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16 兩個圣人

陸景微征,隨即輕笑著看董冰如何處理。董校花的確魅力非凡,在南非都追求者。
  董冰無奈的嘆口氣,道:“很抱歉,亨利,我中午有約。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陸景。”
  董冰伸手示意,介紹在窗戶邊的陸景。
  亨利臉上頓時流露出憂傷的感情,美麗的董竟然有男友了,這讓他感到十分的沮喪。看著陸景東方化的面孔,黑發黃膚,心中有些了然。勉強的笑了下,沖陸景點點頭,“你好井先生。”
  董冰錯愕的眨眨眼睛,隨即反應過來,嫣然一笑。她是按照陸景的習慣介紹的,而亨利-杰西顯然是按照西方的習慣理解:名字在前,姓名在后。
  亨利-杰西是和華銀行非洲公司的高管,應該是聽過和華財團創始人陸景的名字。理解錯了,到是省了她一會解釋她和陸景關系的功夫。
  給人稱“井先生”讓陸景笑了一下,輕微的點了一下頭,“你好,亨利。”
  董冰給人追求說明她的魅力,但他自是不會對亨利多么熱情。保持交際禮儀就可以。再多一分熱情都不可能。
  亨利將花放到董冰的辦公桌上,認真的道:“董,只要你還沒有結婚我就會繼續追求你。”
  他來南非時不知道多少哈佛的同學羨慕他可以和董冰一起工作。甚至,預祝他抱得美人歸。
  “opps!”董冰無語的吹一口氣。將額前的劉海給吹起來。神態生動。
  亨利這就轉向陸景,一雙碧綠色的眸子充滿挑戰的欲-望:“井先生,我要向你發起騎士的挑戰,希望你能接受。我會在未來的365天內為我的女神送上愛心早餐,希望你能有超過我的行動來證明你更愛她。”
  陸景微笑道:“亨利,我和你不同。我和董冰的關系已經確定。我不需要用追求時的方法來證明我愛她。我用另外的辦法。”
  亨利走上前一步。盯著陸景,道:“什么辦法?”
  陸景笑著做個手勢。董冰好笑的嗔陸景一眼,順從的走到陸景面前。陸景在董冰誘-人的紅唇上輕吻了一口。“我每天用一個吻證明我對她的愛意。”
  秀恩愛,對單身汪的打擊相當巨大。
  亨利如遭重擊。沮喪的低下頭,雙手捂著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時,他才知道他錯得離譜了。
  董冰輕嘆口氣,她固然心中不忍。但她確實也有點厭倦亨利的糾纏。向陸景介紹道:“亨利是我在哈佛的大學同學。畢業之后在華爾街工作,我邀請他來南非幫助我開展和華銀行的業務。他是我得力的助手。”
  陸景輕笑著點頭,溫柔的撫了下董冰的秀發,道:“亨利。現在有時間嗎,一起吃頓午飯吧!”
  亨利抬頭看了并肩站在一起的陸景和董冰,咬牙道:“好。”他自認為條件比這位東方男子更出色,他要搞清楚失敗的原因!
  …
  …
  約翰內斯堡是南非最大的城市和經濟中心。巨大的城市被鐵路分為南北兩部分。南部是重工業區。北部是市中心、商業區、白人居住區、高等學校等。南非和華銀行大廈就在北部的商業區。
  陸景、董冰、亨利-杰西三人從南非和華銀行大廈下來,在地下停車場坐上董冰的捷豹,坐車前往市中心的法博尼亞餐廳。
  捷豹是一款性能良好的防彈車。約翰內斯堡的犯罪率高達40%,像董冰這樣美麗、富有、單身的女子配有一款防彈車很有必要。
  轎車一路行駛著。車內空間寬敞。董冰坐在陸景身邊,給陸景介紹著南非的景點,“我平時沒事會坐車出來逛逛。約翰內斯堡美麗是美麗,就是犯罪率太高。中產階級都在向北部的郊區遷移。在約翰內斯堡生活首先要解決的安全問題。我們的‘狄克’計劃就是針對這一點而來。在籌劃階段就受到約翰內斯堡中產階級的追捧。”
  狄克是羅馬神話中的正義之神。她用這個名字命名和華的“租界計劃”就是要表明她杜絕“租界”內犯罪的決心。
  車窗外的高樓大廈倒退而過。約翰內斯堡雖說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因為鉆石、黃金交易而繁榮。銀行、車站、證券交易所,市中心高樓林立。
  法博尼亞餐廳位于市中心。陸景三人下車,緩步進入法式餐廳中。一尊曼德拉的銅像聳立在街頭。不時的有游客在拍照。
  陸景注目著不遠處的曼德拉銅像,輕輕的搖頭。
  坐到餐廳中,董冰點了餐,喝著清水笑道:“干嘛啊,陸景?曼德拉在南非可是圣人,公認的國父。你莫非有什么高論?”
