雨色。心情放松。
  餐廳里侄女陸琪和大嫂胡瑩說話的聲音隱約傳來。陸景笑道:“哥,你這是偷得浮生半日閑啊!我都不好意思打擾你。”他和唐詩經到徐城住了大半個月。林峽剛的案子已經宣判。今天下午他準備離開徐城,大哥、大嫂請他吃飯為他送行。
  陸江笑著擺擺手,“你現在在京城算是經濟方面的專家,聽說何叔叔都找你聊經濟趨勢。怎么樣,有沒有考慮在民大讀一個博士?趙教授是博士生導師吧?”
  陸景嘿然一笑,“暫時先不考慮吧!掛個博士頭銜,別人一看就我是混來的。”
  大哥這話是開玩笑。他的經濟學碩士文憑怎么混來的?自是和趙教授“放水”有關。否則,正兒八經的考試、搞論文,他還真難說能順利畢業。
  陸江就笑起來。
  …
  …
  天辰娛樂的董事長雍馳最近焦頭爛額。因為林峽剛的案子,娛樂圈這些天都處在一種過度的亢奮中。不少女明星、女藝人站出來舉-報某些導演、制片人、投資商。好一陣雞飛狗跳!天辰娛樂作為國內第一大娛樂公司,旗下的職員少不了被波及。天辰娛樂這種情況還算好的,那些人到底是要在娛樂圈混碗飯吃。
  其他一些小公司就沒這么好的運氣。連崔瀚手下的公司、盈利情況良好的華府傳媒都受到波及:有一名20歲的男演員狀告在片場受到某男副導演的騷-擾。一時間,業界嘩然。
  雍馳緩步走進充滿江南風韻的云島會所主樓餐廳。三層樓高的木石建筑尤其的考究,雕欄畫棟,宛若精品。
  隨行的保鏢留在了樓下,雍馳徑直上了三樓。唐論語、裴高峰、裴吳越、葉文俊、許宗復、徐懷觀幾人已經在品茶聊天。
  今天是新六大世家在黃海的一次小聚。唐、裴、許、林、陽、葉。
  裴吳越正和湯開復在墻壁的字畫前閑聊著,笑著道:“雍總來了!”
  雍馳笑笑,一一和眾人打著招呼,坐到唐論語身邊。唐論語、裴高峰、徐懷觀正說著最近魯東政策的新動向。
  在國內做生意,有三個層次。第一。踏踏實實的做實業、經營。第二,做高利潤的行業,比如金融、壟斷行業。第三,就是跟著國家政策做生意。比如:跟著領導走出國門投資。
  預計在2003年啟動的中國房地產的黃金時代在今年可能會遭受到挫折。魯東政府已經宣布要在未來五年內大規模建設保障房。保障民生。徐城因為立豐地產接手舊城改造項目,在規劃之初就配置了大量的保障房。房價預計會保持平穩。現在就看排在第一名的黃海、煙東的房價走勢。
  裴高峰收了話題,看向雍馳,笑著問道:“雍馳,天辰娛樂的情況怎么樣?”
  雍馳道:“裴叔。鬧得沸沸揚揚。我還穩得住。”話里多少帶了一點情緒。他心中很不滿陸景的決定。完全搞亂了行業秩序嘛!
  唐論語笑著擺擺手,他哪會看不出女婿的情緒,但不理解也得支持,“陸景和詩經晚上回黃海,你們明天聊聊。”
  雍馳點點頭。他也確實想和陸景聊一聊這場席卷整個娛樂圈的風波。
  …
  …
  陸景和唐詩經在5月26日傍晚飛抵黃海機場。周四中午約了雍馳、羽壽、裴吳越、崔橫波、湯開復、林婉如、崔瀚、唐弼、裴嫣等人在黃海深藍游艇俱樂部聚餐。
  唐弼和裴嫣兩人是跟著黎傾城一起從黃海大學過來。一輛紅色的保時捷和一輛黃色的法拉利先后停在深藍游艇俱樂部奢華現代的停車場中。
  “嘖嘖,不錯啊,這里都有電動跑車的充電樁了。”黎傾城摘下墨鏡放在LV的手袋中,邁著一雙修長的美-腿當先一步走向電梯。黑色的短裙下,那雙雪白如玉的美-腿炫目耀眼至極。
  裴嫣撇撇嘴。她對黎傾城不感冒,但得承認黎傾城的腿很漂亮。比腿模都漂亮。
  唐弼按了電梯,三人一起坐電梯上行。唐弼問道:“黎姐,陸哥不是喜歡熱鬧的脾氣啊,他今天約我們一起吃飯,是不是打算聊一聊最近娛樂圈的事情。”
  黎傾城白唐弼一眼,“唐弼誠心的不是,這我那知道?我就一混吃混喝的人。你一會問薇薇姐。”
  唐弼呵呵一笑。心里琢磨開。
  片刻后,三人抵達5樓的包廂中。陸景等人都在包廂的餐桌邊聊天。黎傾城三人笑著和眾人打著招呼,走到陸景身邊。“景哥!詩經姐。”“陸哥。詩經姐。”
  陸景微微笑著點點頭,眾目睽睽之下倒不好表現得和黎傾城多么親近。介紹著身邊穿著藍色修身連衣裙氣質典雅的********,“林清秋,我的老朋友。”
  唐弼愣了下,“您是新上任的林市長?”黃海市市-長林清秋。
  林清秋微笑著對陸景道:“看來。黃海這里大家族的政治敏-感度很高啊!”
