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903 遷都風云(一)

陸景安撫了李菲菲的情緒,和煙詩凝、高婉薇、小季一起去總統套房的客廳。
  此時,裴吳越、黎思源、唐弼、煙玉成、郜然等人正等候在客廳中。他們得知爆炸的消息后,就聚集到了麗都酒店這里。
  陸景進入仰光之后就直達麗都酒店,然后給康瑞打了電話,密談了約半個小時。他還沒有來得及和眾人詳談。
  正在客廳茶幾處三三兩兩聊天的眾人都看過來。裴吳越問道:“陸景,你和李小姐都沒事吧?”
  煙玉成道:“陸少,沒事吧?”
  “姐夫,你還好吧?詩經姐給我打電話問你的情況了。”唐弼道。
  黎思源問候道:“陸先生!”
  郜然道:“陸總,沒事吧?”
  “我和菲菲都沒有大礙。大家有心了。”陸景微笑著做個手勢,示意眾人落座。裴吳越幾人隨行的助理都忙活起來,倒茶,讓座。
  仰光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客廳是灰白色格調的典雅風格。落地窗的帷幕拉起來。下午時分,室內光線明亮。圍繞著墨色茶幾的是兩個單背沙發和兩個長排沙發。
  陸景坐在正中的沙發中,接過童兮兮遞來的茶水,笑著說了聲“謝謝”。
  “不客氣!”童兮兮笑笑。她是跟隨者裴吳越一起來仰光。如今,她這位老同學已經達到了一個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甚至,可以干涉一個小國的政治局勢。
  陸景被緬甸軍方刺殺,非常危險的同時,何嘗不是彰顯出了他的權勢、影響力啊?只是,不知道這場較量陸景能否獲勝,在緬甸貫徹他的意志?
  陸景將茶杯放在手邊的角幾上,環視了一周,沉聲說:“我同意緬甸政府遷都內比都的議案。六大世家在緬甸的投資不會受到影響。”
  裴吳越、唐弼、黎思源都輕輕的松了口氣。
  高婉薇在主臥里面就知道陸景的決議,知性的笑了笑,輕撫著秀發。
  六大世家現在可名不副實咯。高家的資產正在逐步的向她名下轉移。這是她三伯設計好的規避被唐、裴兩家打壓的辦法。崔家幾乎被壓到極致。黎家、齊家也受到了損失。只有。唐家、裴家在保持著增長。
  據說,新的六大世家準備出爐了。追隨著陸景的浙東三大家族林、許、陽,再加上葉靜雨的葉家有長足的發展。建業銀行成功在國內上市讓這四家的實力大幅增長。
  郜然琢磨了一會,說:“陸總。這樣會不會顯得我們太軟弱了。”陸景給緬甸軍方刺殺,立即改弦易轍,這個讓步會讓外界以為和華是紙老虎。
  陸景擺擺手,聲音冷峻的道:“我已經和康瑞達成協議。策劃今天這起爆炸案的昂吞中將等人都要死。”
  客廳里一下子安靜下來。陸景的話里透著一股殺氣。眾人心中一下凜然。這件事確實沒那么容易了結啊。并不是說陸景脫離了危險,這件事就完了。還要清算的。
  …
  …
  陸景和眾人聊了一會。眾人知機的告退。陸景和眾人一一單獨聊幾句。
  門口處,裴吳越攔住了要送他和童兮兮出門的陸景,小聲道:“陸景,你讓我、黎思源、唐弼來仰光不僅僅是宣布同意遷都這個決定吧?”
  很明顯,陸景在遭遇刺殺之前應該就已經拿定主意同意緬甸政府的遷都方案。
  和康瑞的協議不過是順水推舟,正好借康瑞的手清洗緬甸軍方的強硬派。同時,康瑞也希望清晰緬甸軍方中不聽話的聲音。兩人各取所需,所以才能迅速的達成協議。
  陸景笑了笑,裴吳越號稱國內的基金之王,不愧是聰明人。也不瞞他,說:“仰光這座城市很重要。緬甸軍方不打算要,我們可以收下來。”
  裴吳越眼睛微亮,笑道:“我說呢。裴家會加大在仰光的投資。”
  陸景笑著點點頭。
  …
  …
  從總統套房的專用電梯里下樓,看著勻速下降的電梯外的風景,童兮兮有些迷惑的道:“吳越,仰光是緬甸最大的城市,緬甸軍政府怎么可能不要?他們還是會通過駐軍、稅收部門牢牢的控制著仰光啊。”
  裴吳越攬著童兮兮的肩膀,“兮兮,你覺得一座城市的權力有哪些?”
  童兮兮愣了下。
  裴吳越接到道:“首先。軍事控制權肯定歸緬甸軍方。稅收部門我們同樣c不上手。但是,行政權力我們未必就不能拿下來。傳媒、司法、城建、金融、治安、水電,這些都是可以期待的。你這次來仰光有沒有發現仰光的華人和漢字變多了?”
