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14 輕松化解

哈利-伯納德的話很有道理。尼古拉斯-賈爾斯、馬克-法斯特都很贊同。和華財團不可能以一個世界級財團的力量獨自對抗華爾街。p美國才是全球經濟的領導者。美國有多家世界級的財團。這些財團的金融力量會延伸到華爾街的金融機構中。華爾街背后的力量遠超和華財團。
  賈爾斯喝著紅茶,微笑著對康恩里-伯納德說道:“伯納德先生,哈利這次干得很不錯。上次在東京雖然在陸景手中失利,這次可以賺回來了。”
  哈利-伯納德一頭金色的卷發,不加掩飾的道:“尼古拉斯,我討厭陸。”
  賈爾斯哈哈一笑。
  康恩里-伯納德笑起來,心情不錯,問道:“馬克,你什么時候能夠擔任美聯儲的主席。伯南克最近焦頭爛額,啊哈,我都懷疑會不會主動辭職。”
  賈爾斯、哈利-伯納德都笑起來。馬克-法斯特也矜持的笑著,謹慎的道:“我認為伯南克主席不會辭職。他的工作很被認可。”
  哈利-伯納德心道:“量化寬松的放水給金融機構,他的工作當然會被認可。”
  正想著,哈利-伯納德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哈利-伯納德看了一眼,是他的一個朋友打來的,起身道:“抱歉,我失陪一會。”拿著手機出了陽臺。
  康恩里-伯納德、賈爾斯、馬克-法斯特議論著當前的次債風暴,談笑風生。對于真正的大鱷們而言,次債風暴令他們損失不小,但不會觸及生存。
  片刻后,哈利-伯納德一臉晦氣的從客廳中走進來,氣急敗壞的道:“爸,芝加哥大學的一名經濟學教授剛在個人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認為美國經濟的后市相當危險。而且,華盛頓郵報準備附和這種觀點。”
  賈爾斯臉色微動,“哈利,怎么回事?這樣一來。ek咨詢公司所受到的壓力就會消失!”
  芝加哥大學隸屬于洛克菲勒家族。但,雷納德-洛克菲勒與和華的關系不是很糟糕嗎?
  哈利-伯納德搖搖頭,他不確定是否與洛克菲勒額家族有關,說:“暫時還不清楚。華爾街里肯定有人暗中與和華合作了。豈有此理!”他很是憤憤不平。
  康恩里-伯納德今天的好心情蕩然無存。責怪的看了兒子一眼,說:“各位,今天的下午茶就到這兒吧!”
  哈利看到第一點:華盛頓郵報敢刊登唱衰美國經濟的報道,必然和華爾街某些力量的認可有關。
  但是,哈利沒有看到第二點:芝加哥大學是洛克菲勒家族創辦的。他們依舊在芝加哥大學保持著強大的影響力。這件事絕對和雷納德-洛克菲勒脫不了關系。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顯然,雷納德-洛克菲勒與和華的陸達成了某種協議。而他的兒子竟然沒領悟到這一點,這讓他很失望。
  不要讓仇恨遮住你的雙眼。
  要愛你的敵人。
  康恩里-伯納德說完就站起來離開了陽臺。留下面面相覷額的三人。顯然,在美國東部財團中地位舉足輕重的康恩里-伯納德心情不好。
  第二天,1月2日上午,高盛公司發出預警的報告:他們對美國經濟的后市也不大看好。
  華爾街的銀行家、投資者們的注意力從被ek公司唱衰的憤怒中轉移,轉而迅速的研究高盛的觀點。
  高盛是華爾街的五大投行,華爾街的頂級存在之一。他們擁有大批的追隨者。
  …
  1月初北半球寒冬凜冽之時,在南半球的珀斯卻是炎熱的夏季。珀斯青葉島的私人莊園中。陸景在二樓小客廳的落地玻璃窗前悠閑的看著天邊的白云。
  1月1日在京城參加完謝晉文的婚禮后,陸景就飛來了珀斯。陳笑在1月2日在珀斯的和華醫院中給他生了一個兒子。今天母子倆已經從醫院回到家中。
  腳步聲響起。墨靜雯從走道里進來,走到陸景身邊,手里拿著一疊報紙,輕笑著問道:“陸景,想什么在啊?”
