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9 拜訪(二)

夜色漸深。p李明湖一臉微笑的回到家中。熱氣騰騰的飯菜已經擺在餐桌上。李明湖去廚房里洗過手,坐下來吃了一口菜,舒服的道:“老史,你的手藝又漲了啊。”
  史阿姨笑瞇-瞇的端著碗扒拉著米飯,“老李,你是最近在外面酒宴參加多吧?你要聽醫生的話少喝點酒。”
  “有一點。和羅教授他們聊得開心,喝了一點。”李明湖哈哈一笑。不管他在寧西省的干部眼中多么威嚴,在老妻面前他是一個很隨和的人。
  史阿姨搖搖頭,知道這事兒不好說。結婚這么些年,菲菲都3o歲了,她和老李還沒有紅過臉。
  吃了會飯,李明湖有點詫異的問道:“老史,菲菲呢,怎么不見她來吃飯?”
  史阿姨有點感嘆的笑說道:“你那個寶貝女兒在我們身邊呆幾天就耐煩了!她下午給我打電話說她和6景一起坐西仰鐵路去仰光玩幾天。順便去珀斯度假。柏斯那里正是夏季。”
  李明湖臉色微動,心里的一樁心事給勾動起來,沉聲道:“是菲菲自己打的電話?”
  他那天和6景討論房價的事情,火氣有點大。有些事情沒看明白。現在早回過味來了。心里有點不痛快,6景和菲菲在糊弄他呢。只是…
  史阿姨不明所以,道:“是啊!”
  李明湖輕輕的嘆口氣,放下筷子,“老史,菲菲…,唉,由她去吧!”
  “誒,老李,怎么回事?”丈夫這話里透著話,史阿姨驚訝的說道,隨即有點回過味來,“你是說…。這不行…,我給菲菲打電話,那孩子糊涂。小6再出色,已經是有家室的人…”
  史阿姨怒容浮現。可心里又浮起復雜的情緒。說到底。在之前菲菲的婚姻上,她和老李都虧欠女兒的。
  菲菲三十歲沒嫁出去,有菲菲眼光高的原因,也有她“悔”了兩次“婚”的原因。一次是和6景的娃娃親。一次和閔家的聯姻。
  李明湖搖搖頭,站起來去書房。食不甘味啊。
  書房中煙霧繚繞。明月清照。李明湖在書房中躊躇了很久,最終還是將手機放在書桌上,長長的嘆口了氣,“唉……”
  手機屏幕顯示標停留在“6景”兩個字上。
  …
  …
  由于緬甸油路的存在,西山市有一條連通仰光蘇山港的鐵路:西仰鐵路。
  這是一條石油運輸的黃金通道,繞開了美國控制的馬六甲海峽,石油從波斯灣起運,抵達仰光蘇山港轉運國內,價值連城。
  6景和李菲菲下午便是乘坐西仰鐵路離開西山市,約兩個小時后抵達緬北果敢的治所:老街縣城。
  老街的縣城如同國內九十年的小縣城。幾條新建的街道縱橫分布。入夜后便只有幾家主要的建筑亮著燈。
  縣城中心街一棟16層樓的酒店中。6景和李菲菲吃過晚飯在酒店房間里眺望老街這并不繁華的夜色。兩人都見慣了喧鬧的大都市:京城、黃海、紐約。在深夜里獨處,看著安靜的街道,別有一番滋味。
  李菲菲穿著明黃色的大衣,黑色的修身長褲。身姿修長,靚麗容顏清秀如玉,依偎在6景懷中,“6景,我爸媽知道我跟你一起來緬甸,不知道會怎么想啊?”
  6景愛憐的摸了摸李菲菲額前的劉海,“菲菲。明天早上就能知道了。”
  這時,6景撂在酒店客廳長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呀!”李菲菲嚇了一跳,有點緊張的抱著6景的腰,豐挺的****抵著6景的胸膛。漆黑的美眸看向手機:“別是我爸打給你的吧?”
