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910 林導有意見(一)

齊賓鴻接到黎傾城的電話時正在寧西省西山市的麗都酒店中,正準備請從晉西省飛來陪他的“白骨精”下樓到餐廳里吃飯,拿著手機到窗戶邊,“哈,傾城,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我正準備去吃晚飯。”
  黎傾城禁不住笑著道:“齊少,我還在黃海大學讀書。空閑時間一大把,想起來就給你打電話啊。我有件事給你說一聲:馮逸風手頭有100萬西爾斯的股份,價值6千萬美元。唐弼那小子在打這個股份的主意,你可以爭一爭。消息告訴你了,拿不拿得下來就看你自己的本事咯。”
  齊賓鴻微笑道:“傾城,唐弼怎么可能是我的對手?這6千萬美元我拿定了。”
  黎傾城勸道:“齊少,你可別大意。聽裴嫣說唐弼會和裴家聯合,就我估計應該是裴吳越。”
  齊賓鴻傲然的道:“裴吳越那個基金之王的頭銜有多少水分,我們六大世家內部都知道的。聯合又怎么樣啊?玩手段,黃海也就唐詩經能和我較量。傾城,謝了啊,我去黃海請你吃飯。”
  馮逸風又不是傻的,肯定不可能賤賣股份。所以要吞下這6000萬美元必須要用點手段。你說,錢重要還是命重要?
  黎傾城就笑:“謝意我領了,吃飯就快算了。你請我吃飯,眼睛多半時間都在看我的腿。齊少,我現在是有歸屬的人了。咱們倆永遠都是朋友關系。”
  “傾城…”齊賓鴻心中一陣黯然,輕嘆了一口氣。有點明白傾城為什么會給他打這個電話。傾城是要送他一份大禮。感謝他在京城為她出謀劃策。或許還有一些別的因素。總之,最主要的是,傾城是要明確的拒絕他的愛慕。
  掛了電話,黎傾城順手將精美的玫瑰金色的s8手機丟到臥室的真皮沙發上,依偎在陸景懷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總算了結了一樁心事。
  陸景微微一笑,輕輕的撫摸著黎傾城精致耐看的瓜子臉。溫聲道:“傻傾城,我難道會不相信將第一次給我的女孩嗎?”
  “景哥…”黎傾城輕搖著陸景的手臂。甜蜜的撒嬌著說道,“我相信你相信我啊,可我也想做到更好。”
  陸景笑了笑,“馮逸風那100萬的股份肯定保不住。小齊就不要去黃海和唐弼搶了。免得你在裴嫣面前難做。回頭我用西爾斯的股份給小齊發年終獎。”
  “哦。”黎傾城嫣然一笑,溫婉乖巧的應了一聲。
  陸景補充道:“我一會給小齊打電話。”
  “噗嗤!景哥,你口不對心呢!”黎傾城禁不住嬌笑。風情怡人。陸景這個電話打過去,齊少肯定知道剛才她是在陸景身邊打的“拒絕”電話。
  陸景嘿然一笑,摟緊黎傾城的嬌-軀。“傾城,信任是對你的。你這么美麗,該宣示主權的時候我也得去做啊,要打消別的男人對你的臆想。”
  黎傾城笑容燦爛純澈,緊緊的抱著陸景,柔媚的小聲道:“景哥,我們取消那個情人約定好嗎?我是你的,這輩子都是你的…”
  晚風吹拂進房間中,微微的細響。陸景感覺就像他此刻的心弦被這個美麗、性感、高挑、瑰姿艷逸的女孩撩動,令他沉醉。
  …
  …
  張家界景區歷來是國內外許多電影拍攝的取景地。12月22日下午。某處拍攝地。
  “cut!大家都休息一會,準備拍下一條。”導演拿著導筒喊了一聲,喘著氣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
  拍電影的劇組成員們呼啦一下子散開。各自休息。這時,副導演走到導演身邊,低聲道:“林導,剛和鄭芝荷的經紀人聯系過,她今天晚上回不了張家界,明天下午才能到。后面大約有三場戲她趕不上。我們后續的拍攝計劃要做調整。”
  林導心里一股邪火沖上來,頓時提高音量,“瑪德,她搞什么?韓星就可以耍大牌?我們合同里已經談好了吧?我們的拍攝計劃已經調整過。沒拖延一天要損失幾百萬。這個錢她來付?”
  一連串的質問讓副導演啞口無聲。
  林導一字字的寒聲道:“你…,現在。就去給她的經紀人說,今天晚上到不了劇組就不要來了。我們法庭上見。劇組所有的損失她一個人承擔。”
  說著。一腳將旁邊的凳子踢開,怒氣沖沖的走到一邊抽煙、打電話。
  林導這邊的動靜立即吸引到整個劇組成員的注意力。
  “誒,林導這是怎么了?發那么大的脾氣。”
  “誰知道啊?不是剛才拍得不順導致的吧?剛才那條卡了20多次才過。林導在業內要求嚴是出了名的。”
  “不至于吧。聽說和鄭芝荷有關。”
  “哦?快說說,怎么回事?”
  “我姑且這么一說,大家姑且這么一聽…”
  “勞助理,少賣關子,快說啊!”
