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21 傅婕請客吃飯

“就快到夏季了啊1走下京城大酒店門前的臺階,陸景笑著感嘆道。p時間不知不覺就過了五一。他剛和袁書記在京城大酒店里吃了頓家常便飯。這段時間,他都一直在京城。
  余樂笑了笑,跟緊半步,坐到副駕駛座上。跟在6景身邊久了,才知道那種低調、內斂的高端。就比如剛才楊秘書的手機號碼,那些身家幾十億的商人根本就拿不到。
  黑色的昆王汽車駛離京城大酒店,緩緩的融入在京城的馬路中。
  余樂琢磨了一下,道:“6景,聽說梁經宋的妻子到京城里來活動。有人看到高暢和她一起吃飯。”
  6景就笑,輕松的道:“那她是羊入虎口。肯定要給高暢吃得骨頭渣都不剩。”
  余樂嘿嘿一笑。高暢什么貨色,京城世家子弟圈中人皆盡知。那是個真小人。他的妻子都是娶得敵人下屬的女朋友。梁妻的遭遇可想而知。
  6景的手機忽而一響,是高婉薇來的短信:景哥,我幫傅姐把食材都準備好了。
  6景笑著回了一條短信,“我一會過去。”他和傅婕約了今天晚上在傅婕家里吃飯。算是事后慶祝中投對黑石集團的勝利。
  …
  …
  傅婕的家位于西單東環街區c棟24樓24o3號。一間三室兩廳的公寓。約有4oo平,布置的靜雅。
  6景提著禮物按了門鈴。
  “來了。”門后傳來傅靜的聲音,隨即厚實的防盜門打開,露出傅靜精致的臉蛋,和傅婕有五分相似,禮貌的道:“6叔叔好!”
  傅靜13歲,身量開始長高,小美人胚子。吧w·w`w·.·怪不得傅婕要愁她早戀的事情。
  6景走進客廳,將禮物放在茶幾上,笑著道:“傅靜,你怎么在家啊?”
  傅靜聲音清脆的笑道:“6叔叔。今天星期天啊!”
  6景一拍額頭,“看我,時間都過忘了。”墨靜雯最近回交州休假,他的時間都過得忘記工作日和周末。金融風暴來襲。和華財團各企業的情況都不那么好。
  傅婕、高婉薇,小季三人在廚房里整治了一桌菜。下午四點開始準備,弄到六點多才開飯。主要是傅婕和薇薇兩人都不會做飯,小季一個人主廚。她們倆打下手。
  餐桌上六道小菜,一道清燉的雞湯。散著誘人的香氣。傅靜很乖巧的給眾人盛飯。
  6景嘗了一筷子番茄雞蛋。夸道:“唔,小季,味道不錯!九十九分。再多給一分怕你驕傲。”
  四人都笑起來。
  小季剛去衛生間洗過臉,白膩的臉蛋上還帶著水漬,散著迷人的光彩,開心的笑道:“6哥,我又不是第一次做給你吃啊!”
  傅靜道:“呀,季姐,信息量好大啊!”她和性子柔柔的季姐關系不錯。
  小季的臉頓時變得緋紅,忙喝著雞湯。遮掩心中的慌亂。
  傅婕看了女兒一眼,平靜的說:“小靜,吃飯。”
  傅靜偷偷的吐吐舌頭,低頭吃飯。今天要不是6叔叔在家里作客,她少不了要給她媽訓一頓。
  6景笑笑,勸道:“傅婕,你啊,不要對傅靜太嚴厲了。女孩子要寵著養。”他之前在新加坡的時候和傅婕聊過這些話題。這時勸她,自然而然。
  傅婕穿著素雅的藏青色短袖中裙,優雅而嫵媚。8w`w=w-.=明艷照人,道:“你是不知道她多鬼機靈。幸好學習成績不錯,不然我得頭疼死。我對小靜的期望很高。”
  6景笑著點頭。傅婕的性子本來是很嚴厲、強勢的。再加上她和洛宣離婚,對傅靜肯定有一定的影響。她對傅靜的培養、未來的期許。肯定會都是朝著她自己的人生模板去拷貝。只不過,教育孩子這種事,往往事與愿違。他感覺傅靜的性子就不大像傅婕,倒是像白露多一些。
  孩子的話題有些沉重,6景轉了一個話題,笑道:“傅婕。最近美國的一家媒體評論你的文章看了嗎?美國的學者擔心你會成為下一個金融沙皇。”
  傅婕攏了攏耳邊的秀,微笑道:“6景,你竟然有時間看這種無聊的報道?”
