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08 眾人的擔憂

“崔家現在還有多少資金可以用來投資?”齊賓鴻問道。陸景只允許崔家保留大約20億美元的資產。在唐家、裴家的蠶食下,崔九霄手中能有多少資金?
  齊文敏神情悲愴的笑了下,豎起2根手指,“1億美元。我們齊家大約可以增資3億美元。”
  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較量,六大世家中只有唐家、裴家站隊正確。今年7月亞太財團敗亡,竹下修一自殺。陸景在8月份開始清算他們四家。六大家族各自的家族資產分別在200億美元至300億美元之間。陸景只允許高家、黎家保留約50億美元的資產;齊家、崔家保留20億美元的資產。
  高家因為高婉薇的緣故,私下里將資產向高婉薇名下轉移,整個高家的資產大約在80億美元左右。黎家則是因為黎逸明那老小子反水快,又將黎傾城“獻給”陸景,保留約90億美元左右的資產。齊家靠著齊賓鴻為和華在緬北“工作”,私下里保留了約50億美元的資產。崔家則是損失最為慘重。唐家、裴家吞并崔家的資產時可沒有絲毫的手軟。
  齊賓鴻灌了一口紅酒,“爸,這筆錢不少了。緬甸的經濟水平很低。人口五千萬左右,GDP還不及韓國經濟的一個零頭。”
  韓國的人口也是五千萬左右。
  吐糟了緬甸的經濟水平一句,齊賓鴻接著道:“投資緬北,可以多獲得陸景的關注。投資仰光,那就是規規矩矩的做生意。我建議崔家去仰光投資。我們齊家至少要在緬北追加2個億的投資。”
  “這…”齊文敏略微沉吟了幾秒,“你的意思是讓齊家的資本在緬北獨大?”
  齊賓鴻點點頭。
  齊文敏擔憂的道:“這會不會引起陸景的不滿?”
  齊賓鴻道:“得了,爸,我們齊家才多少資本啊!我就算成了緬北的緬北王,陸景一句話就可以調走我。商業什么時候可以和政治分家啊?”
  不管齊家最終能在緬北攫取多大的權勢,最終都聽國家的招呼。否則就是滅頂之災。大國影響力擺在那兒呢。
  “行,你心里有數就好。我投資2億美元能有多少回報?”齊文敏心里暗嘆一聲,說道。
  齊賓鴻胸有成竹的道:“克欽邦、撣邦這里盛產玉石、木材、金、銀、銅、鉛、鋅、錫、鎢、錳礦、我們倒騰這些就可以獲利豐厚。一年少說有2000萬美元的收益。
  當然。要獲取更多的利潤是在當地建廠向國內出售商品。等信安基金徹底的控制緬北之后,我們每年的收益應當可以提升到3億美元左右。”
  “嗯。”齊文敏輕輕的頷首,心中很有些興奮。3億美元的利潤啊,齊家完全可以借助于緬北崛起。他經商多年。當然知道壟斷能帶來多少利潤。緬北只是經濟水平差,但是一旦和國內聯通之后,這種有自然資源的地區、城市當然可以迅速的聚攏大量的財富。齊家在晉西就是做煤炭生意的,經營資源業務那是老本行。
  不過,現在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如何將緬北與國內“連通”?這是一項龐大的工程。齊文敏問道:“賓鴻,你打算怎么讓信安基金控制緬北?”
  齊賓鴻笑道:“爸,你不覺得緬北的漢族人人一本中國護照的畫面很美嗎?”
  有些和華的機密,他不能和父親說。這是職業操守。另外,如何讓緬北、甚至是克欽邦、撣邦變成“紅色”,是一個復雜、龐大的計劃。他一時半會也和父親說不清楚。
  他說的人人一本中國護照就是最終極的想法。到時候,緬北的土地上全是合法的中國公民,你說這塊土地到底屬于誰?大約可以改名叫中國緬北自-治區。
  這種成就,想想就讓人覺得心懷大暢。
  …
  …
  從緬甸仰光飛機前往新加坡只需要3個小時。但是乘坐豪華游輪的時間就要久一些了。
  12月18日傍晚,陸景、李菲菲、煙詩凝一行登上豪華游輪前往新加坡。預期行程為48小時。
  夜色如洗。蔚藍色的大海上一望無垠。
  金碧輝煌的餐廳中,陸景和李菲菲、煙詩凝、季婉彤、高婉薇一起享受著晚餐的美食以及心情放松的旅程。
  這間豪華游輪是新加坡陳氏集團董事長陳弘厚的私人游輪。服務團隊一應俱全。乘客自然是只有陸景一行。
  “菲菲,你暈不暈船啊?”餐桌邊,陸景起身給李菲菲添著紅酒,微笑著問道。
  李菲菲輕扶著光潔的額頭,偏頭笑看著殷勤給她倒酒的陸景,說:“還行。我在澳大利亞當交流生的時候坐過幾次短途游輪。”
  她在斯坦福大學留學時,期間去了澳大利亞當交換生。這次去珀斯她會去看看在珀斯的朋友們。
  “那就行。”陸景笑著點點頭。
  晚餐的氛圍輕松而愉快。吃過飯,陸景邀請李菲菲去甲板上散步。明月當空,李菲菲穿著青旅色的優雅短裙。露出白皙的****,格外的高挑美麗,亭亭玉立,與皎潔的月色交輝相應。
  李菲菲挽著陸景的手臂。漫步著,“陸景,你在仰光的時候一點都不怕嗎?”
