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906 遷都風云(四)

陸景和昂山素季用英語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作為開場白。應昂山素季的要求,陸景同意和昂山素季密談。
  實際上,見面地點如此隱晦,便是因為雙方準備密談。
  小季細心的在陸景面前的桌幾上放了一瓶從車上帶來的礦泉水。她信不過緬甸人。哪怕是西方媒體中大名鼎鼎的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曾經在1991年獲得諾貝爾******,在全球知名度很高。當然,諾貝爾******就是個笑話。明眼人都知道它受西方操縱,滿足西方的政治需求。
  在小季的心中,陸景的生命比昂山素季的生命更重要。
  高婉薇、小季、趙姿、郜然悄然的退出小房間。路過門口時,趙姿身上的檢測器突然的“滴”一聲。趙姿頓時雙目死死的盯著門口這位衣著簡樸的男子。袖口一抖,黑洞洞的槍口垂下來:昂山素季的這位親信身上帶著監聽設備。
  “別誤會,別誤會。”男子訕訕的舉起手,用漢語快速說道:“這只是我平常帶在身上的玩意兒。并不是有意監聽。我這就離開。”
  郜然一臉冷意,幽幽的道:“原來你懂漢語啊?”想也是,緬甸民盟那么大的聲勢,昂山素季身邊的人怎么都會有兩把刷子。
  康瑞上臺以來,仰光市里華商的生意逐漸的興隆,華人越聚越多。漢語在仰光算是同行語言之一。這老緬懂漢語倒也正常。
  “略微懂一點。”衣著簡樸的男子額頭上有點冒汗。
  郜然在仰光很有名。華商中的頭面人物。他經營著一家注冊在馬來西亞的遠洋貿易商行:市海商行,主營玉石、金礦、木材。與緬甸軍政府多位要員關系密切。
  這樣一位人物用一種冷幽幽的語氣向他說話,他不得不擔心他在仰光的人身安全問題。
  小季精致柔美的臉蛋上布滿怒意,不滿的嬌聲道:“你們怎么回事呢?要求見面密談的是你們,居然還要監聽錄音。”
  高婉薇蹙眉道:“趙姐,這房子兩邊只怕還有設備。你看著他,我去通知景哥一聲。”一旦陸景和昂山素季的對話傳出去,后果不堪設想。
  高婉薇進到簡陋的房間中給陸景說明了情況。
  高婉薇她們出去不過一分鐘的時間,陸景這時正微笑著和昂山素季聊緬甸民-主運動的發展,還沒有進入正題。
  陸景聽了匯報。淡淡的道:“昂山女士,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們之間的談話有可能被錄音?”
  昂山素季枯瘦的臉上神色立時微變,用緬語將門口的那名男子喊了進來,詢問了幾句后。嚴聲訓斥。
  半響,那名男子一抹頭上的冷汗,唯唯諾諾的退下去。
  昂山素季雙手合十的道:“陸先生,很抱歉!昂猜他們沒有正確理解我的意思。我并沒有錄音要挾和華的意圖。我會嚴厲的處罰昂猜等人。”
  她前天說和華會對緬甸民盟要求得更多。這讓昂猜等人心中有了些想法,試圖錄音這次談話讓她在與和華的交往中處于優勢地位。但這是何其愚蠢的一個做法啊!
  陸景喝了一口水。道:“昂山女士,我聽不懂緬甸語。我并不關心你在事后對你的隨從的處罰。我只關心我們現在的談話該以何種方式進行下去!”
  昂山素季沉默了幾分鐘,誠懇的道:“陸先生,接下來的談話,你可以錄音。”
  陸景臉色稍微柔和了幾分,點點頭,“薇薇,你留下來幫我錄音。”
  “好的,景哥。”高婉薇站在陸景身后,拿出陸景的S7手機。S7手機具備攝像機的功能。
  見陸景身邊的女孩將一只精致的白色手機拿在手中。略微等了一會,昂山素季為取信于陸景率先開口說道:“
  陸先生,緬甸人民渴望大選的意愿強烈,希望可以用選票決定國家前途命運的決心不可動搖。明年全民公決通過《緬甸聯邦共和國憲法》的大勢不可逆轉。
  我們民盟預計將會取得2010年大選的勝利。本著全國各民-族人民平等、和解的原則,我愿意承諾推動修改《緬甸公民法》的條款,為緬甸國內的華人爭取合法的、平等的公民權。”
  有些事情事先在聯絡的時候就已經溝通過。昂山素季知道陸景需要什么。陸景要緬甸華人享受同緬族人同等待遇。
  最主要的既是在稅收上的平等,在選舉權、投票權的平等。這些,歸結起來,就是要緬甸的華人享受與其經濟地位相當的社會地位。
  而緬甸軍政府是不會給予緬甸華人平等待遇。陸景只能和她合作。每次緬甸國內的戰爭,加稅對象便是華人。因為華人勤勞、溫馴。又掌握著社會中一定比例的財富。實在是剝削、榨壓的好對象。
  陸景輕輕的頷首,說:“昂山女士,緬甸人民的命運自然要有緬甸人民自己來決定。我很樂意看到緬甸民-盟贏得緬甸的全國大選。為此,市海商行、信安基金將會分別在每年捐贈1千萬美元用于支持民盟的活動。”
  要是康瑞聽到陸景這番話肯定要吐血。
  緬甸軍政府最大的外部威脅是克欽邦、撣邦的民族武裝。最大的內部威脅便是緬甸民盟領導的民-主運動。
  陸景前天上午才向緬甸最高領導人康瑞表態支持緬甸軍政府穩定克欽邦、撣邦的意圖。現在又轉而“支持”緬甸民盟加快在緬甸內部的奪權行動。康瑞要是知道了,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陸先生,謝謝!”昂山素季面露喜色,向陸景道謝。每年2千萬美元的政治活動經費,在緬甸可以做很多事情。組織游行活動、媒體宣傳都需要資金。
  “昂山女士,希望緬甸的華人能早日享受到平等的待遇。他們的日子太苦。”陸景輕嘆口氣,又道:“緬甸新的國家憲法將會規定緬甸實現市場經濟?”
