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920 下場

3月份,美國資本市場上哀鴻遍野。次貸危機的風暴正在席卷美國。大部分投資者損失慘重。中投公司與黑石集團在輿論上激烈的交手引起不少關注。
  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bbc、美國在線、雅虎、谷歌、youtobe等一大批傳媒上出現批評中投公司的文章,重點點名副總經理傅婕不專業、不負責任的評論。
  傅婕在國內的名氣雖然大,但她畢竟沒有在華爾街工作過,即便有2004年新加坡石油期貨大戰累積起來的名聲,但在美國主流的投資界很難被認可。
  美國主流媒體的批評聲讓傅婕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中國媒體這邊聲援傅婕的聲音根本就發不出來。甚至不少媒體,特別是互聯網上的自媒體都在批評傅婕。
  京城里有人說:“丟臉丟到國外去了,這下好了吧?還是不成熟!只圖一時嘴快。”
  然而,3月底黑石集團在紐交所股價的下行改變了這一局勢。
  黑石集團的股價由每股18.65美元跌破5美元。市場上大量的賣空盤在砸黑石的股價。風格簡單、粗暴。而由于美國次貸危機的背景,華爾街無力強拉黑石集團的股價。
  此時,承受壓力的人變成了黑石集團的ceo斯蒂夫-施瓦茨曼。他需要面對投資者、股東們的置疑。
  分析機構指出:即便黑石集團在次貸風暴中損失慘重,但股價應該保持在10-13美元才合理。過低的股價損害了中小股東的利益。
  就在這時,中-國監管部門傳出風聲,黑石集團旗下的基金在投資中-國房地產時存在著違規進入市場的行為。或許將取消黑石集團的投資資格。
  黑石集團上下大為緊張。在美國經濟遭受重創之際,黑石集團能獲取利潤的市場就是中國。數十名合伙人分別向斯蒂夫-施瓦茨曼表示了擔心。
  一時間,斯蒂夫-施瓦茨曼焦頭爛額。
  …
  …
  香港,黑石集團大中華區總裁辦公室內,梁經宋愁容不展的吸著香煙。
  名貴木料的辦公桌上黑色的蘋果手機iphone開著免提,里面傳來斯蒂夫-施瓦茨曼的聲音,“亞倫。很抱歉!這件事我們必須要給中投一個表面上的交代。我將會親自到京城去尋求解決方案。”
  梁經宋心里磕磣了一下,接這個電話時他就意識到不妙,嘆口氣道:“施瓦茨曼先生,我明白。”
  斯蒂夫-施瓦茨曼親自到京城去談判。無異于是認錯。都這樣了,他還怎么留在黑石集團內呢?
  斯蒂夫-施瓦茨曼輕嘆口氣,掛了電話。心中充滿了憤怒和無奈。
  …
  …
  4月2日上午,黑石集團大中華區ceo梁經宋在廣場大廈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離職。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到動情之處,潸然淚下。
  同一時間,陸景在金頂俱樂部的包廂中和傅婕通著電話。
  陸景開玩笑道:“傅婕,這下全世界都記住你了。”
  傅婕在中投的辦公室中辦公,心情不錯的笑道:“陸景,你應該恭喜我壓力減輕了。斯蒂夫-施瓦茨曼下周要來京城。”
  陸景笑笑,說:“斯蒂夫-施瓦茨曼這個人笑里藏刀,談判有把握吧?”
  傅婕反問道:“你說呢?”
  陸景哈哈一笑,放心的掛了電話。
  …
  …
  4月上旬,中投與黑石集團在京城達成協議:中投公司將會在五月份增資1億美元。在市場上收購黑石集團約2%的股份,同時獲得相應的投票權,并且擁有一個黑石集團董事會的席位。
  而黑石集團重申與中投良好的合作關系,并繼續擁有在中國市場投資的資格。
  集團ceo斯蒂夫-施瓦茨曼以個人名義出資1億美元,在華夏大學設立基金會,用于資助華夏大學在全球范圍選聘優秀師資,為世界各國優秀大學生提供專項教育培訓。
  傅婕和斯蒂夫-施瓦茨曼等人在華夏大學出席基金會的成立儀式時,斯蒂夫-施瓦茨曼在主席臺上說著感謝的話,心中一陣郁悶。黑石集團在這次談判中失去了不少利益。
  同時間,陸景正在望云塢中充滿江南水鄉風韻的水榭中聽著婉轉悠揚的絲竹之聲。
  陸景坐在舒適的沙發上。端著高腳酒杯,輕輕的和王燦碰了碰。
  看著水榭外面和衛婉儀一起欣賞春景的嬌妻,王燦笑道:“陸景,你小子可以啊!硬生生的讓美國佬掏了1億美元出來。”
  陸景就笑。“1億美元不算什么。你知道斯蒂夫-施瓦茨曼2007年在黑石給他自己開的薪酬是多少嗎?4.53億美元!”
