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7 浪費機會

“你覺得怎么樣?”舒適的車后排,李菲菲依偎在陸景懷中,看著窗外的風景,清秀的笑著問道。
  陸景輕撫著李菲菲烏黑的長發,笑道:“菲菲,什么覺得怎么樣?”
  李菲菲笑道:“你就裝啊!我問你覺得倪昭君怎么樣?她有沒有可能將閔雯擠下去。”
  “這可不好說。倪昭君漂亮是挺漂亮的,但是我沒發現她的優點。在寧北烏市經營一家數億規模的公司成功并不能說明什么。”
  李菲菲略微有些吃驚的挑頭看著陸景,“這還不夠啊?”
  陸景愛-撫著懷中佳人,笑著解釋道:“菲菲,京城第一美女只是個頭銜。要想發揮出它的威力,需要實力、手段相匹配。能坐上這個位置,沒有人會只是花瓶。
  白唯琵琶一絕,廚藝上佳。她就像古代的名伶,讓五陵公子為她競奢華。心藍在經濟脈絡的把握上非常出色,她可以用生意帶給人利益。所以世家子弟們都追捧她。
  蘇琳的歌舞美妙無比,當時又有蘇威、嚴景銘鼎力支持,宛若眾人的小公主,令人心生親近。風白露清艷絕倫,處理事情明快利落,說話大大方方,能說透徹又不讓人反感。她在平衡各方利益上做的很好,算是一個仲裁者。
  閔雯其實是各方勢力妥協的產物。當時四大名媛全部退出,只剩下她,所以被推到了京城第一美女位置上。她的姿容、能力都在平均線以上。要說特點,就是她有足夠的野心。處理事情很主動。很努力。”
  李菲菲眨眨眼睛,取笑道:“我倒是覺得閔雯能上位是你一手主導的啊。因為四大名媛全部都給你收了。對吧?”陸景的事情,她還是知道一些的。她和陸景的“大管家”宋雨綺私交不錯。
  陸景微微一笑,不否認,也不會傻到在菲菲面前去承認,繼續道:“我目前還沒有看到倪昭君身上有什么閃光點。冷傲這種定位,黎傾城能在京城玩得轉是因為有我公開支持,而且她只是四大名媛中的一位。倪昭君要走這條路線只怕不通。”
  李菲菲點點頭,認可陸景的分析。“也就是說,還是得看倪昭君、秦大少怎么運作。事情可能會反復。”
  “是啊。菲菲,倪昭君只是個過客而已,我們還是談談我們自己吧。”陸景笑著道。“我最近比較清閑,西山之行可以提上日程了。”
  他陪著婉儀在商云市度假完之后,會考慮去一趟南非,但是昨天和保行長談過之后,他有點新想法(張樂池就任中國銀行南非分行行長)。還得等等再去南非。那么,和李菲菲去西山市走一趟,見見她父母倒是可以開始準備了。
  李菲菲仰頭輕吻了陸景一口,“陸景,你認真的?”
  “這還能有假?”陸景笑一笑,“菲菲,我們不可能一輩子瞞下去,總要嘗試著去做做你爸媽的工作。”
  李菲菲心里有些感動,微微翹起嘴角,展顏輕笑。優雅中帶著柔情,“好吧。陸景,如果搞砸了,你得負全部責任啊,我就說我給你騙了。”
  陸景笑著摟緊李菲菲,說:“行啊。”
  說笑著,車子停在燕大校園9號宿舍樓三單元樓下。陸景和李菲菲一前一后的進入她的宿舍中。避免被她的同事看到。
  晚上401房間臥室中的旖旎自不待言。他有段時間沒和菲菲在一起了。
  …
  陸景第二天回了商云市,陪著嬌妻衛婉儀在商云市度假,一直到11月底才從商云市返回。
  婉儀休假回來后立即投入到電子競技的工作中:籌備中國電子競技協會第二次大會。
  體育總局已經就電子競技成立新部門:掛在信息中心下的電子競技項目部。而在前世里,電子競技項目部要到09年6月份才會成立。婉儀在電子競技項目部中擔任副部長。
  之所以擔任副部長。主要還是方便她隨時可以休假以及不用參加各種會議。事業歸事業,陸景可不愿意妻子太過于勞累。
  12月初,在金頂俱樂部參加了幾個經濟沙龍后,陸景低調的離開京城。在寧西省西山市的機場和李菲菲匯合。
  陸景到西山市明面上的理由去緬北考察和華在那里的投資。
  近年來,因為緬甸油路的存在。以和華旗下的信安基金為主導,六大世家這幾年累積在緬北投入了約4。25億美元,用于推動、建設緬北的醫療、教育事業。
  和華當然不會是在緬北做善事的,而是搞“文化入侵”。潛移默化的結果是緬北12縣城區全部通行普通話,漢族人口比例正在逐步上升。