  “是的。”
  陸景道:“仰光有條件成為緬甸的經濟中心啊。”
  昂山素季心里微微一動,將陸景的話挑明了說,“陸先生,緬甸軍政府遷都內比都,其在仰光的控制力勢必會減弱。我認為仰光同時也會成為民-主運動的中心。”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喝著瓶裝的礦泉水。看來,昂山素季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削弱緬甸軍政府在仰光的影響力是他和昂山素季的共識。
  對和華而言,要想“掌握”仰光,首先需要一個文官政府,其次需要消除緬甸軍政府在仰光的影響力。這是他需要借助于昂山素季的地方。
  對昂山素季來說,如果掌握了仰光,就掌握了整個國家的稅收源泉。有稅收資金,她可以借此施展她的政治抱負。她很樂意看到和華在仰光加大投資帶來稅收。
  …
  …
  陸景和昂山素季密會之后,就準備離開仰光,前往新加坡。然后從新加坡轉機飛回國內。他在緬甸出了這么大事,總得回一趟京城。和父母、婉儀、大哥大嫂、紅顏、朋友們見見面。
  屆時,李菲菲會先飛往珀斯度假。陸景隨后會去珀斯。
  12月18日下午,緬甸,仰光,蘇山港。
  陸景、煙詩凝、李菲菲、高婉薇、郜然、楊大使、吳參贊等人一起在中建七局總經理煙玉成的陪同下參觀業已經成為國內重要石油運輸通道的蘇山港。
  空蕩蕩,巨大的海港碼頭盡頭,蔚藍色的海洋碧波不起。夕陽散落下點點金光。風景如畫。
  楊大使笑著道:“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杰啊!緬甸軍政府遷都內比都,是穩定其政權的開始,也是其國內政局動蕩的開始。”
  陸景笑了笑,遞了一支煙給楊大使。他下午時和共和國駐緬甸大使楊大使密談了很久。
  吳參贊道:“陸先生,今天上午民-盟內部的人員做了調整。一直追隨在昂山素季身邊的昂猜被派到緬甸北部城市曼德勒。”
  煙詩凝道:“放逐?”
  吳參贊點點頭。陸景和昂山素季談了什么,他不得而知。楊大使可能知道一些。不過,他可以斷定,中資、華商在仰光發展的春天要來了。
  高婉薇、小季、郜然都是微微一笑,他們對昂猜的印象相當不好。說笑著,眾人往回走到了碼頭邊。一艘游輪正等在這里。蘇山港這里有緬甸政府的出入境管理機構,陸景等人將在這里上船,前往位于馬六甲海峽的新加坡。
  陸景和楊大使等人道別,然后拍了拍來送行的郜然的肩膀,“多和小齊聯系下。”仰光這里的事務將會由郜然負責。
  郜然會意的點點頭,“我會的,陸總。”仰光與果敢是和華在緬甸局勢的兩個棋眼。
  金色的夕陽中,陸景一行登船,在繁忙的蘇山港出海,前往新加坡。
  …
  …
  仰光市區,某棟民居中。
  “他走了。”昂山素季身邊,一名心腹低聲道。因為昂猜的“流放”,他們這些人對陸景殊無好感。
  昂山素季輕輕的點頭,“還要看以后。”
  心腹眼中微微一亮。有點明白了。原來,民盟并不會答應和華財團的任何條件。默契終究只是默契。
  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昂山素季在各種不公開的聚會中對和華的話事人陸景稱贊有加。
  然而,陸景的心思、手法,又豈是她能猜測得到的?
  在緬甸民-盟手中通過的一部新的公民法案賦予了華裔在緬甸的選舉權。這個國家族群的主體正在慢慢的變化。
  以至于很多年后,何夢瑤途經仰光時,詫異的發現這里到處都是漢字,漢語為官方語言之一。與國內的都市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