  6景呵呵一笑,“最近其實不怎么忙。”
  高婉薇笑道:“這個頭銜怎么也扣不到傅姐頭上啊。倒是格林斯潘很符合這個頭銜。哦,景哥,我聽葉姐說美國媒體開始出現對格氏反攻倒算的聲音。”
  6景點頭,吃著小菜,“美國的經濟危機持續惡化,尋找替罪羊是必然的。其實,次貸危機和高盛有很大的關系。他們早在2oo7年就現苗頭,在此大大的盈利了一把。”
  高盛在次貸危機中損失并不嚴重。反而是大賺了一筆。利潤至少有1oo億美元。不過,后來的金融危機爆,他們作為華爾街五大投行之一,也難以獨善其身。
  說說笑笑,吃過飯,收拾了一下后,將餐具丟在洗碗機中,6景和傅婕到書房里聊天。
  傅婕的書房布置的很雅致,面積不大,書櫥中放滿了約2oo多本書。6景大約的看了看,都是金融相關的書籍,不少是英文原版。書籍都有些磨損,看得出傅婕平常時常翻閱。
  想也是,沒有誰能隨隨便便的成功,傅婕在金融上的造詣如此高,不學習肯定不大可能。
  傅婕將兩杯芬香的紅酒放在書桌上,微笑看著6景瀏覽她的藏書。她也不介紹,拿起酒杯,怡然的小喝了一口酒,問道:“怎么樣?”
  6景將手中的書籍放回到書櫥中,輕輕的關上櫥門,笑道:“看到你這里的大部頭,我都感覺我不學無術啊!”
  傅婕禁不住笑起來,說:“你這恭維得也太夸張了。”
  6景走過來拿起紅酒抿了一口,說:“還好。我總算沒恭維你飯菜做得好。哈哈!傅婕,看來你這完美的人生也有缺陷啊!”
  傅婕禁不住俏臉微紅,有點燥熱。廚藝是她所不擅長的領域。話說,她每天的時間排得滿滿,想要做飯都難。反駁道:“6景,你的廚藝比我強不到哪兒去吧?”
  “哈,說不定真比你強一點。我的掛面和粥做的還不錯。”
  傅婕頓時掩嘴嬌笑,笑得消瘦的肩膀都一抽一抽的。看得出,她在努力壓制肚子里的笑意。6景說了等于沒說,下面條誰不會?
  說笑了一會閑話,6景舉起酒杯和傅婕輕輕的碰了碰,兩人就倚在書桌說話,“傅婕,你對黑石集團的事情接下來怎么看?”
  傅婕沉吟了幾秒,坦誠的道:“斯蒂夫-施瓦茨曼心里怕是不大服氣。中投在黑石集團董事會的投票權和席位并不能起到什么制約作用。還有得斗。”
  斯蒂夫-施瓦茨曼這次主要是吃虧在信息不對等上面,以為會取消黑石集團在中國投資資格。而同樣的招式不能用兩次。她現在還在思考對策。黑石的股價過低并不能對黑石產生太大的殺傷力。
  6景沉聲道:“那我們就把斯蒂夫-施瓦茨曼踢出黑石。”
  傅婕秀眸微微一亮,看著6景,“可斯蒂夫-施瓦茨曼是黑石的創始人,同時被稱為黑石的精神教父。”
  6景豎起右手的食指搖了搖,“他在我眼中就是個打工的。”
  6景這句霸氣的話讓傅婕輕輕一笑,淡淡的女人幽香在書房明亮的燈光下浮浮沉沉。傅婕對6景微微點頭。她相信6景可以對付斯蒂夫-施瓦茨曼,這位華爾街的領袖。
  6景道:“傅婕,你到時候可能會承受比較大的壓力。”
  傅婕秀雅的笑了笑,看著6景溫潤的眼睛,“6景,每個人都會面臨壓力。我挺得住。”
  “那就行。要不要我先借個肩膀給你靠靠!”6景笑道。
  傅婕略微遲疑了一會,說:“行啊。”說著,輕輕的依在6景肩頭。她確實有點累了。6景對她的支持力度很大。但此刻,她心中想得不是工作,而是6景作為朋友給予她的關懷、支持。做女強人很累的,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從工作回歸到生活狀態中可以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女人。
  傅婕大大方方的靠在6景肩頭上,6景倒是愣了下。他剛才那句話其實是開玩笑的。
  想起新加坡時,她說如果自己出事了她也會傷心的那一瞬間的感動。6景左手輕輕的摟著傅婕的細腰。柔軟的觸感隔著夏季的裙子傳來。傅婕身材保持的很好,腰細臀翹,偏向于窈窕消瘦,有著嫻雅知性的成熟女人風韻。
  傅婕身-體僵硬了會,白皙如玉的臉蛋上浮起嬌艷的緋紅,明艷照人,隨即慢慢的軟下來,抬頭看了6景一眼。6景的手很規矩。
  6景笑笑,溫聲道:“我們接著喝酒!”伸手去拿書桌上的酒杯。
  傅婕點頭,心里有一些異樣的情緒,想起那天清晨她頭枕在6景腿上睡醒時的尷尬,輕聲道:“好。”
  “咚咚”,書房的門被敲響。傅靜在門外道:“媽,你和6叔叔還要不要添酒啊?”
  傅婕像一只受驚的兔子一樣從6景身邊彈開,揚聲道:“小靜,不用了。”
  說著,秀眸飛快的看6景一眼,一抹難掩的嬌羞掠過。要是女兒進來,她剛才那樣可就解釋不清楚了。
  6景苦笑著揉揉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