  “我看看。”6景溫柔的抱了菲菲一下,才放開她,走過去拿起手機,微笑著搖搖頭,“菲菲,是齊賓鴻的電話。”說著。接通電話,“小齊,什么事?”
  電話里齊賓鴻壓低聲音道:“6少,果敢軍的二把手想要和你見一面。人在酒店樓下。”
  6景微微沉吟了幾秒,道:“我就不見了,你處理吧。”
  齊賓鴻有點錯愕,頓了一會,道:“好。”
  6景笑一笑,掛了電話。緬北內部的斗爭他并無介入的想法。從他的角度而言,只要是心向祖國的人執政就行。
  和華在緬北做的是教育、醫療、基建三項業務。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當然,還可以加上文化。
  gI公司有足夠的武裝實力在緬北這片“紛擾”的土地上保證和華的利益不受侵犯。
  …
  …
  第二天上午,6景和李菲菲在專用的貴賓餐廳中休閑的吃著早餐。老街晴空萬里。疏密的冬季陽光落在街道兩側的建筑上。
  “這里和國內差不多啊。”李菲菲看著裝修精致的餐廳,感嘆道。早餐是金銀饅頭、豆漿、油條、雞蛋。
  “那當然。果敢這里都是用的國內的區號、郵編。手機都是移動、聯通的信號。”6景笑道,扭頭在菲菲雪白的頸脖上聞一口,幽香撲鼻,香噴噴的大美人,“菲菲,我們要不要再慶祝一下?”
  李菲菲俏臉立時變得緋紅,小聲嬌嗔道:“你都慶祝一早上了!”慶祝自然是慶祝她爸媽昨晚沒打電話來。這表明她爸媽默許她和6景在一起。
  慶祝方式自然是那個。李菲菲沒有拒絕。她喜歡6景迷戀、寵愛她的感覺。就像十六歲時那樣,她是他心中唯一的公主。她愿意給她愛的人帶去快樂、享受。
  6景道:“菲菲,我覺得至少應該慶祝十天啊。你要考慮一個男生能夠和他的初戀女神在一起時激動的心情啊。”李菲菲父母的默許掃清讓他可以牽著李菲菲的手直到死亡,不會再出現任何變數。
  李菲菲明眸多姿的看6景一眼,情意流瀉,溫柔的在他嘴唇上啄了一口,柔聲道:“6景,你這張嘴哄過多少女孩子啊?油嘴滑舌。先吃早飯呢。”
  看似嬌嗔,實則她根本沒有拒絕6景的要求。
  她知道她確實是6景的初戀。那是很美好的情感。以6景如今所取得成就、地位而言,是他的初戀,確實算是一件值得驕傲、開心的事情。
  6景嘿然一笑,心情極好的和菲菲說著情話。
  這時。齊賓鴻帶著兩名隨從從餐廳外進來。目光搜索了一番,看到6景,連忙走過來,“6少。昨晚老街生了槍戰。要不,今天還是別上街四處轉了。”
  6景一身干系太大。難保沒人會鋌而走險。緬北這里各種勢力林立,黃-賭-毒盛行。跟民國時差別不大。不大安全。比如:老街這里最大的賭館就是意大利人開的,有黑手黨背景。
  和華已經是世界級財團,和美國、歐洲、英國的財團都有些齷蹉、利益較量。他不得不慎重。
  6景點點頭。“我在老街要停留幾天,好好的看一看這里。明天再去也可以。”又問道:“我昨天晚上聽到槍聲了。問題不大吧?”
  齊賓鴻略微猶豫了一下,沉聲道:“問題不大。”
  和華和六大世家每年再次投入大量的資金,用于教育和醫療。近兩三年來,緬北的漢語人口急上升。緬北的區號,郵編全部是在國內的序列中。
  此地,相當于當年大宋的羈絆州。
  穩定局勢,他還是有一些把握的。他來緬北這段時間已經分別和國內負責這邊的情報、外交事務的工作人員打過交道。
  有些事可以做,不要說。國內的力量還遠遠沒有到可以擴展的程度。6景知道其中的緣由,微笑著點頭。指指餐桌:“小齊,吃過早飯沒,要不要一起吃一點?”