  陸景回頭,笑道:“沒想什么啊,就是休息下。小家伙這兩天把我折騰得不輕。”
  墨靜雯掩嘴咯咯嬌笑。陸景堅持給他和陳總的兒子喂奶,換尿布,當然折騰。將手里的報紙遞給陸景。“喏,最新幾期的華爾街日報。華爾街現不再一味的批評ek唱衰的觀點。”
  陸景擺擺手,“我就不看了。雷納德-洛克菲勒要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我還真沒有和他做朋友的必要。”
  墨靜雯明媚的一笑。“你總有辦法呢!”陸景幾天前給雷納德-洛克菲勒打過電話。在高盛、華盛頓郵報、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等方面的“掩護”下,華爾街批評ek咨詢公司的聲音立即就下去了。
  陸景笑道:“靜雯,華爾街只是一個代名詞,在美國從事金融行業的人數居多,哈利-伯納德想要讓華爾街統一的聲討我只是異想天開。”
  從他的角度而言,在全球美國“一超獨大”的局面下。必須要承認,美國在金融領域的強大。所以,他選擇了“側面迂回”的方式來擺脫困境。
  但,要清楚的認識到:這種強大并不是美國金融精英們智商的強大。而是美元霸權、以及美元作為全球貨幣的地位帶來的強大。
  記住,全球經濟的引擎,不是金融業而是制造業。制造業創造價值。金融業、服務業只是轉嫁價值。
  雷納德-洛克菲勒真好有和他交好的意圖,他選擇讓雷納德幫忙,代價比讓安迪-摩根出手要小得多。
  墨靜雯嬌笑道:“那這次哈利-伯納德的臉又被你打腫了啊!”一場風波消弭于無形。
  陸景哈哈一笑。他最喜歡的還是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當然,現在對付美國東部財團,和華力有未逮。很多時候,財團之間的較量都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較量。
  陸景和墨靜雯隨意的聊著,小季和蘇曉玉從客廳外進來。蘇曉玉穿著黑色的連衣裙,定制款,修身而飄逸,娟秀婉約的嬌小女郎,笑問道:“陸景。你們聊什么啊?”
  陸景笑著對蘇曉玉招招手。
  ….
  ….
  陸景在珀斯呆到了1月8日才前往香港。他和莫心藍的愛情結晶在1月10日降臨。是一個兒子。取名莫無憂。這些事情總歸不能大肆慶祝。不過,這倒是不影響陸景愉快的心情。
  陪著莫培英去香港的公墓祭拜過莫心藍的母親后,陸景在香港與從珀斯飛回來的墨靜雯、高婉薇、小季一起飛回京城。
  李菲菲因為檢查出懷孕的關系,沒有回京城。到時候視情況而定。看要不要回京城過春節。
  一場小雪點綴著京城的寒冬。胡同里兩旁的屋檐上星星點點。
  陸景帶著妻子衛婉儀、6個月大的女兒瓊華到父母的住所錦園別墅12號別墅過臘八節回來。剛到家,就接到韓鴻信的電話,“景少,最近有沒有時間出來吃頓飯,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
  陸景的心神還沉浸擔心父親衰老的身-體上。沉默了好一會。
  電話里,韓鴻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景少,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最近不是有風聲說傅總要調任中投副總嗎?中投投資黑石公司大虧,在香港那邊有個朋友過來公關,托到我這里。”
  陸景這才回過神來,道:“明天中午見過面吧。”
  衛婉儀將女兒給保姆梅嬸抱著,張羅著讓小五去煮一碗消食湯。她和陸景兩人在爸媽那兒喝臘八粥喝多了。回到客廳中,見陸景掛了電話,溫婉的笑道:“陸景。又有事情忙啊?”
  陸景笑了笑,摟著嬌妻曼妙的腰肢,淡淡的幽香傳來,溫聲道:“沒有,明天中午的飯局。”
  衛婉儀點點頭,嬌柔的依偎在丈夫懷里。
  溫存了一會,陸景輕嘆道:“婉儀,我爸…他…,唉…”老頭子的身-體越來越差。他是不喜歡去醫院,只在家里療養。其實。只怕離下病危通知的日子不遠了。
  想到這兒,陸景的心情有點失落。雖說相比于前世在2000年去世,老頭子算賺到了,但是為人子女者。又怎么不希望父親多活幾年呢?
  感受到丈夫的情緒,衛婉儀輕柔的拍著陸景的背,安慰道:“陸景,終究有一天,我們也會變老的。你要是擔心爸,這兩年多在京城里陪陪他。”
  陸景長嘆了一口氣。輕輕的點頭。
  其實,他這次回京城是應央行林行長的邀請:見面私下里聊一聊經濟的看法。他和林忠學是老朋友。不然,他的行程是從香港直飛南非。
  …
  京城,某處高檔住宅中。
  黑石集團大中華區主席梁經宋在房間內來回踱著步,手里夾著一支香煙。根據他了解的最新消息,匯金公司的傅婕即將調任中投公司副總經理。
  國內的投資界一直有“南楊北傅”的說法。
  “楊”是香港的資產管理公司:富躍產業投資基金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楊星長。和黑石公司算是同行。楊星長在沿海一帶的商人中有極高的號召力。
  “傅”就是傅婕。這個女人相當的了不起。一位女王式的人物。她之前的名聲一直在國內,但是在2004年新加坡石油大戰之后,她與和華一起名揚全球。僅僅是她這個名字,在金融界,至少能融資50億美元。
  傅婕調任中投,據說她將有可能全權負責中投的投資業務。而中投投資黑石集團被套牢30億美元引起輿論嘩然。這筆交易極有可能會成為傅婕樹立威信下手的目標。
  他作為促成這筆交易的中間人,壓力極大!進,就是黑石集團繼續賺取利潤。退,他恐怕要背負“惡劣”的名聲,為這筆失敗的交易背書。
  能否讓中投繼續支持黑石集團在中國的投資,就要看他明天能否說服一位關鍵人物:與傅婕私交極好的陸景。陸生還有一重身份:和華財團的話事人。
  明天的見面不容有失。
  梁經宋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看向窗外清冷的小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