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12 新加坡的雨夜

夜里飄起小雨,一輛黑色的奔馳行駛在新加坡城的街頭。車輪前濺起雨滴。
  陸景坐在車中,看著車窗外深沉的夜影。已經是夜里十點半。他剛剛在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送走鄭芝荷。
  “陸哥,我都離開阿卡夫山莊別墅了,再回去多難為情啊!我想晚上先飛去上-海在那里休息一晚,明天再飛往張家界景區。”
  “陸哥,不要怪我沒時間陪你啊!我只是想珍惜目前來之不易的機會。想要在演藝事業上取得成功。我比慧喬歐尼的天賦差遠了,只能用勤奮來彌補。”
  陸景腦海中想起鄭芝荷臨別的話,嘴角慢慢的浮起一縷溫柔的微笑。
  片刻后,黑色的奔馳緩緩的駛入阿卡夫山莊別墅門前。新加坡11月底至次年1月或者3月左右為雨季。淅淅瀝瀝的小雨已經變成了一道雨幕,將山腳下的豪華、精美的別墅給隱藏在夜色中。
  陸景從門外進來,一樓客廳中,宋雨綺換了一身水粉色的睡袍,慵懶的倚在沙發上看書,修長的雙腿疊起來,露出來的美-腿肌膚在燈光下顯得白膩酥軟。秀美的成熟女人風情流溢。
  “陸景,你回來啦!”宋雨綺起身,溫婉的笑著。就像是深夜里等候丈夫歸來的妻子。
  陸景笑著點點頭,溫柔的抱了一下宋雨綺,心中有溫馨的感覺浮起。
  …
  …
  阿卡夫山莊別墅占地4850平方米,三層樓高的別墅群延綿在山腳,如同宮廷般精美。設施齊全,裝飾豪華。
  別墅面海的東側客廳中,傅婕帶著精致的眼鏡,低頭在窗戶邊的小圓桌處看著書。纖柔的玉手偶爾捋一下落在精致臉蛋上的秀發,氣質嫻雅。
  陸景從門外走進來。
  聽到腳步聲,傅婕的視線從書本上挪開看向門口,優雅的笑道:“我聽到汽車的聲音,估計是你回來了。呃。陸景,你洗澡了?”
  陸景坐到傅婕對面的椅子上,笑著點點頭,手擱在金色的小圓桌上。道:“傅婕,很抱歉,回來晚了。喝點什么?”
  傅婕打趣道:“我喝紅酒就好。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先喝點牛奶補充一下!”陸景去送鄭芝荷的時間有點多了。陸景回來后洗過澡才來見她,這說明很多問題啊。
  陸景尷尬的咳嗽一聲。“那就紅酒吧!”走到客廳的角落邊拿起卡其色的無繩固話給廚房吩咐了幾句。
  他和鄭芝荷在停車場的車中溫存了很久。小芝荷擔心他生氣,曲意逢迎,予取予求,讓他很舒服、快樂。
  陸景打完電話,走回來和傅婕閑聊著。陸景和傅婕私交很好,再加上兩人都是大場面上打滾過的人,剛才給傅婕打趣的那點尷尬一笑揭過。
  傅婕晚上看得是武俠:天龍八部,正是其中的高-潮部分:第四十二回,老魔小丑,豈堪一擊。勝之不武。以傅婕“女王般、不服輸、誰說女子不如男”的性格,喜歡看武俠倒是順理成章。
  片刻后,貌美的女侍者就送了紅酒、牛奶過來。
  紅酒醒酒要等一會,陸景“咕咚咕咚”的喝著牛奶和傅婕說著話,對她精致秀美的臉蛋上帶著的不加掩飾的曖-昧笑容熟視無睹,“傅婕,你高升到匯金公司的位置不大合適。以你的才華,簡直是暴殄天物。”
  傅婕玉指扶了扶知性雅致的金絲眼鏡,笑道:“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她這次升任回京,和陸家在魯東的勝利有很大的關系。
  陸景笑笑。將心中早就準備好的答案拋出來,“我建議你去中投。”中投全稱為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29日,是中國的主-權財富基金。主要業務是投資境外的金融產品。
  以傅婕在國內金融圈中“北傅”的名聲。以及她在新加坡主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表現出來的投資水平,出任中投的副總經理綽綽有余。
  傅婕俏臉上的笑容微微收斂,沉吟了幾秒,說:“你對美國的次貸風暴有想法?”
  2007年8月份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幾天前,美聯儲剛剛提交了針對次貸風暴的一攬子計劃。歐美央行都在向銀行業注入資金。美國的投行為追求高回報,通過加杠桿的方式。將錢借給了沒有能力償還的居民購房導致了這次次貸危機。
  現在全球金融市場風聲鶴唳。她判斷,危機還會加劇。
  陸景笑著點點頭,向傅婕豎起大拇指,“厲害!”他一句話,傅婕就猜到了他的意圖。
  傅婕道:“可是,你通過ek公司的策略分析報告以及sit的上市向外界表明,你其實是看好美國經濟后市。”
  陸景嘴角掠過一抹狡黠的笑意,“傅婕,那只是掩人耳目。事實上,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已經投入巨資在全球的金融市場做空美國。”
  傅婕恍然,起身倒著紅酒,“我說呢,以你的水平不可能做出這樣的判斷。”她對陸景的實力強當認可。2004年新加坡石油期貨大戰是她和陸景一次完美的合作。
  陸景輕笑著搖頭,他在金融領域幾斤幾兩他心里還是有數的。所以,只是憑借著前世的記憶說個大方向,剩下的事情都是由傅婕、楊星長等金融精英c盤。
  “傅婕,知道黑石事件吧?”陸景接過傅婕遞來的酒杯,表情沉靜的說道。
  傅婕愣了下,都沒有留意她蔥白的手指頭和陸景觸碰,點點頭,問道:“陸景,你對美國黑石公司不滿?”