  齊賓鴻缺點不少,能不能重要在兩說間,但辦事能力確實還不錯。難怪當年可以在黃海和詩經并列為“人杰”。
  齊賓鴻有點心動,這是和6景拉近關系很好的辦法,只是看到6景身邊的美麗女郎俏臉嫵媚輕紅、嬌柔多姿的模樣,拒絕道:“咳,6少,我吃過了。”
  齊賓鴻知機的告退離開。
  …
  …
  6景和李菲菲在酒店里呆了一天。第二天上午時才出門到老街的街道上閑逛。
  緬北12縣中,果敢這里承接的資金量最大。因而,老街幾乎成為緬北的經濟中心。
  縣城中心是一個大廣場,圍繞著廣場則是三縱三橫的街道。街道兩側的門店全部使用漢字標識。
  其中。聯通、移動、電信、中國銀行、郵政、中國農業銀行這樣熟悉的標志、顏色很能讓人感覺到親近。還有一家麥肯基。名字看得令人笑。山寨嘛。但生意極好,透過玻璃窗看以看到里面排著長隊等待點餐。
  6景和李菲菲帶著墨鏡,牽著手,徜徉在人群中,看起來就像是國內來旅游的一對小情侶。
  只是,李菲菲173的身高再加上高跟鞋。乳翹腿長,高挑婀娜,風姿綽約。即便帶著墨鏡,還是很吸引人的目光。緬北這里,這樣高挑、豐盈、時尚、出眾的大美女可很少見。
  “菲菲,我們找個咖啡館坐會?我看到那邊有家小咖啡廳。”6景環視了一圈,笑著說道。
  半步開外,趙姿面無表情的跟著他。對他摟著李菲菲的腰肢親密行為視若不見。
  “行啊,有鋼琴的話,我給你彈一曲子。”李菲菲微微一笑,親昵的摩挲著6景清瘦的臉龐。她很愿意為6景做一些事情,就像戀愛中的女人。
  咖啡廳在老街算是高端場所,位于二樓。環境一般,勝在清幽、安靜。坐在臨窗的軟椅上,可以看到中心的廣場上小販叫賣,充滿了生活的氣息。
  這正是6景所喜歡的味道。
  穿著馬甲的侍者過來,拿著紙、筆,看容貌大像漢人,一口不大標準的普通話,推薦道:“先生,小姐,我們這里的南山咖啡很不錯,我建議你們嘗嘗。”
  6景笑笑,這種地方怎么會有真正的南山咖啡?銷售說辭而已。牙買加的南山咖啡產地大部分都被日本人所控制,9o%的銷量都是在日本。國內很多二線城市的南山咖啡都是冒牌的。比如寶島的咖啡連鎖品牌上島咖啡,里面基本都是假貨。大約這位侍者的眼力不錯,看得出來他和李菲菲衣著考究。
  6景從李菲菲的手袋中拿出她的錢夾子,拿出一張1oo元的人民幣放在桌上,“來兩杯普通的焦糖咖啡,剩下的是你的小費,我有些話問你。”
  人民幣在緬北同行。甚至,在仰光也是可以流通的。
  貨幣,是一個主權國家的經濟命脈。6景插手人民幣在緬甸的流通自然是要實現他的目標。
  “好的。謝謝你,先生。”侍者眼熱的拿著1oo元,道謝后快步離開,看起來心情振奮。
  從李菲菲的錢夾子中拿錢6景沒什么不好意思,他身上都沒帶錢夾子,因為他基本用不到錢夾子里的東西。衣食住行,都會有手下的人安排好。
  李菲菲嘴角翹起來,很優美的笑容,宛如高貴的天鵝。她喜歡這種在旅途中受到6景照顧的感覺。還有他展現他旅途經驗的魅力時刻。
  片刻后,咖啡上來。侍者恭敬的站在一旁。
  李菲菲先問了一個問題:“你們這里的普通話很流行嗎?怎么我在街上看到所有的商人都是說普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