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913 敵對情緒

12月23日中午,陸景和李菲菲一起在新加坡河畔的浮爾頓酒店頂層餐廳中用餐,體味這個彈丸小國的浮浮沉沉。p新加坡是親西方的。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便是李光耀前往美國游說的結果。
  當然,新加坡想要玩平衡走鋼絲是自食其果。其在域內的影響力被排除在外。東盟10+1,東盟10+3,東盟10+6等多方會談在近年來的陸續召開,新加坡越發的********。李光耀是典型的偷雞不成蝕把米。
  固然,世界輿論掌握在西方手中,但世界的狩獵場,游戲規則,還是在大國手中。比如:美國、俄羅斯、歐盟、中國。
  “菲菲,我回京城呆幾天,你先去珀斯。”陸景輕輕的握著李菲菲的手,說道。
  李菲菲笑著點點頭,“嗯。陸景,你和傅姐怎么回事啊?傅姐一大早就離開阿卡夫山莊別墅,都沒和我們道別。”
  陸景苦笑的揉揉眉心,坦誠的道:“昨天晚上聊得太開心,喝多了。扶著她會房間休息,我說休息會就回主臥,結果迷迷糊糊一覺睡到天亮。”
  “我說呢!”李菲菲咯咯嬌笑,笑顏如花。
  陸景笑了笑,喝著果汁。想著今天早晨和傅婕先后醒來時的尷尬:傅婕趴在他腿上睡了一晚上。再看著眼前的菲菲,前世的種種遭遇從心頭浮起。與今生交匯。令他感慨良多。如在一個美妙的夢中。
  新加坡這座城市將會銘刻在他的生命中,這里有他太多的回憶啊!
  他和煙詩凝的定情是在新加坡,晚婷受傷也在新加坡。等等不會忘記的回憶如同畫卷一般留在記憶的長廊中。
  …
  從新加坡回京城,12月底這幾天。陸景都非常的忙碌。美國經濟形勢在次債風暴的沖擊下持續的惡化。和華全球的業務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
  12月24日上午,和華旗下的智庫、亞洲著名的金融咨詢公司:ek咨詢公司對外發布全球投資策略報告。唱衰美國經濟,認為美國、全球的經濟形勢在未來幾個月內面臨著極大的風險。
  這篇由趙清芷署名的策略分析報告發出來后,在亞洲金融圈內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很多人都對美聯儲的救市行動不再持樂觀態度。
  趙清芷是ek公司的首席策略分析師,在亞洲金融圈中名聞遐邇。近年來,她因為準確的預測了國際原油期貨價格的走勢聲名鵲起。亞洲有很多投資經理、證券分析師、期貨投資者都是她的粉絲、擁躉。特別是京城內的眾多中資資本都唯她馬首是瞻。
  她代表著一股不容小覷的金融力量。
  這是和華財團在全球金融市場上話語權的延伸。
  當然,和華財團在資本市場的力量還包括: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和華銀行,建業銀行、彩虹風險投資基金。
  周五下午,陸景從金頂俱樂部里出來。天陰沉沉的仿佛要下雪。他剛和凌雪月、韓圣杰見過面。他們準備信任ek公司的分析,做空美國。
  美國金融市場發達,金融產品眾多。要做空其經濟有很多渠道,包括股指期貨,美元指數、債券市場,美元債券等等。
  當然,凌雪月、韓家能拿出來的資本也就約15億美元左右。
  陸景幫身側的墨靜雯整理了下圍巾,自己也裹緊了黑色的大衣,坐到奔馳車內。“靜雯,今年的冬季可真冷啊!”
  “京城哪年不冷?你以為還是新加坡啊!”墨靜雯嫻雅的笑著答道,她是南方人,在京城里過冬也不大適應。
  奔馳平穩的向中關村的景華大廈開去。墨靜雯將手里的公文包放在車椅上。拿出她精巧藍色封皮的記事本,說:“陸景,最近你總共收到了14個來自于國外的邀請。要不要我念給你聽下?”
  陸景作為和華財團——一家世界級財團的話事人。國外有很大財閥、政要、貴族想和他交往。這是世界級富豪、財團的圈子。她是陸景的貼身大秘書,這些邀請最終都會匯聚到她這里。
  陸景笑著拿出香煙聞了一下。說:“算了吧!你撿重點的說。”
  墨靜雯微微一笑,帶著婉約的女人韻味。“好啊。雷納德-洛克菲勒下了請柬邀請你去棕櫚灘度假。”
  “啊?”陸景微怔。
  墨靜雯點點頭,給陸景一個肯定的答復,輕笑道:“陸景,看來這位洛克菲勒先生要對你服軟了哦!”
  在亞太財團和和華財團的較量中,雷納德-洛克菲勒是站在亞太財團一方的,和陸景鬧得很不愉快。
  陸景就笑,“雷納德有點意思啊!”沉吟了一會,說:“行,你給他一個回復,我1月份會去棕櫚灘住幾天。到時候邀請他參加我舉辦的酒會。”
  墨靜雯道:“嗯。”
  這時,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笑道:“謝少,你現在竟然有空給我打電話?”
