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909 心思

陸景確實沒事。
  在西仰鐵路遭遇到刺殺的事情,確實讓他有些后怕,但是,借康瑞的手清洗了那些劊子手后事情也就過去了。
  到他這個位置,隨便一個決定,不得罪人都是不可能。他要是糾結這些事情日子就沒法過了。他的安全自然有身邊的安保團隊負責。他信任他們。
  “嗯。”趙清芷在陸景的溫聲安慰下情緒慢慢的變得輕松,懇求道:“二哥,你給我爸說一聲我們的關系,好嗎?我想這輩子都和你在一起。”
  陸景苦笑著揉揉鼻子,沉吟了幾m秒,說:“小芷,我…,嗯,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和趙教授談談。”
  這件事難度挺大的。只是,他怎么能拒絕清芷的這個請求?
  “二哥,我相信你。菲菲姐,那么難的難關你都搞定了。”趙清芷美麗的丹鳳眼柔情的看著陸景說道。
  看著絕美無瑕的女孩情意流瀉,陸景心情漸漸的輕快起來,低頭吻著她的嘴唇。
  再大的困難都得克服啊!
  …
  …
  清芷離開后,陸景在陽臺邊略微站了一會,身后傳來輕輕的腳步聲。陸景回頭,看到清麗嬌柔的何夢明走過來。
  白襯衣配著酒紅色的高腰中裙。勾勒出小明的玲瓏曲線。披肩的長發上別著幾枚精致的發卡,明麗動人。
  “小明,讓你擔心了。”陸景看到何夢明那雙尤其明艷的眸子,就知道她心中所想。這是他和她之間的默契。
  何夢明嬌柔的讓她給陸景抱住,潔晶纖滑的素手撫著陸景的臉頰,清聲說:“你沒事就好啊!陸景,要不要我回到你身邊工作,這些陰謀詭計的事情都交給我。”
  “小明。殺氣騰騰!你這是要變身黑暗雅典娜啊。”陸景笑了笑,輕柔的撫著她嫩滑柔膩,標致無比的臉蛋,“沒事的。”
  何夢明給陸景說的不好意思的笑起來。她確實不介意為陸景變身為黑暗女神。她擅長的就是洞徹人心。
  …
  …
  和楊晚婷的私聊又是另外一幅場面。晚婷身姿高挑,足有173cm。穿著粉色的襯衫,白色的七分褲。神清骨秀的大美人。冰清玉潔,國色天姿。
  晚婷的第一句話就讓陸景心都緊了一下,“陸景,如果你死了,我為你殉情。我和你同行。”
  陸景足足愣了一分鐘,他沒想到晚婷會愛他到這種程度,聲音低沉,緩緩的道:“晚婷,不要犯傻。我哪有那么容易給人刺殺掉。”
  楊晚婷明澈的目光看著陸景輕聲說道:“沒有你。我的人生早就毀掉了。陸景,抱著你的感覺真好。”
  陸景緊緊的抱著楊晚婷,心中的情意流淌。
  …
  …
  黎傾城剛抵達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拖著黑色的行李箱,一邊走在機場通道中,一邊給裴嫣打電話,“裴嫣,我讓你辦的事情。搞定沒有?”
  還在黃海的裴嫣無精打采的道:“搞定了。我唬了那渣男兩句,他就服軟了。他家里開酒店發家的。也就12個億的資產。”
  她和黎傾城聊不來。黎傾城性子有點傲,老是喜歡“欺負”她。
  黎傾城咯咯嬌笑,“誰跟你家里比有錢啊?我回黃海請你和唐弼吃飯。”
  “那還是算了吧!你真要感謝我以后少給我指派這些瑣事。”裴嫣吐糟道。
  黎傾城就笑,“也行,我下次請你打籃球。”
  裴嫣一頭的黑線,黎傾城籃球技術很好。她可打不過,轉移話題,“哦,黎傾城,我聽唐弼說。唐家和黎家想要瓜分馮逸風在西爾斯中的股份。”
  “馮逸風?那個垃圾。”黎傾城毫不掩飾對他的鄙視,她現在和蘇琳關系熟悉著呢,“我知道,謝謝啊!”
  黎傾城掛了電話,琢磨著給蘇琳打了一個電話,她記得蘇威手上也有西爾斯的股份。聽說,蘇威最近回京城混了。
  片刻后,黎傾城搞清楚情況了。蘇威在西爾斯的股份早就讓陸景轉到蘇琳名下了,而馮逸風手上還有約100萬西爾斯的股。
  西爾斯現在是國內第四大連鎖超市。前面三名是沃爾瑪、家樂福、蘇寧電器。超越了國美、華潤萬家、大潤發。美國第四大零售商。
  按照今天納斯達克的股價,這100萬股價值約6000萬美元。怪不得,唐弼那精靈的小子給看上了。
  …
  …
  “薇薇姐。”黎傾城出了機場,就看到高婉薇開著一輛藍色的奔馳跑車等候在車道邊,高興的揮揮手,坐到車中,“薇薇姐,怎么是你來接我啊!”
