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901 緬北見聞(二)

陸景滿意的笑了笑。信安基金內部的管理還是相當嚴格的。以和華旗下的信安基金為主導,六大世家這幾年累積在緬北投入總計約35億元。用于推動、建設緬北的醫療、教育事業。后期還包括基建部分。
  以人民幣在緬北的購買力,這是相當大的一筆款項。必須要嚴格管理。
  當然,能有這樣的成績,除了信安基金的管理能力水平外,還和信安基金在緬北的正式職員并不招收本地人有關。
  陸景心情不錯的遞了一支煙給羅老板,問道:“羅老板,沒有其他的辦法拿到信安基金的小本?”
  羅老板搖搖頭,見陸景沒有diǎn煙,他也只是打量下手中的“中華”,放在鋪著卡其色桌布的咖啡桌上,說:“陸先生,只能通過考試獲得。”
  陸景笑一笑,說:“羅老板,對于你這樣心中向往信安基金的商人,我想他們應該會樂意接納。”
  羅老板雙手作揖道:“謝陸先生吉言。”信安基金頒發的小本在緬北很有作用,特別是對商人而言。信安基金的高層和緬北各支武裝的負責人都能說上話。
  這個藍色小本模糊的涉及了經濟利益、政治地位、人身、財產安全、社會地位等方面的優惠。對他很有吸引力。然而,他的考試成績不過關。這實在令人沮喪萬分。
  陸景微微一笑,慢慢的品著咖啡,轉了個話題,“羅老板。你這里有鋼琴嗎?我夫人想要為我彈一曲。”
  李菲菲看向陸景,盈盈一笑。陸景稱她為他的夫人讓她心中快樂的想要歡歌一曲。
  羅老板愣了下。“這…”他這里怎么會有鋼琴?
  “沒有就算了。下次吧,希望能有吧。咖啡廳里沒有鋼琴很影響氛圍。”陸景笑著說道。并不怎么介意,牽著李菲菲的手,一起離開咖啡廳。
  羅老板一頭的霧水的看著陸景、李菲菲離開。這對風姿出眾的男女很特別。
  具體特別在哪里,他卻說不上來。
  若干年后,當緬甸全境通行…dǐng…diǎn…小…說,.2¢3.←os_();
  咖啡廳中一架名貴的斯坦威鋼琴靜靜的放置在正中。咖啡店的服務員會驕傲的向旅客們介紹這是和華財團主席陸先生要求的。
  然而,陸先生此后便再也沒有來過這家咖啡廳。留下的只是他的傳說。
  …
  傳說一:陸先生在咖啡廳喝咖啡時與羅部長深談了2個小時,涉及撣邦民生的方方面面。很多撣邦人民今天享受的政策就是當時制定。
  并且,陸先生深思熟慮后。在此作出了一項最重要的決策:允許撣邦的商人通過向信安基金旗下的企業捐贈,獲取信安基金頒發的漢族身份證(小藍本)。
  信安基金的力量由此迅速的壯大,擴展到撣邦商業領域的各個角落。為日后建立撣邦人民-政府立下卓絕的功勛。
  …
  傳說二:陸先生非常喜歡聽鋼琴演奏。他的某位夫人在咖啡館演奏了一曲,被驚為天人。掌聲如雷。
  這也吸引了緬族的一個老緬過來。陸先生有保鏢護衛,老緬自然不敢調戲他的夫人,而是把咖啡館敲了200元離開。
  羅老板很氣憤。
  陸先生說:“有的人,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他活著被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場可以看到。騎在人民頭上的,人民把他摔跨。”
  羅老板當時沒聽懂啊。
  第二天。信安基金的負責人齊賓鴻,也就是后來的緬北王,他推動果敢公布了一條法令:允許果敢人人持槍。
  打那以后,老緬在果敢作威作福的日子就一去不復返了。
  …
  “哐哐”的鐵軌撞擊聲在深夜里連續的傳來。陸景擁著李菲菲。聽著深夜里西仰鐵路的“合唱調”。
  這是一節加掛的豪華車廂。擁有臥室、浴室、餐廳、會客廳、侍從室等設施。
  在咖啡館和老羅交談之后,陸景在老街停留了幾天,和齊賓鴻深談了兩次。涉及信安基金的發展模式轉變以及他的職業發展。然后。便和李菲菲一起坐上火車前往仰光。
  此時,季婉彤、高婉薇、煙詩凝、裴吳越、黎思源、唐弼等在仰光。
  仰光出了一件大事:擱置了一段時間的遷都議題再次提起——緬甸軍政府希望遷都內比都。
  同時。和華在仰光的代理人郜然傳來消息,昂山素季希望能見陸景一面。
  陸景因此讓助理小季、薇薇匯合六大世家的二代子弟在仰光等他。六大世家在緬北有許多投資。這件事情需要處理一下。
  豪華車廂的臥室中。寬敞的席夢思大-床上,李菲菲跨坐在陸景的大-腿上。溫軟身子的緊貼著陸景。她剛和陸景做了兩次,美妙難言。美眸注目著他的眼睛,嬌柔的道:“陸景,你想什么在啊?”
  陸景笑笑,“菲菲,當然是想你為什么這么美啊!”
