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02 緬北見聞(三)

西仰鐵路建成后便取代了滇緬公路這條抗日時期“大動脈”的大部分職能,迅的成為連通仰光港與國內的交通要道。
  12月15日上午11點許,西仰鐵路上,一列火車從勃固方向開往仰光。
  鐵路段的某處,一座調度值班室中,氣氛沉悶。四名穿著緬甸國防軍制服的男子表情冷峻。看軍銜是一個上校,一個少校,兩名上尉。
  “嗚嗚…..”火車的汽笛長鳴聲由遠而近。
  少校抬手看了一下手表,道:“11點23分,正好是那一列列車。”說著,看向上校。
  上校點點頭,冷聲道:“開始對表!現在是11點23分4o秒,1分鐘后啟動炸彈。”
  四名緬甸國防軍軍人紛紛抬起手腕。
  一名上尉手中拿著一個對講機制式的遙控器,緊張的吞了一口唾沫。他將見證一個歷史事件。
  …
  …
  仰光。
  緬甸最高權力機構,緬甸和平展委員會的大樓中,緬甸和平展委員會主席康瑞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品著茶。難得有片刻閑暇時光。
  他的一名幕僚從門外進來,匯報道:“康瑞主席,昂吞將軍想要面見你。”
  康瑞擺擺手,“我就不見了。你告訴他,我會在今晚的酒宴后的會面中說服6先生同意我們的遷都計劃。”
  幕僚頓了下,擔憂的道:“康瑞主席,怕是會有些難度啊。”
  o6年,軍方就計劃由仰光遷都內比都,但被和華財團所阻止。其代理人郜然明確的出警告:如果遷都就要做好承受巨大經濟損失的準備。這件事就此被壓了下來。但是,近來,軍方里遷都的呼聲有高漲起來,他心里也同意遷都的決策。
  康瑞不悅的“嗯”了一聲,掃了幕僚一眼,“我心里有數。”
  “好的。”幕僚無奈的應了一聲。離開。
  …
  …
  煙詩凝從共和國駐緬甸大使館回來,在車中看著沿途的繁華街道,人來人往。高大的建筑中帶著熱帶雨林、殖民地、佛教的風情。
  每年的1o月至2月是仰光最怡人的時候,蔚藍的天空下鮮花綻放。天氣涼爽,清風拂面。
  仰光相比于東南亞的其他城市而言,并不大繁華。室內的建筑修建主要依賴于外資:來自于新加坡與中國的資金。
  返回麗都酒店的這幾條街道,基本都是和華財團出資修建。包括:酒店、購物中心、商鋪、餐廳、銀行、娛樂中心等設施。街道帶著很明顯的中國風。漢字隨處可見。入駐的商家基本都是國內的品牌。
  煙詩凝嘴角翹起一個優美的弧度,緩緩的開著車。她知道6景在暗中主導這一切。想著下午就能見到他。心中禁不住有些期待。
  這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煙詩凝接了手機,是傅婕打來的,“傅總?”
  電話里傳來傅婕的聲音,“詩凝,是我。6景到仰光了嗎?我有點事情要找他談。”幾年前,她和6景、煙詩凝在仰光一起經歷了緬甸的政局變動。在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變動中,經由6景牽線,國內支持的康瑞得以上臺。
  煙詩凝嬌柔的說道:“傅總,還沒有啊。6景下午到仰光。”
  “哦,聽說仰光的氛圍很緊張。你們的安全沒問題吧?”傅婕遲疑了下,輕聲問道。仰光的蘇山港由中建七局承建。傅婕是第一任負責人。現在的負責人是煙詩凝的堂哥煙玉成。傅婕知道仰光的事情不奇怪。
  煙詩凝笑一笑,自信的道:“傅總,沒事。”
  …
  …
  就在煙詩凝和傅婕通完電話時,西仰鐵路上一聲巨響。一列火車的尾部加掛車廂被炸飛。高行駛的火車扭曲在鐵軌上,死傷無數。
  尖叫聲、呻吟聲、哭泣聲、罵聲在鐵路沿線響起,哨子聲、喇叭聲、喊聲交匯。鐵路上一片混亂。
  四名緬甸國防軍官看到尾部加掛車廂被炸飛后,滿意的笑了笑,第一時間離開。巨大的爆炸中。存活率很低。
  …
  …
  西仰鐵路上生爆炸的消息在兩個小時內迅的傳到仰光。隨即,稍稍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有記者從仰光趕往出事地點。
  因為死傷者中有中國公民,駐緬甸大使第一時間拜會緬甸和平展委員會康瑞,要求保證中方人員安全。
  康瑞結束和楊大使的會面后。怒氣沖沖的找來幕僚,“昂吞呢?讓他立即滾過來見我。混賬東西!他以為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嗎?趕緊給我確認6先生的消息。”
  “好的。”幕僚心里有些震驚,他沒料到昂吞中將他們這么大膽,竟然下手對付和華財團的掌控者6景。
  十幾分鐘后,昂吞中將趕到康瑞的府邸。
  會客室中,康瑞沉著臉。沉默了兩分鐘,第一句話卻是,“查明6先生的下落沒有?”
