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 婚童和生日

“哦?”衛東陽饒有興致看著陸景。陸景笑著道:“我手上有怡家超市的股份以及京城聯運的股份,衛哥如果愿意投資,我可以出讓手中的股份。”
  衛東陽沉吟了一下,笑著道:“怡家超市的情況我知道一點。京城聯運涉及什么行業。”
  “主營物流業務,利潤增長點是個人快遞,資產規模有5千萬。目前還在快速的膨脹中,預計在九九年中達到十億的規模不是問題。在未來更是有做成上百億規模的可能。”
  “發展這么快?”衛東陽有些奇怪,他不知道陸景手上還有這樣一家有潛力的公司。如果京城聯運的發展狀況真如陸景所說,那么他還是很有誠意的,并非敷衍自己。
  將手指放到鼻子上,閉著眼睛沉吟了一會,說道:“我要結婚了。”陸景倒沒想到聽這么個消息,心里有些震驚,他一點風聲都沒聽到,笑著道:“先恭喜衛哥了。”
  衛東陽笑道:“婉儀都要和你處朋友了,我這做哥哥的總不能攔著你的路啊!”按照衛家老家的風俗,長兄不結婚,妹妹是不能成家的。
  陸景笑著搖頭,“衛哥說笑了。我和婉儀的打算你又不是不知道。拖得一時算一時,到時候找個可以糊弄過去的理由分手。”
  又有些好奇的問道:“嫂子是誰啊?衛哥也不用把嫂子藏得這么嚴實吧?”
  “易妍玲,建州省_易書記的女兒。我們兩個都還中意對方。過年的時候家長在京城見了一面。事情就定下來了。”衛東陽自嘲的一笑:“我這張臉生得好,求親雖然匆忙了一點,總算沒有被人家女孩拒絕。”
  陸景笑了笑。衛東陽的相貌英俊非凡,手腕能力都有,他第一公子的名頭并非只是虛名。
  易家是豫北派系里重要的一支,聽說易書記很得此時豫北_派_系領_袖的看重。以五十五歲的年紀執掌建州,前途無量。
  衛東陽這門親事很有些玄妙。晚上要和大哥通個電話。其實老頭子肯定能推斷出其中的奧妙,不過他現在退下來,陸景倒不想用這點小事煩他。
  衛東陽看著天邊的白云,略帶傷感的說道:“年少輕狂的日子要一去不復返了。”頓了頓,又說道:“結婚之后我會調往蘇江省參加工作。商業上的事情我沒有精力再關注。我需要把手上的資金都投資出去,我一手創立的東方實業也要轉讓出去。”
  陸景抽著煙沉默的聽他說著。衛東陽雖然是京城有名的公子哥兒,實際上在國企內掛了職位。以他的背景調往蘇江省正式進入仕途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作為衛家的長孫,不可能不進入仕途。他身上承載著整個家族的希望和責任。
  看來他急著結婚也不是沒有原因,應該是受到了家里相當大的壓力。
  “東方實業會掛到我二叔的朗越國際里面換取朗越國際的股份。我手上這七千萬的資金將會以婉儀的名義投資。聽說你名下還有一家叫做景華通信的手機代工廠?”
  “恩。”景華通信是他的核心企業,承載著他的夢想。他并沒有打算讓衛東陽的資本進入景華通信里面。
  想了想,陸景說出自己的方案:“如果衛哥愿意,我可以將怡家超市10的股份以兩千萬的價格出讓;將京城聯運20的股份以五千萬的價格出讓。
  當然,這只是一個大致的方案。衛哥可以請專業人士評估這兩家公司的資產再做決定。”
  衛東陽靠在椅子上,把手指放到鼻子上,如果陸景沒說假話,這樣的轉讓價格肯定是吃了很大的虧。怡家超市和京城聯運仿佛就像是金娃娃,等一段時間成長起來之后,投資回報會非常可觀。
  但是,陸景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衛東陽并不認為自己現在就可以以他的大舅子自居,也并不認為成了他的大舅子就可以占這么大的便宜。
  “你這樣有點吃虧啊?”衛東陽淡淡的笑道。
  陸景等得就是這句話,他又沒犯傻,怎么會白送錢給衛東陽,嘿然笑道:“我最近手頭資金極為緊張,需要大量的資金擴張。我知道衛哥在京城很有能量,我希望能得到至少5億人民幣的低息貸款。”
  他首先要讓衛東陽覺得他吃了虧,這樣再提出條件就水到渠成。如果一開始就提出條件,衛東陽心里只怕會嘀咕他說話的真實性。吹牛誰不會,隨便幾句就可以把一家垃圾公司吹上天。
  衛東陽奇怪的道:“以你哥的能量貸個兩三億不是問題吧?”