  “就是,就是!”聚在拍攝地一角的十幾人紛紛起哄。
  勞助理咳嗽一聲,清清嗓子,道:“事情是這樣的。鄭芝荷是咱們這部電影的女1號啊。她06年演的那部《愛在斯坦福》的韓劇火遍中韓兩國。咱們《新城浪子》劇組花費600萬的片酬請她來,一個是看中她在中韓的影響力,一個是天辰娛樂的力薦。她現在是天辰娛樂的頭號女星。韓星要是沒有咱們中國的市場,在韓國火遍天也就是個二線演員。”
  “哈哈,那是。”
  “確實,韓國市場太小了,非得到國內來吸金才行。”
  “棒子再怎么吹噓他們是宇宙第一都不行,這是事實。我們說好才是真的好。”
  一干八卦眾紛紛附和。他們都是娛樂圈里的人熟知內情。勞助理接著道:“問題就來了,鄭芝荷拿了這么高的片酬,提了一堆要求:不能有床-戲、吻-戲、擁抱戲。一律用替身。這可是為拍攝增加了不少難度。林導早就不滿了。拍得情緒好好的,馬上就是情感的高-潮,好。卡,我們停了,換替身和男主交流。”
  “哈哈…”眾人哄笑。
  勞助理豎起第二根指頭。“讓林導不滿的第二點是,鄭芝荷行程繁忙。只能是約好時間來劇組拍攝。我們的拍攝計劃要根據她的安排來調整。好吧,她現在是一線明星,我們可以忍受。可就在剛才她的經紀人打電話說她晚上到不了劇組。嗨,放鴿子了,林導心里要爽才怪!”
  勞助理又道:“第三點,林導心中的女主角人選根本不是鄭芝荷,而是已經合作多次的影后汪勤勤。”
  “怪不得林導發這么大脾氣啊!都準備把鄭芝荷給踢走。”眾人紛紛感嘆。
  ….
  …
  《新城浪子》劇組的要求很快就通過經紀人宋姐的電話傳到新加坡。
  此時,夜幕徐徐。阿卡夫山莊中,陸景正招待來訪的傅婕享受晚餐美食。
  宋雨綺來新加坡時帶來了他10人的私人廚師團隊。當然,溫雪、溫藍兩個妮子沒來。馬上就要英語四六級考試了。她們倆還在江大備考。
  晚餐是正宗地道、清淡可口的粵菜。傅婕是嶺南省江口市人。雖說她移居京城多年,家鄉的風味還是令她吃的舒服。席間,傅婕贊不絕口。
  鄭芝荷和大家一起正品嘗著這清淡、鮮、爽、嫩、脆的粵菜大餐,嘴角帶著盈盈的淺笑聽大家閑聊,忽而接到經紀人宋姐的電話。
  電話里,宋姐焦慮的道:“芝荷,我的小姑奶奶,你今晚真趕不到張家界?林導那邊發脾氣了。說要和咱們法庭上見。我和公司說了一聲。倒不是怕他,林導是國內知名的大導演,他的電影一般拿到上億的票房輕輕松松。你出演他的電影對你的名氣上漲有好處哇。而且。鬧上法庭對你的形象不好。”
  鄭芝荷看了談笑風生的陸景一眼,輕聲道:“宋姐,給你添麻煩了。我一會給你回個電話。”
  “好吧!”宋姐欲言又止。她對鄭芝荷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鄭芝荷去新加坡是見某個大人物。
  李慧喬、鄭芝荷在公司里演戲都有御用的替身演員。從來就不拍那些香-艷的戲份,這說明什么,不言而喻。
  鄭芝荷走到陸景的座位邊,白色緊身上衣搭配碎花長裙,沉靜優雅,歉然的小聲道:“陸哥,我晚上得離開新加坡了。導演那邊發脾氣了…”
  陸景微微低頭,聽著鄭芝荷清澈悅耳的聲音將緣由娓娓道來。微笑道:“芝荷,沒事。我想留你在我身邊多呆兩天啊。這樣,我打個電話吧!”
  鄭芝荷的假期早到了,是他留小芝荷在新加坡這里多呆幾天。
  鄭芝荷輕聲道:“陸哥,我…”她其實想去拍戲了。她工作一向很努力。只是,陸哥要她陪著,她當然也愿意。
  陸景就笑,體貼的道:“好吧。我等會送去你去機場。沒看出來小芝荷還是工作狂人啊!”
  鄭芝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身姿嬌小,小巧精致的瓜子臉只有巴掌大,五官精致如畫,沒有任何的瑕疵。這一笑,楚楚動人,魅力四射,“陸哥,你真好。我想我要成為像慧喬歐尼那樣的超一線明星才不辜負你對我的期望、教導啊!”
  陸景微微一笑,說“先吃飯吧,我一會去送你。”
  “嗯。”鄭芝荷乖巧的答應下來,回到圓形餐桌邊的座位上。一點都沒有她在韓國娛樂圈內被稱為芝荷歐尼的強大氣場,溫柔如水。芝荷歐尼在韓國娛樂圈里可是好打抱不平,很維護后輩的存在。很多人都受過她的恩惠。
  陸景和鄭芝荷對話的時候,眾女都看過來。當然,傾城那妮子還在房間里休息。說說笑笑,眾女搞明白怎么回事。
  明雪輕撫著額前的秀發,問道:“芝荷,那個什么林導是不是對你有意見啊?你從新加坡飛張家界,從上海轉機至少要10個小時呢。大半夜的,他怎么可能還在拍戲?要拍夜戲也得等明天晚上。你明天上午走都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