  高婉薇穿著白色的襯衣、皺紋款式的青色長裙,有著很清新的學院風,微笑著道:“不是我還能是誰啊?”
  黎傾城系上安全帶,卡其色的安全帶從她裸粉色的襯衫上壓過。襯衫貼在身上,頓時,顯得挺拔的酥-胸飽滿豐挺。性感誘-人。她身材很好的,堪比名模,“景哥在干嘛呢?”
  “上午一直在陪四大花旦啊。下午這會兒接受李義濟的邀請,去新苑別墅區聊合作的事情。傅總要調離新加坡回國任職。新加坡這邊有點不托底。”
  高婉薇戴上墨鏡,發動汽車離開機場。
  黎傾城嘖嘖兩聲,驚嘆道:“EK公司的四大花旦啊,景哥真是厲害啊!”
  今年暑假在云春度假時,她就和趙清芷她們見過,當真是個個貌美如花,氣質迥異,各擅勝場。真不知道景哥怎么讓她們四個優異的美女傾心。據說景哥和她們都認識10年多了。
  黎傾城感嘆兩句,又笑道:“薇薇姐,怎么是陪四大花旦,不是你和季姐陪他啊?莫不是葉姐不在,你們爭寵失敗?要不我們京城四大名媛改天組團刷一下景哥。”
  “去你的,你個瘋丫頭!凈胡言亂語。”高婉薇嬌嗔,俏臉緋紅。
  嘻嘻哈哈的說笑著,高婉薇開車載著黎傾城抵達阿卡夫山莊別墅。下午時分,溫熱的陽光靜靜的照射著山腳下背山面海的精美別墅。
  黎傾城和眾女打過招呼后,在她的房間中略微呆了片刻,就聽到房間門把轉動的聲音,接著就聽到陸景那帶著京韻的聲音,“傾城?”
  “景哥,我在這里呢。”黎傾城從陽臺外轉進來,絕美的瓜子臉上浮起欣喜的笑意,明眸流波,妍麗多情。
  陸景立時就給她吸引住。黎傾城穿著裸粉色的襯衫,黑色的短裙。堪比名模的完美身材********。那雙美到極致的長腿渾圓如柱,肌膚雪白。性感魅惑之外,又有著輕熟美人的秀美嫵媚。這嫵媚氣質是他為她帶來的。
  “景哥…”黎傾城笑孜孜的環住陸景的脖子,奉上一記香吻,說:“本來想等你回京城再去看你的,我聽薇薇姐說你還要在新加坡呆幾天,忍不住就先過來了。”
  陸景輕輕的拍著黎傾城圓潤的俏臀,拉著她一起坐到床沿邊,低聲道:“傾城,我明白。不用擔心,你看我這不是全須全尾嗎?”他之前在仰光就和傾城通過電話。
  “我知道啊,可親眼看一眼才發現嘛。”黎傾城輕輕的一笑,在陸景耳邊呵氣如蘭的道:“景哥,我聽薇薇姐說楊姐都愿意為你殉情,我也愿意。”
  陸景苦笑著搖頭,“傾城,生死間有大恐怖。你還年輕,不要想這些事情。”
  “景哥,我認真的。你改變楊姐的命運,是她世界的全部。我也是。你是我愛上的第一個男人。景哥,你知道嗎?我在京城的時候一直暗戀你。”
  黎傾城低聲說著她的情意。以前,沒好意思說的話,都說給陸景聽。真的是怕以后他聽不到了。她永遠都不會忘記陸景帶給她的那些刻骨銘心的甜蜜的感受。
  陸景笑了笑,溫爾的抱著黎傾城,說:“傾城,我都沒發現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潛質啊?”
  黎傾城明眸嬌嗔,她認真的呢,站起來,扶著陸景的肩膀,分開玉腿,渾圓的臀部坐在陸景的大-腿上,一雙玉臂纏住陸景的脖子,俯身熱吻。
  她想要他知道她的心意:景哥如果出事,她真的會殉情。因為,那樣她的天空從此便是灰色的。
  …
  …
  夕陽斜照。
  陸景擁著黎傾城穿著睡衣,在陽臺邊看著夕陽美景。閑看庭前花開花落,思緒慢漫隨天外云卷云舒。
  “景哥,我們要不要換衣服出去吃晚飯啊?”黎傾城酥軟的依在陸景懷里,柔媚的輕聲說道。第一次這么主動,她有點不好意思。
  “晚上傅婕要過來,晚飯要晚一點。我們回頭一起去別墅的酒吧喝酒聊天。”陸景解釋道,低頭輕啄了黎傾城一口,笑道:“傾城,改天我去黃海大學,你和薇薇一起陪我。”
  黎傾城嬌羞的“嗯”了一聲,忙轉移話題,不然景哥會一直說這個羞人的話題,“景哥,我給齊少打個電話啊。唐弼那小子打馮逸風手中西爾斯股票的事情,我給齊少說一聲,讓他爭一下。”
  陸景笑著點頭。心里微微一動。齊賓鴻在緬北干得還是不錯的。可以考慮發一發年終獎的事情。
  黎傾城回臥室里拿了手機,在陸景懷里撥了齊賓鴻的電話,“喂,齊少,在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