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11 林導有意見(二)

重生之世家子弟最新章節
  鄭芝荷沉默了一下,說:“方姐,或許有一點。”
  她在片場確實能感受到一些林導對她的不滿,要不是她的演技在這幾年磨礪出來了,只怕要吃大苦頭。
  明雪一襲吊帶白裙,露出的香肩肌膚雪白,她的美麗是那種在美人堆里都獨一無二的,清媚的對著陸景笑一笑,攤開手,“陸景,你怎么說啊?”
  陸景故意的模仿出一個夸張的憤怒姿態,拍著桌子道:“敢對我們芝荷歐尼有意見,實在是罪該萬死。拖下去吃一頓竹板炒肉!”
  陸景的手高抬輕放,眾女都妍麗多姿的哄笑。李菲菲輕笑道:“我還以為你要說拖下去吃‘刀削面’呢?”
  “菲菲,法治社會啊!水滸的梗不能生搬硬套。”陸景笑著回道,“我一會給雍馳打個電話!”
  眾人說笑一會。鄭芝荷的情緒恢復過來。工作的煩心事她能應付。
  吃過飯,陸景要送鄭芝荷去機場,對傅婕歉然的道:“本來說和你好好談的,要等我一會…”
  他要和傅婕談談她的新工作,去匯金對傅婕而言并非一個好去處。
  傅婕一身素雅的的粉白色短袖連衣裙,優雅而嫵媚。帶著金絲無框眼鏡,妝容精致,明艷照人。俏麗的身姿在奢華客廳的燈光映襯下盡顯她成熟女人的風情。
  傅婕微笑道:“沒事。反正,你這里房間這么多,總不會差我一間客房吧?等你送鄭小姐回來我們再談,我也很想聽聽你的高見。”
  陸景笑著點點頭。
  …
  …
  張家界景區。
  林導帶著劇組中的一干朋友在景區的酒樓包廂中吃晚飯。
  菜肴豐盛,都是景區里的特產。酒是白云酒廠出產的白云清泉。酒過三巡,氣氛就熱鬧起來。
  林導五十多歲,帶著鴨舌帽。環視著酒桌一圈,談起下午發脾氣的事情,說道:“我和你們說。我其實中意勤勤來演這個角色。我這個角色是為勤勤量身打造的。鄭芝荷硬特么的是天辰娛樂塞給我。還不能拒絕,艸。”
  有人給林導斟酒。勸道:“林導,消消氣,現在天辰娛樂是國內第一大娛樂公司,他們還有日韓、北美地區的渠道,圈子里誰敢得罪他們啊!”
  其實,說這話時,他心中嘀咕了一下。我擦,知道你和影后汪勤勤有一腿。也不用這么肉麻吧!當著我們這么多人的面喊勤勤,你讓人家老公如何自處?
  林導嘿的冷笑一聲,“我還真就不怕得罪天辰娛樂。瑪德!現在圈子里是導演制,還沒到美國好萊塢那樣的制片人制度。我林峽剛混了三十多年的圈子,怕個姥姥的。”
  女二號拍手叫好道:“林導,說得好,我敬你!我看那個韓國棒子早就不爽了。”說著,俯身給林導敬酒,胸口一片白花花的露出來。
  參加飯局的人在圈子里待久了,見怪不怪。嘻嘻哈哈的數落起韓國人來。
  其實。大家心里都清楚。林導心里有氣,第一,沒法用這戲和汪勤勤再續前緣。又因為給天辰娛樂推一個女主進來。想要造一個新的“林女郎”都沒機會。
  第二,鄭芝荷的容貌、氣質都是一流的水準。李慧喬宣布退出影視圈后,她就是韓國第一美女。這個頭銜就足以說明她的容貌,真的不比汪勤勤差。
  林導不忿的地方,就在于,鄭芝荷所有的親熱戲、吻戲、擁抱戲都會用替身完成。要知道,有些親熱戲,清場之后,導演是可以在場的。親近不得。看一下總可以吧?
  這么個絕色美人兒,氣質楚楚動人。又才23歲。青春嬌嫩。到了劇組中居然“滑不留手”,稍微有點掌控欲的男人都會有點不爽。
  正說的高興。林導的手機忽而響起來。林導將手從坐在身邊的女二號的裙子中拿出來,醉醺醺的接了電話,“哪位啊?”
  “林導,是我啊,言輝。”電話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酒桌里一下安靜下來。言導在圈子中的地位很高,拍了不少優秀的影片。在國際電影節上拿了幾個獎。
  林導不以為然的笑了一聲,“言導,有事情?”
  言輝道:“嗯,是有件事要和你說下。鄭芝荷鄭小姐啊,她是我遠房的一個親戚,聽說她在你的劇組里受了點委屈,請林導給我個面子。總不能大半夜的叫人從新加坡飛到張家界。”
  “委屈?”林導爆發道:“言輝,要是你手下的演員三天兩頭的請假,你怎么做?你生不生氣。她受了什么委屈,簽了合同拿了片酬,不認真拍戲還有理。你特么怎么說話的。給你一個面子,你算老幾?言大炮,論輩分我是老師一輩的。”
  言輝陰著臉,“沒法通融?”
