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8 拜訪(一)

墨靜雯此時還在京城,咯咯笑道:“陸景,你肯定猜不到什么事情。倪昭君打我的電話想要邀請你出去喝杯咖啡。”
  陸景微愣,笑著搖頭,“靜雯,這種事情不用請示我啊,直接拒絕。”
  “真的,假的啊?”墨靜雯明媚的輕笑,打趣陸景一句。她心里知道陸景會拒絕。只是,倪昭君找了一個中間人(韓鴻信)說情,她不得不匯報一聲。
  陸景無奈的笑了笑,說:“靜雯,當然是真的。倪昭君再美麗、漂亮,和我關系也不大啊。”
  墨靜雯幾乎能想象得出陸景無奈的樣子,笑道:“好吧。哦,薇薇剛才給我說齊賓鴻已經到西山了。你要出發前往緬北可以給他打電話。他會安排好一切。”
  陸景點點頭,“嗯,我知道。”結束和墨靜雯的通話,一回頭卻是發現李菲菲在門口站著。
  一身黑色的桃心領羊毛衫,青色的長褲。身姿高挑而豐盈。****豐挺,俏臀圓潤。貼身的衣衫讓她身材曲線顯得異常的性感,充滿了女人的魅力。仿佛是一顆快要成熟的果子,滋味鮮美。
  陸景笑著走過去,吻了出挑的大美人一口。李菲菲身高173,穿著高跟鞋,都和他一樣高了。
  李菲菲嬌澀的笑了笑,白膩的臉蛋上掠過一抹紅暈,輕輕的撫著陸景的臉頰,柔聲道:“陸景,我媽對你印象還不錯。我來的時候還擔心死了。”
  陸景手挽著李菲菲的細腰,聞著她身上傳來的香氣,笑道:“基本的拍馬屁的功夫我還是有的。”
  李菲菲美眸輕嗔,吻著陸景的嘴唇,心里有甜蜜的感覺涌起:陸景是為她才哄她媽的,“油嘴滑舌。哦,我爸讓我來叫你去他書房一趟。他想要和你聊聊。陸景,你給我爸說我們倆的事會沒事吧?”
  即便今晚的氛圍還不錯,但是她還很擔心。她覺得還沒到開口說服父母的時機。
  陸景笑笑,輕撫著李菲菲的秀發。“菲菲,放心,沒事。”
  李菲菲無奈的嗯了一聲。這件事,她只能信任陸景的判斷、能力。
  …
  …
  陸景和李菲菲溫存了一會。一起出了房間。隨后,陸景去書房里和李明湖聊天。
  半個小時后,李明湖板著臉送陸景出書房。找個借口等候在客廳中的李菲菲臉刷的一下子變得卡白。喉嚨里感覺有什么東西堵住,發不出聲音來。
  李明湖鐵青著臉,沒留意到女兒的臉色。聲音硬邦邦的道:“菲菲,替我送陸景。”說著,轉身回了書房。
  李菲菲茫然無措的看著陸景,輕咬著嘴唇。如果,如果她父親不同意她和陸景之間的感情,那她還有什么路可以走?
  陸景皺著眉頭,輕聲道:“固執已見!”說著,當先一步走出1號樓。他還沉浸在剛才與李明湖的爭吵中。
  李菲菲給這句話“重擊”一記,穿上外套,換了鞋子。泫然欲泣的跟在陸景身后,送他出門。
  漫天的星辰點綴著夜空,西山市的天空比京城更清晰。
  秋階涼如水。李菲菲穿著白色的皮鞋和陸景走在別墅區的大道上。氣氛沉默。
  陸景感覺有點安靜,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看到李菲菲滿臉淚痕,禁不住詫異的扶著她的雙肩,“菲菲,怎么了?”
  “陸景…,我爸他…”李菲菲忍不住伏在他懷中哭起來。她難以下定決心和父母斷絕關系,也難以下定決心和陸景斷絕關系。她知道她做不到,可是面對這樣的“萬丈深淵”前路,她該怎么辦?
  陸景啞然失笑,溫柔的吻著李菲菲的淚花。“菲菲,想什么呢?我會傻到直接在李叔叔面前說我們倆的事情嗎?我根本沒和李叔叔說我們倆的事情啊。”
  “啊…”李菲菲抬頭,淚眼婆娑的看著陸景,貌似她想差了,“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爸從書房出來臉色那么嚇人?”