  一直萎靡著的亨利立時精神振奮了不少,道:“井先生,如果是種-族歧視的言論就不要發表了。這不會得到認可。”
  陸景笑道:“圣人?在我看來,西方輿論塑造的兩個圣人并非圣人。南非推行種族和解制度之后。從發達國家跌落到了發展中國家。從南非國家利益的角度而言,曼德拉委實是一個罪人。南非是有希望進行全面的工業化。一躍成為世界級的強國。而這個希望被曼德拉一手摧毀。”
  “呵……”亨利準備反駁。
  陸景擺擺手,“當然。這并非曼德拉一個人的過錯。全球的資本主義強國絕對不會允許在非洲出現一個工業化的國家。哪怕其社會的主體是白人。歐洲那兒白人國家之間的齷蹉事就不少。”
  亨利道:“井先生,你這是陰謀論。”
  陸景笑笑,道:“亨利,現代文明就是工業文明。全球目前完成工業化的國家就這么幾個吧?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俄羅斯、日本、中國。”
  歐盟里面的那些只依靠一兩個產業鏈生活的小國不算。亞洲四小龍更是除了賣萌還是賣萌。二戰以來,列強從未掉隊。(加拿大在美國旁邊存在感較弱,去掉中國再加上土耳其的前身奧匈帝國,剩下就是當年的八國聯軍。)
  “全球的資源、利益有限。崛起一個工業強國,餐桌上可分的蛋糕就小了。陰謀不陰謀,我們在這里說了不算。但是,我知道,敵人所贊美的,定然是對他們有益的。”
  一個曼德拉,一個甘地,兩個圣人?其實未必!南非和印度先后錯失了工業化的機會,從而讓中國抓住了機會。
  為什么說中國是抓住了機會?這涉及到全球資本的流動和制造業的轉移。
  九十年代,在歐美工業空心化、日本經濟泡沫產生失落的十年的前景下,如果南非和印度承接了全球的制造業轉移。那么,世紀之交的二十年就沒有中國什么事了。中國會成為當前越南、印度等國的存在。準備承接第二波的制造業轉移。
  當然,沒有如果!中國抓住了這次機會。
  謹慎一點來說,在2008年的1月還不能豪言中國已經完全取得工業化的成功:中國幅員遼闊,地區發展極為不均衡。要看到沿海地區,大城市的繁榮。也要看到中西部地區的落后、貧窮。
  但毫無疑問,中國在當前2008年所取得的建設的成績,舉世矚目,世所公認。
  中國正走在偉大的復興的路上。
  亨利當然不可能被陸景說服,他承認西方的輿論有國家利益因素在里面,但他也認為存在一些有良知的記者在公平的報道問題。
  對此,陸景只能呵呵。
  陸景和亨利唇槍舌劍,誰也說服不了誰。很快,侍者開始一一送上法式大餐。
  董冰笑著搖頭,她很少見陸景和人這樣長篇大論的辯論。以陸景的智慧,自然明白辯論永遠無法改變對方的觀點。陸景是向亨利表明他在追求她這件事情上的立場:絕不相讓。
  “好了,吃飯吧,你們倆聊點別的吧?”董冰打了一個圓場,“陸景,你和央行的林行長聊了些什么?”
  亨利道:“董,我還和格林斯潘一起喝過下午茶呢!”
  美聯儲就是美國的央行。格林斯潘是美聯儲的主席。1987年上任,2006年卸任。被譽為全球的********,美元總統。備受推崇。市場有言,“格林斯潘一開口,全球投資人就要豎起耳朵”,“格林斯潘打個噴嚏,全球投資人都要傷風。”
  陸景微微一笑,“再過2年,你就會看到格林斯潘被打落神壇。”
  2008年的美國金融危機后,格林斯潘被美國人指責,屢次遭受調查,背上這次金融危機監管不力的責任。
  亨利“嗤”了一聲,說:“井先生,你這樣會讓我看不起你。格林斯潘現在還是全球金融領域的藝術大師。如果你想要見他,我可以為你引薦。”
  董冰無力的扶了一下額頭,說:“亨利,你要不要先聲明一下你父親是美國國參議員呢?”
  陸景的觀點在她看來是匪夷所思的,現在格氏在全球依舊享有很高的聲譽。所以,她出言幫陸景一句。
  亨利攤開手,無辜的道:“成為我父親的兒子,這不是我的錯啊。”
  董冰給逗的一笑。
  陸景也笑了笑。亨利和他爭論對格林斯潘的評價,怎么可能贏得了他?亨利對格林斯潘熟悉又如何,哥可是重生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