  2007年6月22日,全球最有名的資產投資公司美國黑石集團在紐交所掛牌,開盤價36.45美元。此前一個月,尚在籌建中的中投公司以30億美元認購了黑石1.01億普通股,以黑石上市當日收盤價計算中國外匯投資公司浮贏達5.4億美元。
  但隨即,黑石股價一度跌至21.3美元,令中國的投資巨虧8.4億美元,引得輿論大嘩。
  陸景說的黑石事件就是這件事。而且,更慘烈的下跌還在后邊,受金融危機影響黑石一度跌到3.4美元。中投公司虧損幅度超過88%。
  中投公司斥資30億美元,高價參股為黑石上市站臺。上市后,持9.37%卻沒有董事會席位、沒有投資票、鎖定期為48個月,一般情基石投資人鎖定期3到6個月!
  巨額的投資并沒有換來美國人的平等待遇。并且。美國的甚至公開說:中國雖然有巨額的外匯儲備,但如果他們不吸取這次教訓,那么,那筆外匯儲備,我們想什么時候用就什么時候用。
  陸景道:“嗯。黑石公司一邊巨虧。一邊發巨額的獎金和薪水。美國佬欺人太甚。傅婕,我希望你能出任中投的副總經理,在接下來的金融危機中,將中投的損失拿回來。要讓他們知道,我們中國的錢不是那么好拿的!”
  “好啊!”傅婕微微一笑,痛快的答應下來。她身上自有一股巾幗不讓須眉的氣概。
  陸景拿起酒杯,笑道:“為我們達成共識干一杯。”既然已經判斷出美國經濟將會發生危機,只要傅婕執掌中投,把套牢的30億美元從其他地方賺回來輕而易舉。細節上的c作,陸景自然是不用和傅婕交代。
  說起全球的金融局勢。陸景拋出一個判斷:此次次貸危機最終會引發全球性的金融危機,這將是美元霸權衰落的開始。
  傅婕對此沒有輕易的下結論,即便她很信任陸景的判斷。
  說說笑笑,一杯杯的紅酒慢慢的下肚,夜色漸深。
  傅婕的酒意慢慢的涌上來,白皙如玉的臉蛋上嬌艷的緋紅色讓她明艷照人,有著動人的風韻。
  陸景一貫是欣賞傅婕的才華更多于她的麗色,但在此刻,他得承認他在某幾個瞬間,他眼中的贊賞是針對傅婕絕代美婦的風情。一身素雅的的粉白色短袖連衣裙。俏麗的身姿在奢華客廳的燈光映襯下盡顯她成熟女人的風情,明艷照人。
  傅婕秀麗的眸子看了陸景一眼,陸景眼神的變化,她怎么可能沒有察覺?
  “陸景。你在仰光遇險,白露給你打過電話了吧?”
  陸景點頭,俯身給傅婕添酒,說:“我和白露聊過。”晚瑤,白露在歐洲給他打過電話。
  傅婕伸手拿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儀態優雅。“嗯。陸景,你平常要小心,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的時候。你要是出事了,我…,我也會很傷心。”
  陸景出事的那會兒,她給煙玉成打了幾個電話,詢問詳情。或許,這有點超過了朋友之間的關心。
  但,陸景幫助她從人生的低谷重回巔峰,又和她一起在仰光經歷了政變的那段日子。微微有些出格,也是可以理解的。
  陸景心里有些感動,輕輕的拍了拍傅婕潔白如玉的手腕,“傅婕,謝謝!”
  氣氛越發的融洽。陸景和傅婕兩人將話題從工作,從經濟局勢上轉移到了日常的生活中,聽著她說起家庭的瑣事:女兒傅靜才上初一就收到情書,讓她緊張的很;兒子洛俊不省心,性格叛逆。
  陸景也說起他的事情:他的子女們最好還是要相互熟悉,獨生子女容易被寵壞。自然,少不了要給傅婕笑幾句“女人太多,你太風流”的話。
  酒喝完后,陸景和傅婕兩人談興未盡,只是夜深有寒意襲來,酒意上涌。陸景打了幾個哈欠,說:“傅婕,今晚到這兒,明天再聊。”
  傅婕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精致的耳墜晃動著,“行啊。你明天不回京城?都23號了,馬上就是圣誕節。我這邊的事務已經交接,可以回京城辦離職手續。要不,我們一起走。”
  “行啊!”陸景答應下來。
  見傅婕搖搖晃晃的站不穩,陸景上前扶住她的細腰。她穿著粉白色短袖修身連衣裙,身姿俏麗,曲線跌宕起伏。傅婕醉的有些厲害,直溜溜的往地上滑。
  陸景將她的手臂搭在自己肩頭,用力的抱著她,幽香滿懷,傅婕溫軟曼妙的嬌軀貼著他。陸景倒也沒想其他的,取笑道:“傅婕,我扶你去房間吧,就你這樣子橫著走路,走到天亮都到不了。”
  傅婕依著陸景,借著陸景的力量一起往房間走去,嬌嗔道:“說得我和螃蟹一樣啊。呃,陸景,你酒量挺不錯的啊。”
  “那是。”陸景按著記憶給傅婕找了一間鋪好床鋪的房間。開了空調。雖說新加坡氣溫很高,但是晚上下雨,難保不會感冒。
  陸景將空調遙控器丟在沙發上,一陣頭昏眼花,一頭倒在寬敞的床-上,說:“傅婕,我先躺會啊,反正挺寬敞的。我一會回去。”說著,就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