  陸景笑笑,對有些震驚的黎傾城、唐弼、裴嫣做個手勢,示意他們入座,說:“清秋,官本位社會,他們的政治敏-感度想不高都不行。”
  林清秋俏麗的一笑。點點頭。
  一道道小菜送上來。陸景幾人隨意的聊著。陸景很自然的將話題引到最近娛樂圈的風暴上。
  品了一口紅酒,陸景道:“我聽到有這樣一些聲音:有的說,這件事純屬舉報林峽剛的那個演員眼紅,我們的林導呢,是撞在槍口上。有的說,即使林峽剛有錯,那也是道德范疇,你情我愿的事情,算不上違法。有的說,潛規則屬于個人隱-私,法律不僅無權干涉還應當保護。”
  “要我說,這些說法都是文過飾非,圖一個嘴快,膚淺的。是沒有看清楚它對整個社會正面價值觀的破壞。今天在座的諸位,很多都是娛樂圈中的大佬級人物,對潛規則都是默認的。”
  陸景說話的時候,眾人都在認真的聽。聽到“大佬”整個用詞,雍馳、羽壽、崔瀚都在心里想,“嚯,誰敢在你面前稱大佬!”
  陸景接著道:“為什么默認?因為由來已久,見怪不怪。甚至國外因為文化觀念等問題在這方面比我們國內還嚴重。但是,默認潛規則的存在,等于在扭曲我們的價值觀。就好比現在社會上的一些怪現象:一脫成名,各種門,各種錄像,這都是病態的社會價值觀的一種體現。”
  “娛樂圈的潛規則,實質上是一種不公,掌握著資源的某些人謀求私-欲,是以強權對弱者權益的踐踏、強-奸。當我們習慣了這種丑惡現象的存在,試問,這樣的社會還有什么公平正義可言?”
  “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現象,不能簡單的一句是行業發展所帶來的現象概括之。是的,被潛規則的女明星們,很多都是自愿的。可是為什么自愿?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沒有人監督。林峽剛的案子就是這個監督開始的第一步,構造公平正義社會的第一步。”
  “我知道,很多娛樂公司的高層很抵觸。鬧了個雞飛狗跳,滿地雞毛嘛!但是,為什么會是從娛樂圈開始?我在這兒坦誠的講,第一,你們的問題太多。多到什么程度,社會上人人皆知:女明星上位要靠脫。要來一次大掃除。第二,你們這個利益集團太弱。做事情,總是先易后難。”
  “構建公平正義的社會不是一句空話。我大哥的講話,我希望你們多學習學習。不要整天像某些公-知一樣,月亮都是國外的圓,輪到我們想要構建一個干凈、和諧、公平、公正的社會時,各種唱反調、諷刺,做減法。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九層之臺,起于壘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
  …
  餐后,裴嫣開車送唐弼回唐家的映月臺別墅。唐弼喝了一些酒。黎傾城自然是留在深藍游艇俱樂部里陪陸哥。戀奸情熱呢。
  “呀,我知道了。”唐弼忽而一拍大-腿,叫道。陸景那些慷慨激昂的話語還在耳邊。
  裴嫣沒好氣的白未婚夫一眼,“明白什么啊?瞎叫嚷,我都差點嚇得和人撞上。”
  唐弼訕訕一笑,“嫣嫣,你聽陸哥的話可能沒感覺,我聽起來不大一樣啊。陸哥今天是在警告我們,特別是雍姐夫他們幾個。”
  “啊?”唐嫣微征。
  唐弼沒打算和唐嫣解釋,嘆道:“以后,很多做事的規矩要改改咯。”陸景今天的話,是一個宣言、開始。
  …
  …
  “虛了點吧?”林婉如托著香腮看著窗外的夕陽,扭頭對身邊的丈夫湯開復說道。
  湯開復微笑著,反問道:“婉如,你不希望出現陸景說的那樣的社會?公平、公正、生機勃勃、充滿正能量!”
  林婉如愣了下。
  …
  …
  雍馳、羽壽、崔瀚三個人同一輛車離開深藍游艇俱樂部。
  崔瀚額頭有些冒汗。陸景說話太坦誠,直言他們這些人很弱。但誰敢否認他的話?
  天辰娛樂總經理羽壽嘆了口氣,“雍總,陸少的決心很大啊!”
  雍馳苦笑,捏著下巴道:“攤上一個充滿理想主義的大老板,你說我們是幸還是不幸?跟著走吧!”
  他出身貧寒,對社會的公平、正義有更多的理解、思考。他固然不贊成陸景的某些話,但是卻不得不為他精彩的觀點、想法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