  昂吞中將個子不高,膚色黝黑,他是軍方的強硬派,資歷比康瑞要老得多,見康瑞這么問,愣了下,隨即得意的笑道:“應該查不到了。只怕那位6先生已經變成了零件。”
  “混蛋,你還笑,你知道我們這次會得罪了多少人嗎?6先生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康瑞壓低聲音,怒吼。
  昂吞中將嘿嘿一笑,直視著康瑞:“康瑞主席,但我們收獲得更多。我們應該立即查封6景在仰光的一些投資。逮捕他的代理人郜然。”
  康瑞沒有再說話,在會客廳中來回的走動著,焦慮不安。善后的事情很難做。
  就在這時,康瑞的侍從官拿著一部手機進來,低聲道:“麗都酒店轉來的電話。”
  康瑞點點頭,不耐煩的道:“昂吞,你在這里等著,我還要和你商議怎么處理這件事。”說著,離開會客廳,去書房中接電話,翻譯在一旁等候著,“我是康瑞…”
  電話里傳來一個溫潤的男子聲音,不緊不慢的道:“康瑞主席,你要給我一個交代吧?”
  聽到這個聲音,康瑞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竟然是6景的聲音,“這…”心中忽而有些涼,那一絲的竊喜蕩然無存。
  但那緊迫的焦慮感也隨之而去。6景沒死的話,他的善后工作就要好做多了。
  隨即,一臉震驚的翻譯將6景的話翻譯過來。
  康瑞道:“6先生,你沒受傷吧?我深表歉意…”
  …
  …
  會客廳中,昂吞中將悠閑的在沙上抽著煙。心情放松。怎么善后,他大致上有點把握。
  只要恢復西仰鐵路,事情就不難處理。至于死傷的中國人,陪點錢就完了。一人五六萬人民幣。再多,緬甸國防軍也拿不出來。
  不接受也得接受。
  “咚、咚!”就在昂吞中將等得有點不耐煩的時候,敲門聲突然響起。接著五六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快步走進來。帶隊的是康瑞的侍從官,“昂吞中將,你被逮捕了。”
  “啊?你說什么?”昂吞中將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等他看清楚那張逮捕令的時候,手里的香煙落到地上。
  隨即咆哮起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康瑞瘋了嗎?他要是敢不遷都內比都,軍方會聯合起來把他趕下臺。他算什么東西,也敢逮捕我?”
  侍從官冷靜的看著昂吞中將跳腳罵人,心里一陣快意。昂吞中將為的一幫軍方強硬派基本就不把康瑞主席放在眼里。現在就由不得他們了。回道:“昂吞中將,6先生已經安然抵達仰光。”
  昂吞中將停下叫罵,難以置信的看著侍從官,斷然的道:“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6先生在勃固就下了火車,乘坐汽車抵達仰光。走吧!”侍從官揮手,將昂吞中將帶走。
  …
  …
  仰光市中心區高達5o層的麗都酒店巍峨聳立,獨占鰲頭。這是仰光第一高樓。這棟充滿了中西合璧風情的五星級酒店是來仰光旅游、出差、商務的人士的選。
  49層的總統套房的陽臺上,6景在陽臺上抽著煙,俯瞰著仰光這座城市。他剛給康瑞打過電話。
  從歷史的角度而言,緬甸王朝建立的都并不在仰光,而是在內6。仰光是英國殖民時期建立的城市。它是一座港口。迄今為止,緬甸全年8o%的進出口貿易都要經過這里。
  即便遷都,仰光依然是緬甸最為繁華、最大的城市。
  6景抽了一支煙,從陽臺上進來。奢華精美的主臥室中,李菲菲、煙詩凝、高婉薇、小季都在。電視中正在播放西仰鐵路上的爆炸事故。
  “6景,你沒事吧?”煙詩凝起身迎著6景,關心的問道。
  6景笑著搖搖頭,摟著煙詩凝的細腰。她今天穿著一襲黑色的連衣裙,越的顯得乳挺腰細,豐腴成熟的大美人。溫聲道:“詩凝,我膽子那有那么小啊?我們倆那年在仰光可是頂著炮彈睡覺的。菲菲,你呢,還好吧?”
  李菲菲看了一眼6景的手,她倒是還不知道煙詩凝和6景有這層關系,嬌柔的說:“還好。現在還有一點忐忑。幸好,煙姐安排我們從公路進仰光。剛看了電視,爆炸現場很嚇人。我們倆要是在火車上,肯定不能幸免。”
  她還有點后怕。
  6景笑了笑,擁抱著李菲菲,輕吻著她的臉蛋,說:“菲菲,沒事,都過去了。”
  李菲菲柔順的點點頭,抱緊6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