  “我靠!”不止是王燦,一旁的唐悅、謝晉文、韓鴻信都給震驚到。
  謝晉文婚后有些發福,翹著二郎腿,嘖嘖有聲,“瑪德,美國人就是會玩啊!”
  韓鴻信搖搖頭。中投這一些列的c作手法相當漂亮。但要說背后沒有陸景的支持不大可能。比如,要查黑石集團在房地產市場上違規的消息,中投很難運作。他倒是有點關心從黑石集團離職的梁經宋的消息。這個人怕是要危險了。
  一身淡雅春裝的墨靜雯從水榭外走進來,在陸景耳邊小聲道:“陸景,斯蒂夫-施瓦茨曼的助手打來電話,他在離開京城前想要和你見一面。”
  陸景笑道:“靜雯,我最近在香港啊!”
  “哦,我知道了。”墨靜雯嬌俏的白陸景一眼,笑孜孜的離開。陸景這不是睜眼說瞎話么?只是,她也挺討厭那個一臉假笑的斯蒂夫-施瓦茨曼。聽說,他還給自己取了一個中文名,叫做蘇世民。
  目送嫻雅明媚的墨靜雯離開,陸景輕搖著酒杯,心里笑了笑。斯蒂夫-施瓦茨曼大概還搞不清楚狀況。金融精英,一生可以賺取數十億美元的身價、風光無限。但說到底,只是一個打工的。美國那邊的商業氛圍講究權力制衡。然而,和華可不是這樣。他以為自己是他見到的那些財團的負責人嗎?
  現在,華爾街很多人心有余悸吧?
  陸景嘴角掠過一抹笑容,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
  …
  中投和黑石公司的較量隨著雙方在京城達成協議硝煙散盡。蘇世民這個中文名倒是在京城不同的圈子中引起幾許漣漪。一個外國人取一個中文名,還是挺讓人自豪的。而當這個外國人還是華爾街的商業領袖之一時,這種自豪感來的更強烈一些。
  4月中旬,黑石公司的股價下探到3.45美元后,隨著中投公司增資的消息宣布,開始緩緩的回升到8美元左右。
  香港,某處豪宅中,梁經宋看著電腦屏幕上橫盤震蕩的黑石股價曲線,用力的摩挲著頭皮,心中一陣煩躁。
  黑石內部當時給他的股權價格是13.5美元。這相比于黑石17美元的發行價而言是相當有吸引力的價格。但是現在他手里的股票卻是虧損裝態。最近他急需用一筆錢。
  據可靠的消息,港府的廉政公署正在調查他的一些情況。很明顯這是報復。他打算離開香港。
  “蹬蹬”的聲音傳來。
  片刻后,梁妻的身影在書房門口冒頭。梁妻早年是內地知名的游泳運動員,奧運冠軍。雖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身形保養的非常不錯。穿著居家的睡衣,豐滿的曲線挺翹,渾身透著豐腴的貴婦氣質,走到丈夫身邊,輕輕的抱住他。
  梁經宋吸了一口氣,“莉莉,我沒事。”
  梁妻道:“亞倫,要不要我去找一找我的校友?”她畢業于華夏大學。校友圈中有不少有能量的朋友。
  梁經宋搖搖頭,嘆道:“莉莉,沒用的。如果我沒猜錯,要報復我的是和華財團的陸先生的意思。我們得想辦法盡快離開香港。”
  在這一瞬間,梁經宋心中無比的后悔忽悠中投投資黑石。黑石要坑中投的想法,他事先其實有察覺的。只是,利欲熏心啊!
  梁妻愣了愣,隨即渾身微顫,在家中竟然有些窮途末路的感覺從心底涌起來。
  …
  …
  香港在四月份已經是春夏季的模式,繁華的大街都是衣著清涼的人群。
  香港半島酒店的一樓下午茶側廳中,韓鴻信和妻子馬晴陪著莫心藍悠閑的喝著下午茶。
  莫心藍產后3個月已經恢復了往昔的好身材。一襲水藍色修身長裙,r挺腰細。高貴優雅的風情中又有著幾許珠圓玉潤的人-妻韻味,魅力驚人。
  莫心藍優雅品著茶,問道:“馬晴,你在京城還好吧?”
  馬晴點頭,看了丈夫韓鴻信一眼,幸福之意要從眼角溢出來,“心藍姐,我挺好的。”
  莫心藍笑笑,說:“鴻信,以后要對馬晴更好。”
  韓鴻信就笑,“我知道。莫總,我看報紙上說香港廉政公署請梁經宋喝茶了。應該有把握吧?”
  莫心藍微微一笑,美麗的眼睛如同新月,說:“梁經宋的問題很多。”
  韓鴻信心中了然,笑道:“這種金融漢j死不足惜!大快人心!”
  其實,這件事陸景來處理梁經宋算是越界了。但確實讓人感覺到很舒服。了解到黑石集團坑中投內情的人都不會同情梁經宋。反而會覺得大快人心。
  這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提醒,有些錢不能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