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15 金融漢奸

韓鴻信將陸景和梁經宋見面的地點安排在京城大酒店。1002號包廂中,陸景見到了梁經宋。他四十多歲,穿著灰色的西裝,神采奕奕。很自信的一個人。
  “陸先生,很高興見到你!”梁經宋和陸景握手,坐下來笑著說道。
  陸景笑了笑,做個手勢。
  韓鴻信招呼服務員上菜。
  一道道家常菜送上來。到陸景這樣的地位,什么樣的豪華大餐沒有享受過?反倒是吃一些家常才更為舒心。韓鴻信自是注意到這一點。
  梁經宋見陸景的筷子多是夾一些肉菜,笑著問道:“陸先生喜歡吃肉?”喜歡吃肉的人多半精力充沛。而精力充沛往往就意味著做事風格強勢。
  陸景笑了笑,說:“每個人的口味不同啊,嘗嘗,這道蒜蓉排骨很不錯!”
  梁經宋沒動筷子,笑道:“京城大酒店大廚的手藝好啊。”
  韓鴻信微微皺眉。
  第一次見面梁經宋自是不可能和陸景聊得太深。主要是聊著全球的資產管理公司。這個行業黑石公司就是翹首之一。在財經雜志世界500強的評選中經常上榜。美國的梅隆財團也做得很不錯。和華旗下的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崛起的也很快。
  陸景喝著濃汁雞湯,微笑道::“富躍產業基金和黑石公司還有一定的差距。”
  梁經宋笑著道:“陸先生,如果可以的話黑石公司愿意與富躍產業基金合作。不知道陸先生有沒有興趣促成合作?”
  陸景笑了笑,和梁經宋聊起今天喝的茅臺酒。梁經宋只得和陸景聊起中國的酒文化。
  一頓飯下來,韓鴻信先送梁經宋離開,這才回到包廂中,將外套掛落地衣架上,笑著說道:“景少,這個老梁還想著去你在商云市的葡萄酒莊看看。”
  陸景擺擺手,將手機放在餐桌上,“鴻信。梁經宋最近在京城很吃得開?”
  韓鴻信坐下來,奇道:“是啊,景少,有什么不妥嗎?”
  陸景道:“黑石公司套了國家30億美元。提出了一些列不平等的條款,輿論震驚,黑石公司的大中國區主席竟然還在京城里吃的開?”
  韓鴻信心里悚然而驚,他沒想到陸景是這個態度。他還以為陸景只是不待見自以為是的梁經宋。
  陸景手指敲了下桌面,緩緩的道:“鴻信。這種金融漢-奸死不足惜!你說呢?”
  韓鴻信額頭上頓時有點冒汗,立即表態道:“景少,我這就和梁經宋斷交。”陸景這個態度是相當嚴厲的!他心中不得不為梁經宋默哀。
  但確實如陸景所說,坑了國家30億美元的巨款,算是當代漢奸。怎么著都得付出代價。梁經宋要有這個覺悟。
  …
  …
  梁經宋自是不知道陸景和韓鴻信說了什么。但他很快就覺察到了京城頂級的中介圈子對他的冷淡。而這些頂級的中介圈子多半都是由京城中的世家子弟把持著。據說,陸景很不待見他。
  梁經宋跑了一些老關系,大部分人都推了和他的飯局。中投投資黑石集團虧損嚴重,這個事實是公認的。
  梁經宋在京城一直待到傅婕擔任中投副總經理的任命公示,依舊沒有跑出什么結果來。無奈之下,只得先返回香港。
  香港灣仔區。金碧輝煌的房間中,梁經宋在沙發上郁悶的吸著煙。
  讓中投為黑石集團上市交易站臺時的成功感現在是蕩然無存;集團CEO斯蒂芬-斯瓦茨曼給他發下巨額獎金時的喜悅消弭殆盡。
  他現在要考慮的是一個詞語:清算。因為在京城時他就聽到了風聲:陸景稱呼他為金融漢奸。陸景作為一家世界級財團的掌舵者,給他貼上這個標簽讓他倍感壓力。和華財團的總部就在香港。
  “叮鈴----”
  丟在茶幾上的手機響起來,梁經宋起身,看了號碼頓時臉上露出喜色,連忙接了電話。
  “hello,梁!聽說你遇到了一點麻煩?”電話是黑石集團的CEO斯蒂芬-斯瓦茨曼打來的。
  梁經宋長長的松了一口氣,說道:“是的,斯瓦茨曼先生。非常感謝你這個電話。我幾乎已經喪失信心。”
  斯蒂芬-斯瓦茨曼爽朗的笑道:“哈哈,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你面對可不是什么無名之輩。華爾街都對陸很重視。花期銀行的CEO,桑迪-威爾,摩根士丹利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布倫特-馬南,********的主席弗蘭克-皮特曼都和陸見過面。對他的評價很高。”
  “嘶----!”梁經宋輕輕的吸了一口涼氣。他其實對陸景的地位并沒有什么具體的概念,聽到這三個顯赫的名字,心中有點明白過來。
  斯蒂芬-斯瓦茨曼微笑著道:“所以,亞倫,不要有太大的壓力,你這次去京城觀察情況失敗是情理之中。”
  梁經宋低聲道:“可…斯瓦茨曼先生。那樣的話,我們要面臨著一個女王式的對手。”
  斯蒂芬-斯瓦茨曼傲慢的笑了笑,道:“亞倫,中投在黑石的股票有48個月的鎖定期。在此期間,我們足以將投資人的30億美元花掉。中投如果不想所有的投資都打水漂,他們最終還得和我們談談。”
  梁經宋微微沉吟著,心情逐漸的平復下來,不得不說,斯蒂芬-斯瓦茨曼看法很精到。手里握著中投的30億美元,而中投又在黑石集團沒有任何投票權,占據主動的確實是黑石。
  斯蒂芬-斯瓦茨曼哈哈笑道:“所以,我決定給你發一筆5千萬美元的獎金來表彰你對公司的貢獻。”
  梁經宋哭笑不得,他已經接受表彰了,這個獎勵更多的是做個中投看的,并且是盡快將錢花光,說:“斯瓦茨曼先生,謝謝!”