  林導一揮手,回答得斬釘截鐵,“這是原則問題。我不知道是誰托了你來說情,這事,要么,鄭芝荷退出我的劇組,要么,我們法庭上見。”
  “好。這是你說的,我會原話帶到。有你后悔的時候,林老師!”言輝“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林導不屑的笑了一聲,將手機放在桌上,見眾人都看過來,吆喝道:“來,我們一起喝一杯!”
  就在氣氛逐漸熱鬧起來的時候,林導的手機又響起來。林導不耐煩的接了電話,喝道:“誰啊?”
  “喲,林老師火氣很大啊,敢從我呲牙了!”電話里傳來一個吊兒郎當的京片子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林導的酒頓時醒了三分,訕笑道:“哈,謝少,不好意思,我沒看到是你的號碼。我這人,你知道,喝點酒就喜歡咋呼。我酒量不好,酒量不好,請謝少見諒。”
  “酒量不好?我看你tm的是酒品不好吧。小林,你有種啊,鄭小姐,你都敢刁難?你不知道她是現代財團鄭會長的侄女?”謝晉文說道。
  聽著謝晉文語氣不善,林導摸了一把汗,說:“謝少,什么現代財團不現代財團,我不認識,但我認識謝少。就您這個電話,你說怎么辦,我就怎么辦。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謝晉文嘿然一笑,“小林,你****的很會說話啊!我tm還以為我快要結婚了,在娛樂圈說話都沒人聽了。行,就沖你這幾句話,我給你打個折,就送你進去吃十年的官家飯吧!”
  林導酒一下全醒,膝蓋一軟,跪在地上打電話,急忙求饒道:“謝少,給我條活路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包廂中鴉雀無聲。謝少的名頭一出,他們大多都知道。京城的大少謝晉文。謝晉文在圈子很出名,他很喜歡玩小明星。基本上看中的都沒跑。
  他是娛樂圈里的翹首人物。林導在他面前屁都不是。不是說才華,賺錢能力這方面。而是林導自己干凈不干凈的問題。娛樂圈里又有幾個干凈的人物?謝少要整林導,搞死他輕而易舉。
  謝晉文哼了一聲,“你的意思讓我送他們一起進去陪你吃牢飯?你在黃海、杭城還有幾個私生子吧?”
  林導冷汗淋漓,哀求道:“謝少…,我一個人擔當,我一個人擔當。”
  “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大爺的。還以為你自己是個角?也不好好照照鏡子。”謝晉文罵咧著掛了電話。
  鄭芝荷是景少的女人,也是你能想的?靠!
  …
  …
  “林導!你要不要緊?”有人將跪在地上的林導扶起來,問道。
  林導癱軟在椅子上,無力的揮揮手,說:“大家先回去。我一個人靜一靜。”
  “好的。”
  “林導,我們先走了。”
  眾人小心的道別,出了包廂,七八個人各自對視了一眼,一陣后怕。看林導都嚇得跪在地上就知道事情小不了。謝晉文那個層次太高了。鄭芝荷有來頭啊!
  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想也是,鄭芝荷在韓國國內都坐到了第一美女的位置上,沒點背景,怎么可能?娛樂圈可不是看臉來混的。美女一抓一大把。看的是“實力”。
  眾人感嘆著出了酒樓,返回劇組。女二號心里最不痛快,她剛才算是白付出了,還指望著靠林導多加點戲份露臉呢。結果,他這就要完了。
  …
  …
  包廂中,林導拿著手機顫抖著給鄭芝荷的經紀人宋姐撥電話。電話接通后,忙問道:“宋姐,鄭小姐還沒上飛機吧,那個,劇組這里沒事,我們的拍攝計劃可以調整,鄭小姐可以充裕的安排她的時間。”
  “宋姐?”宋姐一聽林導的稱呼,心里道:你有病吧?我才三十多歲,可那么老!隨即,醒悟過來,估計是上面的電話起作用了,所以林導才這么客氣。
  宋姐心里一陣好笑,語氣輕松的道:“林導,芝荷已經上飛機了。從上海轉飛張家界。”
  “別,別。”林導心里焦急,語無倫次的道:“請鄭小姐一定要晚一點來,我這里沒什么事。晚點來,沒關系,啊哈,沒關系。”
  宋姐知道怎么回事,懶得計較,說:“林導,我懂你的意思,我一會和芝荷溝通下。”
  說著,掛了電話。在酒店的房間里走了兩圈,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有林導這個反面例子在,芝荷在內地的發展肯定會異常的順利。
  至于,這位鼎鼎大名的林導的結局,她是懶得關心了。做人不留一線,活該!看你還會不會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