  陸景微笑道:“我不希望我的事情影響到我哥。所以要借用衛哥的名頭幫我擔保。”
  衛東陽笑著點點他,“你也太謹慎了。你要求的數目有點大,我要考慮考慮。怡家超市和京城聯運的資料你先準備著,我們約個時間再談。”
  “行。”這么大的數目衛東陽要考慮考慮也是人之常情。
  …
  打電話通知了余建軍和杜衛成準備公司的資料。余建軍不解的問道:“陸少,這只是股權的變化。怡家超市并沒有獲得資金。”
  “資金的事情后面再說。”陸景笑了一下。他沒有和余建軍說貸款的事情。
  杜衛成在浙東省拓展業務,接了陸景的電話,準備把手中的事情丟給他的助手何克林,他會在下周一返回京城,主持這次京城聯運的資產評估和股權變化。
  陸景的想法是打算將京城聯運和京城快遞分拆開來,以京城快遞的優質資產來接受衛東陽的注資,務必要讓衛東陽感覺到占了便宜,這樣在貸款上談的余地就會大很多。
  京城聯運作為他物流體系布局里面重要的一環,他另有大用。
  “景少,京城聯運的財務總監能力很強,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行。”陸景很爽快的答應。只要是人才,他很樂意抽出時間和他們見面。
  四月十三日,陸景接杜阿姨和衛婉儀來家里吃午飯。老頭子、羅女士、大哥、大嫂都在。
  陸景倒沒想到大哥會從江州趕回來。大嫂懷孕幾個月,已經可以明顯的看得出孕相。陸景開車把她和大哥從西月區接過來。看到陸景那輛漂亮的藍色賓利,她連續贊了好幾句。
  陸江笑道:“你就別想了。讓小景買一輛給你,你也不能在江州開。市長_夫人開豪_車,影響不好。老老實實的開你那輛福特車吧。”
  在飯桌上寒暄了幾句,羅女士說道:“其實你們之前也見過,今天算是正式的見面。你們處處看。我們這些做長輩的都希望你們能相處得愉快。”
  杜阿姨也附和了幾句。陸景能說什么?面帶微笑著點頭,羅女士說一句,他應一句。衛婉儀心里發笑,她倒是還沒有見過陸景如此乖的一面。
  吃過飯,陸景送衛婉儀回去。雖然只要幾步路,姿態卻要做出來。陸景看著右手處的湖水,波光粼粼,已經是仲春之際了,長嘆了一口氣,“衛婉儀,咱們這就算開始了?”
  *光融融,兩人順著干凈的林蔭路往10號別墅而去。路上很靜,沒什么行人,大片陽光從翠綠的樹葉縫隙里灑下來,有著春天的味道。衛婉儀穿著件白色的針織衫,休閑褲,打扮得極為淑女,又很清新,“那還能怎么樣?我們說好了糊弄長輩的。你最近和我哥在嘀咕什么?”
  她倒是有些擔憂她的無良老哥會把她的喜好、習慣全賣給陸景了。
  陸景笑著摸下鼻子,有點明白她話里的意思,“我和關寧的感情很好,你不用擔心。”
  衛婉儀微笑了一下,不置可否,腦子里浮出那個絕色女孩的容貌。
  “高中畢業后去那里讀書?還有三個月就畢業了吧,是不是也會去國外?”
  衛婉儀忽而俏皮的笑道:“要是我和李菲菲一起站在你面前,你什么想法?”
  陸景聳聳肩,雙手插到衣兜里,“沒什么想法。大概會掉頭就走。”心里說:“我能有什么想法?難道還可以左擁右抱嗎?”
  衛婉儀莞爾一笑,她聽她哥說過陸景和李菲菲的事情,“我會去江南大學!我和婉瑩一起去。”
  送了衛婉儀回去,略坐了一會兒,陸景回到家里,見大嫂和羅女士在客廳里閑聊,“我哥人呢?”
  “在樓上和你爸說話。”羅女士倒是有些詫異陸景今天的態度,問道:“小景,你打得什么主意?”
  “啊——,沒什么主意,堅決完成任務啊!”陸景裝傻,快步上樓。大嫂捂著嘴笑,對羅女士說道:“媽,你是沒有見過那女孩,衛婉儀算得上頂尖出色的女孩,那女孩在容貌氣質上還要勝上半籌,而且性子溫柔似水,心思又玲瓏剔透,小景舍不得很正常。”
  羅女士嘆了口氣,“亂七八糟。我那會兒不要加家里包辦,事到臨頭,自己又當了回惡人。為人父母真是難啊,不到那個年紀就體會不到!”
  陸景推開房門,屋子里沒有想象中的煙霧繚繞,反倒是清香四溢。大哥和老頭子正在喝茶。陸江笑著道:“煙對孕_婦不好。你說衛東陽要娶易妍玲?”
  老頭子喝著大紅袍,笑著道:“這事早就有消息,正常的很。”又問陸景,“你覺得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