  斯蒂芬-斯瓦茨曼揮手道:“不客氣,亞倫,享受你的假期。哦,我忘了給你說,我批給你2個月的帶薪假。”
  梁經宋嘴角掠過一絲微笑,再次道:“謝謝,斯瓦茨曼先生,我和我的妻子正好有一個旅行計劃。這個帶薪假很及時。”
  斯蒂芬-斯瓦茨曼臉上露出一個老狐貍式的笑容,說道:“不用客氣,亞倫。等你帶薪休假結束后,我想你得再去一趟京城,和我們親愛的傅詳細的談一談黑石的計劃:例如我們需要增資擴股。我想他們應該會有興趣繼續投資持有黑石的股份。”
  必須有興趣,不是嗎?除非中投不想拿回那30億美元了。
  …
  …
  從冰天雪地的京城到地球南端的約翰內斯堡又是一番氣候。巍峨聳立的和華銀行大樓頂層辦公室窗明幾亮,一長排的紅木書架很是令人矚目,點綴著這間辦公室奢華內斂的格調。
  陸景和董冰坐在茶幾邊說著話。
  “陸景,以和華在香港的影響力,要查一下梁經宋這個人應該很簡單吧?”董冰明麗的笑道:“美國有一個說法,美國最恐怖的部門不是警察部門,也不是FBI,而是稅務部門。因為,美國人幾乎人人逃稅。區別只在于有沒有被稅務部門抓到。梁經宋不應當例外。”
  陸景擺擺手,“董冰,這件事沒有那么簡單。我查了梁經宋很痛快,但是中投在黑石的30億美元就拿不回來了。我來南非之前和林行長見過面。他是建議我不要圖一時之快。這30億美元還是要想辦法拿回來。”
  董冰嗤笑一聲,“林行長說得輕松,即便是和華財團都拿不到黑石集團的痛腳。更別說才成立沒幾個月的中投。傅總的麻煩很大。陸景,你的想法呢?”
  陸景就笑,“我的想法就是支持傅婕的想法。”中投是國家-部門,他介入得太深不好。還得看傅婕的手段。不過,梁經宋這個人,他不會輕易的放過。
  有兩個情況。
  第一,梁經宋離開黑石,那么他就會命令和華財團立即動手。
  第二,傅婕將黑石給打趴下,他也同樣會命令和華財團動用在香港的影響力發起對梁經宋的調查。
  董冰明眸盯著陸景的臉龐,見他是認真,禁不住噗嗤一笑,“喂,你確定傅總會采取強勢的處理態度?”
  陸景笑著點點頭,“我當然確定。”
  那天在新加坡阿卡夫山莊別墅的早晨和傅婕尷尬的面對面之后,雖說同機飛回京城,他還沒有和傅婕詳細的談過。但以他對傅婕的了解,上任之后對黑石公司采取強勢態度是必然的。
  董冰輕笑,精美的耳墜搖晃,玉女風情十足,“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啊。哦,快到中午了,去哪兒吃?”
  陸景這是第一次來非洲,走到窗戶邊,雙手扶在窗沿上俯瞰著約翰內斯堡的街區。這棟大樓原本是渣打銀行的總部,被董冰并購下來。陸景的聲音遠遠的飄散在風中:“隨便啊。別給我吃非洲黑叔叔們的食物就好。我肯定吃不習慣。”
  董冰嬌嗔道:“這我還是知道的吧?”
  董冰回到辦公桌邊,整理了下個人用品,再從手袋里拿出鏡子,攏了下她秀麗的發型,鏡子中是一個明眸酷齒的女郎,穿著白色的長裙,肌膚如玉,美輪美奐,“走了,陸景。”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忽而被敲響。接著,一名白白凈凈的西洋帥哥抱著一簇鮮艷的玫瑰花推開門走進來,用英語道:“美麗的董小姐,我中午有榮幸邀請你吃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