  李菲菲輕笑,“你又哄我。一看就知道你在想正事。我去洗個澡啊。”陸景和她在老街的這些天經常接到一些電話。仰光的局勢有diǎn緊張。
  陸景diǎndiǎn頭。
  李菲菲從陸景身上下來,幫陸景diǎn了一支煙,溫柔的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這才邁著一雙修長的美-腿去浴室。
  光滑的脊背,滑膩難言。豐盈渾圓的雪臀隆起,有著臀渦,雙腿筆直纖盈,修直的能戳到人心窩里去。菲菲的背影性感無比。
  陸景注目著菲菲美麗、性感的背影,口有diǎn干,失笑一下。想著在老街和齊賓鴻的談話。
  …
  金碧輝煌的酒店的套房中,陸景和齊賓鴻在客廳的茶幾相對而坐。之前已經聊過開放商人拿小藍本的渠道和持槍的問題。陸景現在要談的是對緬北未來的規劃。
  陸景道:“小齊。你的業績很不錯。如果信安基金在緬北推行普通話已經取得初步的成功,可以考慮從商業領域轉向政治領域。獲取更大的權益。”
  “當然,信安基金本身不能替代政府職能。這需要逐步的分離一批人出來運作。小齊,你有沒有興趣在緬北做一番事業?”
  雖說齊賓鴻和高婉薇一樣出身于六大世家,但陸景總體而言是不大“信任”齊賓鴻的。他并沒有讓日后齊賓鴻進入和華體系中高位的打算。
  而是希望齊賓鴻能在緬北有所作為,最好能結束緬面北部、東部的亂局。緬北、緬東這里各種武裝林立。賭博盛行。毒-品泛濫。城頭變幻大王旗。
  對共和國而言,首要的要求是禁止毒-品流入國內。其次,禁止賭-博危害國內。
  這是一個根本原則。如果這些武裝、政-權做不到這一diǎn,就屬于需要打擊、嚴懲的對象。
  緬甸與共和國接壤的克欽邦、撣邦。沿線的大部分武裝都是親中的。但各自有各自的小算盤。比如緬北的克欽獨-立軍暗中親美。其軍方二號人物曾經訪美。在美國的撮合下與昂山素季有來往。
  緬北的各武裝和緬甸政府時有沖突。共和國和緬甸政府有合作、有對抗。特別是近年來,美國加大了對緬甸軍政府的拉攏。并且打出昂山素季這張民-主牌。
  因而,緬北、撣邦的局勢多變、復雜詭詐、云詭波譎。想要徹底的平定,難度很大。
  齊賓鴻來緬北這段時間對緬甸克欽邦、撣邦的局勢有所了解,沉吟了一下,道:“陸少,我對軍事指揮、政治毫無研究…”
  陸景笑著道:“軍事另外有人負責。你要做的是極致的利用手頭的經濟力量。以城市控制實地,充分的發揮城市、商業的力量。果敢在緬北要起到以色列在中東的作用。地盤小,但是要能打。”
  齊賓鴻沉默了一會,陸景都說到這份上。他不答應也不行了,diǎndiǎn頭,“好。”
  …
  陸景欠身diǎn了diǎn煙灰,聽著浴室里水流的聲音。思緒又飄回來。緬甸這盤棋怎么下,他大致有些想法。
  當然,和華還不足以成為下棋的人。只是說是棋盤面上的一個強有力的“棋子”。這是國家間的博弈。
  實際上。當今世界上的大部分沖突都可以歸結為大國博弈。基本上是四方:歐洲、俄羅斯、美國、中國。
  歐洲以英、德、法三家為主。其余都是嘍啰。
  陸景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他到緬北來。隨身的手機早就換成了衛星電話。
  …
  仰光。
  上午時分,位于市區正中心的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書房中。高婉薇忽而接到齊賓鴻的電話。
  高婉薇對正在辦公的季婉彤歉意的笑一笑,季婉彤嬌柔的笑著做個“無妨”手勢。
  高婉薇走到窗戶邊接了電話,知性的微笑道:“齊少,最近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啊?”
  齊賓鴻嘆道:“薇薇,我算是倒霉透dǐng,陸景打算讓我在緬北長期干下去。真是要命啊,緬北這里有個什么啊。一diǎn娛樂活動都沒有。我去。”
  他一肚子苦水。
  高婉薇愣了下,聽著齊賓鴻嘰里呱啦的說著,溫聲安撫道:“齊少,那你的打算呢?”
  齊賓鴻道:“我能什么打算啊,薇薇?陸景要我在緬北,我難道還能逃不成?昨天有個國內的電話打給我,過兩天我的軍官團就可以配齊了。”陸景辦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啊。
  齊賓鴻又道:“陸景估計是想著法-治,然后建立文官政府。奶奶的,我索性在緬北當個緬北王。到時候,陸景肯定得調我回國了。”
  高婉薇噗嗤一笑,“就怕你到時候舍不得走啊。”
  “這又什么舍不得的。”齊賓鴻叫嚷道。他還真就舍得。山溝溝里的國王有個屁的享受,還不如回歸大城市里呢。
  開玩笑了幾句,談話氛圍輕松了diǎn。齊賓鴻問:“陸景還沒到仰光?”
  高婉薇道:“還沒。今天下午到蘇山港。我們這里都急了。仰光的氣氛有diǎn緊張。”
  齊賓鴻沉默了一下,小聲道:“安全沒問題吧?”他不愿意看到陸景死掉。不管怎么樣,他心中還是很敬佩這個男人的。
  高婉薇搖搖頭,“安全沒事。就是緬甸政府內部要遷都的聲音有些大。可能壓不住,我都有些發愁。”
  聊了幾句,高婉薇掛了電話,居高臨下的俯瞰著仰光繁華的街區,心事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