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 掩埋的往事

突入其來的消息讓陸景興奮得睡不著,索性就端了一把黃漆木頭靠背椅坐到兩米長的陽臺上抽煙。聽著叮鈴鈴的上課鈴聲,他在想如何將這件事說出去是比較合理的。首先于毅案正在調查中,事情的走向還不明朗。大哥肯定是不知道劉衛家會采取什么樣的手段將臟水潑到他身上去。現在貿然的和大哥說,于毅那查不到的200萬小金庫有極大的可能在他女兒那兒,大哥肯定是不會怎么信的。因為陸景無法解釋,事情都沒有查清楚,你怎么知道虧空了200萬?
  淡淡的煙霧從陸景手中的香煙處升起,尼古丁的刺激讓他的大腦異常活躍。強烈的陽光照在陽臺上,幾件涼著的單衣給陽臺上留出一點清涼的陰影。
  告訴大哥這件事的最佳時機應該是在于毅招供之后,也就是大哥在被紀委請去協助調查前后最為合適。
  陸景高興得打了一個響指,將還剩四分之一的香煙掐滅,不知道表哥羅宏那邊進行的怎么樣了,按理說于毅被雙規,夜總會那邊應該會得到消息,就是不知道楊永極會在何時跑路。
  突然一陣凄涼的二胡獨奏聲音將陸景的思路打斷。陸景疑惑的抬起頭來,看向前面的宿舍樓,不知道那個老師上課時間在家拉二胡。
  老頭子極為喜歡《黃河大合唱》,他拿起二胡也能拉上一小段,小時候陸景沒少聽,是以陸景一耳朵就聽出來,這聲音是二胡的聲音。
  這首曲子陸景聽不出來是什么曲子,但其中的悲憤,凄涼,痛苦的情緒,隨著劇烈的演奏聲,仿佛是宣泄般的融入在空氣中,甚至能聽出一絲絕望的氣息,感染力很強。
  陸景又掏出一支煙來,默默的點上,曾幾何時,他也曾絕望過,那種滋味他永遠也不會忘記,但幸好他擁有了有一次重來的機會。這彌足珍貴的機會,他一定會好好把握。
  ….
  夜里的校園很安靜,正在上晚自習的教室里更是只有沙沙的鋼筆書寫聲和書頁翻動的聲音,陸景坐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面奮筆疾書。久違的學習氛圍,讓他的思路大開,他正在寫一份商業計劃書,要想說服大哥同意自己經商,手上總得有一些東西。擁有著超前記憶的他,在描述手機行業的前景時信心滿滿,勾勒出日后手機產業布局的藍圖。這些東西,不需要寫得多么的深奧,凡是經歷數字手機浪潮的二十一世紀死宅都能寫出一點東西來。
  “喂-,陸景,聽說高三(四)班的關寧在永極夜總會做小姐,真的假的?”下課鈴聲剛響,余志成就一臉八卦的湊過來。
  陸景將手中的鋼筆放下,“你聽誰說的?”關寧在永極夜總會做啤酒妹也就豬毛譚那幫人知道,難道是那幫人說出來的?不過想想豬毛譚的一些惡劣的事跡也沒什么奇怪的。可是這謠言也傳得太離譜了吧,做小姐和做啤酒妹不是一回事吧。
  “大家都這么說,我聽朱章他們說的。真的假的?聽說你當時在場。”
  “行了,謠言就是謠言,你管那么多干嗎?”陸景沒好氣的笑著拍了拍余志成的肩膀,“有空琢磨下自己的事情。”
  余志成臉上露出失望的神情,他以為陸景知道點什么內幕消息,校花當小姐,如此勁爆的新聞他能不關心嗎?
  “對了,我爸說有空請你吃飯。”
  “你爸?”陸景覺得有些好笑,余志成他爸不是做煙酒生意的嗎,請自己這個學生出飯干什么,“到時候再說吧!”
  “好吧,你記著有這回事就行。”余志成笑呵呵的道。
  隨著下課的鈴聲,安靜的教室像一池安靜的水潭突然間有了活力,學生們都有的得起身活動下手腳,有人走出教室,有的在和前后的同學聊天。
  余志成見陸景開始收拾書包,驚訝道:“不是吧,陸景,又逃課啊,晚自習還有一節啊。邵老虎今天下午還來問你上課沒有。”
  “出去吹下風,有點悶了。”關寧做啤酒妹的事他并不想和余志成說清楚,對于高中生而言,以現在96年的觀點,就算是做啤酒妹也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
  澄清流言這種事還是要治源頭。不過,他并不打算去管這件事。
  “陸景,有人找你。”教室的前門那兒,一個馬尾辮的小美女走進來用清朗的聲音喊了一句,又走了出去。
  陸景將自己的書包背在身上,走到教室外。一個身材修長,長相十分俊秀的男生正在和剛才那個小美女笑著說話,見陸景出來,連忙道:“改天再聊啊,童佳容,我找陸景有點事。”
  “行啊,改天聊。”瓜子臉的小美女笑得十分開心,轉身進了教室。
  “陸景,我是四中學生會主席,高三(四)班的李聞道。”李聞道伸出手,陸景心說,“果然吶,聽說學生會里搞得向體制內一樣,官腔十足,居然還要握手。”
  笑著同李聞道握了下手,“有事?邊走邊說吧,我去校門口打電話。”
  李聞道苦笑了一下,“我一會還要回樓上上自習。我長話短說吧,剛才聽林蓉說你似乎不太想去參加下周六晚上的聯誼舞會,我特意過來邀請你參加。”
  陸景挑了下眉頭,從衣兜里摸出煙來,點上,背靠在欄桿上看著燈火通明的教學大樓。
  “所謂的舞會也不過是個形式,只是找個機會大家一起聚聚。咱們四中和英華國際都有很多優秀的學生,你可以和他們認識認識,交流交流,對大家以后的發展都是有益處的。”
  陸景笑了笑,李聞道說得很對,四中和英華國際里面是有幾個能力出眾的同學,還有一些背景深厚的學生,對于普通的同學來說,結交一下,日后至少可以少奮斗幾年的時間。
  但對于陸景來說,他需要的是立刻能幫助他的人才,這是他所迫切需要的,而當前在四中和英華國際還找不到這樣的人才。至于“背景深厚眾”,他本身也是其中一員,里面的幾個圈子的一些人物他都是認識的。
  “再看吧,有時間我會去的。”陸景敷衍著,抽了一口煙,趕緊將煙滅了。走廊上有許多同學在活動,大模大樣的在走廊上抽煙有些不太禮貌。今天畢竟是正式上課時間,人很多。他是一時間習慣了,摸出煙就點上。
  李聞道點點頭,也不勉強,笑道:“行。就你的時間吧。”說著,沉吟了一下,道:“最近有不少流言,我建議你關注下。不管是真是假,最好能和散布謠言的人談一談,畢竟流言滿天飛,對你,對學校的影響都不好。”
  陸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是他今天第二次聽到流言這個事,四中里面流言的內容和他有關?
  “行,我知道了。”揮手與李聞道道別,他準備去打電話給表哥羅宏,問問他那邊的進展如何。
  李聞道嘆了口氣,那天見到陸景從紅旗車上下來的時候,他就意識自己的失誤,學生會居然沒有吸納陸景,這對學生會的工作來說是一個極大的失誤。現在要補救,至少在自己今年七月高考完時,要把陸景拉到學生會里面來。這對四中學生會擴大影響力,開展工作都是極為有利的事情,至于陸景有些壞的名聲,那不是問題。