  “呃…,好像是的。國內的金利來。報喜鳥這些品牌都能看到。”童兮兮認同的道。
  裴吳越道:“我和齊少聊過,緬北那邊的變化還大一些。漢字、普通話、人民幣公開通行。”
  “啊…”童兮兮倒吸了一口涼氣。她幾乎明白這意味著什么。一個主權國家、民族,如果文字、貨幣都被替換,面臨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還有,裴吳越感剛剛提及的人口比例變化。陸景這是在為緬族挖掘一個墳墓埋葬他們。這或許需要幾十年。或者更久。但,實在是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想法、計劃。
  裴吳越會心的一笑,走出電梯,抬頭看向仰光上空的藍天白云,心中酣暢。
  …
  …
  煙玉成留在最后,跟著陸景去了書房,建議道:“陸少,要不要去蘇山港暫住幾天?”
  麗都酒店太高,又位于仰光的市中心,逃跑起來很不方便。而蘇山港歸中建七局所有,一旦有事,陸景可以從海路撤退到新加坡。
  陸景笑著擺擺手,丟了一只煙給煙玉成,“沒那么夸張。康瑞要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我就要考慮在緬甸軍方換個合作伙伴了。”
  煙玉成笑笑,不好再說什么。拿出打火機給陸景點了煙,說:“緬甸軍政府這次想要遷都內比都是因為國內民-主運動情緒高漲,昂山素季在緬甸國內的威望越來越高。”
  內比都是緬甸的第三大城市。位于緬甸中部山區,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又處在交通要道,可以控制緬甸南北。周圍是糧食產區。人口大部分為緬族。很有利于防守。鞏固政權。
  陸景吸了口煙,笑道:“封建王朝選擇首都的地點和現代不大一樣啊。內比都估計日子會比較清苦嘍。”
  煙玉成給陸景說的笑起來,“緬甸本來就很窮,士兵能吃飽飯就不錯了。享樂主義之風還不盛行。”
  正聊著,煙詩凝從書房外進來。滿屋的煙味讓她輕掩著瓊鼻,說:“陸景,大使館的吳參贊來了。“
  煙玉成掐了煙,“陸少,那我先回去了。市區這里一旦有變化。你給我電話。我能調集一些人手過來。”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煙玉成的肩膀。
  陸景和煙詩凝、吳參贊剛在小會客廳中聊完,回來時,高婉薇快步走來:“景哥,昂山素季的聯絡辦公室給我打電話了,她想晚上和你見面。”
  陸景微笑道:“薇薇,我剛受了驚嚇。總得休息兩天啊。”
  高婉薇輕輕的一笑,“我知道啦!”陸景哪里是受了驚嚇?他只是要預留時間給康瑞清洗緬甸軍方內部聲音。然后再和昂山素季會面。這樣,和華才能收獲的更多。
  煙詩凝也嬌柔的笑起來。輕輕的依偎在陸景懷里。陸景的安全歸她負責。她其實也有些后怕呢。
  …
  …
  入夜時分,仰光某處。
  一名年老的婦女沉默的坐在房間中,身影枯瘦。仰光周邊地區槍聲不斷。
  一名穿著緬甸傳統服裝的男子輕步走進來,行禮道:“夫人,康瑞鎮壓了昂吞將軍等對外強硬派。”
  年老的婦女雙手合十,點點頭。
  男子擔憂的道:“夫人,康瑞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獨-裁者!我們要早做準備。”
  年老的婦女搖搖頭,問道:“和華那邊的回應呢?”
  男子道:“高小姐回復說等兩天再和我們見面談談。”
  年老的婦女嘆了口氣。“唉,只怕到時候我們會失去得更多啊!”
  男子有些不解。難道緬甸全國民-主聯盟要擔憂的不是緬甸軍方勢力,而是一家外資公司嗎?這實在令他費解。
  這名男子又哪里知道:和華每年都會向緬甸民-盟提供了約1000萬美元的政治資金。
  否則,民-盟哪里有如今的聲勢!
  …
  …
  夜色漸漸的落下帷幕。市區中炒豆子般的槍聲緩緩的平息。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酒吧中。陸景五人略微吃過晚飯,品著紅酒閑聊。
  李菲菲有一點緊張,問道:“陸景,我們會沒事的吧?”
  陸景將李菲菲抱在懷里,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愛憐的撫著她披肩的長發。“沒事的,菲菲。樓下安排了gi公司的保鏢,情況不對,我們會立即撤往蘇山港,從那里轉道新加坡。”
  這本來是一趟輕松的旅途,結果卻讓菲菲受驚了。
  李菲菲“嗯”了一聲。在陸景身邊,她顯得有些軟弱。驚魂未定。
  陸景看了一眼在窗戶邊拿著望遠鏡觀察的煙詩凝,問身邊的季婉彤、高婉薇:“小季,薇薇,你們倆呢?”
  小季嬌柔的道:“陸哥,我有點害怕。”小季是個軟妹子,膽子一貫很小。
  陸景將小季也抱到懷里來,他對小季與眾不同的,溫柔的撫著她的美-腿。安撫她的情緒。
  高婉薇知性的笑一笑,拿起手機晃了晃,“景哥,戰況很順利呢。康瑞將軍的部隊占據優勢。再過一個小時,他就可以肅清殘敵。”她剛收到戰報。
  氣氛頓時輕松了許多。李菲菲和季婉彤兩人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陸景剛要說話,這時,手機響起來。是王燦的電話。自己在緬甸遇襲的事情傳回國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