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907 新六大世家(一)

印尼。雅加達。p12月份的雅加達氣候溫暖。裴吳越和童兮兮衣著清涼,在海邊酒店私人沙灘上倚在躺椅上曬著太陽。p童兮兮穿著粉色的比基尼,大片白膩的肌膚展露在陽光中,身材姣好。此時,正悠然的喝著椰汁,側頭看著裴吳越和唐詩經通話。
  她和裴吳越、唐弼、黎思源等人從仰光見過陸景離開后便來到了印尼,考察印尼聯合石油公司的運營狀況。
  今天上午裴家設在仰光的辦事處接到郜然的通知:緬甸政府將會在下周一對外公布遷都內比都的消息。
  裴吳越掛了電話,瞇著眼睛曬太陽,笑著道:“兮兮,陸景的手法很高明啊!”
  童兮兮笑著吸椰汁,說:“怎么轉到陸景身上去了?他不是去新加坡了嗎?”
  裴吳越笑呵呵的道:“那是因為緬甸的局勢已經在他的掌控中啊。緬甸政府這次遷都,陸景在其中收獲不小。我剛和詩經通了電話。詩經說,陸景分別和康瑞、昂山素季見過面。和華拿下了整個仰光的城建權力。”
  “嘶---”童兮兮吸了一口涼氣,“這么夸張?”
  仰光作為緬甸最大、經濟最發達的城市,和華拿到仰光的城市開發權,僅僅是在房地產上的利潤就至少在200億美元以上。
  更別提城市建設完成后塑造商圈、打造產業鏈帶來的收益!就她預估,應該在1000億美元以上。
  當然,這會是一個長線投資。需要5-10年的時間。
  裴吳越笑道:“兮兮,你以為呢?陸景說服了康瑞在仰光設立自貿區。而且,沒有要自貿區里面的利潤。”
  童兮兮恍然,“原來陸景在這里做了讓步。而且,和華要是將仰光發展起來,他們收稅都能收到手軟。怪不得康瑞肯讓出這么大的利益啊!”
  裴吳越笑了笑,“兮兮,我剛和詩經聊過。她略微知道一些陸景的想法。可以預見,十年之后,我們再來仰光,這里會是一座充滿中國韻味的城市。與國內的城市無異。”
  童兮兮眼眸眨了眨。“原來是這樣啊!”陸景要仰光的城市開發權,那和華建起的建筑豈不是充滿了中式風格?而且看看仰光麗都酒店的周圍,全是引入的國內品牌。和華的策略可見一斑。
  裴吳越道:“和華財團成為世界級財團之后,陸景在資本上的運作手法越發的偏向于長期收益了。裴家是沒法學了,我和詩經溝都認為可以在仰光加大投資。到時候。六大世家的資金估計都會涌入仰光來分一杯羹。”
  童兮兮嘴角翹起來,輕笑道:“國內制造業又找到一個可以出口的市場了啊。和華搭臺,你們唱戲;和華吃r,你們喝湯。”
  裴吳越心情不錯的笑道:“兮兮,這‘湯’可是值不少錢啊。只要仰光的自貿區活躍起來,以緬甸的玉石、礦產、木材資源,裴家投資進去,一年至少能獲利1億美元。”
  1年至少1億美元的收益,足以讓裴家上下,笑顏逐開。畢竟。蠶食崔、齊、高、黎四家優質資產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六大世家(唐、裴、黎、齊、高、崔)在印尼聯合石油公司中擁有3%的股份。價值12億美元。
  裴吳越、唐弼、黎思源這次來印尼就是要簽訂協議,將其余四家的石油公司份額剝奪,轉讓給唐家、裴家。這是六大世家力量體系格局變化之后的必然選擇。
  童兮兮從躺椅上坐起來,問道:“吳越,你不擔心仰光的局勢變動會對投資帶來風險嗎?”海外投資最大的風險就在地區局勢變化、動蕩上。
  裴吳越擺擺手,笑道:“所以我剛才說陸景手法高明啊!他昨天去新加坡之前和昂山素季見過面。具體內容我不大清楚,但就我剛才和詩經的探討:
  第一,陸景肯定會支持昂山素季在2010年獲得緬甸大選。
  第二,昂山素季大約也支持陸景開發、建設仰光。
  陸景和昂山素季的交換條件不得而知。昂山素季未必沒有覺察到陸景“漢化”仰光的計劃。從她的角度肯定是要阻止。她大約應該是想著日后清算。
  但是,昂山素季忽略了一點:經濟發展起來后。民-選政府在對付資本財團時異常的軟弱,缺乏有效的手段。美國的猶太人可以活得很滋潤。緬甸的華人為什么不行?