  陸景和李菲菲在機場匯合后。坐車離開西山機場,前往李菲菲父母的住處。
  西山作為寧西省省會,亦是經濟中心。景華在西山設分公司。調用一輛豪車接送陸景毫無問題。
  陸景這次身邊帶著的保鏢是趙姿。她已經從7月份在東京受到的槍傷中恢復過來。這件事后,陸景對她越發的信任。
  “陸景,真的不要緊?”坐在車中,李菲菲略有點緊張。即便,她和閔家的聯姻,是陸景暗中做了工作幫她解除。父親對她有些愧疚。但陸景明顯不可能與衛婉儀離婚。她難以想象父親震怒的后果。
  陸景笑一笑,拍拍李菲菲的手背,“菲菲,沒事。你今天什么都不要管,聽我的。”說著,笑起來,“先對下口供啊。我們倆是約著一起來西山的。我要去緬北,你是來看李叔叔、史阿姨。”
  李菲菲給陸景說的笑起來,心里忐忑的情緒稍緩,“嗯,我知道了。”只是有些疑惑陸景到底要采取什么方式來向取得她父母的同意。
  …
  李菲菲早打過電話回家。陸景和李菲菲抵達1號別墅時是下午四點許。李菲菲的父親李明湖還沒回來。
  小保姆開了門。史阿姨早在客廳中等著。她五十多歲,頭發花白,帶著眼鏡,精神頭很好。她有段時間沒見到她的寶貝女兒了。
  “媽。”李菲菲提著手袋給了媽媽一個擁抱。
  史阿姨笑道:“哎呀,菲菲,我這把老骨頭都要給你折騰倒了。”隨后,目光有些狐疑的落在陸景身上,陸景和菲菲之間的“糾葛”有點深。兩個人原來訂的娃娃親。后來給退了。
  李菲菲心里一緊,連忙解釋道:“媽,我在機場上和陸景碰到了,正好一起來家里。”
  陸景從容的笑著道:“史阿姨好!”他每年都要去李家拜年。和史阿姨照過很多次面。以他現在的成就,去李家拜年自然是一團和氣。
  史阿姨笑著點點頭。看著陸景拎著兩瓶紅酒來,就笑道:“小陸,來就來,還帶禮物干什么?回頭你李叔叔肯定要不高興。”她知道丈夫挺賞識陸景的。
  李菲菲頓時感覺有點呲牙,站在母親身后給陸景做了個無奈的神色。現在京城里叫陸景“小陸”的人實在不多了。她都聽得有點刺耳。陸景現在是一家世界級財團的話事人啊。
  只不過,她知道母親這是對陸景表示親近。關系差一點的晚輩來,能不能叫一句“小某”都是問題。
  然而,多少有點不合時宜啊,媽!
  陸景微笑著道:“史阿姨,我路過西山要是不來看李叔叔太不像話。來看李叔叔不帶禮物也不像話啊!我一點小小的心意。”
  他帶來的酒只是在國際拍賣市場上拍來限量版好酒:木桐酒莊1945年出產的紅酒。拍賣價是8888美元一支。這份禮物他費了點心思。
  陸景這句話讓史阿姨很滿意,笑瞇-瞇的招呼陸景落座,“小陸,晚上在這兒吃飯。我和菲菲去廚房安排晚飯。”
  陸景笑著點點頭。看著李菲菲被她媽媽拉到廚房里去說話。李菲菲臨走前給了陸景一個“擔憂”的眼神。她肯定少不了要給她媽“審訊”一番。
  倒不是審訊感情的事情,而是關于陸景的事。她媽當年看不上混吃等死的陸景,和陸景的母親羅女士關系不佳。當然,現在對陸景的態度已經改變。
  晚飯時分,李明湖回到家中,見陸景來了,換著拖鞋,笑著道:“陸景來了。一會我們聊一聊。”女兒今天來西山看他的事情他當然知道,否則晚上也不會回來吃飯。
  陸景道:“李叔叔,可不可以不談經濟話題?我最近在休假中。”
  這話說的眾人都是一笑。
  史阿姨道:“老李,吃飯了。難得菲菲來看你,你到家還談什么工作?”剛才菲菲在廚房里說了陸景不少好話。她倒是了解到陸景在經濟上所取得一些矚目的成就。比如:去年年底的光伏產業疏通,就是陸景在德國辦的。
  李明湖哈哈一笑,“好,吃飯,先吃飯。”他還是想和陸景聊聊。
  四人在餐廳里落座,將陸景帶來的紅酒開了一瓶,邊吃邊隨意的聊著。陸景連聲的夸著史阿姨的手藝,夸得史阿姨眉開眼笑。餐桌上氣氛很好。
  李菲菲隱蔽的嬌嗔陸景一眼,心里好笑。陸景竟然能把她媽哄高興。
  吃過飯,陸景去別墅的休息室里回撥一個電話。剛才吃飯時接到墨靜雯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陸景道:“靜雯,什么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