  陸景穿著夏季的短袖襯衫,和李菲菲肌膚相親,感受著她手臂上溫涼柔軟的觸感,笑道:“怎么可能不怕?不然我干嘛偷偷的坐船離開仰光啊?”
  “啊…”李菲菲驚訝的看著陸景。禁不住噗嗤嬌笑,笑的腰都彎下來。她還以為陸景是要用48小時的悠閑旅途來舒緩她們緊張的情緒呢。
  陸景輕撫著李菲菲的長發,眼睛偷瞄著她短裙下胸前那豐挺、白膩的酥-胸。精美的水藍色文-胸托著兩團軟玉,豐盈挺翹,令人噴血。
  “喂--,你倒酒的時候還沒看夠啊?”李菲菲笑完就看見陸景賊眼兮兮的看她,連忙直起身,嬌嗔的推他幾下。
  “啊,菲菲,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陸景腆著臉笑道。
  “怎么可能?你當我傻啊!”李菲菲俏臉上禁不住浮起紅暈。她吃飯時沒阻止陸景給她倒酒,其實是默許他用眼睛占她便宜。
  初到仰光的那天晚上,大家的情緒都很緊張。她、煙詩凝、高婉薇、季婉彤四人一起陪陸景…。她原本是連陸景其她的女人都不想見的。寧西之行后,她越來越“縱容”他使壞了。
  陸景哈哈一笑,摟著李菲菲的細腰在甲板處看著風景。微風吹拂著她烏黑的發絲。其實夜里海面上能見度低,沒什么風景可看,只是陪著菲菲,心中會有風景。
  李菲菲忽而踮起腳尖在陸景臉頰上吻了一口,甜蜜的嬌聲道:“陸景,我給你生個孩子吧!”
  陸景怔了下,隨即輕聲道:“好啊!”
  有明月為證。
  …
  …
  陸景在抵達新加坡的時候已經連續的收到來自全球各地朋友們的電話。
  西仰鐵路的爆炸案是針對他的一次刺殺事件,這個消息慢慢的傳到他的朋友們的耳朵中。
  南洋的周晉成、西亞的納賽爾、歐洲的董家、慕家、德國的貴族們、美國的安迪-摩根、丹尼爾-沃倫、肯尼-波特等人
  陸景和李菲菲在仰光的時候都只是接到家人、身邊朋友們關心的電話、問候。
  抵達新加坡后,陸景一行住在了阿卡夫山莊別墅。宋雨綺、李逸落、李慧喬、鄭芝荷已經等在別墅中。陸景在仰光差點被爆炸襲擊,她們都很擔心。陸景溫聲安撫著她們的情緒。
  李逸落在新加坡開演唱會。她的新單曲《初戀》沖到歌曲排行榜上第一名。為此,天辰娛樂專門給她開了11場巡回演唱會。李慧喬是在韓國拍了一個廣告后趕來新加坡的。鄭芝荷則是在國內拍電影,中途跳票飛來新加坡。
  第二天上午,陸景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總部大樓和傅婕見過面。趙清芷、楊晚婷、何夢明、明雪已經抵達新加坡機場。宋雨綺親自去機場接她們到阿卡夫山莊別墅。
  陸景下午在雅濱花園和周晉成、周明誠、陳弘厚見面喝了一杯下午茶后,在夕陽鋪陳在新加坡河面上時返回到安靜、奢華的阿卡夫山莊別墅。
  二樓的小客廳中,趙清芷、楊晚婷、何夢明、明雪、李逸落、李慧喬、鄭芝荷聚在一起聊天。
  “二哥…”看到陸景進來,挺拔的身姿,熟悉的臉龐,趙清芷禁不住站起來,迎著陸景走去。白色雪紡襯衫配藍色高腰短裙和裸色高跟鞋,清雅如詩的女郎,絕美難言。
  “小芷,越來越漂亮啦!”陸景笑著開句玩笑,給趙清芷一個擁抱,在她嫣紅的嘴唇上輕輕的啄了一口。
  趙清芷嬌羞的躲在陸景懷里。這么多人看著呢。只是,沒舍得放開。她都差點失去他。
  眾女都哄笑起來。陸景這句話是在太耳熟。她們幾乎都單獨的挺他說過。
  李逸落和鄭芝荷兩人都笑著看穿著白襯衫的李慧喬。陸景昨天也是這么夸她的。
  “我和小芷先聊一會啊。”陸景笑一笑,牽著趙清芷的玉手,一起走向客廳外的陽臺。
  陽臺出風景正好。小客廳里她們聊天的聲音若有若無的傳來。
  “二哥,我都擔心死你了啊。一晚上沒睡著。”趙清芷依偎在陸景懷抱中,看著別墅外的山景,輕聲呢喃道。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粉背,“小芷,我沒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