  當然,換做緬甸軍政府就沒有這么多顧慮了。”
  童兮兮微微點頭。確實如此。法治是維護民-選政府的保證。而法律很難對富裕階層造成損害。
  裴吳越接著道:“何況,陸景還在緬北布置了齊賓鴻這手棋。”其實。陸景選擇和昂山素季合作,還有一個原因。昂山素季是緬甸民-主政治中不可缺少的人物。
  昂山素季因為其父親的關系,現在緬甸軍政府中的軍-頭們愿意相信她在接管緬甸全國的政權之后不會對軍-方清算。緬甸要從軍政府過渡到民-選政府,只有她才能完成這個交接的歷史任務。
  但是,緬甸的政局交接后,昂山素季八成是陸景的對手。
  裴吳越始終認為:陸景的政治天分比他的商業才華要高得多。京城中早些年就有“陸氏雙英”、“兄終弟及。”的說法。只是這些年陸景的商業成就實在太令人矚目。這種說法才慢慢的淡了。
  …
  …
  裴吳越和童兮兮在沙灘上做日光浴的時候,唐弼在酒店的房間中眉飛色舞的和未婚妻裴嫣打電話。
  他今年才二十多歲,但他和裴嫣的婚事基本已經訂下來。這是唐家和裴家的聯姻。
  “嫣嫣,我明天就回去。六大世家在印尼聯合石油公司這里的股份,都會轉到唐家、裴家的名下。”
  裴嫣笑著道:“回來就回來唄,還專門給我打個電話?還指望著我去機場接你啊!”
  說著話,電話里傳來一陣噪雜的聲音。
  唐弼嘿嘿一笑,“那可不敢!我是心里興奮,給你打電話。你知道嘛,陸哥在仰光拿了不少好處。我預計唐家每年至少可以增加1.5億美元的利潤。我準備向家里申請來仰光負責這邊的業務。”
  緬甸最出名的資源是各種礦產,玉石。木材。這些唐家估計都很難入手。他的想法是將唐家在國內的一些制造業的工廠放到仰光去:比如:服裝,日化品,摩托車制造等等。緬甸國內的人工低啊。當然,老緬肯定指望不上。南洋的猴子是公認的好吃懶做。得用華人做工人。
  裴嫣“啊”了一聲,說:“唐弼,仰光不是很危險嗎?前兩天還看到新聞說仰光的鐵路上發生爆炸案,死了不少人。哦,陸哥他們沒事吧?”
  唐弼笑道:“嘿。能有什么事?煙姐跟在陸哥身邊的。她的安保能力那還用質疑?嫣嫣,我跟你說,鐵路爆炸案的當天晚上仰光市區里可是發生了槍戰的。陸哥把算計他的那些人給清理了。”
  “啊…,你注意安全呢。”裴嫣有點受刺激。不過,這貌似是陸哥的一貫風格。
  唐弼哈哈笑起來,他很享受未婚妻驚訝、關心,說:“我知道。哦,嫣嫣,你那邊怎么那么吵?”
  裴嫣無精打采的道:“別提了。有個富二代把黎傾城隔壁宿舍的同學給弄得懷孕了。黎傾城今天要飛新加坡去看陸哥,指使我帶人搞定這件事呢!”
  唐弼就笑。“黎姐從京城回黃海之后,正義感爆棚啊!哦,哪兒來的什么富二代啊,在黃海大學里面這么囂張?”
  那些“富二代”在他們這個層次的人看來,簡直就是個笑話。開個幾百萬的跑車就能在學校里面“充大頭”啊?
  “誰知道?黎傾城也不算正義感爆棚。只是要求那男的陪著去打胎什么的,負責出錢讓人家女生把身體養好。”裴嫣說著,取笑道:“唐弼,我沒看出來,你還挺會拍馬p的呀!”
  她和黎傾城關系不好,才懶得叫她黎姐呢!
  六大世家內的三代子弟都這么叫。其實黎傾城才22歲。和她們一般大。
  唐弼大笑,說:“多少人想拍陸哥的馬p都拍不到呢。哈,嫣嫣,你說陸哥在新加坡住幾天會不會被美女們關心的眼淚淹沒啊!幸福滿滿啊!”
  裴嫣不滿的嬌嗔道:“唐弼。你什么意思啊,你可不許學陸哥那樣。”
  唐弼嘿嘿一笑,安撫著未婚妻的情緒。陸哥那樣才叫人生啊!權勢、地位、資本、美女,都是人生大贏家。我輩男兒的楷模啊!
  當然,他也就想想。他可沒陸哥那本事,讓那么多出色的美女心甘情愿的跟著他。
  …
  …
  寧西。西山市。盛泉度假會所。
  奢華的包廂中燈影明亮。齊賓鴻愜意的品著杯中的紅酒,罵道:“瑪德,在果敢喝杯紅酒都難。”
  齊文敏好笑的搖頭,訓斥道:“賓鴻,你搞什么?才去果敢多長時間,好好的一個人,都變的粗鄙不堪。”
  齊賓鴻翻個白眼,將手中的酒杯放下,道:“爸,你當我想啊!我不粗鄙一點,可鎮不住手下那幫人。你不覺得我太年輕了一點嗎?”他今年不過29歲。
  齊文敏長嘆了一口氣,“賓鴻,你辛苦了。”兒子是為了齊家的前程才為陸景賣命。緬北這里可一直不太平。戰斗、交火時有發生。
  六大世家中,高家、黎家靠著高婉薇、黎傾城避免最大程度的清洗。齊家就是靠他這個兒子。否則,肯定和崔家一樣。崔家現在慘兮兮的。
  齊文敏道:“六大世家已經是昨日黃花。新的六大世家已經重新確定。我昨天和崔九霄通過電話。賓鴻,我們現在要投資緬甸,是投資你這里,還是投資仰光那里賺到的利潤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