  陸景揉揉眉心。說:“我和李叔叔就控制城市房價的問題吵起來了。我們倆的觀點不一致。”
  “啊,陸景,你出來也不和我說一聲。害的我白擔心。”李菲菲破泣為笑,捶陸景幾下泄憤。輕嗔薄怒,美麗的眼睛上還有淚痕,嫵媚無端。
  “我想著房價的事情一下子忘了啊。菲菲,是我不對。”陸景握著李菲菲的手放在心口,誠懇的道歉,他一時間沒有留意到李菲菲的神情。
  在清冷的冬夜,樹林的林蔭下,陸景和李菲菲擁抱在一起,說著情話。溫存了片刻,將那炙熱起來的情緒稍稍緩解。并肩著往別墅外走。陸景嘴里給李菲菲說著他的思路。
  “2007年,全社會已經感受到房價過快上漲帶來的壓力。這導致居民幸福生活指數下降,導致物價上漲。從長遠上來看,控制房價過快增長是政府必要出臺的措施。市場上那只看不見的手,在火爆的房地產市場已經失衡。”
  “最為可行的方式是:加大、加快保障房的建設。商品房則是交給市場去運作。這是歐美發達國家通行的做法。我認為征收房地產稅可以有效的抑制投機性需求。增加持有房產的成本。盡量讓房產脫離資本屬性。”
  “當然,想法是美好的。能否實施又是另外一方面。美國的房地產稅征收就做的不錯。而澳大利亞不收土地稅,澳洲就有很多大地主。如:澳洲農業集團。和華財團。”
  陸景最后一句話說的李菲菲笑起來,情況不是她想的那樣,她現在的心情已經完全放松下來,“我怎么不知道你還在國外是地主啊?”
  陸景笑道:“菲菲,澳大利亞這個國家欠收拾。我是要從內部搞一搞他們。柏斯所在的西澳洲當年就曾經公投脫離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在法律上屬于英聯邦;在軍事上依賴美國。是其堅定的盟友;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從03年開始的礦石熱潮,大部分都是出口到我們國家。
  我們不能讓澳大利亞有‘放下筷子罵娘’的機會。罵了,就要他付出代價。這張牌可以好好的打一打。”
  “異想天開。”李菲菲美眸嗔了陸景一眼,又在他耳邊輕笑道:“不過呢,我喜歡聽你說這些。”
  陸景笑著搖頭。
  說說笑笑,別墅區的入口在望。李菲菲遲疑了一下,問道:“陸景,你今天沒說,那還要不要繼續說服我爸媽啊?要不算了吧?我都提心吊膽的。”
  陸景微微一笑,“菲菲,其實,我已經用行動說了啊。我們倆一起去見你父母,其實就說明了很多問題啊。回頭李叔叔和史阿姨就會回過味來。我們倆怎么可能剛好在西山機場碰到。都是從京城來的,不是約好的誰信啊?”
  這種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他哪里會直接去說啊。他可是結婚了的人。
  李菲菲有些恍然,原來陸景是在用這種辦法去說,又蹙著眉頭道:“可是他們明白了,未必會同意?”
  陸景溫和的笑道:“菲菲,這種事情只可能默認,不會有只言片語的支持。我們倆走這么一朝,差不多是點透了。具體李叔叔、史阿姨什么想法,我很難預料。但我想應該不是最壞的結果。”
  菲菲在燕大教書,今年已經30歲,但她爸媽都沒有催她嫁人。實在是之前的政治聯姻將女兒逼在海外好幾年不回國他們內心中有些愧疚。菲菲的婚姻她自己大約能做90%的主。
  李菲菲有些明白了,輕嘆口氣,“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一直隱瞞著。省得現在發愁,指不定那天就給我媽叫去審問了。”
  陸景溫聲道:“菲菲,戀愛的感情有沒有父母的同意、祝福,關系很大的。而且,我們倆終究是要造一個小小陸出來的…”
  李菲菲嬌羞的白陸景一眼,嬌柔的道:“沒個正經的…”腦子里卻是想起和陸景擁有孩子的事情。應當會很不錯吧!她會好好的教育他。男孩子不能像陸景這樣風流,女孩子也不能像她這樣傻…
  想著,“噗嗤”嬌笑的看了陸景一眼,突然微抬下巴,像一只驕傲的天鵝看向天空中皎潔的月亮。
  一如當年驕傲的公主。
  只是,與十八歲之前的時候不同的是,此時,她的手給陸景握著的。陸景對著他初戀的女孩輕輕的一笑。
  這一次西山市的“拜訪”不管成功、失敗,他都不會放開她的手。
  12月5日夜。月華如水。
  …
  …
  陸景在西山市郊的盛泉度假會所住了三天,還參加了一次李明湖的私人聚會,就房價的問題和高參們辯論了一番。降房價的聲音要多一些,但是怎么降,有分歧。
  比如:可以通過貨幣貶值來實現房價溫和的下降。雖說房價賬面數值不變,但因為貨幣購買力在貶值,實際上房價在下跌。
  當然,這些討論都是小范圍內的。觀點不擴散。
  12月9日,陸景和李菲菲一起坐上了前往緬甸仰光的火車。期間會途徑緬北。經過仰光到新加坡,再飛回京城。齊賓鴻會在火車上陪同至緬北重鎮:老街。
  屆時,陸景會視察他的工作業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