  電話里傳來謝晉文的聲音,“景少,你這一聲‘謝少’喊得我心驚膽戰啊。我后天晚上自罰三杯謝罪。哈哈,景少,我1月1日結婚,12月31日晚上在大唐雨景舉辦單身派對,邀請你來參加。王少,唐哥他們都要來。”
  陸景笑了笑,說:“行吧,我到時候去坐一坐。”
  …
  西式風格的翠林莊園中,燈火琉璃。約能容納30人的莊園客廳中人聲鼎沸。
  陸景和謝晉文打了個招呼,和好友王燦拿著酒在客廳的走道邊閑聊,不遠處,謝晉文和一干小明星們廝混,很是熱鬧。
  陸景笑著搖頭,“小謝可以啊,這么搞,閔雯都放他出來?”
  王燦就笑,“婚前最后的瘋狂嘛!哈,謝少最近在娛樂圈名聲很響亮,國內那個什么第五代導演領軍人物林導都被他嚇跪著了。”
  陸景笑了笑,說:“靠,你小子羨慕他啊!”
  王燦道:“扯淡!我是說這小子格調這么些年就上不去。”
  陸景哈哈大笑。將緣由和王燦說了一遍,又嘆口氣道:“導演潛規則女星這種事還是要整頓下,對社會的風氣影響很不好。”
  王燦扶著眼鏡道:“我靠,你什么時候開始關注社會問題了?閑得蛋疼啊?”
  和王燦閑扯了好一會,陸景離開翠林莊園,這種單身派對,他參加著沒什么意思。
  夜色中,銀色的電動跑車t10緩緩的駛離大唐雨景精美的建筑群。剛拐上紫竹大道,陸景卻是接到安迪-摩根的電話,“陸,還沒休息吧?”
  陸景和安迪-摩根在出售tu的股份、安卓的股份的合作中關系融洽,微笑道:“還沒有。安迪,你到棕櫚灘度假了?”
  棕櫚灘是全球知名的冬季度假勝地。富豪云集。安迪-摩根這些人基本每年都回去。棕櫚灘是一個很好的交際場地。
  “還沒有。我在勸說杰西卡去棕櫚灘。唉…”安迪-摩根嘆了口氣,自從7月份杰西卡從日本東京回來以后,對他明顯疏遠了許多。這讓他有些發愁。
  陸景微愣。腦海中的記憶回到7月份在東京紫苑別墅的陽臺上,美艷、性感的大美人杰西卡-富林明給他抱著懷中肆意的愛-撫、熱吻的場景。
  安迪-摩根只是感嘆一句,見陸景沒有接話,說起正事:“陸,昨天的華爾街日報你看了嗎?”
  陸景疑惑的道:“沒有。”
  安迪-摩根道:“和華旗下的公司ek公司唱空美國的經濟,華爾街對你很有點不滿!”
  陸景頓時感覺有點呲牙。華爾街還挺霸道的啊!2007年12月31日,美國經濟正被次債危機席卷,處在崩潰的前夜,它還不讓人說?
  安迪-摩根接著道:“具體來說,就是以東部財團為首的那些人。華爾街日報上的文章是花旗銀行下屬的投資部門發的。陸,哈利-伯納德對你意見很大啊!”
  陸景沉吟了幾秒,有點明白安迪-摩根的意思,笑道:“不管怎么說,安迪,謝謝你的提醒。”
  安迪-摩根有些失望,說道:“不客氣!”
  他在席卷美國金融業的次債危機中受損嚴重。他希望陸景能主動提出來給他“輸血”,他會為陸景擺平華爾街的聲音。然而,陸景似乎并這個意思。
  掛了安迪-摩根的電話,陸景撥通墨靜雯的電話,“靜雯,把我收集下最近華爾街日報針對ek公司唱衰美國經濟的評論”
  …
  邁阿密是美國冬季最為溫暖的城市。某處海濱別墅中,四名男子在潔凈雅致的陽臺上曬著太陽、喝著下午茶。細細的白沙組成的海岸線蜿蜒多姿。海面上白帆點點。
  邁阿密除了氣候宜人,也是美國最為富裕的城市。類似于洛杉磯的富人圈和邁阿密這邊比起來實在是差遠了。
  “美利堅合眾國是全球毫無疑問的領導者,我們不允許在金融領域出現挑戰者,我們不允許在軍事領域出現挑戰者,我們不允許在全球政治領域出現挑戰者。”
  說話的是一名五十多歲的金發男子,身軀高大、肥胖,穿著白色的商務t恤,帶著很重的美國東部口音。他用了一連串的排比句,相當有力度。
  哈利-伯納德笑哈哈的道:“爸,只要華爾街對和華財團有敵對情緒,和華財團將會舉步維艱。他們敵不過華爾街的金融精英們。”
  康恩里-伯納德淡淡的笑了笑。
  身邊的花期銀行的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和美聯儲理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委員馬克-法斯特都贊同的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